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76章 刺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走,咱们去城里转一转。”楚离道:“好久没去城里了。”

    “师兄,一个月而已。”赵颖抿嘴笑道。

    楚离跳上小船:“走吧!”

    惊云帮的事,他不会对外人说,走漏了消息,惊云帮就危险了。

    赵颖知趣的没多问,跳上小船:“走吧,去白云楼!”

    两人上了小船,内力催动下,小船飞快离开,出了府,溜溜达达,悠闲自在的来到白云楼。

    两人来得巧,热闹非凡的二楼刚好有一个靠窗的桌子。

    二人坐下,点了几个菜,赵颖说起这一个月府里生的事,她受楚离影响,现在也关心这些琐事。

    楚离一边喝着美酒,一边闲聊。

    华灯初上,柔和的灯光下,赵颖越楚楚动人,白玉似的脸庞,盈盈的眼波,转动之际流光溢彩。

    楚离未喝醉已经醺醺然。

    他拿起酒杯,轻啜一口,盯着赵颖的明眸。

    赵颖感觉到他目光越来越火热,脸颊不由的烫,越娇艳欲滴。

    “小心!”她明眸陡的睁大,瞪向楚离身后,拔剑刺出。

    楚离脚下横移,移形换影,身后一个病怏怏的瘦弱中年人右拳捣中楚离的影子。

    他身形高挑,穿着一身洗得灰白的长袍,宽宽大大,好像一根竹竿撑起了一件袍子。

    狭长脸,脸色焦黄,双眼惺忪,好像仍做梦没醒,丝毫看不出会武功的样子,更像一个整日醉着的落魄潦倒中年。

    “叮……”赵颖剑尖刺上中年人左掌,出金铁交鸣声。

    楚离转身刺出一剑。

    他看到赵颖剑尖在对方掌心留下一个白印,皮也没破,可见对方一身非凡的横练功夫,刀枪不入。

    “叮……”楚离的剑刺上中年男子的心窝,如金铁交鸣。

    楚离感觉剑尖一滑,如刺上铁石,非横练功夫,戴着护心镜!

    “阁下何人?”楚离又一剑刺出,大圆镜智早已启动。

    中年男子哼一声,转身便走。

    楚离一闪出现在他身后,一掌按下。

    “砰!”一声闷响,中年男子飞起来,撞破窗户飞出楼外。

    楚离一闪,再次出现在半空,又一掌拍在中年男子胸口。

    赵颖也提剑飞身纵出,轻盈如燕。

    她飞到半空借不上力,只能下落,忙一振长剑,施展出飞燕剑法,身形顿时缓了缓,脚尖点在二楼一扇窗户,飘飘斜掠出去。

    楚离追着中年男子击出三掌,每一掌皆把精纯如针般的内力打入对方心口,可以穿透护心镜。

    他已经知道此人身份,三眼龙王丁维松!

    他没找上丁维松,丁维松先找上了自己,世事之奇妙简直无法揣测!

    “哇……”丁维松终于挡不住楚离的掌力,内脏受伤。

    他觉得自己如笨熊,动作太慢,成了靶子任由对方肆虐,委实憋屈!

    “砰!”丁维松重重落地,溅起一蓬黄尘。

    楚离落在他身边:“谁委托你来的?”

    丁维松仰面朝天躺着,嘴角染血,双眼仍旧惺忪着,呵呵笑起来:“好个楚离,果然不愧值两万两!”

    楚离皱眉道:“你练了什么功法?”

    丁维松忽然一滚,翻身便跑。

    “叮……”赵颖从空中落下,剑尖刺中他左肩。

    丁维松身形滞了滞,楚离已经到了他后背,又一掌按下。

    “砰”丁维松飞出去。

    他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身形陡然加,化为一缕轻烟消失在大街上,看热闹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丁维松已经消失。

    楚离皱眉看着丁维松逃走的方向,好快的度,这是催了秘术。

    他不想显露出咫尺天涯,大雷音寺势力无处不在,不能不防。

    “师兄……”赵颖不甘心的抖了抖长剑。

    楚离摆摆手:“算了,先不理他。”

    “他还会来的吧?”

    楚离摇摇头。

    “他究竟是谁?”赵颖问。

    楚离收回目光:“一个杀手,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他不会再来啦,回去吧,继续吃饭!”

    “师兄你还有心思吃饭?”赵颖横他一眼。

    这家伙太有欺骗性了,防不胜防,被这样的杀手盯着,真的坐卧不安,这一次没能杀成,不找出委托人,肯定还有下一次暗杀。

    楚离笑道:“这种事以后会常遇到,别在意!”

    “他差点儿就得逞了!”赵颖忧虑的道:“怎么才能防住?”

    楚离道:“多亏了师妹。”

    “可不敢当!”赵颖狠狠瞪他一眼,对他的漫不经心很恼火,太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楚离心情甚好,笑着了扯一下她袖子,重新上楼,对迎上来的掌柜说道:“掌柜的,对不住,损失如数奉赔,吃完了一块结帐!”

    掌柜眉开眼笑的点头,忙伸手请他们上楼。

    赵颖坐在楚离对面,看他心情极好,一杯又一杯美酒下肚,很快喝光了一坛,不由失笑:“师兄,碰上这种事,你就这么高兴?”

    她觉得楚离想法太古怪,这时候不细思应付的办法,反而好像得了宝贝一样的兴高采烈。

    楚离笑道:“捡回一条命难道不该高兴?”

    他捕捉到了丁维松的念头,知道他要逃往哪里,更重要的是,自己所推测的没错,丁维松练的确实是白虎炼阳图!

    “你就不担心以后?”赵颖素手执坛,替了他斟满酒杯。

    楚离举杯一饮而尽:“我又不是护卫,多数时间呆在府里,再厉害也进不去,再者说,敢在城里惹事,丁维松离死不远!”

    “嗯,府里一定会出动护卫追杀他!”赵颖轻轻点头。

    在城里惹事,就要做好被国公府收拾的准备,国公府绝不准许武林中人在城里闹事,违者必罚,敢杀人,国公府绝不会客气。

    ——

    月上中天,冰轮微旋。

    楚离在崇明城里穿行,无声无息,很快来到一个僻静的宅子前。

    古槐巷多是城里的权贵府邸,每一府邸都是石狮子守门,有的还有护卫,一盏盏灯笼照得小巷宛如白昼,青石板路泛着光。

    楚离飘身进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宅子,大圆镜智开启。

    整座宅子在眼前呈现,护卫人数,宅子里有多少男人,多少女人,各自在干什么。

    他很快找到了丁维松。

    丁维松盘膝坐在一张床榻上,阖眼运功。

    这是一间柴房,周围堆着柴禾,只有一张简陋的床榻,只容得下一个人躺着,地上散落着一块块木头。

    丁维松脸色越焦黄,一动不动,气息微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