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赵博回来+浴室T欢(h+四千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宝贝,你真热情。”赵博用力向里面撞击。

    更衣间毕竟是公共地点,随时可能有人进来,因此,赵博匆匆泄了一次後就退出了邢路身T。

    他怜惜的吻了吻邢路被情YuB的通红的眼角,“宝贝,保重好自己,我这段时间有事情,估计会离开学校一段时间。”

    邢路:“……”

    邢路直觉不好,她害怕的抱紧了赵博,“你要去哪里?你不要我了吗?”

    邢路眼睛通红,因为害怕,眼角都挂上了晶莹的泪珠,看起来好不可怜。

    看着邢路这个样子,赵博心中一软,“怎麽会?”他温柔的给邢路整理好衣F,“宝贝,等我。”

    这句话是赵博临走之前对邢路说的,最後一句话。

    邢路:“……”

    ………………

    游泳课下了之後,魔鬼王杀气腾腾的来到了更衣室。他打算好好检查一下邢路的劳动成果,如果被他发现不G净的地方的话!

    哼哼哼哼(ノ=Д=)ノ┻━┻

    他会让这个从来都不会配合他的学生,知道花儿为什麽会这样红的。

    魔鬼王四处转转看了看,半晌,脸黑了!

    这个更衣室他早上走的时候是什麽样子,现在还是个什麽样子,根本就没有变化。

    他杀气腾腾寻找邢路。

    半天……

    才在角落找到抱着膝盖默默流泪的邢路。

    听到声响,邢路默默抬头看着魔鬼王。半晌,嗫嚅的叫了一声,“老,老师……”

    魔鬼王:“……”

    本来狠狠憋着的一口气就像一个充满气的气球一样,被人拿针噗的一下给戳破了。

    憋了半天,魔鬼王才憋出一句,“哭什麽哭,一个大男人整天像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

    邢路:“……”

    邢路被他一骂眼泪掉的更凶了。

    魔鬼王心塞塞。

    虽然吧!早就想收拾你了,可是这不是还没动手吗?要不要哭的这麽惨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师!”齐豫努力挤了进来。

    害怕魔鬼王会伤害邢路,齐豫不着痕迹的将邢路护在了身後。

    魔鬼王:“……”→_→

    小兔崽子,别以为我没有看到你的小动作啊!!!

    心疼的将邢路扶起来,齐豫礼貌的对魔鬼王道别,“老师,邢路同学不舒F,我要扶她回去休息一下。”说着,就目不斜视的扶着邢路走远。

    魔鬼王:“……”←_←

    …………

    邢路情绪特别低沉,又默默的一人哭的眼睛红红的。

    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继续去上课了,所以,只能继续逃课了。

    两人刚刚到寝室,水清行就回来了。

    此时,齐豫的手正扶着邢路的细腰,将邢路虚虚的揽在怀中,两人的动作看起来很暧昧。

    水清行:“……”

    水清行一阵火大,他快速走过去将两人分开。示威X的将邢路抱在怀中,冲齐豫挑了挑眉。

    齐豫:“……”

    齐豫不悦的眯起了眼睛。

    “你回来了。”他这样对水清行说了一句。

    “是啊!我回来了!”说着,水清行低头温柔的看着邢路,“宝贝,我离开了一晚上,你有没有想我?”

    邢路对他还是有点抗拒。

    本来以邢路怂惯了的X子是做不出直接反抗的行为的,但也可能是因为齐豫对她太温柔了,让邢路有了一种感觉,觉得齐豫一定不会看着她被欺负。

    因此,邢路重重的推开了水清行离开了他的怀抱,绷着脸躲到了齐豫身後。

    水清行:“……”

    水清行这人一向嚣张惯了,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反抗了。

    因此,邢路突然推开他的时候他很不悦。

    但是,看到邢路惊慌害怕的神情,他就发不出火来了。

    他又想起了邢路昨天的样子。

    他又想起了昨天他对邢路说过的那句话。

    他真的只是一时失言,但却真的是对邢路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瞬间水清行恨不得chou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

