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章

    第一节

    川子那哀羞的表情,性感的嗓音,以及散发着性欲的眮体,早已令秀行内心

    兴奋不止。

    川子刚刚说完,秀行便用手抚摸着川子光滑的后背,用赞赏的语调说:“很

    好!今天我要好好的犒赏一下川子老师了。川子老师你先背靠着沙发,把你

    的双

    腿分开,让你迷人的ròu洞彻底的暴露在主人的面前。“秀行说着坐在了茶几

    上。

    令子这时也解开了上衣,和百合子一起跪在秀行和川子的中间,百合子白皙

    修长的玉手轻轻的拉下了秀行的裤链,掏出了秀行粗壮的ròu棒,柔柔的套弄

    着。

    令子也不甘示弱,也用纤细的手指托着巨硕紧绷的肉袋,轻轻挤压着肉旦。

    令人羞耻的动作,令川子的本来就羞红的俏脸又添加了几分娇羞,秀行那巨

    硕的男根似乎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吸引着川子的视线。红润的guī头,有如乒

    乓球

    一般大。

    中间的马眼独目圆睁,晶莹的yín液使猩红的嫩肉更为诱人,guī头是那参差的

    肉刺。更让人兴奋的是那粗长的ròu棒,突兀的血管有如青龙盘柱。

    虽说川子历经男人无数但此等名品巨阳却只是从电视与画册中见到,心中不

    由生起欲望的火焰,在这欲火焚心之时不由担心自己的yín穴是否能经受如此

    庞然

    大物。

    秀行享受着妻女的抚摸时也看着川子的美脸。情欲,畏惧,害羞混合在一起

    的表情着实令人喜爱。更让秀行兴奋的还是那盛开的绢花下迷人的洞穴微张,

    粉

    红的膜肉在yín水的滋润下更有一种yín媚的光彩,俏如红珍珠的yīn蒂从淡褐色

    的包

    皮下脱颖而出,闪现着妖艳的光泽,粉褐色的yīn唇小巧诱人,肥厚的大yīn唇

    则是

    光洁可人,色泽分明。紧闭的菊门也是风情万种。

    在秀行满足于视觉快感的时候,百合子与令子则开始沉浸在同性的欢愉中,

    两人的rǔ房把秀行的ròu棒夹住配合默契的扭动身体,两根粉色的长舌在yín靡

    的空

    气中挑逗着,各自用手抚摸着对方的私处,迷离的眼神已经显示出两人进入

    了角

    色。

    “川子老师,现在你要展现你yín荡的一面。你用双手把你的大yīn唇分开,让

    你骚动的yín穴彻底的暴露出来吧。“秀行用有如魔法师一样轻轻的说道。

    有如催眠一般的声音,使川子用手把大yīn唇往两边颁开。

    粉红的膜肉,白皙的十指形成鲜明的感官刺激,层层叠叠的yín肉让秀行感到

    ròu棒被紧紧裹住的快感。他伸向了川子的肥厚的大yīn唇,泛滥的yín水使那片

    yín肉

    滑不可言。手指轻轻的在光滑的大yīn唇上滑动,丰腴的肉感,美妙的手感。

    手指夹弄滑腻的小yīn唇,指尖触及温暖的yín穴,手掌辗动大yīn唇,秀行就像

    一个优秀的调琴师一样在川子身上奏起了yín靡的乐曲。

    快感使狂风一样席卷川子的每一根神经,呼吸已经失去了平日的平稳,压抑

    的鼻音无法掩饰肉体的兴奋。yín浪的ròu洞内分泌出大量的yín液,她那美丽的

    大眼

    睛内散出妖媚的光芒。两朵美丽的绢花有如雪峰上盛开的马蹄莲。也在起伏

    的rǔ

    房上摇弋。

    秀行用手轻轻的推开了百合子和令子。百合子与令子知趣的来到了川子的身

    侧,解开两朵绢花,各自负责一只rǔ房。

    丰满的rǔ房被揉捏,敏感的rǔ头被舔弄,两侧不同的感觉刺激着川子,百合

    子那似水一样的轻柔,令子则如火一般的激烈,川子的神经绝对的绷紧,秀

    行的

    手指这时也有节拍的挑逗着泛滥的yīn户。

    “川子老师感觉她们谁舔的好啊。你的rǔ房喜欢被谁玩弄啊。”

