好书包网

第一卷 九阳武府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残玉馈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室的门并不大,其上带着一片片沙尘,并没有任何的图画,显得非常朴素。

    “这里就是墓主室?”

    凌云双眼发亮。

    林天点头,摊开右手,手心中的残玉发出的光芒更浓了,荡出一抹抹涟漪,直指向眼前的石室。

    “就是这里。”

    他说道。

    五行鳄这个时候也是双眼微亮:“打开!进去!”

    一个帝皇的墓室,诱惑力绝对是极大的,而同时,这座墓室的中心位置下又是有着一条无缺神脉,吸引力便是变得更加的浓烈。

    林天抬手贴在石门上,顿时间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冰凉,如同至阴寒气入体了般,使得如今的他都感觉有一些森冷感。不过,这等程度的冷意,他还是能够承受得了的,贴在石门上的右手微微一用力,发出吱呀一声脆响,径直将石门推开。

    顿时间,轰隆隆的,漆黑的阴气如同滚滚海浪般,直接从石门之后冲了出来。

    林天一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幕,所以,在撑开石门的一瞬间便是支撑起了强大的神力光幕,将他自己,五行鳄和凌云护在其中,没有受到阴力侵蚀。

    “真阴气,真是……”

    “正面承受,一般的涅槃修士估计会被直接融化的吧。”

    五行鳄和凌云皆是心惊。

    漆黑的阴气不断从石门后涌出,直到过去数十个呼吸后,方才是弱了下来。

    “走。”

    林天道。

    他走在最前方,金色光幕环体,步入石室内。

    随即,顿时间,他微微一颤,五行鳄和凌云也是一震,皆生出一股心悸感。

    一行人抬头望去,只见着这石室内部的空间大约有着百余个平方,浓郁的阴气在石室内涌动,四周显得极为空旷,最深处尽头处,一道干枯的身影盘坐着,宛若是一座不朽的魔山般,有着一股浑厚的帝皇气息和慑人的寒意交织在周畔。

    凌云一惊:“这就是……墓主?!”

    “显然就是了!”

    五行鳄道,眼中有些异光。

    它虽然见过不止一个帝皇强者,不过帝皇强者的尸体,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林天望着前方的干枯帝尸,清晰感觉到了对方溢出的气息有多么可怕,以他如今的修为都觉得脊背有些发寒,手脚有些冰凉,便是不由得心中一凛,暗道帝皇级的人物当真是很可怕,仅仅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也能给人以这样的压迫感。

    “嗡!”

    突然,他手心中,残玉发出更惊人的光芒,浓郁直接,散发出的灼热更甚。

    顿时间,林天感觉握着残玉的右手直接生出剧烈的灼痛感,差点一抖手将之给丢了出去。

    也是这时候,这石室的尽头处,那干枯的帝尸所散发出的气息突兀间变得可怕了十数倍,有一股股狂风席卷而出,整个石室内阴气变得更浓,浓的有些骇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随即,那里,两道幽光闪现,那干枯帝尸竟是睁开了双眼,滚滚阴气更浓。

    “这……活了?!”

    五行鳄和凌云都是大惊失色。

    林天亦是躯体一震,这个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极强的压迫感,躯体有些微痛。

    他望着那具干枯帝尸,发现,对方身上现在并没有生气,依旧是死气滚滚,而睁开的双眼,似乎是直直落在他的身上,或则说,是落在他手心中的残玉身上。

    他移动目光,落在干枯身影的胸口,对方的脖子上亦是挂着一块残玉,而缺口处,正好是与他手中的残玉的缺口完全吻合,两者合一,能够构成一完整的玉。

    他心中一动,果然,手中的残玉,是这里的墓主曾经的持有物,而且,确实是墓主贴身佩戴的东西。

    “嗡!”

    他手中,青色的残玉发出更灼热的光芒,光芒耀眼。

    同一时间,石室尽头处,那干枯帝尸睁开的双眼中,幽光更浓,其胸口处的那块残玉,亦是发出惊人的光亮,与他手中的残玉共鸣。

    “这……”

    五行鳄和凌云都是动容。

    林天盯着石室深处的干枯身影,顿了顿,让五行鳄和凌云在原地等着,随即深吸一口气,持着青色残玉,朝着石室尽头的帝尸走去。

    干枯帝尸在这一刻突兀生出反应,已经死去却也是睁开双眼,摆明了是因为他手中的青色残玉的关系。这个时候,他从潜意识里觉得,应该将手中的残玉送过去,与帝尸胸口的残玉合一而物归原主,这样应该可以让这具帝尸安静下来,如若不然,他觉得,或许有可能会引得这具帝尸尸变,那时候,可就真的糟糕了。

    一具帝尸若是尸变,绝对会使得他们一行人全灭在这里,没有丝毫的疑问。

    “小子你做什么?!”

