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07章 咪咪,被T得痒痒的(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男人的通病,大多是一辈子贪恋nv人的ru房。

    从呱呱坠地开始,就贪恋妈妈的ru房,少年时代,就T窥少F喂N的ru房。

    等到成年了,就贪恋老婆的ru房。

    结婚了的男人,一个晚上不摸摸老婆的ru房,那是绝对不肯睡觉的。

    哪个男人不是恨不得把nv人的ru房当抱枕。

    或许男人依恋nv人的ru房,是他们与生俱有的一种本能。

    既然身边当nv人说ru头痒,白玉峰自然乐意替她效劳,帮她解决一下痒的问题。

    他像一个婴儿般,张嘴含起少nv的ru头,便开始轻轻吮吸起来。

    如果里面有ru汁那该多美妙,可惜里面什么都没有。

    尽管没有ru汁的ru房什么也吸不出来,白玉峰还是会乐此不疲,尽情的吮吸着。

    “嗯……嗯,好痒,痒……”

    少nv其实也分不清,到底是ru头痒,还是心窝子痒。

    她像一只钻泥的蚯蚓,不停的蠕动着,扭曲着娇躯。

    这回她发音清晰,吐词清楚,白玉峰能够清清楚楚听到,她确确实实在说痒,好痒。

    大约ru头被男人叼在嘴里,舒F了,才说那言不由衷的话。

    ru头含在嘴里,男人怕弄痛了nv人,马上改吮吸为T食。

    他的舌头,在ru头周围T着,格外卖力,大有把ru房重新洗一次的气势。

    少nv的ru头,偏偏轻不得重不得,嘴里还在低声呻Y和呢喃。

    同时,她的腰肢也开始扭动起来,摩擦着男人的RB,男人彻底要崩溃了。

    她这是在要了么,她这是在要了么?

    男人心里在呐喊,舌头却还在ru头上T着。

    他喜欢Tnv人的ru头,那饱满的ru房,足可以让他夜夜笙歌,夜夜沉沦其中。

    nv人如含B待放花蕾般的ru头,他可以整夜整夜流连忘返,醉生梦死在ru头上。

    只可惜没有光亮,不然可以看那翘翘的ru头,要有多美就有多美。

    在他眼里,nv人X前的ru头,就是两朵含B待放的花骨朵,等着他夜夜采撷。

    白玉峰一边解决少nv的ru房之痒,一边展开了进一步的行动。

    所有的行为举止,都是在为那一刻的**做铺垫。

    少nv的身子已经火热起来,像一块被男人焐融化的冰,在慢慢融化。

    他chou出挤压ru房的手,慢慢抚摸着往下滑去。

    在少nv平坦的腹部,他顿了顿,手指轻柔着在少nv肚齑眼处打着转。

    他想在这里停留P刻,提醒少nv做好准备,他的温柔,已经到了一个关口处,再往下移,后果自负。

    这是他男人的借口,都到了腹部,距离目标还远吗?

    就算nv人是猫,就算男人是老鼠,他这只老鼠,也日定了这只猫。

    老鼠日猫X,拿命赌上了。

    白玉峰一边T着少nvru房,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继续移动,终于抚摸到了少nv的大腿处。

    少nv两条修长的大腿,叠放在一起,看来要打开双腿,到达幽谷,不太容易。

    唯一一个办法,就是把少nv掀翻,让她平躺在床上。

    这样才能够直捣H龙,进入幽谷,大力挺进,炸出里面的蜜汁。

    ************************************************************************************************************************

    男人的通病,大多是一辈子贪恋nv人的ru房。

    从呱呱坠地开始,就贪恋妈妈的ru房,少年时代,就T窥少F喂N的ru房。

    等到成年了,就贪恋老婆的ru房。

    结婚了的男人,一个晚上不摸摸老婆的ru房,那是绝对不肯睡觉的。

    哪个男人不是恨不得把nv人的ru房当抱枕。

    或许男人依恋nv人的ru房,是他们与生俱有的一种本能。

    既然身边当nv人说ru头痒,白玉峰自然乐意替她效劳,帮她解决一下痒的问题。

    他像一个婴儿般,张嘴含起少nv的ru头,便开始轻轻吮吸起来。

    如果里面有ru汁那该多美妙,可惜里面什麽都没有。

    尽管没有ru汁的ru房什麽也吸不出来,白玉峰还是会乐此不疲,尽情的吮吸着。

    “嗯……嗯,好痒,痒……”

    少nv其实也分不清,到底是ru头痒,还是心窝子痒。

    她像一只钻泥的蚯蚓,不停的蠕动着,扭曲着娇躯。

    这回她发音清晰,吐词清楚,白玉峰能够清清楚楚听到,她确确实实在说痒,好痒。

    大约ru头被男人叼在嘴里,舒F了,才说那言不由衷的话。

    ru头含在嘴里,男人怕弄痛了nv人,马上改吮吸为T食。

    他的舌头,在ru头周围T着,格外卖力,大有把ru房重新洗一次的气势。

    少nv的ru头,偏偏轻不得重不得,嘴里还在低声呻Y和呢喃。

    同时,她的腰肢也开始扭动起来,摩擦着男人的RB,男人彻底要崩溃了。

    她这是在要了麽,她这是在要了麽?

    男人心里在呐喊,舌头却还在ru头上T着。

    他喜欢Tnv人的ru头,那饱满的ru房,足可以让他夜夜笙歌,夜夜沉沦其中。

    nv人如含B待放花蕾般的ru头,他可以整夜整夜流连忘返,醉生梦死在ru头上。

    只可惜没有光亮,不然可以看那翘翘的ru头,要有多美就有多美。

    在他眼里,nv人X前的ru头,就是两朵含B待放的花骨朵,等着他夜夜采撷。

    白玉峰一边解决少nv的ru房之痒,一边展开了进一步的行动。

    所有的行为举止,都是在为那一刻的**做铺垫。

    少nv的身子已经火热起来,像一块被男人焐融化的冰,在慢慢融化。

    他chou出挤压ru房的手,慢慢抚摸着往下滑去。

    在少nv平坦的腹部,他顿了顿,手指轻柔着在少nv肚齑眼处打着转。

    他想在这里停留P刻,提醒少nv做好准备,他的温柔,已经到了一个关口处,再往下移,後果自负。

    这是他男人的藉口,都到了腹部,距离目标还远吗?

    就算nv人是猫,就算男人是老鼠,他这只老鼠,也日定了这只猫。

    老鼠日猫X,拿命赌上了。

    白玉峰一边T着少nvru房,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继续移动,终於抚摸到了少nv的大腿处。

    少nv两条修长的大腿,叠放在一起,看来要打开双腿,到达幽谷,不太容易。

    唯一一个办法,就是把少nv掀翻,让她平躺在床上。

    这样才能够直捣H龙,进入幽谷,大力挺进,炸出里面的蜜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