    是谁带来的快感最大,是谁令自己如此兴奋,川子实在无法分清,百合子那

    轻柔的动作,使自己有如沐浴在春风里,令子狂野的吮吸又使自己如在炎热

    的夏

    日下,而两种感觉汇合在一起又是那样的甘美,就像在夏日的海边游泳一样,

    水

    的凉意,烈日的酷热,那种交合在一起的感觉,秀行的手就像起伏的波涛一

    样托

    着自己在海面上漂浮。舒适的感觉,亢奋的心情,川子用性感的声音,呻吟

    的回

    答“多喜欢。”

    川子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跷起,分开的双腿使yīn户彻底的袒露

    出来,上身前顷一对豪rǔ正好放在躺在地上的母女两的嘴边。

    秀行的手指在ròu洞的外围轻轻的旋转着进入ròu洞的深处。

    手指刮动骚乱的嫩肉,带给yín肉的不尽的酥痒,令川子忍不住的放声呻吟。

    这时yín浪的母女两也一边吮吸川子的rǔ头,一边用自己的手指猛烈的插弄自

    己的ròu洞。

    呻吟声,缀吸声,还用那ròu洞中泥泞声,混合在一起,交合成一篇美丽的乐

    章。

    汗水味,yín水味,香水味,这时也在空气中混合,使原本yín靡的气氛更为yín

    荡。

    狭窄的yīn道,发硬的yīn核。有力夹紧的yīn道口。使秀行感到无比的亢奋,他

    有如探宝者发现了宝藏一样,名器!心中不由的赞道。

    深入ròu洞的食指绕着yīn核旋转,中指点住菊洞口旋转,拇指抵住yīn蒂揉搓。

    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大yīn唇的外测,娴熟的手技令川子感到yīn蒂的酸麻,yīn

    道的

    痕痒,yīn核的疼痛,菊洞的紧张。这些感觉融合在一起是一种渴望,一种需

    求,

    一种享受,一种快感。她放浪的扭动屁股,yín荡的呻吟。

    川子陶醉在这令人快慰得抚摸下,她得每一根神经因之兴奋。她有如漂浮在

    云端。

    没有感情,没有爱情,只有欲望,尽然也能让自己如此快乐。以往得快感决

    不是这样让人陶醉。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追逐肉欲得荡妇。那决不是自己肉体

    上得

    贪婪,连自己得精神也为之yín浪。

    摇晃得肥臀,蠕动得yín肉,白浊得yín水,放浪得呻吟,秀行控制着自己逐渐

    亢奋得心情,用心去感觉川子肉体得状况,yīn道痉挛,秀行巧妙得抽出手指。

    “做为女奴,不能如此简单得享受到高氵朝。”秀行残忍得说。

    临近高氵朝得那一刻,川子有如从天而坠,她发出乐哀怨得悲鸣,ròu洞不住得

    收缩,“还要我做什么啊?”

