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02章 没弄清状况,就被男人睡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少nv再次四下里打量这个屋子,的确当得起四壁徒空,一贫如洗这两个形容词。

    她心惊胆战的握着手里的避YY,又努力搜索了一回空白得犹如一张白纸的大脑,居然真的没有一丝痕迹。

    避YY,老太婆,白老汉,白老汉J个如狼似虎的儿子,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无法接受。

    她忐忑不安的望着门口,既害怕又恐惧。

    自己不是这个破房子里的人,是一个从河边捡来的孩子,这家对她有恩。

    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仇,就不知道了。

    从老太婆焦虑的言行举止来看,以后在这个家里的日子,肯定难熬。

    避YY,避YY,白家J个如狼似虎的儿子,想到这里,她的头大了,痛得要死。

    就在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态里,原本虚弱的她又再一次陷入了晕迷。

    梦里,她颠簸在一只小船上,眼里依稀有灯火,耳边依稀有风声,还有男男nvnv老老少少的尖叫救命声。

    她害怕极了,小心肝在狂跳着,好像要蹦到黑嘘嘘的大海里去了一般。

    她颤抖着,挣扎着,并且拼命的呐喊着。

    突然感觉有个人把她一下子拉进了怀抱里。

    那个怀抱是那么的宽阔,结实,温暖,她甚至还能够感觉得出,那个X膛里,跳跃着一颗鲜活的心脏。

    她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C般,拼命把自己的身T往那个X膛里钻,恨不得溶进去,化成他的一部分,哪怕是变成一个细胞。

    或许她的过分亲昵,激起了拥有那个宽阔X膛人的反应,他略微一迟疑,便将厚实的嘴唇凑了过来。

    那嘴唇温暖,S润,还带着激动,在少nv的额头脸颊,甚至脖子上轻轻滑动。

    那张有强烈气息的嘴唇,不停的来回穿梭在少nv的脖子以上部分。

    最敏感的地方,他都尽量抑制着,因为他害怕,一不留神,把怀抱里虚弱不堪的瓷娃娃碰坏了,弄碎了。

    怀抱里的少nv,头不安分的埋在X膛处,还不停的朝里面拱。

    这哪里是猪在拱白菜,分明是白菜在欺负猪嘛。

    少nv的这种表现,使得身边这个男人觉得出乎意料。

    原本战战兢兢躺在她身边,好更好的照顾她,还怕她苏醒过来难堪,却没有想到,她是如此这般主动。

    她这种投怀送抱式的举止,由不得对方不会想入非非。

    白玉峰,白老汉的长子,一个和山峰一样挺拔的男人。

    他拥有魁梧的身材,宽阔的X膛,当然还有曾经拥有过nv人的快乐经历。

    眼下这种情况,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他心ai的nv人并没有死去,又回来了。

    是的,他的nv人又回来了,可ai的nv人,可亲的nv人,又回来了。

    那些曾经美好的时光,又回来了。

    少nv嘴里的呢喃声,仿佛就是ai人对他诉说的悄悄话。

    白玉峰进入了梦幻般,神智在少nv拼命地投怀送抱里,渐渐地迷失了方向。

    他现在仅存的一点思维,那就是要和身边的nv人好好亲热一番。

    他亲亲的nv人,已经好久没有和他亲热过了。

    他想nv人,想要nv人,想狠狠的要nv人,想得快要疯掉了。

    ……………………………………………………………………………………………………………………………………

    少nv再次四下里打量这个屋子,的确当得起四壁徒空,一贫如洗这两个形容词。

    她心惊胆战的握着手里的避YY,又努力搜索了一回空白得犹如一张白纸的大脑,居然真的没有一丝痕迹。

    避YY,老太婆,白老汉,白老汉J个如狼似虎的儿子,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无法接受。

    她忐忑不安的望着门口,既害怕又恐惧。

    自己不是这个破房子里的人,是一个从河边捡来的孩子,这家对她有恩。

    至於以後会不会有仇,就不知道了。

    从老太婆焦虑的言行举止来看,以後在这个家里的日子,肯定难熬。

    避YY,避YY,白家J个如狼似虎的儿子,想到这里,她的头大了,痛得要死。

    就在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态里,原本虚弱的她又再一次陷入了晕迷。

    梦里,她颠簸在一只小船上,眼里依稀有灯火,耳边依稀有风声,还有男男nvnv老老少少的尖叫救命声。

    她害怕极了,小心肝在狂跳着,好像要蹦到黑嘘嘘的大海里去了一般。

    她颤抖着,挣扎着,并且拼命的呐喊着。

    突然感觉有个人把她一下子拉进了怀抱里。

    那个怀抱是那麽的宽阔,结实,温暖,她甚至还能够感觉得出,那个X膛里,跳跃着一颗鲜活的心脏。

    她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C般,拼命把自己的身T往那个X膛里钻,恨不得溶进去,化成他的一部分,哪怕是变成一个细胞。

    或许她的过分亲昵,激起了拥有那个宽阔X膛人的反应,他略微一迟疑,便将厚实的嘴唇凑了过来。

    那嘴唇温暖,S润,还带着激动,在少nv的额头脸颊,甚至脖子上轻轻滑动。

    那张有强烈气息的嘴唇,不停的来回穿梭在少nv的脖子以上部分。

    最敏感的地方,他都尽量抑制着,因为他害怕,一不留神,把怀抱里虚弱不堪的瓷娃娃碰坏了,弄碎了。

    怀抱里的少nv,头不安分的埋在X膛处,还不停的朝里面拱。

    这哪里是猪在拱白菜,分明是白菜在欺负猪嘛。

    少nv的这种表现,使得身边这个男人觉得出乎意料。

    原本战战兢兢躺在她身边,好更好的照顾她,还怕她苏醒过来难堪,却没有想到,她是如此这般主动。

    她这种投怀送抱式的举止,由不得对方不会想入非非。

    白玉峰,白老汉的长子,一个和山峰一样挺拔的男人。

    他拥有魁梧的身材,宽阔的X膛,当然还有曾经拥有过nv人的快乐经历。

    眼下这种情况,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他心ai的nv人并没有死去,又回来了。

    是的,他的nv人又回来了,可ai的nv人,可亲的nv人,又回来了。

    那些曾经美好的时光,又回来了。

    少nv嘴里的呢喃声,仿佛就是ai人对他诉说的悄悄话。

    白玉峰进入了梦幻般,神智在少nv拼命地投怀送抱里,渐渐地迷失了方向。

    他现在仅存的一点思维,那就是要和身边的nv人好好亲热一番。

    他亲亲的nv人,已经好久没有和他亲热过了。

    他想nv人,想要nv人,想狠狠的要nv人,想得快要疯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