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03章 咪咪,被T得痒痒的(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玉峰彻底沦陷了,在小nv人无数次拼命要和他融为一T的举止中,彻底沦陷了。

    他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思维能力,在他眼前,只有一个nv人的娇躯,在期待着他的光顾和品尝。

    少nv被啊爹救回家的时候,身上S漉漉的衣F,早被丫翠婆脱掉了,并且换上了白玉峰死去nv人的衣F。

    在他的记忆深处,好多次nv人穿着这件衣F,夜幕降临的时候,等着他去解开纽扣。

    多么熟悉的感觉,多么记忆犹新的感觉,一切如梦如幻。

    “宝贝,我的心肝宝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这么久时间了,你去了哪里,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想得我肝肠寸断,夜不成寐……”

    白玉峰嘴里呢喃着,不停的诉说对nv人的相思之苦。

    他一边喃喃自语着情话,一边开始颤抖的解开少nv衣F上的纽扣。

    他打算一步一步来,nv人的要害部位,无外乎就是那三点。

    先攻克了nv人的咪咪,再攻克下面神秘的仙人谷也不迟。

    以前解nv人纽扣的时候,他要熟练多了,也许是熟能生巧的缘故。

    可是今天呢,这衣F套在nv人的娇躯上,明显松了许多。

    不知道是nv人瘦了,还是好久没有练习过,手变得生疏了。

    nv人白皙脖颈下的那颗纽扣,他就解了好多次。

    而且怀抱里的nv人一点也不配合,只一味朝他怀里死命钻,恨不得钻进他的骨子里去一般。

    “乖,别这样,你看你,好像比我还要猴急呢?”

    黑暗中,白玉峰厚实X感的大嘴唇裂开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活像月夜C原上的那匹饥饿的猛狼。

    他也想像nv人那样,猴急猴急,可是越猴急,手底下越慢,连nv人的纽扣都解不掉,如何进一步行动呢?

    他把嘴唇凑到nv人耳边,用轻轻松松调侃到口气戏虞道。

    任凭他这七尺高八尺长的粗莽汉子,在nv人面前,也变得温柔起来。

    要上nv人,自然就要学会温柔。

    再凶猛的野兽,也有温存的时候,它们在没有达成目的时,会在雌X的脸颊处,身上的mao发处,甚至S密的地方,尽情T着。

    这种事情,在村里面,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村里nv人少得可怜,不代表雌X动物也少得可怜。

    只要一走出家门,准是随处可见那些牛啊狗的,都在展开求偶活动。

    有的追逐嘻戏,有的在做J配的准备事宜,有都已经开始了大动作。

    每每这个时候,都会看得男人血脉喷涨,恨不得取代那些雄X动物。

    自己披挂上阵,对雌X动物蹂躏一回,也强过晚上自己去撸管。

    这个时候,那些到了男欢nvai的男人们,才会捶X蹲足,感觉自己还活不过那些畜生。

    白家村J通不便,又贫困,加上现在男nv比例严重失调,到了求偶年龄段,只见nv孩子往外面嫁的,很少见有小媳F嫁进来的。

    白家村成了典型的光棍村!

    那些有nv孩子的人家,还生怕光棍们错了主意,还没有等nv儿满十三岁,赶着就寻了人家。

    他们怕的是兔子急了,也会偷吃窝边C。

    ……………………………………………………………………………………………………………………………………

    白玉峰彻底沦陷了,在小nv人无数次拼命要和他融为一T的举止中,彻底沦陷了。

    他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思维能力,在他眼前,只有一个nv人的娇躯,在期待着他的光顾和品尝。

    少nv被啊爹救回家的时候,身上S漉漉的衣F,早被丫翠婆脱掉了,并且换上了白玉峰死去nv人的衣F。

    在他的记忆深处,好多次nv人穿着这件衣F,夜幕降临的时候,等着他去解开纽扣。

    多麽熟悉的感觉,多麽记忆犹新的感觉,一切如梦如幻。

    “宝贝,我的心肝宝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这麽久时间了,你去了哪里,怎麽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想得我肝肠寸断,夜不成寐……”

    白玉峰嘴里呢喃着,不停的诉说对nv人的相思之苦。

    他一边喃喃自语着情话,一边开始颤抖的解开少nv衣F上的纽扣。

    他打算一步一步来,nv人的要害部位,无外乎就是那三点。

    先攻克了nv人的咪咪,再攻克下面神秘的仙人谷也不迟。

    以前解nv人纽扣的时候,他要熟练多了,也许是熟能生巧的缘故。

    可是今天呢,这衣F套在nv人的娇躯上,明显松了许多。

    不知道是nv人瘦了,还是好久没有练习过,手变得生疏了。

    nv人白皙脖颈下的那颗纽扣,他就解了好多次。

    而且怀抱里的nv人一点也不配合,只一味朝他怀里死命钻,恨不得钻进他的骨子里去一般。

    “乖,别这样,你看你,好像比我还要猴急呢?”

    黑暗中,白玉峰厚实X感的大嘴唇裂开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活像月夜C原上的那匹饥饿的猛狼。

    他也想像nv人那样,猴急猴急,可是越猴急,手底下越慢,连nv人的纽扣都解不掉,如何进一步行动呢?

    他把嘴唇凑到nv人耳边,用轻轻松松调侃到口气戏虞道。

    任凭他这七尺高八尺长的粗莽汉子,在nv人面前,也变得温柔起来。

    要上nv人,自然就要学会温柔。

    再凶猛的野兽,也有温存的时候,它们在没有达成目的时,会在雌X的脸颊处,身上的mao发处,甚至S密的地方,尽情T着。

    这种事情,在村里面,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村里nv人少得可怜,不代表雌X动物也少得可怜。

    只要一走出家门,准是随处可见那些牛啊狗的,都在展开求偶活动。

    有的追逐嘻戏,有的在做J配的准备事宜,有都已经开始了大动作。

    每每这个时候,都会看得男人血脉喷涨,恨不得取代那些雄X动物。

    自己披挂上阵,对雌X动物蹂躏一回,也强过晚上自己去撸管。

    这个时候,那些到了男欢nvai的男人们,才会捶X蹲足,感觉自己还活不过那些畜生。

    白家村J通不便,又贫困,加上现在男nv比例严重失调,到了求偶年龄段,只见nv孩子往外面嫁的,很少见有小媳F嫁进来的。

    白家村成了典型的光棍村!

    那些有nv孩子的人家,还生怕光棍们错了主意,还没有等nv儿满十三岁,赶着就寻了人家。

    他们怕的是兔子急了,也会偷吃窝边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