    秀行得手指在川子发硬得yīn蒂上抖动揉搓,“不用着急,只有忍耐才能享受

    极乐。不过你可以用呻吟来发泄你的苦闷,女人的浪吟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一

    个完美的女奴必须学会。你现在想要得到极乐必须用你骚浪的叫床声打动我。

    “

    百合子和令子这时也配合默契的离开了川子的身体,百合子那成熟丰腴的身

    体躺在黑色的沙发上,美丽裸体更为洁白。她分开双腿,褐色的yīn唇,犹如

    两扇

    敞开的小门,露出那鲜红的膜肉。

    令子跪在百合子的面前用她那娇嫩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在膜肉上沾上yín水然后

    贴着自己出生的生命之门的下沿,顺着大yīn唇的外测向上缓缓挪动,停留在

    美丽

    妖艳的yīn蒂上,两根手指揉搓着珍珠般圆润的yīn蒂。

    在享受女儿娴熟的手技时,她的呼吸从平淡到浑浊,浑浊的呼吸在喉间变为

    压抑而又性感的呻吟,随着女儿指力的加重她的呻吟变得婉转诱人。

    “听见吗,女奴的敏感部位受到抚摸时就应该发出这样诱人的呻吟,而不是

    yín浪的哀求。只有这样才能使男人动心。当然女人的呻吟也不是光靠这样才

    能打

    动男人的。“

    不知道是因为性欲的原因,还是秀行的暗示,川子也学着发出和百合子类似

    的呻吟,从小学过声乐的川子,对于声音的模仿还是比较可以的。大厅里两

    个女

    人有如比试声乐一样此起彼伏,使原本就yín靡的场景变得更为yín浪。

    “你不能为了发声而发声,你必须配合自己的情欲和肉体发出浪吟。”

