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卷 第908章 走向崩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列宁格勒城内革命秩序崩溃的起因并不是因为人民群众反对布尔什维克拥护罗曼诺夫王朝,群众们虽然有点不明真相,但毕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他们的崩溃其实是之前接近一年的围困留下的心理创伤造成的万恶的纳粹和白俄真是太可恶了,把好端端的列宁格勒革命群众都饿出心理阴影了!

    所以有了心理阴影的革命群众们看见“蓝帽子”上了前线,干部们又乱纷纷的转移,马上就想到了围城和挨饿!而为了不被饿死或驱逐,革命群众们就需要足够多的面包。

    因此6月13日在列宁格勒城内的乱子是从散步在城市各处的一个个食品供应点开始的。

    整个城市的居民仿佛一下子全都涌上了街头,在各个食品供应点前汇集起来,拿着各种供应卡、供应券和卢布要求提前领取食物。

    可是苏联的配给物资供应是有制度的,不可能一次放一年或是六个月的食品,这是违反规定的。

    而且列宁格勒市粮食局的仓库里面也没有那么多的食物可以放!因为列宁格勒的围困并没有全部解除,只是解除了一半,出入城市的主要公路和铁路都还被德军封锁着,所以运入城市的食品数量有限。根本不可能给列宁格勒城内的上百万居民提供几个月到一年的足额食品供应。

    而购买不到面包的列宁格勒群众又不肯散去,全都集中在了一个个供应点前,人山人海的,秩序非常混乱,在有些地方还生了哄抢食品的恶性事件!

    面对这种将要失控的局面,列宁格勒市和列宁格勒方面军,却没有做出及时的反应比如派出留在城内的少量“蓝帽子兵”上街去恢复秩序。

    因为在6月13日下午,列宁格勒市内生混乱的时候,列宁格勒市书记库兹涅佐夫和方面军司令员弗拉索夫还有列宁格勒内务部门的负责人阿巴库莫夫三人,正忙着应付城市南部前线生的混乱局面。

    原来“蓝帽子兵”正开进城南前线各师的时候,红军第644团公开打出了白俄的三色旗。

    面对这种公然的反抗,库兹涅佐夫、弗拉索夫和阿巴库莫夫当然不可能装作没看见了这是整个团的红军叛变倒戈啊!

    这样的恶性事件在苏联成立后就没生过!如果不能坚决的把这伙苏维埃国家的叛徒给消灭了……没准还会有其他部队效仿!

    所以消灭叛变的第644团就成了列宁格勒守军的头等大事,方面军司令员弗拉索夫,政治委员库兹涅佐夫和“蓝帽子兵”的总指挥阿巴库莫夫在第一时间就上了一线,坐镇到了第36集团军的司令部,亲自指挥部队平叛。

    可是战线对面的德军和俄军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派出了一个至少是团级的装甲战斗群开进了第644团的阵地,还出动了大量的飞机支援644团的反抗。

    结果由“蓝帽子兵”为主力的平叛部队的几波攻势都被打得大败,到了13日夜晚的时候,契卡战士的尸体已经铺满了战场,而第644团阵地上的白俄三色旗却依然屹立不倒。

    哪怕是没有怎么经历过残酷的俄国国内革命战争的库兹涅佐夫和阿巴库莫夫,也知道这是一个极坏的先例!

    列宁格勒城内外所有居心叵测的人都在看着644团!先打出叛旗的人如果得不到应有的下场,那么跟风的人就会出现。

    “司令员同志!”得知了又一轮的进攻被叛军粉碎,库兹涅佐夫已经急得有点不行了,他大声的对弗拉索夫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整个清洗行动都进行不下去了,其他团队中的反gm分子都在蠢蠢欲动!”

    清洗行动在644团打出叛旗后就暂停了,因为弗拉索夫、库兹涅佐夫和阿巴库莫夫都害怕再出第二个644团。

    现在摆在列宁格勒外围上的部队大多是靠不住的炮灰团,要是都反了……列宁格勒还怎么守啊?

    而且列宁格勒城内还有好多反gm分子家属呢!

    “可是现在能怎么办呢?”弗拉索夫大将也六神无主,“第644团得到了一个德国装甲集群的援助,火力比咱们的一个军都强大,而且德国人在列宁格勒城外的兵力也比我们雄厚……根本打不下来啊!”

    第644团灭不掉,其他的“炮灰团”又不敢“洗”,德国人眼看着又要攻城。

    这可怎么办啊?

