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初到学院都市 第六百八十六章 斩杀八歧大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走在乡间,白井月悠然地看着周围耕作的人们。

    现在,白井月已经是靠近了传说中八歧大蛇所在的山岳了。

    前几日,从出云国众神那里得到了八歧大蛇所在地之后,白井月丢下了一句准备好投降相关事宜的指令,便独自离开。

    近日,他一直在这出云国内晃悠。

    照常理来说,他应该迅到八歧大蛇所在地,然后解决八歧大蛇。这样高天原将一统极东之地,他的后续计划也可以展开。

    但是白井月一直没有忘记,当初在分别时和风见幽香还有紫的约定。

    直到现在,白井月都没有风见幽香和紫的一点消息,以高天原的力量都没有消息,她们二人必然是在高天原非统治区域活动。

    还不在高天原统治范围内的,如今,就只有出云国了,也就是说,她们必然是在这出云国内。

    这可是她们的好机会,白井月怎么可能放弃?

    至于说统一高天原之后再找?统一高天原之后那个计划可是迫在眉睫,不能耽误,白井月只能现在找,不然下一次和她们两个碰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可是,出云国的面积也着实不小,在寻找了数日之后,白井月也没有找到两个人的踪迹。

    迫不得已,白井月只好朝着八歧大蛇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要用另一个办法逼风见幽香出来。

    当初,风见幽香可是说过,要成为高天原扩张计划的敌人。

    即便现在高天原势力庞大,绝非风见幽香所能抵挡,但是白井月知道风见幽香绝不会退缩。风见幽香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如今,高天原距离一统极东之地只剩下这么一步,只要白井月击杀八歧大蛇,出云国便会投降,高天原直接成为极东之地的统治者。

    而要阻止这一切的生,便要让白井月击杀不了八歧大蛇。

    即便以现在风见幽香的实力出面可能会被白井月抓住,只要白井月现在去杀八歧大蛇,风见幽香一定会出现在白井月的面前阻止他。

    至于说为什么白井月依旧慢慢地走,那是为了给风见幽香时间。

    白井月可没有忘记,还有一个紫在这片区域活动。

    当初和风见幽香的约定是要抢走她,实际上也就是说把风见幽香打得逃都逃不了。

    然而,只要紫在外面,风见幽香就随时可以逃走。

    以前的紫的隙间他可以冻结没错,但那时紫还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年幼,现在数百年过去,成长之后的紫达到什么程度,他也不清楚。

    如果紫已经是大妖怪,达到能够操纵境界的程度,他的冻结就很难阻止紫用隙间救走风见幽香了。

    所以,一定要先搞定紫。

    而抓住紫,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可以使用隙间的紫,如果真的要躲白井月,真的是非常轻松,所以,白井月就打算给紫挖一个坑。

    他故意这么慢悠悠地走,就是为了让风见幽香现白井月要前往诛杀八歧大蛇,自知实力不足的风见幽香七成可能会带着紫一起来。

    那个时候,利用自己能力将周围的空间冻结的白井月就能够抓住紫了。

    紫一抓住,风见幽香也就别想跑了。

    一切如此完美对不对?

    直到白井月在最接近八歧大蛇的村庄里看到了那个身影。

    那是一个穿麻衣的少女,不过和周围的普通人类不同,少女是如此的美丽,一身粗糙的麻衣没有遮掩她的秀丽,反而让她在这群人中如此亮眼。

    白皙的肌肤,曼妙的身材,还有那一头金色的秀。

    所以说······

    “你怎么在这!?”

    白井月千想万想,没想到自己直接是和紫撞了一个照面。

    他也没想到,紫居然会在这么一个小村庄内,装作一个普通的少女!

