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93-94赛季 第十三章 法国之行(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间不知不觉迈入了11月份,庄明歌作为一个无良的甩手掌柜,将俱乐部的大多数工作都交给三位总经理负责,自己只是从前世的记忆中掘一些有用的东西指点一下,剩下的时间就坐在办公室里自学教练课程,时不时调戏一下卡琳然后被羞怒的卡琳追杀,当佛罗伦萨有主场比赛的时候庄明歌会准时出现在球场的包厢里观看比赛,小日子过得极其规律。

    在此期间,佛罗伦萨又进行了3场联赛,战绩是2胜1平,拉涅利在保证球队战力不出现下滑的情况下开始让更多的一线队员轮换出场,而庄明歌的这种规律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11月18日才生了变化,起因是一份报纸的新闻。

    《耻辱!吉诺拉!法国的罪人!》

    这是当天法国媒体《队报》的头版头条。

    究竟是什么导致一向公正的队报也如此的大雷霆呢?

    答案只有一个:在前一天的世界杯预选赛上,法国以1:2不敌保加利亚,无缘美国世界杯。

    让我们来重新回顾这场比赛:

    1993年11月17日,94年美国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第6小组法国与保加利亚的比赛,法国队此役仅需踢平对手即可顺利出线。

    直到终场前双方的比分还是1比1,此时,法国中场大卫·吉诺拉带球至前场,比赛随时会结束,法国队出线在望。

    时任法国队助理教练的雅凯从教练席上站起来想对球员传达“再坚持一会儿,比赛就要结束”的信息,但就是这短短几秒钟,成为了法国人的噩梦:

    吉诺拉带球被抢断,保加利亚的队员直接长传至前场,前锋科斯塔迪诺夫大力抽射,球越过法国门将拉马头顶打在球门横梁折射入网……

    法国最后1o秒痛失1994年世界杯入场券。

    在庄明歌看来,法国队现在的这种局面纯粹是咎由自取:

    本来在世界杯预选赛还剩下最后两轮时,6胜1平1负积13分的法国已经遥遥领先同组对手,法国队只要在最后2个主场拿到1分就可以确保出线。但是对以色列一战,8分钟连失2球,法国2比3失利;而与保加利亚关键之战中场休息时,法国队主帅霍利尔竟然拿出香槟酒提前庆贺出线……

    法国队出局,早就知道这一事件的庄明歌对此丝毫不会感到惊讶,他关心的是这个事件能够带给自己的利益……

    在金钱方面上,早就知道这场比赛结果的庄明歌在一周之前吩咐赫尔克里·波洛将自己账户中的1ooo万美元的“私房钱”(另外2oo万美元作为训练基地的二期建设款项交付给了建筑公司)通过一系列操作流入东南亚的各大地下赌场中对本场比赛的结果、进球球员进行下注。

    庄明歌之所以没有选择欧洲的那些著名博彩公司进行下注,是因为这些公司虽然都是营利性的商业机构,而且大多是一些大集团的下属公司,比如立博就隶属于希尔顿酒店集团,博天堂也是aIm的子公司。

    但是在这些博彩公司里,真正的庄家是那些向来低调却实力雄厚地大型财团,他们在欧洲的政界、经济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也正是这些实力雄厚的财团,一直以来掌控着整个欧洲博彩业的秩序。

    庄明歌要是想通过博彩获利,就必须避开这些秩序的掌控者,开辟另外新的战场。

    1ooo万美元的原始赌资已经不算少了,如果庄明歌将比赛结果押中的话,势必将从那些大型博彩机构中,分走一块大大的“蛋糕”。

    然而,“蛋糕”是有限的,你动了人家原本大致已经分配好的“蛋糕”,难免会有新的“变数”产生。

    庄明歌很清楚的是,虽然欧洲足球的整体环境很不错,一般情况下博彩公司的意志很难影响到球员、教练、裁判,但是如果影响一部分的球迷和媒体呢?在庄明歌看来这并不算什么难事。假如真是这样的话,记忆外的“变数”。将更加的不可预知,因为这将真正应验那句“足球场外的较量左右比赛结果”的真言。

    除此之外,战略性的放弃欧洲盘,庄明歌还有重要的一点原因,那就是对自身身份敏感性的顾忌。正是由于欧洲那些大型博彩机构,都有着浓厚地大财团甚至官方的背景,使得他们对于赌资的监控程度较为严格,这里面多多少少也存在一些不可名状的隐性规则存在。