    yīn户在秀行尽情的玩弄下,川子的yín水已经从大腿往下淌了,身体的骚痒更

    是无法忍受,欲望的火焰把她焚烧。

    她毫无节奏的摇着头,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哭泣的呻吟着:“主人……插我

    的yín洞啊……川子的yín乱的ròu洞要主人的大ròu棒……“

    秀行男人的本能也在膨胀,征服的欲望在川子动情的挑逗下在体内爆炸。他

    的性具绷直坚挺,但他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情欲,他用沾满了yín水的手指抵住

    川子

    褐色的菊花型的肛门,缓缓的插入,川子的括约肌紧紧的裹住秀行的手指,

    给秀

    行感到一种特别的快意。

    他的拇指同时也插入了川子的yīn道,两根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粘膜,缓缓的

    摩擦。

    奇特的刺激,那是酥麻和肿胀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川子根本无法忍受这样抚

    摸带来的肉体的刺激。强烈的快感像大浪拍岸一样一波波的刺激着崩溃的肉

    体。

    第二节

    秀行克制着自己冲动的情绪,冷静的玩弄着川子的两个迷人的ròu洞,另一只

    手也轻轻的抚摸着川子光滑的背脊和丰满的肉丘。做为一个调教师就是要像

    一个

    船长一样,不同的是一个控制在欲海中沉浮的女人,一个则是控制在浪尖上

    颠簸

    的小船。

    秀行静静的品味着川子的肉体。当他感到川子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时候,他

    抽出了插在川子体内的手指,用双手搭在川子的胯间,用挺直,坚硬的ròu棒

    探索

    川子迷人的ròu洞。火烫的ròu棒接触柔软嫩滑的yīn唇,秀行并未顺势进入川子

    渴望

    的胴体,却停住推进的身体轻轻的在川子骚荡的yín穴口摩擦滑滑的yīn唇和勃

    起的

    yīn蒂。

    终于等到巨硕男根的接触,川子亢奋不止,她发出了快慰的浪叫,可男根在

    洞口的停留使她再次迷失了方向,她耸动自己的屁股,欲图让男根进入自己

    骚痒

    的yīn道。可是秀行好像故意要折磨她一样,无论川子怎么努力,秀行的guī头

    始终

    在yīn道口摩擦。

    这样更加刺激着川子,她哭泣的哀求道:“求您了,把ròu棒插进我的yīn道,

    我要死了啊!“

    “真是沉不住气,你要学会被男人玩弄,这样才能得到快感。在你享受高氵朝

    的时候我会让它充分的进入你的体内,让你yín荡的ròu洞彻底的享受美味的。

    “秀

    行一边说,一边用ròu棒顶住yīn蒂上下擦动。

    guī头揉搓yīn唇和yīn蒂,根本与手指揉搓是两种感觉,有力的手指带来的是那

    种强风暴雨般的刺激,而guī头却是有如绵绵细雨一样缓缓的推动着川子高亢

    的情

    欲,使川子犹如自己在地狱与天堂间沉浮。

    随着川子的浪吟,川子的身体逐渐绷直,秀行的手指明显的感到这种变化,

    他的guī头离开了yīn蒂,停留在yín水泛滥的yín穴口,摩擦着川子的两瓣嫩肉。

    体内有一种爆炸的感觉,川子感到自己升上了天,虽然没有激烈的抽插,自

    己在渴望中尽燃也达到了瞬间的高氵朝,就在她尽情的喷射yín精的时候,秀行

    那发

    烫的ròu棒有力的插入自己抽搐的yīn道。空虚已久的yīn户被彻底的填满。

    期待已久的渴望得到满足,强烈的空虚感换成说不清的舒服。刚才的高氵朝正

    在继续,又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这次川子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体内

    有如

    核弹爆炸一样,川子感到自己从未享受到这样的完美的性高氵朝。啊!美死了!

