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两极分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说到底,韩艺与户部官员的博弈,就在于谁对谁的依赖更大。

    户部官员原本以为,自己是占有优势的,毕竟他们人多,铁板一块,还有张大象这个与韩艺旗鼓相当的户部侍郎,你一个人是玩不转的,得韩艺来礼贤下士。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韩艺竟然会绕开他们,重新组阁,而且还是这样一件大事,如果他们没有资格参与这等大事的话,那么吏部来考核政绩时,他们拿什么出来?

    最为要命的是,这牵扯着国家的根本利益,这个特别小组拥有特殊的权力,等于杨先志这些人还得为唐文这些小吏服务,你阻扰的话,万一出个什么差错,没有谁担待的起。

    而且,韩艺的到来,带来一种新的玩法,他们都是老油条了,哪能不知道这种玩法,户部的作用将会大大提升。

    事实说明这些户部官员对于韩艺的依赖性更大,更加有求于韩艺,一定要跟着韩艺混,才有出路啊。

    至少他们没有被贬出去,犯得着为了这一口气,赌上自己的前途么?

    韩艺也不是真的要跟他们撕破脸,这些人都是关陇集团成员,都是自家人呀,只能恩威并施,你们一定要跟我作对,那你们就滚,如果你们肯定听从我的命令,那你们的日子就会过得有滋有味。

    在经过韩艺的一番训斥之后,那些官员老老实实出去工作了。

    他们出去不久,两市的商人就来了,对比那些乡绅、贵族而言,他们商人与韩艺是有交情的,是一个阶层的,待遇当然不一样。

    韩艺也在大堂接见了他们。

    几乎两市的大商贾都到齐了,五十万贯呀,不买也要来看看啊。

    韩艺品着香茗,目光左右瞟动着。

    他这一瞟,钱大方等人就觉得莫名的心虚,连话都不敢说,毕竟这是户部,不是北巷,而且韩艺现在还穿着官服的。

    韩艺将茶杯往边上一放,呵呵笑道:“知道错了吧!”

    一众商人先是一愣,随即尴尬得点点头。

    韩艺哼了一声,道:“我老早就叫你们赶紧放弃那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土地,集中资金准备迎接这一波**,粮食用买的就行了,非得要自己种么?你们真是不会享受生活,有钱什么买不到,也只有钱才能生钱,你们犹犹豫豫的,这下好了,给你们好处,你们也吞不下怪不得我。”

    钱大方急切道:“可不是么!”

    他其实不想做这买卖,他想这些商人的土地,因为他知道西北边也是需要粮食的,他做粮食生意就好了。

    赵四甲哭丧着脸道:“你当时没有提到这事呀!”

    韩艺啧啧几声,道:“老四,要不要我干脆将钱放到你们口袋里去得了,我都说得的这么明显了,你们还要怎么样,我对你们的照顾已经够可以了!”

    一众商人被训得满脸通红,当初韩艺让他们套现,他们一直都很犹豫,关键他们不知道还能这么玩,如今这告示一下,这资金就相形见绌了,没钱谈个球啊。

    一人突然道:“韩侍郎,小人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韩侍郎。”

    这人韩艺认识,名叫窦衡,当初欠了一屁股债,后来从金行贷款,拼死一搏,搞木材生意,这一两年间就了,关键是韩艺一个人就弄了好几个大工程,木材变得供不应求,他是在金行出现之后,最为成功的商人,他现在有的是钱。

    韩艺道:“说。”

    窦衡道:“那西北边一直都很乱,我们去了,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就全完了。”

    不少商人纷纷点头。

    韩艺笑道:“这可是朝廷的投资,亏得不是你一家,朝廷才是大头,因此这一点你们完全不用担心,如今我大唐军驻守在要地,而且朝廷还会吩咐他们,保护你们的安全,契约上面也会写明,如果因为安全方面受到的损失,朝廷会承当你们的损失。但如果是你们处理不当,而引起的损失,朝廷也会向你们追讨,这个是公平的。”

    窦衡又道:“可问题就在这里,朝廷规定只准从当地招人,那些人都是茹毛饮血的胡人,咱们如何跟他们打交道。”

    “契约!”

    韩艺道:“一切都按契约办事,朝廷会根据契约保证双方的利益的,而且这一份雇佣契约也将要写到投标书里面去的。至于朝廷为什么要这么做,目的就是减少开支,还有就是防止百姓受到压迫,如果你们从中原带人去,这一路上的花费,可是不少,而且那边毕竟没有普及我们大唐的律法,如果中原百姓在那里受到压迫,那又该如何处理?

