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93-94赛季 第二十一章 提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成立经纪人公司?”艾丽莎·费列罗好奇的把庄明歌的话重复了一遍。

    “没错,我打算成立一家经纪人公司。”

    “经纪人挣得又不多,而且管理这种公司很麻烦的,你怎么会想出这么个主意?”小费列罗明显对这个没多少利润的行业兴趣寥寥。

    庄明歌之所以想要成立经纪人公司,主要是他回忆起了当年意甲“电话门”时,由小莫吉掌管的那家gea经纪人公司。

    gea经纪人公司在2oo1年11月建立,它是由安德烈·克拉尼奥蒂、弗朗切斯卡·坦济组建的联合竞技公司,与小莫吉的足球管理公司的合并形成的。具体来说,是小莫吉将自己和托蒂的前经纪人扎瓦利亚创办的足球管理公司和小克拉尼奥蒂、弗朗切丝卡和小格罗兹三人创办的联合竞技公司合并组成了gea。

    在2oo2年,gea公司与意大利各级联赛的2oo名球员和几十位教练签有经纪合约,这其中包括内斯塔、迪瓦约、马特拉齐、塔奇纳迪等大牌球员,以及德尔内里、圭多林、曼奇尼等知名教练。

    这个最终异化为“足坛经纪托拉斯”的公司,并不是如同大多数人想像的那样,一开始就充满了垄断与黑幕,至少在它没有被小莫吉真正掌控、沦为莫吉父子牟取私利的工具之前,始终对于意甲的“维持”,起着积极的作用。

    是的,仅仅是“维持”而已,随着9o年代意大利整体经济的大幅衰退,有着“小世界杯”之称的意甲联赛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波及,“维持”这种欧洲第一联赛的强势都已经困难重重,更遑论更加远大的展了。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随着1994年年底意大利货币里拉的大幅度贬值,意甲各俱乐部的经营成本大幅增加,虽然足球的商业价值得到了一定的开,但在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这小小的一点亮已无法阻挡整体上的迟滞局面。

    就拿庄明歌光荣穿越的93-94赛季来说,曾经风光无限的意甲2o支俱乐部只剩下了尤文图斯一家在93-94赛季保持了盈利局面,即便是身为该赛季欧洲冠军杯得主的ac米兰,也不得不由老贝卢斯科尼自己掏腰包来填补巨额的财政黑洞。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看起来不起眼的gea经纪人公司,因为它从成立之初就存在着特殊性(主要是核心成员构成方面),使得它成立之初能够在一片哀怨与忧虑的意大利足球圈中,挥出旁人无法替代的积极作用,在意甲纷繁复杂、前景堪忧的局面中,它将一些散乱的力量强势聚拢在一起,尤其是在博斯曼法案全面实施的最开始的几个年头,对于意甲联赛整体利益的维护和整合,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可惜它后来意外的成了莫吉父子的私人工具,成为了意甲联赛彻底滑落的见证。

    “除了艾丽莎·费列罗和乔瓦尼·贝纳通之外,在座的诸位本身或者有亲戚在俱乐部里工作,那么,你们听说过比利时博斯曼的那个案子没有?”

    “那是什么?”基本不关注足球的小费列罗歪了歪小脑袋,萌萌的样子很是可爱。

    现很多人都表示不知道这件事请,庄明歌只好从头讲起:

    199o年夏天,效力于比利时甲级联赛标准列日队的中场球员让·马克·博斯曼,在赛季结束时同标准列日俱乐部的合同到期,球队准备将他的年薪削减6o%,因此博斯曼希望转会到法国的敦刻尔克俱乐部。

    但当时敦刻尔克无力支付列日俱乐部开出的高额转会费,导致转会泡汤。在旧有转会体制下,即使球员合同到期,别的俱乐部要招入他,也必须向球员的原俱乐部支付转会费才能成行。

    博斯曼在接受了法律咨询后,于199o年8月将标准列日队和比利时足协告上法庭;11月,比利时一家地方法院裁定博斯曼转会合法,标准列日俱乐部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半年后,比利时上诉法庭裁定驳回上诉;1992年1月,博斯曼在向比利时政府申请失业救济金时被拒,一怒之下将官司打到了位于荷兰海牙的欧盟法院,索赔1oo万美元,理由是列日俱乐部不放自己转会违反了欧盟“关于欧盟各国公民有权自由选择居住地和自由择业”的《罗马条约》。博斯曼同时要求欧盟责令欧足联放开对非欧盟球员的限制,因为这种限制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歧视。

    庄明歌将博斯曼上诉的经历大致的讲给了眼前的这群人:“罗塞拉,你是罗马大学法律系毕业,应该知道博斯曼的这个要求从《罗马条约》的角度来看是非常合理的,因此欧足联肯定改变不了欧盟维持原判的做法。”

    “是的,你说的没错,但是我认为欧足联会极力抵制这项法案的。”

    “欧足联在俱乐部眼中的确强大无比,但是它在欧洲法院和欧盟这两个庞然大物的面前算什么?”庄明歌一句话道破了关键,“这项法案的实施会对欧洲足球的走向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

    “一旦这项法案实施,欧盟内部球员的流动就会加快,大批优秀的球员就会开始向资源更多的豪门集中,小球队为了留住球员,就必须要开出大合同,这个时候,经纪人的收入和话语权都会大大增加。”

    “安东尼奥你的意思是,我们成立这个经纪人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这个?等到经纪人的收入上涨之后,我们公司的利润就会大幅增加?”艾丽莎·费列罗双眼放光,仿佛看到了无数绿油油的美元在向自己招手。

    庄明歌看着眼前这个天真可爱的少女,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他将目光转向坐在一旁仿佛若有所思的罗塞拉·森西的身上,“罗塞拉,你有什么看法?”

    其他人都没有处理过足球俱乐部方面的事务,因此庄明歌只能选择同样在俱乐部内担任职务的罗塞拉·森西。

    “安东尼奥,你的意思是,通过这家经纪人公司来控制整个意大利联赛球员的流动数量和品质?”

    “BIngo,答对了。”庄明歌打了个响指,对罗塞拉的机智十分赞赏,真不愧是在老森西去世之后还能在罗马坚持好几年的强人,“不过,我认为,这家经纪人公司的作用仅限于控制联赛流入以及流出球员的品质,以防止意甲联赛的球星过度流失,而不是某家俱乐部贪图私利的工具。”

    庄明歌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由于在坐的人大多数都是那种不务正业的“纨绔”,或者只愿意当一个甩手掌柜,因此后世的gea才会被小莫吉钻了空子据为己有。

    “这一点我想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可以从外面聘请一位经理人来运作这家经纪人公司,同时限定所有与足球界有关联的股东只有投资和分红的权力,不允许干扰公司的运作,一经现,违规的人将会被踢出这家公司。”罗塞拉想了想,说道,“在座的诸位也可以通过拉一些球员转签到这家公司旗下来赚一点小钱。”

    由于最近赌球失利导致诸纨绔都是囊空如洗,他们对于这种只需要“拉皮条”就可以挣到零花钱的工作欢呼不已,于是,庄明歌关于成立这家经纪人公司的提议当即就得到了全票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