    她

    发出了快乐的浪叫。

    秀行满意的看着川子的表现,有力的抽动着yáng具,富有技巧的进出,使川子

    整个肉体停留在高氵朝的快感中。

    连续高氵朝的快感持续不断的在川子体内爆炸,几乎没有一丝间隙,真是无法

    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完美的做爱,川子彻底的陶醉在爱的天堂中。

    在秀行猛烈的抽送之后,川子的yín精停止了喷发,yīn道也因来不及分泌yín液

    而变得稍微干枯,秀行缓缓的放慢了抽送的节奏,强壮的yáng具深深插在ròu洞

    中,

    guī头有力的摩擦着yīn核。

    百合子这时也钻到川子的身下,伸出舌头舔着ròu棒与yīn户结合部,令子则在

    川子面前张开双腿,露出粉嫩的湿淋淋的yīn户。聪慧的川子把嘴贴到了令子

    的yīn

    户上,伸出舌头舔弄令子的yín穴口。随着欲望的再度升起,秀行逐渐配合着

    川子

    有节奏的抽送起yáng具,虽然是不变的姿势,但在秀行的抽送下却使川子感到

    不同

    的味道。

    这一次秀行不再是大力抽送,他用极小的幅度快速抽送性器,由里到外逐渐

    退出,当guī头快要离开yín穴的时候,又是一下有力的冲刺,撞击在川子渴望

    受击

    的yīn核上,然后又是飞速的撞击yīn核,使川子又到了快乐的天堂。随着yín精

    的喷

    射,秀行更是加快了速度。川子又一次停留在性爱的颠峰,她仰起了头发出

    了亢

    奋的浪吟。

    一次次的高氵朝使川子彻底的脱力,她瘫软的趴在茶几上,一脸满足的表情,

    失神的双目却还是散发着迷人的媚光,秀行抽出了插在她体内的ròu棒,来到

    她的

    面前,将被yín水滋润的发出暗红光泽的ròu棒拍击着川子红润的脸颊说:“还

    剩下

    最后的一步了,知道该做什么吧。“

    “我没有一点力气了。”川子虚弱的说。

    “那怎么行啊!一个人享受好了就不管别人了。别忘了你是一个奴隶不是主

    人,即使是主人也要让奴隶得到彻底的满足,这样奴隶才会听从主人的命令,

    才

    会时刻想到主人。这次让我们一起达到高氵朝吧。“

    秀行说着把川子的身体翻转过来,屁股若有若无的压在川子膨胀的rǔ房上,

    一只手扶住川子的后脑,托起她的头让她的嘴正好触及自己的ròu棒,一只手

    反手

    抚摸川子那几乎干枯的yīn户。

    这时百合子跪在秀行的两侧,俯身舔向秀行的ròu棒,百合子的小手还抚摸着

    秀行那紧绷的肉袋。川子则跪在川子的两腿间,用手指分开川子yīn蒂上的包

    皮,

    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珍珠般粉红的yīn蒂。

    宛若闪电一样的刺激,使川子有如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整个人再度兴奋,她

    嘶哑着嗓音叫着:“哦、哦、哦!”舌头舔向秀行的马眼,粉臀再度扭动,

    一脸

    的疲惫又被痴迷的情欲替代。

    川子的红唇含住guī头,舌尖用力扫动马眼,还不住的吮吸,发出yín荡的“湫

    湫“声。

    百合子用双rǔ紧紧的贴住秀行的大腿,张开大嘴把秀行的肉袋含在口中。

    令子用她那修长的舌尖迅速的舔动川子敏感的yīn蒂,两根纤细的手指插在川

    子的yīn道中,手指夹住yīn核左右快速转动,指节刮动yīn道口上沿的嫩肉。

    秀行前后摆动着自己的身体,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一切,他的一只手压在川子

    高耸的yīn埠做着有力的旋转,屁股摩擦着川子充血发硬的rǔ头。

    绝对刺激的感觉,绝对yín荡的场景,和那女性yín水特有的那种骚味使川子彻

    底的陶醉了,一种回报的念头使她更为卖力的侍奉给自己快乐的ròu棒。

    当秀行感觉川子的肉体再次紧绷时他也放松了他的意志。

    就在川子再次享受泄身带来的快感时,她感到秀行的ròu棒在自己嘴中跳动,

    虽然她并不习惯在嘴中shè精,甚至还有点排斥,可这次她却并未逃避,相反

    还用

    力抿紧双唇用力吮吸。

    浓烈的jīng液,火热的喷射而出,大量的涌入川子的喉咙,还有来不及吞咽的

    顺着嘴角流下。川子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妖媚的笑容。小嘴还没松开,依然是

    那样

    的紧含ròu棒,舌尖不停的舔过马眼。并且双颊还有力的紧缩。

    一场激烈的性战终于结束了。秀行躺在沙发上,川子娇媚的躺在秀行怀中,

    享受着秀行轻柔的抚摸,令子则跪在沙发上,用嘴含着美酒喂着秀行。百合

    子站

    在秀行的身后用她纤柔的十指按摩着秀行的双肩。

    秀行看着疲惫的川子,用手掌贴住川子的rǔ房缓缓的揉搓着,“川子你愿意

    做我的女奴吗?只要你做了我的女奴你就能永远的享受人间的极乐。“

    经过这样完美的性爱,川子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秀行了,况且自己还有软

    处被令子掌握着,选择主人的话她当然选择温柔的秀行。她毫不迟疑的点了

    一下

    头。

    “你可要考虑清楚,做我的女奴必须听我的话,而且不止是服侍我一人,你

    得伺候所有的男人,因为女奴没有选择性伙伴的权利,当然我能让你在每一

    个男

    人身上得到像我带给你的快乐。也就是说即使是阳痿的老人你也能从他那里

    得到

    快乐。“

    “川子老师,其实做女奴也不是什么卑劣的事,我们女人生来就是受男人控

    制,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多是男人的奴隶,不要说你本身就具有内在的奴性的

    女人

    了,就是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女人在床上何曾不是男人的女奴啊。等一下我

    让你

    见一个你认识的女奴来,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否属实。“

    令子这时从边上拿来了一份合约一样的东西,交给了川子说:“川子老师,

    这是入会的申请书,要不是你被我父亲欣赏你还得不到这份申请书了。你等

    一下

    拿回去自己看看吧。“

    “时间到了,我们的客人要来了。川子,先不谈这些,你先见一下今晚的客

    人。“

    客厅的门打开了,一个女人四肢着地的爬了进来,川子看了过去,不由得惊

    呆了,怎么会是她!她竟然也是一个女奴?

