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32章 被吻得Yu火焚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哥说ai她,她也对二哥早生ai慕之意。

    早在大树旁的亲吻,延伸到刚才的忘情亲吻,盼盼发现,她已经无可救Y的,喜欢上了这种味道。

    二哥海誓山盟般的表白,让盼盼感动万分。

    原本害怕和男人亲热的她,现在特别渴望继续亲热。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胳膊迅速缠绕在白玉海脖子上,箍得太紧,差一点让这个大男人窒息。

    盼盼的X膛里,现在跳跃着一颗火热的,充满无限活力的心。

    她激动的搂着二哥的脖子,烛光里,白玉海正得意的咧嘴暗笑。

    小丫头P子还是着了他的道,三言两语,Yu擒故纵的手段,还他妈特好用。

    有这个小丫头P子主动投怀送抱,他当然欣欣然大开方便之门,迎接这飞来的艳福。

    盼盼经历了J次亲吻,现在也变得娴熟了。

    她蜻蜓点水的在白玉海眉宇间,额头,鼻尖,脸颊亲吻起来,最后才落到他的唇上。

    男人的唇厚实温暖,重叠上去的一刹那,一G电流袭遍全身。

    新一轮的热吻又开始上演,盼盼的香舌也变得灵活起来。

    香舌在nv人的嘴巴里,故意不停的挑逗着。

    一会纠缠不清,一会有躲躲闪闪,像极了一个顽P的猴子。

    “小丫头P子,上手还挺快的嘛!”白玉海暗自思量。

    在nv人恣意挑逗中,白玉海忍得好辛苦,生怕自己忍受不住,兽X大发,把nv人生吞了。

    他的表现尽量显得很缓慢,很迟钝,这好让小丫头P子产生错觉出来。

    在男人面前,她成了老手,而二哥,却是一只地地道道的雏鸟。

    白玉海被吻得Yu火焚身,恨不得J下扯掉nv人的ru罩和短K。

    这样大面积搂着,肌肤贴在一起,该多舒F啊!

    而且nv人的玉峰和蜜谷,他也早想侵Y了。

    他还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过nv人的LT,更谈不上去摸摸,去T一T了。

    亲吻到了一定沉度,盼盼便想男人更前进一步。

    她依稀记得,大哥T吻ru房时,那G痒痒的感觉,如今还记忆犹新。

    偏偏二哥是个雏鸟,什么都不知道,还得她引导。

    盼盼只好拿过二哥死守自己腰肢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一个ru峰上,带着他轻揉搓着。

    隔着ru罩揉搓,感觉大不一样,盼盼不满足,自己反手去了后背,解开了铁钩子。

    两个ru房脱离了ru罩的束缚,一下子跳了出来。

    白玉海大喜过望,手一碰到弹X十足的ru房,他的骨头都要S软了。

    “啊……”他情不自禁惊叫起来。

    他像是怕亵渎了nv人那对神圣的ru房似的,一下子缩回大手。

    “怎么,你怕?”盼盼急忙问。

    “不是,觉得这R的弹X好大啊!”白玉海老老实实回答她。

    “噗嗤”盼盼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就是要有弹X的ru房,摸起来手感才舒F,傻瓜,你怎么这么傻哟。”

    盼盼轻笑着,拉过二哥的手,放在自己的ru房上。

    她突然凑过耳朵,轻轻说道:“ru房不但摸起来舒F,亲吻起来也格外舒F,你可以试一试。”

    ************************************************************************************************************************

    二哥说ai她,她也对二哥早生ai慕之意。

    早在大树旁的亲吻,延伸到刚才的忘情亲吻,盼盼发现,她已经无可救Y的,喜欢上了这种味道。

    二哥海誓山盟般的表白,让盼盼感动万分。

    原本害怕和男人亲热的她,现在特别渴望继续亲热。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胳膊迅速缠绕在白玉海脖子上,箍得太紧,差一点让这个大男人窒息。

    盼盼的X膛里,现在跳跃着一颗火热的,充满无限活力的心。

    她激动的搂着二哥的脖子,烛光里,白玉海正得意的咧嘴暗笑。

    小丫头P子还是着了他的道,三言两语,Yu擒故纵的手段,还他妈特好用。

    有这个小丫头P子主动投怀送抱,他当然欣欣然大开方便之门,迎接这飞来的艳福。

    盼盼经历了J次亲吻,现在也变得嫺熟了。

    她蜻蜓点水的在白玉海眉宇间,额头,鼻尖,脸颊亲吻起来,最後才落到他的唇上。

    男人的唇厚实温暖,重叠上去的一刹那,一G电流袭遍全身。

    新一轮的热吻又开始上演,盼盼的香舌也变得灵活起来。

    香舌在nv人的嘴巴里,故意不停的挑逗着。

    一会纠缠不清,一会有躲躲闪闪,像极了一个顽P的猴子。

    “小丫头P子,上手还挺快的嘛!”白玉海暗自思量。

    在nv人恣意挑逗中,白玉海忍得好辛苦,生怕自己忍受不住,兽X大发,把nv人生吞了。

    他的表现尽量显得很缓慢,很迟钝,这好让小丫头P子产生错觉出来。

    在男人面前,她成了老手,而二哥,却是一只地地道道的雏鸟。

    白玉海被吻得Yu火焚身,恨不得J下扯掉nv人的ru罩和短K。

    这样大面积搂着,肌肤贴在一起,该多舒F啊!

    而且nv人的玉峰和蜜谷,他也早想侵Y了。

    他还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过nv人的LT,更谈不上去摸摸,去T一T了。

    亲吻到了一定沉度,盼盼便想男人更前进一步。

    她依稀记得,大哥T吻ru房时,那G痒痒的感觉,如今还记忆犹新。

    偏偏二哥是个雏鸟,什麽都不知道,还得她引导。

    盼盼只好拿过二哥死守自己腰肢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一个ru峰上,带着他轻揉搓着。

    隔着ru罩揉搓,感觉大不一样,盼盼不满足,自己反手去了後背,解开了铁钩子。

    两个ru房脱离了ru罩的束缚,一下子跳了出来。

    白玉海大喜过望,手一碰到弹X十足的ru房,他的骨头都要S软了。

    “啊……”他情不自禁惊叫起来。

    他像是怕亵渎了nv人那对神圣的ru房似的,一下子缩回大手。

    “怎麽,你怕?”盼盼急忙问。

    “不是,觉得这R的弹X好大啊!”白玉海老老实实回答她。

    “噗嗤”盼盼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就是要有弹X的ru房,摸起来手感才舒F,傻瓜,你怎麽这麽傻哟。”

    盼盼轻笑着,拉过二哥的手,放在自己的ru房上。

    她突然凑过耳朵,轻轻说道:“ru房不但摸起来舒F,亲吻起来也格外舒F,你可以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