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93-94赛季 第六十章 冷战的延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美国世界杯的四强名单出炉之后,在罗马的某座属于格罗兹家族的庄园中,几个女人正如同看到了财宝的巨龙一样盯着最新传真过来的统计数据,她们现在的资金已经从最开始的1ooo万美元变成了4ooo万,即使扣除庄明歌在其中的“提成”,这几位富家女也净赚了2ooo万美元!

    我们先将这些眼睛里全是美元的女人们放到一边,且说世界杯半决赛上,意大利前往巨人球场与本届世界杯的最大黑马——保加利亚争夺一张决赛的门票。

    国际足联对这场比赛也非常重视,经验丰富的约尔·奎尼奥(Joe1Quiniou,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么翻译)成为了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有意思的是,在1986年和199o年世界杯上,他都执法过意大利的比赛,意大利在他执法的这两场比赛中分别以二比零和二比一的比分战胜的捷克斯洛伐克和英格兰,因此在赛前,有舆论认为这是国际足联想要保送意大利进决赛的征兆。

    比赛进行到第二十分钟,多纳多尼扔出界外球,罗伯特·巴乔让过皮球,随后在大禁区线上带球盘过了两名保加利亚后卫的防守,一脚弧线球兜远角破门得分,一比零;

    五分钟后,意大利队卷土重来,阿尔贝蒂尼一记过顶球吊入禁区,巴乔在禁区右侧反越位成功,直接推射,皮球飞入球门远角,比分变成了二比零;

    上半场临近结束的时候,在禁区内犯规的科斯塔库塔送上点球大礼,斯托伊奇科夫一蹴而就,二比一。

    这个比分也被意大利人一直保持到了全场比赛结束,意大利时隔十二年第四次打进世界杯决赛。

    但是,很多人都对奎尼奥在本场比赛的判罚表示了强烈不满,他们指责在比赛中多次犯规的科斯塔库塔早就应该被红牌罚下。

    赛后,保加利亚队队长斯托伊奇科夫在接受记者关于自己在赛前的言“上帝是保加利亚人”的提问时愤怒的回答道:“上帝仍然是一个保加利亚人,但是裁判是法国人。”

    “奎尼奥被选为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这名性格火爆的前锋如是说道。

    在庄明歌看来,会出现这样的判罚结果,只不过是在七八十年代遗留下来的冷战思维的延续。

    其实在冷战结束之前,世界杯和奥运会这样的国际大赛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就拿1986年世界杯来说,当时世界仍处在冷战时期,一切大赛都被打上政治烙印,在该届世界杯1/4决赛上,北约的比利时遇到了前苏联队,主裁判是来自北约方面的弗雷德里克森,结果前苏联队被比利时莫名其妙地攻入两个越位球,以3∶4爆冷出局。赛后,世界舆论一片哗然,不少球迷公开表示希望能捐款给主裁判治疗“眼疾”。

    下面把共产主义的“老大哥”——苏联的历届大赛的出局经历给简单叙述一下:

    1958年世界杯杀入八强,可惜运气不好碰见了强大的巴西,出局;

    1962年世界杯淘汰赛,东道主智利趁苏联的人墙还没排好就开出了任意球,裁判认定这粒“偷袭进球”有效,苏联被黑出局;

    1964年欧洲杯决赛又是对东道主西班牙,英格兰裁判连吹偏哨,最后屈居亚军;

    1966年世界杯对西德的半决赛,对手越位进球有效,被黑出局;

    1968年欧洲杯半决赛,跟意大利主客场两回合打成1:1平手,由于当时没有点球决胜的制度,所以裁判决定扔硬币决出胜负,苏联人搞笑出局;

    197o年世界杯淘汰赛智利加时赛的传中进球之前明显出底线,被黑出局;

    1982年世界杯对阵巴西,被吹掉两个好球;

    1986年世界杯淘汰赛对比利时,比利时人用两个越位进球将苏联人踢出局;

    199o年世界杯,先是对罗马尼亚又被误判一个点球,接下来对阿根廷的时候被马拉多纳再度施展必杀技“上帝之手”将皮球从门线上拦了下来,直接导致前两战均失利,最后一场4球大胜后来闯进八强的喀麦隆,但由于罗马尼亚和阿根廷的默契球,只得在小组赛结束就打道回府。

    ……

    这已经不是用“血泪史”这三个字可以简单形容得了的了,就是后世的干爹迫害也不至于此,说苏联是国际足联杀父仇人还差不多。

    8o年代末的苏联队的主教练是传奇教头洛巴诺夫斯基,他是最早提出“全攻全守”概念的人之一,但是他的全攻全守和后来名气更大的“米歇尔斯式”全攻全守不一样。米歇尔斯强调控球和传球,洛巴诺夫斯基则更强调度。米歇尔斯先后培养出了克鲁伊夫、古利特、巴斯滕三位欧洲足球先生;洛巴诺夫斯基也培养出了布洛欣(2o12年欧洲杯乌克兰主教练)、别拉诺夫、舍甫琴科三位欧洲足球先生。在九十年代末期,洛巴诺夫斯基还短暂回炉基辅迪纳摩,并带领球队在1998-99赛季取得了欧冠四强的好成绩。可以说如果不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洛巴诺夫斯基和他的基辅迪纳摩完全有可能成为一支东欧的“宇宙队”

    洛巴诺夫斯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他有这机械工程的学士学位,而且他很好的把理工科的知识与足球结合在了一起——他认为球队就是一个运转良好的机器,球场上生的大部分情况都是可以预见并提前准备的。他还曾经和人合写过一本书,是讲足球战术和数理统计的关系。

    ……

    东欧剧变刚刚过去没几年,很多人的思维并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还在用“阵营对立”的思维看待着来自“华约”体系的球队,很自然地就会出现各种各样不经意的“误判”。

    于是在接下来的第三四名决赛上,为了表示对上一场比赛的抗议和不满,已经打进六球、很有希望打破“六球魔咒”的保加利亚前锋斯托伊奇科夫没有出场,在保加利亚人全面放水,以零比四惨败给瑞典,得到了世界杯第四名。

    ps:昨天陪同学喝多了,今天咱差点起不来了,头疼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