    第三节

    爬进来的女人毫无是一个完美的熟女,虽然她卑贱的像一条母狗一样四肢着

    地,带着狗环,栓着狗练,口中含着塑胶狗骨,屁眼内还插着毛茸茸的狗尾,

    可

    她的神态还是那样的高贵典雅,尤其是爬行的姿势更是高贵与yín荡相结合,

    这两

    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在她身上完美的组合了。

    她有节奏的爬动着,在爬动中有节奏的扭动着自己那浑圆的粉臀,那根自立

    的狗尾在晃动中yín亵的摇弋,仅仅这样摇摆屁股只是中级女犬的动作,一个

    受过

    完美训练的女犬绝对不止如此,你看她每走一步她的身体多因为柳腰的伸缩

    而起

    佛不定,令xiōng前的巨rǔ随之晃动,在这样yín猥的爬动中,女性的婀娜的身材

    展现

    在众人面前。

    果然是她!川子揉揉自己的眼睛终于看清了面前的女犬,她忍不住的叫了出

    来:“高木校长!”

    没错,她就是神田高中的校长高木美香,这个一向以治学严谨而闻名的女校

    长,竟然一反平日的高傲如同一条母犬一样打扮,而且还做出这般yín猥的举

    动。

    秀行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举起了酒杯浅浅的泯了一口红酒,抬起了川子

    的下巴说道:“我介绍一下,这位动人的女士是下夜川子老师。”

    “这位是我们俱乐部的四大调教师之一的流川雄先生。流川君非但是心理调

    教术一流,而且他的ròu棒也是一流的,川子你可以享受一下流川君的雄风啊。

    “

    高木身后站着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人,秀气的脸上带着一副无框的眼镜,

    使那张白皙的俊脸更显出一份文静。

    笔挺的黑色西服毫无一丝皱痕,左手优雅的握着栓在高木颈部的狗练,他微

    微的像川子点了一下头,说道:“下野老师幸会了,不过你可别听加乃会长

    乱说

    啊,我那些小伎俩怎么能和加乃会长相提并论啊。“

    他边说边用手拉了一下手中的狗练。

    盘卧的流川脚边的高木美香,这时也会意的站了起来,不过却不是完全的站

    立,她有如小狗一样半蹲着,双脚微屈并分开着,双手提在身侧举到肩头,

    活脱

    一只可爱的小犬在像客人行礼。

    而且她非但这样站立,还性感的扭动自己的娇躯,晃动自己那对白皙丰满的

    rǔ房。

    不知道是因为川子的原因还是调教的结果,在高木的眼神带着一种强烈的羞

    愧,但她还是无奈的直视着川子说道:“川子老师你好!我是高木美香今后

    请多

    多关照。“

    看着高木这样,川子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高

    木,混乱的思绪使她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秀行。

    秀行这时也注视着川子,两种眼神交会在一起,虽然只是刹那间,但秀行完

    全理解了川子的心意。他对美香温和的说道:“高木老师,你对川子说说你

    的感

    受啊。“

    “下野老师,一定以为我是一个变态的母犬,其实我只是表现出一个女人的

    本能,因为女人和男人做爱时所有的节奏是有男人控制,女人为了获得更完

    美的

    快乐,那只有迎合男人,作为天生的弱者只有顺从男人们的想法,同时为了

    使男

    人的自信心增加客串一下女奴,为了使男人更宠爱自己扮演一下母犬也是未

    成不

    可的。因为只有男人才能给我们快乐。“

    “下野老师,可能要问为什么一定要委屈自己那?世上的男人又不是每一个

    多有这样的嗜好啊。的确看上去正经的男人很多,可是在他们的骨子里多有

    一种

    虐待狂的倾向,可在他们中优秀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而在我们神秘院俱乐

    部则

    是数不胜数,而且伟大的调教师们会让我们充分的享受性爱。“

    “高木老师说得很有道理,一个人活着为什么,不是为了事业与娱乐吗。在

    我们俱乐部下野老师你将和所有的会员一样事业娱乐两不误。“秀行边插咀

    边用

    眼神转向了流川,问道:“流川君,今天安排的怎么样了啊。”

