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1824章 机枢大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机枢大人在魔族的官员体系中位置特殊,职位上没有行省将军高,但是权力却不小。而如今六名机枢大人其实都是几名皇子的人,所以即便是行省将军也不敢轻易的得罪他们。

    如今的魔族,魔皇已经隐世许久,真正的管理者其实就是现在的三名皇子。

    其实三名皇子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削弱各个地方行省的行省将军权力的心思,至不过程度不同。其中最想彻底削弱行省将军权力的的皇子,便是二皇子了。

    而这个糜鸿,便是二皇子的人。

    要说能干,还真就是这个二皇子,许多人都十分的看好这位二皇子未来能够接替当今魔皇,承继大位。只不过大位最终会花落谁家还是未知之数呢,没有人能够拿得准魔皇的心思。

    说是大皇子、二皇子以及三皇子,其实按照实际的年纪,他们三个都不是当今魔皇最大的儿子,只不过当年的大皇子已经失踪了许久,足有数千年,人们都以为那位皇子已经死了,所以就当现在这个年纪最大的皇子为大皇子了。

    “机枢大人如此重任在身想必也不会在我这里久留。作为行省将军,有着诸多公务在身,本将军就不做过多的奉陪了!”凃离冷冷道,心中真的是痛恨死了眼前这家伙,若非这家伙有二皇子给撑腰,这样的家伙,说碾碎便碾碎了,还轮得到他来自己府邸耀武扬威。

    而且凃离十分的清楚,自己第九行省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中央行省,不用说,自己府邸内肯定也有二皇子的人,亦或者说是这个糜鸿的人。

    “给我查,看看到底说往中央行省传送过消息,一旦查出来立刻通报给我!”离开了议事厅,凃离的面色就耷拉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分外的严肃。

    对他来说,自己手下出现了叛徒,别人的耳目,这是无法容忍的。

    “将军,是在和我说话……”跟在凃离身后的陈秋惊讶道。

    “哼,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么?”凃离冷冷道。

    “可是,可是我的身份……”陈秋一脸苦涩。

    “放心,我给你便宜行事之权,在这第九行省没有人敢拿你的身份说事,你尽管给我查……”凃离有着自己的算盘,要说与中央行省之间有关系,眼前自己这个贴身奴隶是最不可能的,反倒是那些魔族之人,凃离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可能。

    “那么,属下遵命……”陈秋道,心中可是冷笑,你让我查,那我便查,不将你这个将军府邸查个混乱不堪,我是不会手收手的。

    再说议事大厅内,糜鸿见凃离一副气愤的已经顾不上礼节的样子,心中就直乐。腹诽道,果然只是一个武夫罢了,不懂得遮掩心事,这样的人称不了了大气。

    而在大厅中央,凃鸣见将军已经离开,便轻轻的站起身来,亦是准备离开。行省将军与机枢大臣之间打架,可谓是神仙打架,旁人可搀和不进去的,他也十分清楚,最好不要搀和进去。

    可是他起身后刚想离开,糜鸿却是将其叫住了。

    “凃鸣将军,慢着……”糜鸿轻笑着,表面上像是一个文弱书生,可凃鸣却十分清楚,这帮中央行省的书生,实际上都是一些杀人不用刀的家伙,厉害的很。

    “大人有何吩咐?”

    “听说将军你便是屠戮民众发生之地的剿贼将军,而且现在主将已经死了,你是那一支军队的最高层,来吧,同老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糜鸿冷笑起来。

    …………

    凃鸣自然不会承认他们接收了行省将军的命令,去屠杀当地的百姓,如果那样的话,行省将军不讨好,他也活不了。

    糜鸿旁敲侧击审问了几日也没问出个结果,便带着他前往事情的发生地了。

    这一日,宋立与幻羽族的反抗军正在洞府中闲聊,左然等几人亦是在恭维宋立,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厉松虽然是个魔族人,但还真的跟其他魔族人大不一样,时有时我透露出来想要整个大陆各个种族平等的观念也颇得他们的心意,所以这几天他们之间混的已经很熟了。

    “十一,那个拉扎尔部真的对奴隶那么好?”宋立突然想到,不禁开口问道。

    十一点了点头,想起来宋立有一次在自己不在营地时候,曾与华晴也就是自己之前那个主人打了一架,便对宋立突然问起这事不怎么吃惊。

    “不的不说,华晴小姐对我真的很好,虽然说总是让我们陪他修炼,并且拿我们当陪练,但是也让我们跟着一起修炼啊。而且从来不让奴隶干体力活和重活,拉扎尔部族的闲活其实都是部族雇人干的!”十一回答道。

