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黄飞鸿 第七十四章 最后一战突遭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杀!杀!杀!”

    林沙跨骑战马,手中一杆长枪如出海蛟龙神出鬼没指东打西,又如暴雨梨花笼罩周身前后,咻咻咻的气爆炸响不绝于耳,隐隐的还透出一股子隐晦潜劲。

    身陷重围却毫不慌乱,征袍染血越战越勇,每一次长枪挥舞都会带起一片血肉横飞和凄厉惨嚎。

    平叛,平叛,平叛,战斗,战斗,战斗……

    这就是林沙在滇西的生活,整日不是处于行军途中或休整期间,便是与土司叛军大打出手激烈交战。

    刚开始只跟土司叛军小股人马交战,连战连捷终于鼓起手下官兵士气,然后便是与土司叛军主力长时间的纠缠战。

    茂密山林,平缓山谷,偏僻城镇,乡间田野等等等等,到处都是林沙所部滇军与土司叛军交战的惨烈痕迹。

    有过胜绩也有过败绩,胜则大获全胜,败则损失不大全身而退。靠着谨慎小心又勇猛精进的平叛手段,逐渐拉平与土司叛军之间的数量劣势。

    依靠这样的手段,他逐渐收服手下军心,同时为胡大总兵增光添彩,短短半年时间官职又上调了半品,正式挤身滇军中高级武官行列。

    地方不比京城,升官可没那么容易,每前进一步都需花费极大代价,尤其他还是滇军中人,受到朝廷私底下的排挤和打压避免不了。

    每每冲锋在前,经常受到几倍于己的叛军围攻,而且基本上都是叛军中的勇士,就算林沙一杆长枪运用越纯熟,无论拳术还是枪术都已达到明劲颠峰实力,突破暗劲只需一次顿悟又或者一个小小契机,可他依旧免不了连连挂彩。

    没办法,作为平叛滇军第一高手,他不作出表率不成啊,尤其是手下弟兄刚刚经历惨败,士气正低迷的时候!

    经历过血与火的磨砺,他已经清晰感受到自己快要突破至暗劲层次!

    特别是当他出名以后,每次与叛军交手,都是叛军最精锐的勇士招呼,最多一次以一对五,身上被切了五刀当然那五货也被他全部干掉。

    说真的,苗刀**法确实够狠够毒,其中好手挥洒自如,轻重变化无不随心所欲,竟让他感觉有那么点明暗劲变化随心的错觉。

    跟这样的刀手交战,所获之丰确实难以想象!

    平叛战斗从去年夏末一直打到第二年暮春时分,眼下正式与土司叛军主力最后一战,无论是林沙部滇军还是土司叛军都已精疲力尽,只希望这一场延绵一年之久的战乱,越快结束越好!

    一年时间,十几场大小不一的战斗打下来,林沙也成了军中老油条,一手枪术更是磨练得纯熟无比,浑身气血充盈耐力持久,拳术也达到了一个颠峰瓶颈,他也确实需要一段安静时间好好沉淀沉淀一举突破内家拳更高层次!

    虽然骑的是矮小滇马有失风采,可他依旧作为滇军箭头冲锋在前,一杆长枪舞得花团也似,如劈波斩浪般在叛军群中往来冲杀。

    不过一会他身上便已血迹斑斑,全都是叛军将士的鲜血!

    有他这样的猛将带头,滇军战士无不奋勇当先士气高昂,依仗娴熟军阵以及连翻厮杀练出的杀人技巧,一茬一茬收割叛军将士的性命。

    真正的战场厮杀,单靠个人血勇之气可没用,霸王厉害吧不也自杀于乌江江畔?

    所以,滇军一旦挥真实实力,就是把平日里的训练成果拿出来,也不是一窝蜂打群架似的土司叛军可比!

    正是因为如此,混战不过进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土司叛军便已颓势尽显,被人数相当的滇军人马杀得步步后退处境艰难。

    战鼓喧天旌旗飞舞……

    叛乱土司一双眼睛密布血丝,手舞足蹈起劲吆喝,说着一些林沙根本听不懂的俚语山话,貌似鼓舞士气振奋军心,可惜效果却十分不理想。

    林沙手中长枪势走龙蛇,点点梨花似寒芒笼罩身前一百八十度,凡是进入攻击范围的叛军战士,就是再悍不畏死也难逃被一枪挑落的命运。

    近一年时间的连续作战,林沙对于苗刀刀法已经捻熟于心,在外人面前耍几个把式,还是能唬住不少人的。

    因为熟悉所以了解,现在一般的苗刀好手在他跟前很难走过十个回合,不是土司手下出名的勇士根本就没资格与他对战。

    眼见滇军胜势已定,林沙也不再挺枪冲锋,慢慢放缓了攻势和身后跟随亲兵汇合,然后在方圆三百米区域不断来回打转,等候大部队跟上再对败势已显的土司叛军,起最后的致命一击。

    他此时心神已经完全不在战场上,满心满眼都放在自身状态上。最近心中升起一种强烈感觉,只要回去好好闭门苦修一段时间,突破内家拳暗劲境界不会遇到任何阻碍。

    一年时间的高强度实战锻炼,足以让林沙将拳术和枪术实力成长到,一个眼下身体机能可能达到的颠峰状态,再要有所进益就得在身上劲道方面想办法,掌握更深层次的暗劲手段,然后再以暗劲反哺自身,让身体素质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对这一天他期待已久,眼下与土司叛军的战斗胜局已定,他的心思早已经飘飞不知何处,只等土司军队最后土崩瓦解甚至全军覆没!

    吼!

    可就在他分心它顾之时,突然一声类似受伤野兽咆哮般的嘶吼传入耳中,震得他心神一个恍惚差点没拿住手中长枪,等他惊觉情况不妙之时,土司军队中一道矮小身影已冲天而起,一手轻身功夫当真犀利,只是在自家同袍肩上轻点两下,十来米距离便眨眼即过,手中奇形兵刃带着凛冽寒芒,直取林沙喉咙部位!

    高手!

    林沙眼睛瞳孔猛然一缩,没想到竟有江湖好手隐身于土司叛军之中,身子在马背上猛然后仰,手中长枪间不容之际飕然刺出。

    叮叮叮……

    一阵清脆悦耳的兵器对撞声连绵响起,林沙直接被手上长枪传回的反震力道震得翻身落马,而身处半空的土司军中江湖好手迅猛的前进之势也猛然一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