    看到白井月出现在这里,紫也是一懵。这场相遇实在是太过意外了,让人措不及防。

    而周围正专心劳作的村民们听到声音,也是现了漫步到来的白井月。

    当即就跪下了一大片。

    虽然白井月不怎么注重仪表,只是穿着那身死霸装,但是别忘了这是什么时代。在大部分人都穿着麻布衣服的时候,白井月这身做工精细的衣服可以说是一种身份的证明了。

    只有神明!才能拥有这样的衣服。

    起初在高天原,众人不以为然,那是因为当时高天原根本没有神明这个概念,只当白井月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人类。

    而现在几乎所有的人类都知道神明的存在,人类和神明之间也更容易分辨。

    既然认出了白井月的身份,那么这景象也就正常了。

    虽然现在神明大都庇佑人类并从此获益,但大部分神明看待人类也是看作蝼蚁。如今人类获得庇佑是因为他们奉上信仰,如果他们敢对神明做什么不敬之举,死亡便是唯一的下场。

    “这...这位是哪位神明大人?我以前没看到过啊?”

    在跪下的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议论。

    “应该不是我们出云国的神明大人。”

    在这个人身侧的老人,轻声地说道:“之前八重言代大人来说过,我们出云国要和高天原合并,有位来自高天原的神明要来讨伐八岐大蛇。应该就是这位大人。”

    “真...真的吗?!”

    青年的声音有些激动,作为距离八岐大蛇最近的村庄,也是被八岐大蛇肆虐最严重的地方。

    这个村庄的所有人都对八岐大蛇恨之入骨,希望有一位神明能够杀死八岐大蛇,可惜,出云国的众神对八岐大蛇无能为力。

    如今,又是一位神明来到这里,讨伐八岐大蛇的同时,也为他们带来了希望。

    “不知道这位神明大人的尊号?我以后要信仰这位大人!”

    老人眯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白井月,说道:“应该是大人。”

    “素盏鸣尊大人吗...貌似素盏鸣尊大人和奇稻田姬关系很好啊......”

    青年有些忧伤,对这位三年前来到这个村庄的少女,他一直有一份期盼,但是现在看来,他是没什么希望了。

    老人也是叹了口气。喜欢上神明看上的女人,那就注定是一场悲剧。如果被神明知道了,甚至会引起杀身之祸。

    两个人的交流非常小声,而且还在众多村民的边缘,本以为他们的谈话应该没问题,却不想,这两个人的听力远远在常人之上。

    “奇稻田姬?这是你的假名?”

    “是呢,怎么?有什么奇怪的吗?”

    看着白井月那有些诡异的脸色,紫奇怪地问道。

    有什么奇怪?当然很奇怪。在神话中,奇稻田姬可是须佐之男的妻子。

    而白井月,便是这个世界的素盏鸣尊。

    “命运,真是奇妙的东西,让人又爱又恨。”

    感慨一声,白井月拉起紫的手,朝着村中走去。

    “你的房子在哪呢?”

    拉着紫,白井月问道。

    他有很多事情要问紫,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地方。

    “在那边。”

    素手一指,紫带着白井月来到了一间木质的小房子。

    房子不大,屋内只有一张木床和一把木椅,还有一个灶台。灶台上有一副碗筷,灶台角落则是一批劈好的木柴,以及一些还未清洗的粮食。

    虽然东西不多,但是看起来十分整洁。

    “你就在这里生活了三年?”

    这里的生活和当初在冰雪神殿里面差太远了,但紫却依旧如此生活了三年,并且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可以想见,分开的这段时间紫过的是真的很辛苦。

    就在白井月打算安慰一下紫的时候,紫却是打开隙间,从里面拿出了一杯壶酒还有一盘食物。紧接着是两人用的餐具。

    白井月当时就想拍自己一巴掌。

    他居然忘了,以紫的能力,怎么可能过的苦?

    看到白井月变换的脸色,紫轻轻一笑:“素盏鸣尊大人,你刚刚是想说什么吗?”

    白井月叹了口气:“什么素盏鸣尊,我可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

    当初执行素盏鸣尊神位夺取的时候,紫已经离开五百多年了,以她那时隙间的能力,紫可以随时查看高天原的大小事情。

    而且,素盏鸣尊是天照弟弟这件事情对紫来说就是最大的破绽。当初紫可是知道白井月和天照的关系的。

    “但是现在你就是素盏鸣尊不是吗?”

    “是啊,你现在就是奇稻田姬呢。”

    一语双关地说着紫不理解的话语,白井月端起身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你怎么在这里住三年?幽香呢?”