    五行鳄一惊。

    这个时候,这座石室内的阴气变得浓的可怕,而源头就是那具帝尸,且,那帝尸更是睁开了眼,显得诡异无比,林天这样靠近帝尸,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事。

    凌云也是动容开口,让林天别靠近,担心林天会出什么意外。

    “放心,没事的。”

    林天背对着一人一鳄道。

    而事实上,这个时候,随着他持着残玉朝着干枯帝尸靠近,之前的那股渗人的压迫感和冰寒感反而是消失了,仿佛,那具帝尸是知道他要上前归还残玉般。

    如此,他平缓迈步,很快来到干枯帝尸身前。

    帝尸盘坐着,双眼睁开着,尽管没有一点生命气息,但是瞳仁却随着林天的移动而移动,始终落在林天手中的那块残玉之上。

    林天再次深吸一口气,盯着帝尸胸口的残玉,将手中残玉伸出,以缺口处靠向帝尸胸口处的那残玉的缺口处,与之合在一起。

    顿时,嗡的一声,两者洽和的地方发出一声微响,随即转眼间便是融合为一。

    一时间,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耀眼的光芒发出,炽烈却温和,转眼驱散这片空间内的所有阴气。

    “这是?!”

    五行鳄和凌云一惊,之前的压抑和冰冷感瞬间消失,这时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帝尸前,林天更是一颤,这一刻,随着两块残玉合一,他识海微震,忽而有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出现在他的神识海中,使得他的眼神都一时间变得有些朦胧。

    他看到一个小男孩,胸口挂着一块青玉,一路成长到伟岸男子,跨入帝境,青玉从不离身,直到寿元将要干枯时,走入太初仙岭坐落下宫殿,用来葬己身。

    下一刻,他看到一头形似章鱼的凶物自太初仙岭冲起,有滚滚帝威交织,汲取十方生灵的生命气息吞噬,凶威慑人,万灵恐惧。然后,他看到寿元干枯的男子自宫殿走出,与形似章鱼的凶物战在一起,将之打入地底,隔着妖躯斩掉其魂魄,而青玉也在那时破开。最后,他看到男子咳血,寻了半响,却是未曾寻到破碎跌落的青玉,最后拖着衰弱至极的帝躯回到石室,寿元如同残火般径直熄灭。

    随即,他双眼中微光一颤,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从小就佩戴着,这青玉,是得自父母的礼物吗?”他自语:“寿元将要干枯的时候,为了阻止凶妖祸害生灵而强行一战,将那凶妖的魂魄斩灭,青玉也在那时破碎,最后,因为己身气息将绝,跌至低估,因为太初仙岭内的各种交错地脉,没有能够寻到那破裂坠落的残玉,回到宫殿石室后,生命之火当场熄灭。”

    自语间,他算是明白了,为何那形似章鱼的怪物会在盯着他手中的残玉时那般发狂,原来,当初也是帝境级别的存在,被这里的墓主斩掉了魂魄,身在,神却死了。而后,经过这么多年,在太初仙岭地底的各种煞气魔脉下,对方的未曾朽灭的妖躯化作了另一种邪灵,尽管没有意识,但身体内深处还是保持着对当初将之杀死的这里的墓主的恨意,所以感应到他身上的残玉上的帝气候,死追不放。

    “原来是这样。”

    他自语。

    这个时候,他不免对这里的墓主生出一丝敬意,对方在寿元已经频临干枯的情况下,见到有凶物祸害生灵时却也是径直挺身而出,将那帝级凶妖斩杀,而己身本就不多的寿元却是转眼流干,甚至缺失了珍视的青玉,其胸径,当真很博大。

    “嗡!”

    突然,合二为一的青玉光芒更盛,有一股强盛的帝气涌出,直接将林天包裹。

    林天躯体一颤,帝气入体,使得他体内的五脏六腑,经脉骨骼都是震动起来。

    “这是?!”

    他微微一惊,这个时候,随着这等帝气入体,他的修为突然间开始攀升,大道法则也是飞快的变得强盛,使得太阳心经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散发出极为炽烈的金色神光,转眼间便是将这座石室照的一片金亮,像是这里升起了一轮神阳。

    “这……”

    后方,五行鳄和凌云也是大惊动容,这时候皆察觉到林天的气息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提升,转眼强了一倍有余,而且没有丝毫要停下的趋势,在一路往上冲。

    (本章完)<!--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