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黄飞鸿 第七十一章 出征平叛心沉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好好,林沙你小子确实不错,勇于任事以后前途大有可为!”

    林沙的主动请缨,让胡国柱脸上大有光彩,在军事会议上毫不吝啬大力夸赞。

    “这小子不错,有冲劲有实力!”

    “对,咱们这帮老家伙就不要妨碍后起之秀的表演了,这次就由这些有能力的年轻人出手吧!”

    “王参将说得不错,咱们要给有能力的年轻人表现的机会嘛!”

    “……”

    老大都了话,胡大总兵手下一干将校自然忙不迭应和,他们巴不得将烫手山芋扔得越远越好。

    如今大出风头的军中新秀林沙如此主动,自然遂了一干老将们的愿,一个个忙不迭将这样的麻烦事儿推给林沙,让他带着手下人马四下奔走剿杀平乱。

    当然,有林沙这个马前卒带头,其他副将参将都司之流也不好太过吝啬,纷纷点出手下或一营或两营正兵,由军中不受待见的桀骜之辈率领,参与此次平息滇省土司的作战!

    不说一干军中实权派将领打着各自小九九,林沙接到出征将令后第一时间,便带领手下两营弟兄拔营起寨,没等与友军部队汇合便急匆匆杀奔滇西而去。

    他那一手主动请缨太得罪人,还不知道多少军中同袍心中暗怨,还是老老实实独自出的好,免得跟其它营滇军混杂一起出了什么妖蛾子。

    有之前剿灭红狼匪的经验摆在那儿,这次行军滇西非常顺利,沿途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变故。

    将后勤转运基地设置于大理,两营人马做了三天时间的短暂休整。

    期间,自然少不了对正兵营那帮桀骜不逊的家伙,进行反复敲打和警告,再有辎重营官兵优异的表现摆在那儿,顺利的将那帮眼高于顶家伙们的嚣张气焰压制下去。

    行军途中,林沙之前在辎重营强制推行的锻炼效果明显,一路数百里路程下来,尽管都是官道依旧让正兵营一干官兵大感吃不消。一到了大理休整便像没了骨头一般,纷纷趴在床上叫苦不迭。

    反观辎重营人马,虽然面带风尘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疲惫,可依旧腰背挺直精神不错,直到将临时营地整理完毕,好好吃了顿热饭洗了个凉水澡,安排好了巡逻警戒班次和区域后,才放心回营轻松入眠。

    如此鲜明对比,就算正兵营那帮家伙再不服气,在林沙一遍又一遍的敲打下也老实下来,承认了辎重营人马算不得拖累,反而他们要是再不雄起的话,表现都有可能被辎重营一帮辅兵压制!

    趁机,林沙下狠手整顿正兵营里一些不好习气,同时也要求正兵营跟辎重营一样,每天早上都得操练半个时辰。

    感谢滇军的队列训练一直都没落下,这让林沙省了不少麻烦,直接锻炼正兵营这帮家伙的体能和战斗技巧,短短三天时间便有了点样子。

    要对付叛乱土司,林沙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为了了解苗民的生活习性以及战斗力,休整的三天时间除了整理军务之外,他便在大理城的几处苗民聚集区实地考察了番。

    结果让他心头沉重,苗民身上带着山野民族特有的彪悍,既热情友善又好勇斗狠,民风既淳朴又热血好战,短短三天时间,尼玛他就见识了五场涉及生死的械斗,这还是不包括打架斗殴的情况。

    大理主要还是白族聚居地,苗族聚居地只占了很小一快地头,这还是汉化比较严重的苗族聚集区,要是换作生活在山野的苗民真真不敢想象会有多难缠。

    而且苗族青壮在山林间行走如风,天生的山林战士,想要在山林中击败他们何其艰难?

    带着沉重的心情,他和手下两营近五百将士,踏上了平息滇西土司叛乱之旅。

    他没有打击手下兵士士气的意思,并未将他在苗寨的所见所闻公布,只是找来几位心腹把总以及外委千总,还有两营营千总,隐晦透露此次平叛可能没有想象中顺利,让他们务必谨慎小心做好心理准备。

    而为了以防万一,林沙并没有带着近五百滇军直扑土司闹腾得最严重地区,而是先绕道外围打算摸清情况练手再说。

    果然,他的小心不是没有道理!

    围歼外围某股近百人的土司叛军时,尽管已经提前做好了布置安排,又是设陷阱又是骚扰疲敌,最后还以近乎五倍兵力碾压而过,由林沙这样的猛将作为箭头冲锋在前,就是如此滇军胜得也极为艰苦。

    叛军于山林间行动迅捷,个个凶狠如狼抵抗激烈,一把适应山林作战的短刃苗刀在手,势若疯虎以命搏命,苗刀招式又狠辣阴毒,在山林主场作战几乎以一敌二不在话下,要不是林沙早有准备说不定得阴沟里翻船!

    “杀!杀!杀!”

    林沙狂呼呐喊,手中一杆长枪势若游龙,左突右刺无往不利,阻路叛军战士尽管个个血性十足悍不畏死,依旧难逢一合之敌。

    嘶!

    长枪如毒蛇吐信,瞬间突刺洞穿身前叛军战士胸膛,顿时鲜血飞溅血肉横飞,可不等林沙抖枪甩人,那被洞穿胸膛的叛军战士猛然双目圆瞪,手中短小苗刀从不可思议角度横切而至,看那架势非得将林沙开膛破肚不可。

    刷!

    林沙虽惊不乱,单手持枪另一只空手如鞭急甩而出,啪的一声抽在拼命叛军战士持刀手腕,‘咔嚓’一声骨节断裂脆响传出,原本气势凶凶横切而至的一刀顿时失去后继之力,软绵绵砍在林沙胸甲上难以前进分毫!

    麻痹,真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持枪手腕猛的一抖,弹性十足的白蜡枪杆瞬间弯曲成弧,然后猛然绷直将枪头上的叛军战士尸体挑飞。

    呼!呼!呼!

    刚刚解决挑飞了一位叛军战士,瞬间又有三道破空声疾飞而至,三名一头乱满脸凶狠的叛军战士先后跳出,一脸狰狞嘴里出尖锐呼啸直扑林沙这位滇军武官,人家也不是傻子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