    “妾身不过求个安身立命之所罢了。在神明横行,妖怪几乎见不到的现在,妾身可是很危险的。”

    “真话呢?”

    对紫的说辞,白井月嗤之以鼻,如果不知道紫的底细,白井月或许会相信紫的话。但是紫可是隙间的妖怪,紫想做什么,谁能挡住?

    见白井月不相信,紫微微耸肩:“只是想看看人类,是个什么样的物种。似乎很有趣呢。”

    紫想起过去这段时间到访的各个村庄的生活,微微一笑。

    看着紫现在的样子,白井月叹了口气。他知道紫太理想化了。现在的人类,都是在神明庇佑之下,人性几乎都被压制住了。真正的人性,可是要复杂的多。

    白井月不愿意以后紫受太大打击,所以给了点提醒:“紫,等到天地大变之后,你再看看人类。一切,没那么简单。”

    听着白井月那模糊不清的话语,紫的脸色有些僵硬。虽然现在没有弄懂白井月所说的意思,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的观察出了什么问题。

    “不说这个了,紫。幽香去了哪里?”

    “怎么?那个家伙的下落就这么重要吗?”

    紫幽怨地看着白井月的双眼,一副要哭的样子。

    “别闹。你和幽香一起离开冰雪神殿的,怎么分开了?”

    “她看我实力不够,就离开了。”

    “实力不够?”

    仔细感受着紫身上的能量,很快,白井月就探查出紫的实力。

    高级妖怪的巅峰!

    如果这样,风见幽香还嫌弃紫实力不够的话,也就是说......

    “幽香已经是大妖怪了吗?”

    “是啊。成为大妖怪之后,幽香实力增长地越来越快。近乎无穷无尽的能量和强悍的身体让幽香可以和低级的神明掰腕子,见我还是高级妖怪,便甩下我走了。”

    紫的话,白井月没有全信,比如说最后的甩下她离开。

    以紫的能力,即便没有达到大妖怪的程度,也不是风见幽香能甩开的。

    不过其他的信息应该都是可信。

    风见幽香已经成长为一个大妖怪了,作为自然的宠儿,在无尽能量和花妖体质的帮助下,风见幽香的等级越高,其实力就越恐怖。

    “看来这次还真有点麻烦。”

    八岐大蛇的实力,明显在大国主神之上。而大国主神作为出云国神国之主,虽然不如天照,但应该也是这个层次的实力。再加上一个下不了重手的风见幽香,他此行还真没那么简单。

    “对了,你怎么起奇稻田姬这个名字的?”

    最后,便是这个奇怪的名字。

    为什么紫会取这么一个名字呢?

    对于白井月的疑问,紫也是一皱眉,半晌才回答:“我也不清楚,在这里的人问我名字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回答了这个名字......”

    沉默,弥漫在屋内。

    紫是因为不解,而白井月则是目光深沉。

    最后,还是白井月先开口了:“没事,不过一个名字而已。我过会去讨伐那个八岐大蛇,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

    白井月放弃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这背后的事情太过诡异,还是不要让紫担忧比较好。

    “妾身就跟你一起去吧,也好久没有见到幽香了。”

    对于风见幽香会出现在这次战斗,他们两个都毫不怀疑。

    在享受完午餐后,紫将东西全部扔进了隙间内,看那熟练的动作,也不是第一次了。

    白井月苦笑一声,不知道是哪家神明倒了霉。

    看着紫收拾完后,白井月拿出冰轮丸系在腰间。

    “走吧。”

    此次一去,便是这极东之地的最后一战,此战之后,天下将尽归高天原!

