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黄飞鸿 第十四章 怒火和理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透过小院子密集的人群,刚刚踏入前厅也就是药房,林沙眉头就忍不住轻轻一挑。

    前厅就宝芝林一干人等,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以及刺鼻的**气味,他顿时脸一沉。

    这是,有人受伤了,而且还是枪伤?

    他可不认为,鞭炮炸伤会搞出如此动静!

    前厅的气氛同样紧张凝重,便宜师傅黄飞鸿正帮着一位伤者在处理伤势,林沙打眼一看瞳孔微微收缩,却是一位不认识的中年汉子。

    大师兄猪肉荣一脸狂怒,满身杀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双眼珠子都变得通红,显然动了真怒。

    牙擦苏则忙忙碌碌打着下手,又是递药又是送纱布的忙得满头大汗。

    可就是如此,却没一人说话,气氛沉闷得让人差点喘不过气来。

    “林,林,林沙你,你,你回来拉!”

    牙擦苏忙完手头活计,随手擦了把额头热汗,这才勉强冲着林沙笑了笑。

    “这是怎么了?”

    林沙眉头一皱,有些不太习惯如此沉闷气氛。

    “有,有位卖,卖鱼的,大,大叔,被,被英国人给,给打伤了!”

    牙擦苏最近几天跟林沙混得极熟,结结巴巴解释道。

    “英国人怎么会枪击这位大叔的?”

    林沙更不理解了,虽然他对清末这段时期的历史不太了解,但也知道那些西洋列强自诩文明人,无原无故还是不会随意伤人的,尤其还开了枪!

    “好了,弹丸取出来了,阿苏快拿药来!”

    这时便宜师傅黄飞鸿站起身来,接过旁边凌云楷师兄递来的热毛巾,一边擦手一边吩咐道。

    “师傅什么药?”

    林沙急忙搭口,他知道牙擦苏还在学习中文,某些药的名字实在过于拗口,牙擦苏不一定认识。

    “金疮药!”

    黄飞鸿这才看到林沙,微笑点头:“阿沙回来了!”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沙一边帮忙拿药,一边满脸好奇追根究底。

    “还能是怎么回事,洋人欺负咱们中国人呗!”

    不待便宜师傅回答,一直没吭声的大师兄猪肉荣,粗着嗓门火气十足道。

    “世荣不要胡说!”

    便宜师傅黄飞鸿不满的扫了猪肉荣一眼,瞬间便将猪肉荣压制下去。

    “现在港口这么多洋船的国旗五花八门,这位大叔就是分不清美国旗和英国旗,所以上错船才被打伤!”黄飞鸿有些无奈解释道。

    “不会吧,美国星条旗,英国米字旗,这都很好认啊!”

    林沙有些诧异,在码头上讨生活,连洋人国家的旗帜都分不清楚,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这个……”

    便宜师傅黄飞鸿脸上也闪现一丝异色,一闪即逝摇了摇头:“所幸没伤着要害,取出了子弹捡回一条命!”

    这时凌云楷师兄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除了血迹斑斑的治疗工具之外,还有一颗圆头铅弹静静躺在那。

    “师傅,这就是洋枪的子弹啊!”

    大师兄猪肉荣尽管一脸愤怒,却依旧怀着好奇心拿起那颗取出的弹丸,很是好奇说道。

    “我说大师兄,你在黑旗军的时候,难道就没玩过枪?”

    林沙有些看不过眼,一把夺过猪肉荣手中弹丸,仔细查看一遍满脸凝重说道:“师傅,这可是铅弹有毒的,不知道这位受伤大叔的伤口大不大,最好拿烈酒多清洗几遍,搞不好会炎的!”

    “那大叔今后的伤口处理,以后就由你来负责!”

    便宜师傅黄飞鸿闻言一愣,然后笑着指派道。

    “放心吧师傅!”

    林沙点头应下,虽然觉得有些麻烦,但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能救人性命还是搭把手的好。

    “那师傅,大叔的事怎么处理?”

    猪肉荣被林沙问得讪讪的,这时候突然插话进来。

    黄飞鸿摇了摇头满脸无奈,叹气道:“京城搞洋务运动,这样的纠纷最后吃亏的还是咱们中国人!”

    林沙也跟着满心无奈,深深感受到了弱国的悲哀,洋人在大清的国土上横行无忌,打伤了人不仅无碍而且还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何其猖狂何其不幸?

    “咱们还活不活了?”

    大师兄猪肉荣突然怒吼出声,吓了众人一跳。

    只见猪肉荣怒气冲冲来回走动,满脸狂怒振臂高呼:“朝廷如此软弱,在洋人面前卑躬屈膝毫无骨气,咱们受了委屈也只能憋在心里泄不得!”

    越说越气,猪肉荣满眼疯狂冲出前厅,冲着小院子里一干民团青壮大叫:“民团弟兄们,咱们去找洋人麻烦,让他们知道咱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大师兄你疯了吗?”

    林沙一见不妙,眼疾手快飞身而起,一把抱住猪肉荣的胳膊怒喝出声。

    “放开我没疯,我实在受不了这窝囊气!”

    猪肉荣奋力挣扎,满眼血红怒吼道。

    好似受了感染,小院子里的十来位民团青壮跟着一阵骚动。

    “我也受不了这窝囊气!”

    林沙身子一歪差点被猪肉荣甩飞,胸口一口怒火直冲头顶生气大吼:“可洋人有坚船利炮还有洋枪,咱们又有什么?”

    说着手臂用力猛然一甩,硬生生将猪肉荣拉回了前厅,手指一干蠢蠢欲动的民团青壮大喝道:“你们又凭什么跟洋人斗,就靠着一腔热血赤手空拳吗,这根本不叫勇气而叫送死!”

    犹如当头一盆冷水,小院子里的民团青壮被林沙一番话说得面面相觑,冷静下来顿时变得蔫头耸脑无精打采。

    “那你说该怎么办?”

    猪肉荣火气依旧鼎盛,冲着林沙不满怒吼:“咱们受了委屈,难道就只能憋在心里泄不得,这日子我受不了!”

    “受不了也得受!”

    林沙心头怒火熊熊,感觉猪肉荣有些不可理喻,满脸不爽怒喝道:“洋人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咱们受了委屈不想死的话就得忍,都像大兄弟你这样咱中国还有硬骨头么,都死绝了,这个国家更没救了!”

    “好了好了,你们师兄弟不要再吵了!”眼见两人火气越来越大有翻脸迹象,黄飞鸿急忙出声打圆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