    宋立不禁点了点头,满意道:“还真是这样,这个拉扎尔部还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为什么让人刮目相看……”左然有些不解。

    宋立轻笑道:“站得高看得远……”

    拉扎尔部之所以如此,在宋立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拉扎尔部应该看出来,魔族大陆如今魔族虽然强势,但是种族之间没办法融合导致魔族大陆早晚会有大变化,没准哪一天某个种族便强势了,这在修炼界根本无法推测。

    现在欺压其他种族,将来极有可能被其他种族欺压。

    倒是不如结一个善缘,到时候一旦大陆局势有了变化,他们拉扎尔部族还有转圜的余地。

    当然,这也不排除,拉扎尔部族之人本身就足够善良,不过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

    就在这时,匆忙脚步声从洞府外传来,只见进来一名反抗军统领,进入了洞府后先向左然施礼,然后朝着宋立微微躬身,道:“前辈,按照你所言,我与一帮兄弟驻扎在山下的寨子中,保护我们所布置下的现场。亦是正如前辈所言,今天有一对魔族的士兵在一名魔族的官员带领下,到了蓝家寨,并且好像有想要继续朝着其他几个寨子查探的意思。我们暗中查探了一下,那名官员被人称之为糜机枢……”

    宋立目光一亮,轻笑道:“糜鸿,果然来的是这家伙,很好……”

    来到魔族大陆,宋立最迫切的想要了解到的就是魔族大陆上势力的分布,以及贵族之间的状况。这个糜鸿算是一个极有名的人,宋立一早就打探到这个人了。

    宋立不得不承认,这个糜鸿是个能吏,即便放在人族中,也是一名好官,他所提出的削弱各个行省将军权力的提议,如果站在魔族的角度也是一个正确的提议,至不过他所用的方法么,怎么说呢,在宋立看来有点激进,

    不过却正合宋立心意,宋立巴不得他所提出的削弱各个行省将军权力的提议快点让几名皇子采纳,那样的话,他宋立才有机可乘。

    “关凌,去告诉蓝河老族长,机会来了,让他准备一下……”宋立轻笑道。

    糜鸿的一行人,浩浩荡荡,望着蓝家寨满地的血迹还有散落的幻羽叛贼服饰,糜鸿微微的皱眉。

    散落的都是幻羽一族的服饰,看上去与行省军队毫无瓜葛啊。

    糜鸿虽然清楚,如果这样话,那就更证明应该是行省这边干的了,可问题是找不到证据啊。

    他糜鸿提出削弱行省力量的建议,二皇子强烈支持,其他两名皇子亦是有着这样的心思,可问题是始终找不到各个行省将军的把柄,好不容易这一次有了机会,可是想要一举将这种事推到凃离的身上可不容易。

    不说方圆百里寨子中的百姓都被屠戮殆尽了么,怎么只能见到血液,却不能看到尸体啊。

    糜鸿旁边不远处,凃鸣被当做犯人一样被糜鸿带来的人看着。此时的凃鸣一脸的错愕,当日他带人从这里逃离,可是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地面上没有这么多血迹啊。亦是没有散落如此多的幻羽族人的衣衫,可是今天再一次来到蓝家寨,已经是另一番景象了。

    很明显,这里应该是那些反贼布置过,还有最近传扬的两则传言,也应该是那些反贼故意放出去的,可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嫁祸给他们这么剿贼军,那地上的布置,散落的也应该是他们这些剿贼军的衣衫啊。

    奇怪,还真是奇怪。

    “凃鸣,这里是怎么一回事?”糜鸿问道,语气十分的严厉。

    作为中央行省中出了名的酷吏,糜鸿说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带着一种威压。

    加上凃鸣之前多多少少听说过一些糜鸿的事迹,再一联想,就更加的觉得恐惧了。

    “我,我,我不知道啊!”凃鸣道。

    “哼,据你所言,当日你们从这里离开后,蓝家寨的人与那一众幻羽一族的反贼在一起么,可是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幻羽反贼留下的残骸,难道说那些蓝家寨的民众后来将幻羽一族的反贼们给杀了?所以才留下这么多幻羽一族之人的残骸……”糜鸿冷冷道。

    凃鸣微微一怔,旋即道:“普通百姓将那些反贼都杀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别说凃鸣不相信,就是整个魔族大陆上恐怕都没有人相信。<!--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