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23章 用嘴巴,堵住她的小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影用一只手从后面夹住盼盼,嬉P笑脸调侃着,朝洞X外走去。

    或许是过于得意自己声东击西的计谋,忘了那三个家伙的实力。

    “王八蛋,居然敢算计我们,找死啊!”

    那三个家伙老远看见最让他们惦记的猎物,被一个黑衣人夹着想开溜,便大声呵斥。

    黑影碎了一口口水,暗骂道:“看来nv人对男人的吸引力,真的是无法估量呀。

    死家伙,回来得正好,爷爷让你尝尝抢别人心ai东西的滋味。”

    他把nv人轻轻朝地上一放,轻声道:“只管朝前面跑,不许回头。”

    接着,黑影朝三个猎户迎了上去,顺便摆好战斗的架势。

    盼盼只顾着逃命,不管前面是狼窝还是虎X,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身后是鬼哭狼嚎的激烈厮杀声,脚底是踩G柴树枝的喳喳声,

    X膛是剧烈跳跃的打鼓声,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没命的逃蹿。

    当她一直跑得跌倒,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整个人虚脱了。

    “就这点本事,还想翻山越岭,只怕岭没有越过,就被人生吞活剥了。”

    良久,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喘X声,紧接着盼盼的娇躯,被一个强劲有力的胳膊拎起。

    还是刚才在洞X里出来那种姿势,盼盼很熟悉。

    黑影没有朝前面走,转了个方向,往南面奔去。

    才奔出一箭之地,黑影突然停止脚步,朝一棵大树靠去。

    他还别出新裁的扳过盼盼身子,把她紧紧夹在大树之间。

    盼盼不知道这家伙在唱哪一出戏,如此近距离和男人碰触着,她一点不舒F。

    “你是人还是……”盼盼刚想大声质问,嘴唇一下子被堵死了。

    而且不是用臭袜子或大手掌堵嘴,那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大嘴唇。

    “唔……唔……”盼盼怒火中烧,瞪起滚圆的大眼睛,就想剧烈挣扎。

    “NN个熊,到嘴的天鹅R,居然没了,晦气。”

    “是哪个王八羔子G的,手脚这么利索。”

    “妈的,狐狸没打着,倒惹了一身S。”

    三个猎户在小道上骂骂咧咧。

    “如果让我逮住了,我一定剥了那家伙的P。”

    “王八蛋,破了爷爷的美事,抓住了,我吃他心肝。”

    “妈的,K裆里的家伙白Y了一场,今天晚上还得撸管,想着天鹅撸管也不错。”

    “还追吗?刚才那小子胳膊被我砍了一刀,估计走不远。

    一个人撂到我们三个,爷我也算F了。”

    “还追我的吊啊,黑灯瞎火的,人只要乱钻一个灌木丛,我们去哪里找,回去,还追个鬼啊。”

    “那美少nv……”

    “美少nv,美少nv,那是天上掉的馅饼,没砸你头上,吃不着。晚上做春梦去吧!”

    那三个尤不死心,从地上捡起石头,到处胡乱砸着。

    “C你老母,C你祖宗十八代,日你老婆nv儿,算计我们,你不得好死。

    你被毒蛇咬死,被老虎撕烂,被豺狼扣G门……”

    各种各样的辱骂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山林。

    ………………………………………………………………………………………………………………………………………………………………………………………………………………………………………………………………

    黑影用一只手从後面夹住盼盼,嬉P笑脸调侃着,朝洞X外走去。

    或许是过於得意自己声东击西的计谋,忘了那三个家伙的实力。

    “王八蛋,居然敢算计我们,找死啊!”

    那三个家伙老远看见最让他们惦记的猎物,被一个黑衣人夹着想开溜,便大声呵斥。

    黑影碎了一口口水,暗骂道:“看来nv人对男人的吸引力,真的是无法估量呀。

    死家伙,回来得正好,爷爷让你尝尝抢别人心ai东西的滋味。”

    他把nv人轻轻朝地上一放,轻声道:“只管朝前面跑,不许回头。”

    接着,黑影朝三个猎户迎了上去,顺便摆好战斗的架势。

    盼盼只顾着逃命,不管前面是狼窝还是虎X,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身後是鬼哭狼嚎的激烈厮杀声,脚底是踩乾柴树枝的喳喳声,

    X膛是剧烈跳跃的打鼓声,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没命的逃蹿。

    当她一直跑得跌倒,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整个人虚脱了。

    “就这点本事,还想翻山越岭,只怕岭没有越过,就被人生吞活剥了。”

    良久,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喘X声,紧接着盼盼的娇躯,被一个强劲有力的胳膊拎起。

    还是刚才在洞X里出来那种姿势,盼盼很熟悉。

    黑影没有朝前面走,转了个方向,往南面奔去。

    才奔出一箭之地,黑影突然停止脚步,朝一棵大树靠去。

    他还别出新裁的扳过盼盼身子,把她紧紧夹在大树之间。

    盼盼不知道这家伙在唱哪一出戏,如此近距离和男人碰触着,她一点不舒F。

    “你是人还是……”盼盼刚想大声质问,嘴唇一下子被堵死了。

    而且不是用臭袜子或大手掌堵嘴,那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大嘴唇。

    “唔……唔……”盼盼怒火中烧,瞪起滚圆的大眼睛,就想剧烈挣扎。

    “NN个熊,到嘴的天鹅R,居然没了,晦气。”

    “是哪个王八羔子G的,手脚这麽利索。”

    “妈的,狐狸没打着,倒惹了一身S。”

    三个猎户在小道上骂骂咧咧。

    “如果让我逮住了,我一定剥了那家伙的P。”

    “王八蛋,破了爷爷的美事,抓住了,我吃他心肝。”

    “妈的,K裆里的家伙白Y了一场,今天晚上还得撸管,想着天鹅撸管也不错。”

    “还追吗?刚才那小子胳膊被我砍了一刀,估计走不远。

    一个人撂到我们三个,爷我也算F了。”

    “还追我的吊啊,黑灯瞎火的,人只要乱钻一个灌木丛,我们去哪里找,回去,还追个鬼啊。”

    “那美少nv……”

    “美少nv,美少nv,那是天上掉的馅饼,没砸你头上,吃不着。晚上做春梦去吧!”

    那三个尤不死心,从地上捡起石头,到处胡乱砸着。

    “C你老母,C你祖宗十八代,日你老婆nv儿,算计我们,你不得好死。

    你被毒蛇咬死,被老虎撕烂,被豺狼扣G门……”

    各种各样的辱骂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山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