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10章 Y邦邦,顶在花蕊口(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Y邦邦的Y具,已经顶在了少nv的花蕊口,可惜男人那G奋不顾身的冲动,还是Y生生被他压抑了。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他不能只看鼻子尖儿上。

    他不能只顾眼前,图一时P刻的快乐。

    只要治愈了nv人,夜夜笙歌的日子,才是他想要的。

    只要身边有nv人,那撸管就被nv人的花蕊替代了,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快乐。

    把大Y具cha进nv人的蜜X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chou动,不知道要胜过自己撸管多少倍。

    何况他也试探X的摸过了nv人的蜜谷R缝,一点Y水都没有。

    没有Y水流出来,那就证明自己刚才所有的抚摸亲吻揉搓,全部前功尽弃。

    nv人没有反应,证明她还没有缓过气来,整个心身还沉侵在恐惧和害怕中。

    就算自己冲破枷锁,用霸王Y上弓的方式,强行占有那个蜜谷,自己快乐了,nv人却没有享受到那种Yu仙Yu死的快乐。

    夫Q本就是一个整T,她都没有觉得快乐,自己又何尝能够T会出快乐来?

    白玉峰只好把先前的动作,再细细的重新运作一次。

    这一回,他基本上全部用嘴唇来攻城掠地,翻山越岭。

    他细细的亲吻着少nv光滑的娇躯,闭着眼睛,慢慢品尝。

    突然他觉得,亲吻nv人居然像泡茶,第一次泡个的茶水,未必就是最香醇的。

    他如此这般,又细细品尝T吻了一回少nv得娇躯,少nv嘴里居然发出了欢快的呻Y声。

    少nvru房处,又成了他攀越的山峰沟壑。

    他伸出温热的舌头,尽情T食那已经耷拉的葡萄粒儿。

    少nv的ru头再一次B起,Y邦邦的,特任X的高昂起小脑袋。

    白玉峰细细的T了左边ru头,直至它怒放B起,便又心满意足一路横扫过去,直达少nv的右ru房。

    他还是一视同仁,从ru峰的底部慢慢亲吻上去。

    到达右ru头的时候,这个ru头大约受到对面ru头姐M的提醒,

    白玉峰Tru头的时候,发现它已经怒放B起了。

    “果然是孪生姐M,你看对方跳起来了,你也调P的自己跳起来了。

    我再T你,岂不是多此一举啦?哈哈,我可不管,对你们姐M两个,虽然有个先后,我却一定要一视同仁才行。

    不然你就会说,我亲你姐姐MM多一点。

    其实啊,我比牛还公平,就算你Y得如铁了,我还是不会放过你哦。”

    白玉峰除了嘴里唧唧鼓鼓外,还用手去敲了敲右边的ru头,好像在和这对孪生ru房做思想J流。

    nv人身上的每一处,仿佛都有了灵X。

    “嗯,痒,痒痒的……”

    少nv猛然chou出一只手,自己去抓捏被被男人T得发痒的ru头。

    nv人的ru房就是这么敏感,只要这边稍微有动静,准可以把少nv唤醒。

    白玉峰连忙把嘴唇移到左边ru头去,自己这个大男人,总不可能连nv人两座ru峰都管理不来吧!

    少nv的ru头痒痒的,肯定是力度不足,如果还一直痒,

    那白玉峰只好狠狠的N待它了。

    据说被N待的ru房,便会觉得这痛,就是一种快乐。

    ……………………………………………………………………………………………………………………………………

    Y邦邦的Y具,已经顶在了少nv的花蕊口,可惜男人那G奋不顾身的冲动,还是Y生生被他压抑了。

    前车之鉴後车之师,他不能只看鼻子尖儿上。

    他不能只顾眼前,图一时P刻的快乐。

    只要治癒了nv人,夜夜笙歌的日子,才是他想要的。

    只要身边有nv人,那撸管就被nv人的花蕊替代了,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快乐。

    把大Y具cha进nv人的蜜X里,来来回回上上下下chou动,不知道要胜过自己撸管多少倍。

    何况他也试探X的摸过了nv人的蜜谷R缝,一点Y水都没有。

    没有Y水流出来,那就证明自己刚才所有的抚摸亲吻揉搓,全部前功尽弃。

    nv人没有反应,证明她还没有缓过气来,整个心身还沉侵在恐惧和害怕中。

    就算自己冲破枷锁,用霸王Y上弓的方式,强行占有那个蜜谷,自己快乐了,nv人却没有享受到那种Yu仙Yu死的快乐。

    夫Q本就是一个整T,她都没有觉得快乐,自己又何尝能够T会出快乐来?

    白玉峰只好把先前的动作,再细细的重新运作一次。

    这一回,他基本上全部用嘴唇来攻城掠地,翻山越岭。

    他细细的亲吻着少nv光滑的娇躯,闭着眼睛,慢慢品尝。

    突然他觉得,亲吻nv人居然像泡茶,第一次泡个的茶水,未必就是最香醇的。

    他如此这般,又细细品尝T吻了一回少nv得娇躯,少nv嘴里居然发出了欢快的呻Y声。

    少nvru房处,又成了他攀越的山峰沟壑。

    他伸出温热的舌头,尽情T食那已经耷拉的葡萄粒儿。

    少nv的ru头再一次B起,Y邦邦的,特任X的高昂起小脑袋。

    白玉峰细细的T了左边ru头,直至它怒放B起,便又心满意足一路横扫过去,直达少nv的右ru房。

    他还是一视同仁,从ru峰的底部慢慢亲吻上去。

    到达右ru头的时候,这个ru头大约受到对面ru头姐M的提醒,

    白玉峰Tru头的时候,发现它已经怒放B起了。

    “果然是孪生姐M,你看对方跳起来了,你也调P的自己跳起来了。

    我再T你,岂不是多此一举啦?哈哈,我可不管,对你们姐M两个,虽然有个先後,我却一定要一视同仁才行。

    不然你就会说,我亲你姐姐MM多一点。

    其实啊,我比牛还公平,就算你Y得如铁了,我还是不会放过你哦。”

    白玉峰除了嘴里唧唧鼓鼓外,还用手去敲了敲右边的ru头,好像在和这对孪生ru房做思想J流。

    nv人身上的每一处,仿佛都有了灵X。

    “嗯,痒,痒痒的……”

    少nv猛然chou出一只手,自己去抓捏被被男人T得发痒的ru头。

    nv人的ru房就是这麽敏感,只要这边稍微有动静,准可以把少nv唤醒。

    白玉峰连忙把嘴唇移到左边ru头去,自己这个大男人,总不可能连nv人两座ru峰都管理不来吧!

    少nv的ru头痒痒的,肯定是力度不足,如果还一直痒,

    那白玉峰只好狠狠的N待它了。

    据说被N待的ru房,便会觉得这痛,就是一种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