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12章 Y邦邦,顶在花蕊口(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少nv大腿已经张开,白玉峰反而不及着用Y具了。

    J年没有尝到那种男欢nvai,Yu仙Yu死的味道了,他不急在一时。

    反正今天是他醉生梦死的夜晚,做ai的前奏功夫做足了,更加有飘飘Yu仙的感觉。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必须等少nv的花蕊口,流出aiY来,才能够杀进蜜X去。

    做过ai的男人都懂得这点,如果躺在身下的nv人,蜜XG巴巴的,

    就算是把Y具死命cha进去了,也没有什么趣味。

    只有nv人的蜜X里,流出蜜汁来,才能够把进入蜜X的道路润滑,

    润滑后的蜜X,Y具才能够畅通无阻,直达蜜X底部。

    这时候,男人挺起腰杆,老鼠日猫B,拿命去拼。

    保管男人nv人连神仙都不愿意做,就做一对普普通通,

    每天晚上搂搂抱抱在一起,当一对做ai的平凡男nv。

    白玉峰一边用舌头加紧T咬少nv的双ru,一边把玩着少nv的Bmao。

    他还别出新裁的蠕动自己光溜溜的身躯,以便大面积的刺激身下那具好像麻木了的娇躯。

    他在想,如此赤LL相接触,就算nv人忘记了曾经做ai的甜蜜,

    就算一切从头再来,把nv人当洞房花烛夜的处子对待,

    今天晚上,他也要竭尽全力,努力把身下这朵花,漂漂亮亮的采摘了。

    想到曾经choucha蜜X的动作,他情不自禁的运动了一回。

    Y邦邦的Y具虽然没有进入蜜X,被他压在身下,身下又是细腻的nv人肌肤,

    Y具忍不住挺了挺腰,蠕动的刺向空无。

    如果冲进蜜X,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啊!

    白玉峰缺还是惦记着少nv的蜜谷里,Y水没有渗出来。

    他不敢轻举妄动,越是在这节骨眼上,就越要把持好自己的冲动。

    没有蜜汁的蜜X,cha进去只能让nv人厌恶,让nv人受伤,让nv人负痛。

    他亲亲的nv人,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他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丝丝伤害,绝不!

    白玉峰要把nv人放到心窝子上宠溺,要把她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

    他再也不要失去nv人了,失去nv人的夜晚太痛苦太难过。

    那是生不如死的切肤之痛,那种蚀骨**,如万蚁吞噬心肝的痛苦,他再不愿意重复一次。

    他要nv人,天天要nv人,想得要命,想得愿意拿Y寿去换nv人重生。

    没有nv人同床共枕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Y具从上C开始,哭哭啼啼的要nv人的蜜X。

    怎么掐怎么折怎么打它都不听话,Y是像日本人手底下的俘虏土八路,

    宁可流血流汗,也不愿意低头哈腰,摇尾乞怜。

    每次白玉峰气得发疯,强劲有力得右手,紧紧爪起怒然B起的Y具,

    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又像秋风扫落叶一般,

    一阵狂撸,撸得Y具最后S出一线白酱,晕死疲软过去。

    Y具尽管每次被白玉峰的Y威压制着,

    却偏偏像打不死的小强,像漫山遍野的野C,

    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并且势头越来越猖狂。

    ……………………………………………………………………………………………………………………………………

    因为少nv大腿已经张开,白玉峰反而不及着用Y具了。

    J年没有尝到那种男欢nvai,Yu仙Yu死的味道了,他不急在一时。

    反正今天是他醉生梦死的夜晚,做ai的前奏功夫做足了,更加有飘飘Yu仙的感觉。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必须等少nv的花蕊口,流出aiY来,才能够杀进蜜X去。

    做过ai的男人都懂得这点,如果躺在身下的nv人,蜜X乾巴巴的,

    就算是把Y具死命cha进去了,也没有什麽趣味。

    只有nv人的蜜X里,流出蜜汁来,才能够把进入蜜X的道路润滑,

    润滑後的蜜X,Y具才能够畅通无阻,直达蜜X底部。

    这时候,男人挺起腰杆,老鼠日猫B,拿命去拼。

    保管男人nv人连神仙都不愿意做,就做一对普普通通,

    每天晚上搂搂抱抱在一起,当一对做ai的平凡男nv。

    白玉峰一边用舌头加紧T咬少nv的双ru,一边把玩着少nv的Bmao。

    他还别出新裁的蠕动自己光溜溜的身躯,以便大面积的刺激身下那具好像麻木了的娇躯。

    他在想,如此赤LL相接触,就算nv人忘记了曾经做ai的甜蜜,

    就算一切从头再来,把nv人当洞房花烛夜的处子对待,

    今天晚上,他也要竭尽全力,努力把身下这朵花,漂漂亮亮的采摘了。

    想到曾经choucha蜜X的动作,他情不自禁的运动了一回。

    Y邦邦的Y具虽然没有进入蜜X,被他压在身下,身下又是细腻的nv人肌肤,

    Y具忍不住挺了挺腰,蠕动的刺向空无。

    如果冲进蜜X,该是怎麽样的一种**啊!

    白玉峰缺还是惦记着少nv的蜜谷里,Y水没有渗出来。

    他不敢轻举妄动,越是在这节骨眼上,就越要把持好自己的冲动。

    没有蜜汁的蜜X,cha进去只能让nv人厌恶,让nv人受伤,让nv人负痛。

    他亲亲的nv人,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他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丝丝伤害,绝不!

    白玉峰要把nv人放到心窝子上宠溺,要把她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

    他再也不要失去nv人了,失去nv人的夜晚太痛苦太难过。

    那是生不如死的切肤之痛,那种蚀骨**,如万蚁吞噬心肝的痛苦,他再不愿意重复一次。

    他要nv人,天天要nv人,想得要命,想得愿意拿Y寿去换nv人重生。

    没有nv人同床共枕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Y具从上C开始,哭哭啼啼的要nv人的蜜X。

    怎麽掐怎麽折怎麽打它都不听话,Y是像日本人手底下的俘虏土八路,

    宁可流血流汗,也不愿意低头哈腰,摇尾乞怜。

    每次白玉峰气得发疯,强劲有力得右手,紧紧爪起怒然B起的Y具,

    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又像秋风扫落叶一般,

    一阵狂撸,撸得Y具最後S出一线白酱,晕死疲软过去。

    Y具尽管每次被白玉峰的Y威压制着,

    却偏偏像打不死的小强,像漫山遍野的野C,

    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并且势头越来越倡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