    “已经安排好了,美香听说今天的活动一直兴奋到现在了,美香让加乃会长

    看看你的yīn户湿润到了什么地步啊。“

    美香举起了一条腿使自己的yīn户彻底的暴露在秀行的面前,“真是yín荡的肉

    洞啊!川子你看看美香的ròu洞多美啊。真叫人心动啊!“

    川子也看向了美香的下体,简直不可思意,38岁的女人竟然还有这样柔嫩

    似乎少女的yīn户,yín液滋润的膜肉是那样的鲜红,小yīn唇的颜色是少女一般

    的粉

    色,大yīn唇更是出奇的白皙犹如幼女一般,yīn蒂的包皮已经切除,充血勃起

    的yīn

    蒂完全的呈现在空气中,闪烁着yín靡的光泽。

    “美香今天准备去那里啊?竟然这么兴奋,ròu洞竟然湿成这样了啊。”

    “这是美香第一次侍奉俱乐部以外的客人,秀行你就别再刁难美香了。”百

    合子用手轻轻的锤了一下加乃秀行说道。

    “是啊,第一次接待的客人竟然是被自己开除的不良学生,听说这三个学生

    还是因为在电车上骚扰女人而被开除的,而且他们还要求在电车上和高木校

    长做

    爱了。真是好有意思啊。川子老师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啊。“令子故意刺激高

    木而

    冷冷的说道。

    的确,接下来高木将穿上高贵的外套和yín猥的内裤,当然是按照规定不能穿

    上rǔ罩的,所谓的内裤也是一条麻绳制成的。虽然这一切多是高木知道的,

    但她

    心里还是那样的不安,羞耻与兴奋混杂在一起使自己的情欲格外的亢奋,并

    且有

    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虽然自己历经了各种调教但是现在要面对这样的人还是无法适应,可自己的

    内心的情欲却出奇的旺盛,一种强烈赎罪感和一种新鲜的刺激感使自己无法

    拒绝

    这一令人绝对羞耻的事情。

    化妆和打扮是免不了的,流川熟练的用麻绳在川子的腰间绕了一个圈,在从

    高木的两腿间穿过,打结的绳头正好顶住渗水的ròu洞,往上把高耸的rǔ房捆

    成一

    个完美的8字。

    束搏下的女体呈现出一种奇特的美,就在这yín猥的肉体外又穿上了华贵的外

    衣,当然不能缺少一个名贵的坤包了,只是坤包内装全是一些调教用具。

    穿上了外套的美香恢复了往日的高贵典雅,简直是一个贵妇人,冷傲的表情

    让人有一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不知道内情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会是一个接客

    的妓

    女。

    先前的那种母犬的yín荡此刻一扫而光。只是眼神中有一丝羞涩。川子对于高

    木的转化不由的吃惊不已。秀行笑了笑对川子说:“别惊讶了,这是人的本

    能,

    尤其是女人出门是贵妇,床上是荡妇,这样才能让男人喜欢啊。你也该打扮

    一下

    了,然后我们一起去看看高木老师的活动。“

    秀行,流川和两个美女教师来到了电车站,看台上的高木与川子无疑是一个

    美丽的靓点,尤其是高木那成熟的身材,美丽的脸孔,高贵的气质更是吸引

    了无

    数目光,而且是单身的关系更是在她的身侧聚集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男人。

    相对高木来说川子虽然也是那么的夺人心魄但由于和秀行与流川在一起,降

    低了男人们的欲望,即使有痴迷于川子美艳的人也只是做出隐蔽的偷窥。

    三个太保模样的少年来到了高木的身边,他们嚣张的神态使不少围在高木身

    边的男人离去,其中一个还向流川微微的一笑,并用眼神盯了一下川子。

    此刻电车呼啸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