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黄飞鸿 第七十二章 狂呼邀战身挂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想依仗人多优势,做梦!

    林沙心中不屑冷哼,手中白蜡杆长枪一摆一磕一抽,眨眼间便将三柄不同方向不同角度砍来苗刀震飞,而后手腕轻轻一抖锋利枪头化作三道美丽梨花,点点寒芒从三位叛军战士喉咙间一划而过。

    而后他头也不回扬枪杀向别去,只留下三道充满惊愕脸色的叛军战士尸体轰然倒地。

    这一仗直打了小半天,才以叛军全军覆没的结局结束。

    打扫战场清点损失,伤亡五十来人的数字让林沙的心都在滴血。

    尼玛这损失也太惨重了吧,这还是以多打少以有心打无意,要是正面对决的话不说伤亡将更惨重,只怕手下这帮家伙扛不住巨大压力直接崩溃!

    就在刚才,要不是他奋勇当先,一杆长枪几无一合之敌,神勇得让人难以置信,鼓舞了手下弟兄士气,这才没让这帮家伙在巨大的伤亡刺激下,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儿来,他可是看到不少正兵营的官兵畏缩不前满脸犹豫。

    要不是打了场胜仗不宜秋后算帐,加上伤亡不小的话,他真想一个一个把这帮家伙全部揪出来,该杀头杀头该打板子打板子,要他们知道军中规矩!

    ……

    三日后,又是一场人多对付人少的伏击战。

    “杀杀杀……”

    林沙浑身浴血一马当先,没办法作为两营滇军之中的第一高手,他要是不做出表率,只怕手下弟兄很难抛开心中一切杂念死战。

    比上次稍微强些的是,这次手下弟兄没以为人多就一定能赢,而是老老实实按照日常训练组成一个个小军阵,以团队的力量弥补个人武力上的不足。

    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起码他们在与疯狂的叛军战士死磕时,没有第一次时的慌乱与力不从心,身边有同袍相助,伤亡明显减少战果反而增大。

    只有林沙身边的亲兵最为艰苦,他们要跟上一马当先林沙的脚步,从战斗开始便陷入叛军重围,奋力厮杀不过短短时间就伤亡过半血染征袍,当然他们的战果也极为亮眼倒在他们身边的叛军战士只多不少!

    林沙这次陷入苦战,碰到一位叛军中的苗刀高手。

    他手中长枪依旧灵动犀利,可在密林中毕竟不太方便,每一次出枪都得打起全部精神,锋利枪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深深扎入周围树木之中,在这处处危机关头可是十分要命的事情。

    一杆长枪在他手中越灵活如意,好似乱舞梨花寒芒漫天,又似龙蛇游走难以琢磨,指东打西无不顺心如意,枪杆如灵活蛇躯左右盘旋弯曲扭转,一颗锋利枪头带着点点寒芒划出道道诡异弧线,让人几有防不胜防之感。

    而这次对上林沙的叛军勇士,手中一柄苗刀使得阴险毒辣让人防不胜防,身形矫健灵活如猿,在地形起伏凹凸不平的山坡密林行动如风灵敏异常,稍一不慎便可被他使出怪招近身直袭要害。

    一柄短刃苗刀寒光闪闪变化多端,招招不离他身上要害之处,每每都能逼得林沙好一阵手忙脚乱。

    被敌人近了身,手上的白蜡杆长枪就不那么好使了。

    所幸他这次也早有准备,单手持枪另一只手抽出背上铁棍,一套十七连枪棍使出,凶猛霸道凌厉异常,四周林木茂盛枝叶倒了大霉,被林沙手中铁棍扫中纷纷扬扬漫天飞舞,刀棍相击直接将叛军勇士震退一两米!

    飕!

    林沙揪准机会,手腕轻抖长枪如灵蛇挥舞,枪杆弯成一道月牙弧线,锋利枪头眨眼间便已杀至叛军勇士眼前。

    叮!

    叛军勇士根本来不及反应,锋利枪尖带出的呼啸气爆已刮得脸颊生疼,他下意识伸刀格挡,耳中传来叮的一声脆响,从刀身传来一股澎湃巨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袭来枪尖瞬间转了个弯,轻轻在他持刀手腕上咬了一口。

    手腕剧痛加上刀身传来巨力,叛军勇士再也拿捏不住手掌一松,短刃苗刀刷的一下冲天而起,他自身也如遭重击脚下一个踉跄猛然后退。

    刷!

    林沙哪会给他重新回神机会,长枪一抖锋利枪尖再次疾突而至,‘噗’的一声扎中叛军勇士右肩,顿时鲜血飞溅血肉翻卷好不恐怖。

    哼!

    受到如此重创,叛军勇士只是闷哼出声,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若纸,满眼凶狠不管不顾,另一只手也不知从哪掏出一柄弯刃匕,手腕一翻毫不犹豫向林沙胸口刺来。

    砰!

    来不及抽枪格挡,林沙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满眼凶狠手中短棍化枪直刺而出,后先至直接将叛军勇士的头颅击穿,同时胸口一凉一股刺痛传来,他胸口也被弯刃匕划出一道长长血口。

    麻痹,真是个疯子!

    林沙一脸心有余悸,手腕轻轻一抖收枪带出一大块血肉,镔铁短棍再击直接将早已毙命的叛军勇士脑袋抽爆!

    “大人您没事吧?”

    “大人您怎么样了,快快包扎别让伤口继续流血!”

    “大人,咱们护着您冲出去!”

    “……”

    周围亲兵眼见林沙身上挂彩,纷纷奋不顾身逼退周边叛军战士,疾步冲前将林沙团团护住,一脸急切七嘴八巴表各自意见。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

    林沙笑着摆了摆手,胸膛肌肉一阵收缩横流鲜血竟以肉眼可见度减缓流,他手中长枪一扬吆喝出声,率先带着一票亲兵往来冲杀纵横捭阖。

    一场苦战下来,林沙所部滇军人马又消灭近百叛军人马,自身伤亡则减少到三十以内,是个不小进步。

    可惜主将林沙却挂了彩,虽然他及时处理了伤口,可之后一连串战斗依旧流失不少鲜血,等回到附近临时营地他已满脸苍白,吩咐暂时休整等他伤好利索再战不迟。

    两营官兵一阵欢呼雀跃,他们确实也足够疲惫需要好好休整休整。

    半个月内连打两战,奔波近百里山路,消耗之大可想而知。尤其在战斗时必须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大意,连续两场战斗下来精神上的疲惫更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