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绿帽风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天的时间王申都是昏沉沉的,脑海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草草的把课对付完就在教员室里坐着,心里乱糟糟的,白洁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旋转,却从来没有办法落地,他不敢相信白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下意识的他也清楚想否定这一切也很难,可他能怎么做?他不知道?

    下班了,王申回家呆了半天白洁也没有回来,王申心里更是闹停,想给白洁打个电话,可拿起电话又放下了,他都有点不敢面对白洁,更不知道自己一旦面对白洁真的出轨了,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快黑天了,他忽然想起了老七,很想去跟老七聊会儿天,一边出门坐车就奔老七租住的酒店去……

    而此时的白洁正和老七呆在酒店里,正是干柴烈火的两个人从钓鱼的地方回来,兜了个风就买了点吃的直接回酒店了,热恋的人好像有无数的话说,两个人在屋里还是手握着手,不时来个热吻轻吻,白洁也喝了一听啤酒,脸红扑扑白嫩嫩的,刚好吃完东西,白洁把茶几上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老七就从后面抱住了她软绵绵的身子,白洁把头扭回去和老七的嘴唇吻着,一边扭过身子,两人正面拥抱在了一起,白洁两手抱住老七的脖子,和老七忘情的热吻着,敏感的身体微微颤抖,软绵绵的嘴唇中一条灵活的舌头不断的勾引着老七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

    老七的手也已经伸进了白洁的衣襟里,隔着白洁粉色的胸罩揉摸着柔软的乳房,白洁鼻子里的喘息更重了,几乎就已经是哼哼唧唧的呻吟了,穿着白色的宾馆拖鞋的两只小脚尽力的翘起着,和圆润的小腿组成一条柔美的曲线。

    老七不失时机地拦腰要抱起白洁,白洁推了推老七,“志,等会我把衣服脱了,别弄皱了。”

    老七先跑到床上,脱光了衣服,等着白洁,白洁脱下套装上衣和裙子,叠好放在椅子上,两手伸到裤袜的腰上准备把裤袜脱下来,一阵柔和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屋内的电话,老七随手拿起电话,“喂,啊,二哥?你在哪儿?啊,好。”

    放下电话,看着手还停在裤袜的腰上的白洁,几乎有点结巴地说:“我二哥来了,在楼下大堂马上上来。”

    白洁嘟了一下嘴巴,很快套上裙子和上衣,穿上高跟鞋拿起自己的小包,老七开了门,看着电梯那边没有人,白洁迅速的向走廊另一侧的楼梯走去,到了一楼,偷偷的看大堂里没有王申,赶紧走出门去,坐车回家。

    这边白洁刚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王申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着老七在门口开门等着他,赶紧走前一步和老七进屋。

    进屋里,王申看见茶几上摆着吃的熟食、小菜和啤酒,“呵呵,怎么自己吃啊,不叫我过来陪你。”

    “呵呵,怕你忙啊?”老七还没有从紧张中恢复过来,心里慌乱乱的。

    “我忙啥?一天就那么两节课,这两天你忙吗?”王申当然不知道这两天老七忙的主要是白洁。

    “还行,坐着二哥。我去给你买几瓶啤酒,冰箱里没有了。”一边说着,老七穿好衣服匆忙的出去,他心里忐忑的放不下白洁。

    王申嘴里说着不用不用,也没有真的拦阻,看老七跑了出去,随便坐在床上躺了下去,这一天心里乱糟糟的真的很累了,忽然感觉自己脸上痒痒的,拿起原来是枕头上的一根长长的头发,“呵呵,这死小子,挺不老实啊也。”想起老七在这里嫖妓的场景,王申摇头苦笑了一下,心里对这种行为很不以为然,当然他不会想到,在这里和老七颠鸳倒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在担心着的老婆白洁。

    王申忽然想到看看老七没有拉下别的东西,比方说避孕套什么的,一会好奚落奚落老七,一边在床上床边四处的寻找,忽然角落里一个蓝色的角在床边散落地下的床罩中闪现,王申赶紧俯身拣起来,一丝凉意从心头升起,是一条水蓝色的边上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小内裤,刚刚昨夜还在家里拼命寻找的内裤,出现在了这里,王申只觉得一瞬间几乎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头嗡嗡的响。

    老七出了门之后马上给白洁打电话,白洁已经快到家了,老七也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好白洁比较通情达理,很温柔的和他说让他陪王申呆会儿吧,自己回家了让他放心,明天再打电话什么什么的。老七也就放了心,又转了一会儿,等白洁到家了的信息发过来,他才买了几瓶啤酒回到房间,发现王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挠了挠头,愣在那里,王申也没有电话找不到,心里很有点毛毛的莫名其妙。

    而此时的王申正在街头自己闲逛,白洁那条漂亮柔软的小内裤正在自己右手里握着,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好的同学朋友竟然会这样做,他不相信自己那么端庄的老婆会主动的作出这种事情,肯定是老七这个王八蛋勾引他的嫂子,自己怎么这么笨会引狼入室,他用握着内裤的手拼命的打着自己的头,可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去面对眼前的事情……

    迷乱中不知道怎么又来到了昨夜的那家叫做天龙的歌舞餐厅,叫了一个小包房,找到服务生叫了孟瑶过来,孟瑶过来看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让她一天经常会哭,她已经准备过几天就回去了,听姐妹们聊天时候说的意思大致她知道了昨天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位姓王的先生的老婆引起的。

    但毕竟昨天这位老板出手还是挺大方的,还是个纯情的傻帽,比那些花一百块钱恨不得毛都给你拔几根下来的家伙强多了,还是进来坐在了王申的身边。

    王申今天没什么心情和她说话,坐在那里喝闷酒,孟瑶也心里不怎么舒服,王申端起杯示意一下,孟瑶也就跟他一起干一杯。很快王申有了微微的醉意,心情好了一点,孟瑶也有点喝不动了过去唱了一首歌。

    俩人才开始说了几句话起来,“先生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孟瑶主动的搭话。

    “嗯,”王申只是哼了一声。

    “那就喝杯酒,一醉解千愁。”孟瑶继续的搭话。

    “嗯。”王申还是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