    三人现在的气氛很诡异。

    半天,谁也没说话。

    坐在椅子上的时候,邢路很不舒F。赵博的精Y还在她T内,内K已经被弄S了。

    取了一身宽容的睡衣,邢路走进了浴室。

    很快,淅淅沥沥的水声就响了起来。

    听到这暧昧的水声,齐豫和水清行都有点坐不住了。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邢路在他们身下魅H的呻Y声,华丽绽放的样子。

    不到一分钟,两人就都被自己的脑补给刺激的B起了。

    水清行清咳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自己的上衣,将自己裆部的一大团给盖了起来。

    齐豫从小就是个温润如玉的人,再加上昨天也算是他不顾邢路意愿强上了邢路。因此,他看着自己B起的Y茎,心中有点小尴尬。

    他不自在的咳了咳,想要喝杯水冷静一下。

    每个热水壶都颠了一下,发现没有一个里面有水,都是空的。

    现在也没什麽事情做,继续待在寝室中听着浴室中的水流声只会刺激的他Yu望越来越旺盛。

    他拿起了自己和邢路的热水壶打算去水房打个水。

    水房就在走廊的尽头,而现在大家又都在上课,不用担心会遇到其他人。

    等齐豫走了之後,水清行站起来鬼鬼祟祟的看了看门外。确定齐豫已经走远了之後,他快速的钻进了浴室。

    “啊…………”

    被他吓了一跳,邢路下意识的就想大叫,声音刚发出来就被水清行捂住了嘴。

    “宝贝别叫……”水清行紧紧的抱住邢路S滑的身T,用自己已经B起变Y的下T一下一下蹭着邢路的媚X。“宝贝我错了,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的。”

    隔着K子将自己的G头顶进了邢路的小X,“宝贝我好想你。”

    像个小狗一样,用舌头稀罕的一直T邢路小巧玲珑的鼻尖。

    “宝贝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说着说着语气竟然有了一丝委屈的感觉,“宝贝你知道吗?”他认真的看着邢路,“我现在虽然不知道我对你到底是不是ai,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很害怕你不理我。只要一想到我那天无意间的一句话将你伤害的那麽深,我就想chou死我自己。”

    邢路:“……”

    邢路定定的看着这个自己生命中第二个男人。

    半晌,什麽都没说,只是放软了身T温顺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宝贝!”水清行兴奋的低低叫了她一句。虽然邢路什麽都没说,但水清行感觉的出来,邢路这是原谅自己了。

    他急切的吻住了邢路的唇,舌头放肆的在邢路口中扫荡。T过邢路的贝齿,一直深入到邢路的喉咙。好像恨不得将邢路吞吃入腹似的。

    吻了半天,才终于舍得放开了邢路小嘴。他一下一下啄吻着邢路白皙优美的脖颈和瘦弱的肩膀心疼不已,“宝贝,你怎麽这麽瘦?”

    邢路没有回答他,只是低低喘X着将脖颈向後仰去。

    温热的水流不断冲刷下来,却反而适得其反的带来了炙热的情C。

    水清行含住了邢路的椒ru不断吮吸,半天,等到放开的时候邢路的ru头已经被吸成了深红Se的了。YY的挺立在哪里,不断的刺激着水清行。

    大掌握住邢路的椒ru不断揉搓成各种形状,下T也不断蹭着邢路的小X,水清行的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

    他喘X着对邢路道,“宝贝,我想要你,帮我把衣F脱下来。”

    听到他这句话邢路下意识的就想动作。

    可是小手刚放在他的P带上,寝室外面就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却是齐豫打水回来了。

    邢路僵Y了身T。

    被情绪拉走的理智渐渐回笼了。她抗拒的推拒着水清行,嘴里含含糊糊焦急的拒绝他,“不行,别,别这样,外面有人。”

    水清行当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了。

    事实上从他刚一进寝室,看到齐豫以一种保护X的姿态,揽住邢路的一瞬间他就很不高兴了。

    总有一种自己的所有物要被人夺走的错觉,他现在急需要对齐豫表明态度。

    邢路——是他的!

    想到这里,水清行眼神一暗,他一把拉开自己K子上的拉链,掏出自己那Y挺巨大的Y茎用力撸了两天。

    就扶着自己的Y茎,寻到了邢路的小X捅了进去。

    幸亏刚刚抚摸邢路的前戏做的很好,邢路此时已经S了。

    Y茎破开Y道的水声清晰的在两人耳边响起,邢路侧滑快感B得控制不住的小声哭泣了起来。

    偏偏在此时,齐豫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齐豫:“邢路你还好吗?”

