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28章 你,就是灵丹妙Y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坏死啦,你坏死啦,坏死啦!”

    二哥居然欺负自己,盼盼娇羞得不得了,粉拳也便雨点般落到了白玉海的X前。

    “哎哟喂,痛死我了啦,老婆,请手下留情!

    你这么打你男人,万一把男人打死了,看谁还这么痛你,看谁还这么纵容你?”

    原本说话尖酸刻薄的二哥,现在也学起油腔滑调来了。

    八字没一撇,就把老婆挂嘴上了,多难为情啊!

    “臭美吧你,谁是你老婆,想得美!”

    “怎么,你又想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吗?

    要知道,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啊,还不知道被那三个王八羔子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呢。

    你放心,我看着粗鲁了些,却最会怜香惜玉的。”

    盼盼佯装生气,粉拳过后,马上又惦记起白玉海的伤口。

    “伤,还痛不痛?”

    “痛,怎么不痛呀,不但伤口痛,心口也痛,整个人都痛。”白玉海一本正经严肃的说道。

    “那怎么办,还有没有Y,可以治疗你整个人的疼痛呢?”

    盼盼误以为白玉海和那J个猎户斗殴,不但有刀伤,还有暗伤,顿时心急如焚。

    “当然有Y啦!”

    “在哪里?”盼盼连忙问。

    “傻瓜,你就是治疗我伤痛的灵丹妙Y,把你吃了,我所有的伤痛,立马就好了。

    好盼儿,你愿不愿意替哥哥治疗呢?”

    盼盼只听到白玉海硕她可以治疗疼痛,没有听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

    “我是灵丹妙Y,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灵丹妙Y呢?二哥你现在也学油腔滑调讲鬼话了……”

    “不是鬼话,是事实,傻瓜!”

    白玉海说完话,马上翻过身,将盼盼压在了身下。

    这一回,他要动真格的了。

    白玉海整个身躯,压在盼盼身上,他开始胡乱的亲吻着她。脸颊,嘴唇,甚至脖子。

    他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按在少nv的ru房上,隔着衣F,揉搓起来。

    他动作嘴上说温柔,其实力度比起大哥白玉峰来,既快又准还外带狠。

    盼盼现在别说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

    好在她已经打算付出一切代价,来报答二哥的救命之恩了。

    所以她也不打算抗拒二哥的行为,而是尽量迎合他的动作。

    这样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还别说,她自己整个身子,也开始燃烧起来。

    她不再是一个木偶,而是一个紧跟男人节奏运动的小nv人了。

    她甚至还渴望,期待二哥做进一步行动。

    “我想看看你,行不行?”

    白玉海隔着衣F,粗暴的揉搓了一回,突然不解馋,想要看看见她。

    “什么?”

    盼盼在这方面,因为是初次,思维总慢半拍。

    “我,想好好看看你,行不行?”

    白玉海的眼睛,不知道是烛光印红的,还是已经渴望看nv人,变得充血胀大。

    “看看我,我……”

    白玉海没有再解释看看的本意,兀自开始去脱少nv的衣F。

    盼盼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二哥嘴里的看看,是想看nv人的LT。

    现在二哥对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小命。

    *********************************************************************************************************************

    “你坏死啦,你坏死啦,坏死啦!”

    二哥居然欺负自己,盼盼娇羞得不得了,粉拳也便雨点般落到了白玉海的X前。

    “哎哟喂,痛死我了啦,老婆,请手下留情!

    你这麽打你男人,万一把男人打死了,看谁还这麽痛你,看谁还这麽纵容你?”

    原本说话尖酸刻薄的二哥,现在也学起油腔滑调来了。

    八字没一撇,就把老婆挂嘴上了,多难为情啊!

    “臭美吧你,谁是你老婆,想得美!”

    “怎麽,你又想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吗?

    要知道,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啊,还不知道被那三个王八羔子糟蹋成什麽样子了呢。

    你放心,我看着粗鲁了些,却最会怜香惜玉的。”

    盼盼佯装生气,粉拳过後,马上又惦记起白玉海的伤口。

    “伤,还痛不痛?”

    “痛,怎麽不痛呀,不但伤口痛,心口也痛,整个人都痛。”白玉海一本正经严肃的说道。

    “那怎麽办,还有没有Y,可以治疗你整个人的疼痛呢?”

    盼盼误以为白玉海和那J个猎户斗殴,不但有刀伤,还有暗伤,顿时心急如焚。

    “当然有Y啦!”

    “在哪里?”盼盼连忙问。

    “傻瓜,你就是治疗我伤痛的灵丹妙Y,把你吃了,我所有的伤痛,立马就好了。

    好盼儿,你愿不愿意替哥哥治疗呢?”

    盼盼只听到白玉海硕她可以治疗疼痛,没有听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

    “我是灵丹妙Y,不可能,我怎麽可能是灵丹妙Y呢?二哥你现在也学油腔滑调讲鬼话了……”

    “不是鬼话,是事实,傻瓜!”

    白玉海说完话,马上翻过身,将盼盼压在了身下。

    这一回,他要动真格的了。

    白玉海整个身躯,压在盼盼身上,他开始胡乱的亲吻着她。脸颊,嘴唇,甚至脖子。

    他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按在少nv的ru房上,隔着衣F,揉搓起来。

    他动作嘴上说温柔,其实力度比起大哥白玉峰来,既快又准还外带狠。

    盼盼现在别说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

    好在她已经打算付出一切代价,来报答二哥的救命之恩了。

    所以她也不打算抗拒二哥的行为,而是尽量迎合他的动作。

    这样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还别说,她自己整个身子,也开始燃烧起来。

    她不再是一个木偶,而是一个紧跟男人节奏运动的小nv人了。

    她甚至还渴望,期待二哥做进一步行动。

    “我想看看你,行不行?”

    白玉海隔着衣F,粗暴的揉搓了一回,突然不解馋,想要看看见她。

    “什麽?”

    盼盼在这方面,因为是初次,思维总慢半拍。

    “我,想好好看看你,行不行?”

    白玉海的眼睛,不知道是烛光印红的,还是已经渴望看nv人,变得充血胀大。

    “看看我,我……”

    白玉海没有再解释看看的本意,兀自开始去脱少nv的衣F。

    盼盼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二哥嘴里的看看,是想看nv人的LT。

    现在二哥对她做什麽,她都愿意,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小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