    你们也别当我是傻子,你们打着什么主意,我心里都明白的,想利用对百姓的剥削,来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润,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朝廷拿这么多钱,可不是让你们去剥削百姓的,我劝你们合理写好那一份雇佣制,这会是我们户部着重考量的一点。因为朝廷不愿见到当地的胡人因为你们的压迫,而引起纷争,中原百姓就更是如此了。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如今那边的百姓非常穷困,我跟当地的部落酋长商量好了,他们非常乐意你们前去投资,关于人力方面的支出不会很高的,再加上你们不需要带很多人去,节约了不少的路费钱,其中有很多的利润空间。”

    因为是朝廷投资,那朝廷当然有话语权,这不是压迫,而是提出自己的要求而已。

    “先别说这些!”赵四甲挥挥手,很不爽窦衡,你现在赚大钱,手中有足够的资金,那我们没有呀,朝着韩艺道:“韩侍郎,这最低都得拿出一千贯来,咱们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你看这如何是好啊?”

    韩艺哼道:“怪我咯?”

    “这我哪敢啊!”赵四甲谄媚道:“咱们一直追随你,你帮我们想个办法呗。”

    “真是服了你们了。”韩艺道:“办法有两个,一,从金行贷款,二,几个人合作,共同投标。”

    一众商人眨了眨眼,其实这两个办法,都不是最佳办法,从金行贷款,要还利息,成本又高了,几个人合作,利益又平摊了。

    韩艺哪里不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道:“我告诉你们,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将来朝廷会更多的采取这种办法,如果谁在这一次合作中表现的非常好,那么朝廷今后还会继续跟他合作,这可以说是朝廷与商人之间的一次试探性的接触,这回少赚一点,那么将来就可以赚得更多,朝廷的工程那可是不少啊!

    另外,我还提醒们一点,在长安来说,铜钱的价值要大于丝绸,而在那边的话,丝绸的价值要大于铜钱,这是你们得天独厚的优势,朝廷只是按长安物价来计算的,也就是说你从长安拿着一匹绢投入到西北去,什么都别干,你就赚了不少钱,这里面还有很多的利益,就看你们如何去计算了。”

    要说算账,他们谁是韩艺的对手,韩艺此举本就是要刺激经济政策,他不可能让商人亏本,肯定是有得赚,至于赚多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这些商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也看到了其中的利润,可是没有钱呀,他们的钱都给换成了土地。

    如果说在一开始,他们对此还犹犹豫豫的,毕竟小农经济已经深入人心,一时半会哪里改得过来,可是如今韩艺一上任,就扔出这么大一个项目,摆明就是要刺激商业,这就让商人看到了希望,还不简简单单是这一回的工程,更多的是未来。

    因此,商人们开始下定决心,出售良田,换取现金,他们赌的不是这一回,而是将来,如果朝廷重视商业展的,那钱肯定比土地好用多了。

    这样一来的话,长安的经济开始生了结构性的变革。

    以前商人也是地主,地主也可能是商人,转来转去,傻傻分不清楚,很少有纯正的商人,韩艺在这年头就是一个另类,韩艺是完全没有土地的,他的卖的都是商品,他的钱也全部投入到这里面去了,然而,他是如此的成功。

    除了粮商和酒商以外,商人开始出售土地。

    精明的钱大方知道自己是粮商,去干那些买卖,他不一定干得赢别人,因此他和窦义、魏青等粮商大规模收购土地。

    这个政策出来的三日之后,长安的资金流动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期。

    从这一刻开始,长安的商人渐渐脱离了地主阶级,走向了属于商人的道路。除此之外,他们得到了大量的现金,哪怕面对那些大地主们,他们也没有呈现出弱势,竞争力也相应增强不少。

    长安开始出现了商人和地主的两极分化格局。

    但是话说回来,商人的群体太小了,地主还是主流,为了更具有竞争力,商人们采取了韩艺的建议,相互联合,组成一个集团,参与这一次的投标。

    ps:大家新年快乐!!!感谢大家在过去一年对小希的支持,也祝愿大家新的一年红红火火,身体健康,财源广进,单身狗早日脱单,秀恩爱的就早生贵子,一切的一切都顺顺利利。爱你们。(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