    正在弗拉索夫束手无策的时候,列宁格勒市内的坏消息终于传来了。

    列宁格勒有至少几十万市民上了街头,情况非常混乱,靠留在城内的少量“蓝帽子兵”恐怕控制不住局面了。

    “必须把内卫师调回去!”库兹涅佐夫看着阿巴库莫夫大声说,“列宁格勒城内决不能出乱子,要不然咱们就完了。”

    列宁格勒外围丢了,红军还能退守城内,依靠不计其数的高大建筑物和德军巷战。如果城内丢了……靠城外的堑壕防御地带,那还不是分分秒秒就被德国坦克碾轧了?

    阿巴库莫夫也拿不定主意,就扭头看着弗拉索夫大将。

    “好的,就这么办!”弗拉索夫和库兹涅佐夫一样,在这个时候也乱了方寸。如果让图哈切夫斯基这样的人物来守列宁格勒,是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因为和城内闹事的老百姓相比,城外不可靠的军队才是致命的威胁。

    现在列宁格勒方面军动用了最心腹的内卫师在进攻,如果打不下来还灰溜溜的撤退,那么前线各个“炮灰团”里面的反gm分子马上就会嚣张起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644团”就会很快出现。

    而且内卫师回城又有什么用?真敢向列宁格勒群众开火?城外的防线上有3o万列宁格勒人呢!他们已经军心动摇,要是再听说自己的家人被杀戮,说不定全都造反了。5个内卫师才多少人?能挡住3o万武装的列宁格勒人?

    ……

    “什么?列宁格勒居然……”

    斯大林是在6月13日晚上得知列宁格勒肃反肃出大麻烦了……不过这同时也说明了在列宁格勒展开清洗运动的必要性!

    “总书记同志,”贝利亚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大声请示道,“我请求前往列宁格勒,主持那里的清洗。”

    斯大林看了自己的这个心腹一眼,却微微摇头。虽然贝利亚是1921年的老契卡,但是列宁格勒的乱局仍然不是他可以应付的。因为现在的列宁格勒是内有叛乱,外有强敌,形势比1917年革命后的彼得格勒还要严峻。

    必须要有列宁、托洛茨基这样的领袖级人物去那里,因为他们不仅是布尔什维克的领袖,而且是杰出的革命家和鼓动家,知道应该怎么鼓动列宁格勒的群众,唤起他们对革命事业的信心和对沙俄女皇的仇恨。

    这样工作是贝利亚根本无法担当的,如果他去了列宁格勒,无非就是手段更狠,杀人更多,镇压的态度更坚决。但是这样的做法对已经拿起武器对抗的反gm分子有啥用?

    斯大林将目光投向了红军总参谋长朱可夫,朱可夫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显然一直苦苦思索对策。

    “总书记同志,列宁格勒有很大的可能守不住!”朱可夫一开口就让斯大林有点失望,他告诉斯大林,“坦克第4集团军在沃尔霍夫河沿岸打得非常艰苦,部队的损失惨重……即便投入坦克第6集团军,恐怕也很难取胜。”

    打不赢是肯定的!现在和苏联坦克第4集团军和第18集团军对垒的蒂佩尔斯基希集群拥有的坦克/强击火炮过1ooo辆,还有压倒性的空优。苏军没有几倍的军队和装备优势,怎么可能打赢?

    现在朱可夫采取了比较正确的战术,也不过是得到了一个好看一点的交换比……也就败得好看些罢了。

    而现在列宁格勒又生了变故,沃尔霍夫河之战再打下去的意义也不大了。与其将坦克第6集团军和坦克第4集团军葬送在列宁格勒附近,还不如将它们当成保卫莫斯科的骨干力量。

    “决不能放弃列宁格勒!”斯大林马上否决了朱可夫的建议,“马上投入坦克第6集团军……不,不仅是坦克第6集团军,而是把所有能投入的军队都投入进去,无论如何都要挽救列宁格勒……因为那里是革命的源地,是苏维埃祖国光荣的第二都!”

    “可是……”

    “可是什么?”斯大林瞪了朱可夫一眼,“朱可夫同志,你立即去加里宁市,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代表,统一指挥加里宁方面军、列宁格勒方面军!”

    “遵命。”朱可夫只能一个立正,“总书记同志,我马上去加里宁。”

    “巴甫洛夫同志,”斯大林又瞅了眼光头上全是汗珠子的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巴甫洛夫,“准备保卫莫斯科吧……莫斯科绝对不能成为第二个列宁格勒!”(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