    村民看到白井月和紫走出房间,再次全部跪下,恭送两人离开。

    他们明白,就是这位持刀的神明,将去讨伐危害世间的八岐大蛇。

    离开村庄,两人慢慢地在上路上走着。

    紫没有用隙间,白井月也没有用瞬步。

    两个人就如同凡人一般,一步步朝着八歧大蛇所在的山岳前进。

    近六百年未见,让两人彼此甚是想念。两个人都明白,此战之后,二人就将再次分开,所以他们格外珍惜这剩下的时间。

    “可惜,如果你突破到大妖怪该有多好。”

    快走到山顶的时候,白井月一声感叹。

    如果紫已经到大妖怪的程度,那么按照赌约,她已经输了。

    可是才高级妖怪巅峰的紫,她和白井月之间的赌约甚至还未开始。

    听到白井月的抱怨,紫只是微笑。她也希望两人不用再分开,但是紫从来没有忘记,那群还在冰雪神殿内的少女们。

    见紫没有回应,白井月也不再言语,两人就这样靠近了山顶。

    在接近山顶的时候,白井月已经感觉到了,在山岳中央那股庞大的力量。

    正如白井月所想,对方是和天照一个等级的邪神。

    不过,白井月有些不解。

    照理说,天照这样的神王级别神明,应该是非常稀少的,不算他自己,一个极东之地,有一个天照还有一个大国主神,已经算是非常多了。结果这么一个出云国内,居然还有一个。

    不过这个问题不影响大局,在白井月感觉到对方之后,在白井月面前就只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生!或者死!

    在白井月感觉到对方的一刹那,也就意味着对方感觉到了白井月的入侵。

    当即,在白井月的脚下,大地崩裂!

    白井月纵身来到空中,静静等待。很快,一个蛇头从塌陷的地方窜了出来。

    大蛇看着白井月,眼中冒着凶光。磅礴的神力开始涌动。

    在这一瞬间,通过对神力的感知,白井月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种等级的神明了。

    八歧大蛇,调动的是地脉之力!

    白井月之前的猜测完全错误,他根本不是什么妖怪因恐惧获得神位。八歧大蛇其本身,是整个极东之地的地脉形成的神明!

    他这么强大的原因,是因为在极东之地这片区域,地脉颤动频繁,导致地震多。

    而所有人类对地震感到的恐惧都是对八歧大蛇的信仰!

    可以说,八歧大蛇,是掌控大地的神明!

    伴随着磅礴神力的调动,整个山岳开始震动,大量的岩石崩碎,然后高朝着白井月砸来。

    这还只是开始。

    山岳的中央,冒出一抹嫣红。随后,一个炽热的燃烧着的石头朝着白井月袭来。

    这块燃烧的岩石仿佛一个信号,随后,大量的火色流星从山顶窜出,朝着白井月方向追袭而去!

    那赫然是埋藏在山岳底部的熔岩!

    面对这铺天盖地的蕴含大量神力的岩石,白井月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

    清冷的月华,在冰轮丸之上绽放。

    一抹抹月华构成的银色剑气,犹如漫天花雨一般以白井月为中心扩散。

    一颗颗岩石在半空被击碎,落在地上,把地面砸得坑坑洼洼。

    而那些熔岩,在清冷的月华之下,也没有坚持多久。

    看到一击无用。八歧大蛇直接是从山岳中爬了出来。

    八只蛇头一同看着白井月,露出尖锐的利齿。

    在八歧大蛇的躯体全部出现的一刹那,白井月直接是全来到八歧大蛇的躯干处,这里是八歧大蛇八只头的连接点,只要把这里击碎,那么八歧大蛇自然会死亡。

    高举冰轮丸,一式!意欲将八歧大蛇一分为二。

    结果,八歧大蛇的体表鳞片居然突然变成黄褐色,防御力大大增加!

    白井月这一剑看上去,居然只是在鳞片上造成些许划痕!

    而防御下这一击后,八歧大蛇身体猛地一甩,居然算是打算直接用躯体撞击白井月。

    好在白井月见攻击未能凑效便直接后退,没有被八歧大蛇击中。

    看着神力肆虐导致大地不断震颤的八歧大蛇,白井月有些难看。

    没有想到八歧大蛇身上的防御居然这么厚,鳞片也就算了,最主要的就是那层由信仰神力构成的防御。

    整个极东之地,甚至报告高天原内部的人类,所有人类都对地震有着恐惧。

    而这些恐惧则全部汇聚到了八歧大蛇这里来,其量的巨大已经产生了些许质变。

    最主要的是,他还不能使用其他能力。

    白井月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在出云国方向有着一股视线在窥探。

    这种情况下,能够击杀八歧大蛇的,就只有奥义了吧。

    “紫,离我远点!”