    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过後,齐豫又道了一句,“水清行怎麽不见了,他是又出去了吗?”

    邢路:“……”

    邢路没有说话,只是无助的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呻Y出声。

    偏偏水清行又在此时故意狠狠撞击了一下,一下子就撞在了邢路T内的敏感点上。

    邢路:“……”

    邢路反SX的拱起了白皙的身子,小X中也狠狠的蠕动了一下。

    “唔……”水清行闷哼了一声,喘X着在邢路耳边道,“宝贝,你怎麽这麽会吸。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都恨不得死在你身上了。”

    邢路:“……”

    邢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无力的瞪了水清行一下。

    水清行:“……”

    水清行一把将邢路的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将邢路抵在了浴室的角落里。

    邢路的下半身悬空,唯一的支撑点就是水清行的RB了。

    “不,不要……”邢路害怕的用力摇晃着脑袋。“你太大了,太深了……”她低低的哭了起来。“我会坏的,我会坏的!”

    “宝贝!”水清行又忍不住吻住的邢路的唇,“宝贝,你这张小嘴怎麽能这麽甜?”

    狠狠将G头顶进了邢路的子宫中,“你这样夸老公,真的会让老公把持不住的。”

    将淋浴头的水流开到最大,瞬间,水流的哗哗啦啦声将一切不和谐的声音都遮掩住了。

    外面的齐豫一直都在时刻的注意着邢路,听到水流声更大了,齐豫有点担心。

    齐豫:“邢路,不要洗太久,对身T不好。”

    邢路:“……”

    邢路正将全身的重量放在了水清行的身上,小手正捂住了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呻Y出生。

    “宝贝,怎麽能这麽没有礼貌呢?”水清行此时还在使坏。他不顾邢路惊恐的眼神,拉开了邢路捂住小嘴的手,“人家在关心你呢!你怎麽能不回答呢?”

    邢路:“……”

    这样说着,他还故意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狠狠的研磨在了邢路的g点上。

    “啊~~~~”邢路被刺激的小小声叫了一声。

    “邢路,你怎麽了?”外面的齐豫听出了邢路声音中的不对劲,担忧的问道。

    邢路:“……”

    “快回答啊,宝贝!”水清行不断的研磨着邢路的g点,还不断的C促着邢路。

    邢路被他刺激的不断喘X。

    “快回答啊,宝贝!”水清行又C促了一句。同时手伸到邢路和他相连的下T,将修长的中指伸了进去。

    一瞬间,邢路眼睛惊恐的瞪大了。她感到自己的下T被撑到了一个极限,甚至她还有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的下T都快要被撑破了。

    邢路紧紧的搂住了水清行的脖子,害怕的求饶道,“不要,不要这样。我会坏的,会坏的。”

    “瞎说!”水清行故意板起了脸,“宝贝怎麽能说谎呢?”他还宠溺的T了T邢路的鼻头,暧昧的凑到了邢路耳边,“宝贝你忘了吗?”

    手指暗示X的在邢路媚X中抠了抠,“那天晚上,宝贝的小X中可是容纳过我和赵博两个人的大宝贝呢!”轻轻的低笑了一声,“宝贝这里可是天赋异禀呢!”

    邢路:“……”

    外面的齐豫长时间得不到邢路的回答,耳边不断响起的只有浴室中越来越大的水流声。

    “邢路,你是不是很不舒F。要不要我进去看一下?”他这样问了邢路一句。

    邢路:“……”

    水清行眼神一暗,语气古怪的在邢路耳边道,“宝贝的魅力可真大啊!就连一向不怎麽喜欢跟人J心的齐豫都拜倒到了宝贝你的石榴裙下呢!”

    邢路:“……”

    ————————————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刚考完最重要的三门试,很累。再加上大姨妈来了,今天浑身无力肚子疼在床上躺了一天。所以今天的一章发的有点晚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为了补偿大家,今天的一章很粗长,四千字!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还有就是这J天可能更新时间都不定,希望大家可以见谅!

    蠢作者在这里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