    而庄明歌这边1ooo万的赌资。在93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吸引不少的眼球了。

    虽然以立博为的那些个欧洲大型博彩机构,对于再大的下注额都不会拒绝。但这些博彩公司设立的“大客户监控机制”,庄明歌在前世的记忆里就有所耳闻,如果自己一不小心,被严阵以待的博彩公司掌控了自己这边的某些底细的话,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毕竟,要是到时候那些输红了眼的博彩机构,认为庄明歌身为足球界的圈内人士,一定在赌球过程中掺杂了某种“名堂”的话,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更何况,足坛现在刚刚出了塔皮这个典型案例,正在严打假球,这个时候庄明歌要是搅和进去,肯定会惹上什么麻烦,因此选择欧洲盘显然并不符合庄明歌的利益。

    在尚未功成名就之时,就成为那些特殊利益集团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样的感觉,庄明歌可不喜欢。

    “东尼,东南亚那里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保守估计你这次博彩的净利润达到了5ooo万美元。”在火车上,卡琳·席格兰向庄明歌汇报在东南亚博彩的收益,聪明的卡琳并没有询问庄明歌是如何猜到这场比赛的详细赛果的,她选择了信任自己的这个“青梅竹马”,坚定不移地相信庄明歌不会做出违反体育道德的事情,“另外东尼,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急匆匆地赶往法国巴黎?”

    没错,庄明歌此时正带着自己的“高级秘书”卡琳,从米兰转车乘坐一列特快列车前往法国巴黎,他要利用这次事件获得一项“意外的”利益,那就是引进这次法国出局事件的罪魁祸——大卫·吉诺拉。

    吉诺拉最后时刻的失误葬送了法国队94年美国世界杯之梦,自己的命运从此改变,法国舆论媒体和球迷纷纷斥责他,吉诺拉从一个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变成了“祸害”法国队的凶手和罪人。

    时任法国队主教练霍利尔认为:“吉诺拉犯了两个错误:他在临场前太快出罚球而没有拖延时间;他还在赛前批评帕潘,影响了球队的士气……”

    在原先的世界中,吉诺拉因为这次失误永远的离开了法国国家队,但是巴黎圣日耳曼却没有抛弃吉诺拉,吉诺拉也因此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俱乐部中,在接下来的两个赛季先后帮助球队夺得法甲冠军和法国足协杯冠军,这样的成绩使得吉诺拉在转会市场上炙手可热。

    但是在庄明歌现在的这个世界中,大卫·吉诺拉此刻效力的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此时也在排斥吉诺拉的存在,俱乐部将吉诺拉下放到了预备队中,没有正式比赛可打的吉诺拉一边通过训练维持状态,一边努力寻求转会的可能。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除了没落已久的英格兰球队对自己表示出了兴趣之外,其他顶级联赛的球队大多因为球队内的外援名额已满,无意引进一名无法代表球队登场的外援。

    吉诺拉不太愿意去英格兰踢球,毕竟英格兰赛场粗野的球风他在法国也是有所耳闻,崇尚浪漫和艺术的法国人对此可是避之不及。

    庄明歌从报纸上看到了吉诺拉在法国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般的惨状后,认真地分析了吉诺拉加盟佛罗伦萨的可能性,觉得无球可踢的吉诺拉应该不会排斥加盟本赛季有希望重返意甲的佛罗伦萨;另外一点,就是球队在重建之后,球队的开始逐渐分成两个战术系统:巴蒂斯图塔越来越依赖队友的传中球破门得分,而埃芬博格的传球则越来越偏向因扎吉和蒙特拉一边。这并不是因为两人之间有了什么矛盾,而是二人技术风格的差异导致了这种状况。

    从历史上我们也可以看出,佛罗伦萨在巴蒂斯图塔效力时成绩最好的98-99赛季是巴蒂、埃德蒙多和鲁伊·科斯塔三人组成前场搭档,原因就在于巴蒂在技术、度和突破等方面并不是顶级,他是一名纯粹的中锋,而科斯塔的技术风格更适合与舍甫琴科或因扎吉这样的度或强点型前锋搭配,因此两人之间必须要有一名全能的前场球员充当融合剂,埃德蒙多就是一个这样的融合剂。

    庄明歌认为现在的埃芬博格就是防守强化版的科斯塔,而吉诺拉应该也能成为另一个“埃德蒙多”:传球和得分能力都很出色,同时也擅长突破。吉诺拉加盟后可以与埃芬博格、巴蒂斯图塔两人生良好的化学反应,对佛罗伦萨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于是庄明歌当机立断,立刻采取行动,告诉卡琳打电话通知巴黎方面,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带上卡琳,前往法国巴黎准备抢下吉诺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