    虽然对神明状态下的奥义威力有所推测,但是白井月毕竟没有真的实验过。他是真的怕把紫也卷进来。

    紫看到白井月一脸认真的样子,虽然对自己的安全毫不在意,也听话的用隙间远离了这块战场,在远方用隙间继续观察着这里的战斗。

    月华,开始凝聚。

    本就蔚蓝地冰轮丸裹上银白的月华,看起来十分美丽。

    而这份美丽,即将给此方地界带来极致的破灭!

    !

    在这一瞬间,无论是在远方窥探的大国主神,还是说用隙间观察的紫,都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他们都以为自己眼睛出现了错觉。

    然而没有。

    在他们眼前,一轮圆月,浮在半空。

    融月,以身融月,吾身即为月亮!

    此刻,这一式奥义展现了它真正的威力!

    月亮,从天空砸下!

    云层在颤抖,生灵在恐惧。

    高空落下的大质量陨石,绝对会对地面的生态系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而这一式融月,便是用月华制造一层虚假的月亮,直接砸向目标!

    看到这恐怖的攻击,八歧大蛇咆哮。

    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

    当即,神力调动。自从人类诞生起就存在的对地震的恐惧,汇聚而成的庞大神力,注入到了八歧大蛇的眼中。

    八只蛇头从八个方向注视着渐渐落下的月亮,灰色的光芒陡然在半空中出现!

    这些灰色的光芒从八歧大蛇的十六只眼睛中射出,照射在月亮之上。很快,月亮被照射的地方从月华的银白变成了灰白。

    这些灰白在光芒的不断照射下不断扩大,有着弥漫整个月亮的趋势。

    面对这种情况,白井月直接是将月华形式一变,奥义第二式,融月变种,殇月!

    整个月华构成的月亮染得鲜红,随后开始崩灭。

    与之一同崩灭的,还有半空中的灰色光芒!

    一股毁灭一切的意志,从月亮崩坏的地方席卷整个空间,八歧大蛇脚下的山岳直接是被搅成粉碎。

    而八歧大蛇的身躯,亦是千疮百孔。

    那覆盖在体表的神力,也没有挡住这毁灭的意识。

    不过也因为这神力的阻碍,八歧大蛇身上的伤口虽然多,但是都不深,并不足以致命。

    感觉到身体状况的八歧大蛇仰天咆哮,就在这时,一抹银光乍现!

    冰轮丸的刀锋从一片烟尘中猛地窜出!朝着八歧大蛇身上一道口子斩去!

    那上面覆盖的月华已经凝聚,只要这一刀砍实,月华就会进入八歧大蛇的躯体,将八歧大蛇从内部破坏!

    就在这是,一道魔力形成的光柱出现在了白井月前进的轨道上,白井月不得不停下脚步。

    他这一刀本就是突袭。如果八歧大蛇反应过来重新加上神力防护便不会有作用。

    这一道魔炮白井月当然能硬扛下来,但时间已经不够他去杀八歧大蛇了。

    看着魔炮射出的方向,在那里,一个绿色短的少女张开腥红的眼瞳看着白井月。

    风见幽香登场!

    风见幽香出现,那么杀伤力过于巨大且范围广大的殇月,是不能用了。

    而融月,却又会被八歧大蛇石化。

    即便是白井月,也不得不叹声麻烦。

    还好,白井月早就对风见幽香的出现有所准备。

    在白井月的左臂,一条银白的锁链猛地出现!迅地朝着八歧大蛇封锁过去!

    这是白井月成为神明之时,由规则凝聚的冰之锁链!

    具有封印和镇压效果的神器!

    神明的规则武装有一个好处,在你解放神器真正力量之前,别人根本不知道你的武装是什么属性。

    所以,白井月的锁链直接是拿了出来,缠绕在八歧大蛇身上。

    当然,不用神力催动真正力量,这锁链和普通锁链也差不多,但白井月只需要困住八歧大蛇一小会就行了。

    一瞬的功夫,白井月来到了风见幽香的身边,一个交错将风见幽香的手反绑。

    风见幽香的功夫都是他教的,在风见幽香没有走出自己的路之前,风见幽香不可能在近战方面打赢白井月。

    一掌将风见幽香击晕后,白井月花了几秒直接冻结了风见幽香体内的能量,然后甩向了紫的方向。

    对于风见幽香的处理,也只能做到这样了,这边,八歧大蛇已经将体表的锁链挣脱,整个锁链都被八歧大蛇的躯体力量震成碎片。

    对于自己神器的毁坏,白井月倒是不心疼。

    他的神器是由冰构成的,只要不是化为粉尘,就能够借由空气中的水分逐渐恢复。

    虽然锁链只拖延了几秒钟,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风见幽香这个捣蛋鬼已经被排除。接下来,只需要专心对付八歧大蛇就好。

    对着不断咆哮的八歧大蛇,白井月露出微笑:“不知道你能挡下几次呢?”

    红色的毁灭之刃,再度迸!

    一次,八歧大蛇浑身冒血。

    两次,八歧大蛇断裂一头。

    虽然很快长了出来。但是第三次紧接着到来!

    第四次,八歧大蛇体表的神力渐渐不支。

    第五次,八歧大蛇三分之一的身躯化为飞灰。虽然是再度凭借庞大的信仰之力和地脉之力恢复,但和之前比度已经下降。

    第六次,八歧大蛇开始哀嚎。他已经预见到自己死亡的来临。

    第七次,八歧大蛇瘫软在地,已经动弹不得。神力和躯体之间的流通时断时续,躯体甚至不再恢复。

    终于,第八次。

    八歧大蛇整个身躯,在红色的毁灭之光下渐渐分解。

    地脉之力,开始散开。因为已经没有让他们集中的特异点了。

    八歧大蛇,今日,被高天原神明,素盏鸣尊,讨伐!

    窥探到这连续的八斩,大国主命嘴角抽搐。幸亏他没有选择战斗,不然现在吃这八连斩的就是他了。

    “好可怕的红光啊······”

    在大国主神的身后,一只正在啃草叶的兔子,吃惊的感慨着。

    “是啊。可怕的红光。高天原之内居然有这样的存在。出云国,看来只能老老实实投降了。”

    “真是可惜了,霖之助,我以为你会拼一下的。”

    “你真的可惜吗,帝?如果真的是的话,我愿意拼一把呢。”

    回头看着嘴角略带坏笑的兔子,大国主命问道。

    对大国主神的提议,被成为帝的兔子连连摇头。

    “霖之助也变坏了,当初你可不是这样的。”

    “当初啊······”

    提到过去,大国主神有些感概,那是他还未成为神明的时候,天真的他和森林中的腹黑兔子成为了好友。

    “嘛,一切都过去了。我也该准备准备了。”

    八歧大蛇的死亡,正是宣告出云国的结局到来。身为出云国的现任统治者,大国主神需要去宣布这个结果。

    另一边,战斗结束的白井月看着独自一人的紫,略微叹息。

    虽然早就知道,对于已经是大妖怪且有大地支持的风见幽香来说,他之前的禁锢手段太过底下,但是还是抱有过幻想呢。

    现在看来,幻想成空。风见幽香还是没有留下。

    “那么你呢,也要走吗?”

    “是啊,毕竟妾身现在还不是大妖怪,等妾身成为大妖怪的时候,再来和妾身捉迷藏吧。”

    说着,紫就钻进了身边一个隙间内。

    再度变成孤身一人,白井月有些寂寥。

    看着周围因战斗被破坏的大地,白井月略有所感,想到那神话中的和歌,白井月轻轻吟唱。

    说起来,这和歌本就该在此唱出才是:

    在隙间的另一侧,听到这和歌的紫嘴角扬起微笑,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或许,八云紫这个名字听起来,不错?

    ps:8ooo字大章,今天月底暴走了下。求打赏、求票票~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祝各位新的一年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