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恶魔哥哥求放过》:045章 傻瓜,那是处nv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意思,你们家是打算要我侍候你们兄弟三个人?”

    盼盼这一惊,非同小可。

    她用力一推,Y是把白玉海从自己身上推了下来。

    “不行,我还是要走,我一个人嫁给你们兄弟三个,怎么吃得消?

    现在不被豺狼虎豹吃,以后也会被你们兄弟日死。”

    盼盼马上起身,就打算穿衣F走人。

    “刚刚还好好的,挺享受的,眨眼又变了。

    nv人心,海底针,真拿你没有办法。”

    白玉海四平八稳躺在那里,Y具虽然放了一泡,却还意犹未尽似的,昂首挺X。

    借着蜡烛摇曳的光芒,盼盼既看见了二哥那根粗大的Y具,

    又看见了自己身下,盛开在床单上那J朵红艳美丽的梅花。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自己看看,流了那么多血。”

    “你还没有被男人开B过,自然有血流出来啦。

    小傻瓜,那是你的落红,是处nv血,这表示你现在已经不是H花大闺nv了,

    你现在啊,已经变成真正的nv人了,

    还有我,也可以宣布,今天晚上,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啦。”

    “你别哄我,以为我不知道,你说你也是第一次,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白玉海的动作有板有眼,盼盼怎么看,都觉得他对nv人很熟悉。

    “我骗你G什么?当然啦,nv人的第一次可以看得出来,男人的第一次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我没有必要骗你呀,做过就做过,没做过就没做过。”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盼盼满是好奇,连衣F都懒得穿上,胡乱挡住X部。

    “算你聪明,这里面当然有故事啦!

    你还打算穿衣F走人吗?”白玉海狡黠的转过话题。

    “睡我身边来,我慢慢告诉你。”

    他伸出胳膊,示意盼盼枕着他的胳膊当枕头。

    盼盼胆怯的看了看白玉海还虎视眈眈的大Y具,摇摇头。

    “你是怕它吧,没事,一会它就缩头了。

    它今天是太兴奋过度,所以得意忘形,就多玩了一会。

    你放心,有我在,它不会胡作非为的。”

    白玉海心里嘀咕道,这家伙有时候也不受约束,一看见nv人的蜜X,

    马上就原形毕露,不听指挥了。

    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办法,于是采取助纣为N的态度。

    “你都控制不了它,那还有谁能够控制它呢?”

    盼盼撇撇嘴,不太相信白玉海的话。

    “它只不过是你身T的一个器官而已,难道还敢反抗命令。

    如果敢反抗,轻则拉过来暴揍一顿,重则把它割下了炒着当菜吃。”

    盼盼的话让白玉海吓了一大跳。

    Y具像被扎了一个大洞眼,气速速往外放,眨眼便耷拉着了脑袋。

    “你这个小丫头P子,人文文弱弱的,我算看走眼了。

    你真的有这么凶吗?你自己看看,我的小兄弟,都被你吓焉了。”

    “哦,原来它也有致命弱点呀,好啊,那以后它想胡作非为,

    不听指挥的话,我就准备一把剪刀,到时候只要咔嚓一下,

    它的脑袋就搬家了,看还怎么逞能!”

    “我的妈呀,好盼儿,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

    白玉海被她这一说,还真的是有些后怕。

    “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要是废了它,那这个男人活着,就会生不如死。

    我们白家对你恩重如山,你可不能起这样的坏心眼,知道吗?”

    “那要看你们是怎么对我啦,对我好,它是你的宝贝,自然也就是我的宝贝啦。”

    “那不要你说,你也是我们家的大宝贝,和它一样重要。

    我们自然会对你好,要好得不得了的好。

    来,睡二哥身边来,不要怕,你不同意,我不会乱来的。

    它都焉了,一时半会雄不起来的。”

    ………………………………………………………………………………………………………………………………………………………………………………………………………………………………………………………………

    “什麽意思,你们家是打算要我侍候你们兄弟三个人?”

    盼盼这一惊,非同小可。

    她用力一推,Y是把白玉海从自己身上推了下来。

    “不行,我还是要走,我一个人嫁给你们兄弟三个,怎麽吃得消?

    现在不被豺狼虎豹吃,以後也会被你们兄弟日死。”

    盼盼马上起身,就打算穿衣F走人。

    “刚刚还好好的,挺享受的,眨眼又变了。

    nv人心,海底针,真拿你没有办法。”

    白玉海四平八稳躺在那里,Y具虽然放了一泡,却还意犹未尽似的,昂首挺X。

    借着蜡烛摇曳的光芒,盼盼既看见了二哥那根粗大的Y具,

    又看见了自己身下,盛开在床单上那J朵红艳美丽的梅花。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自己看看,流了那麽多血。”

    “你还没有被男人开B过,自然有血流出来啦。

    小傻瓜,那是你的落红,是处nv血,这表示你现在已经不是H花大闺nv了,

    你现在啊,已经变成真正的nv人了,

    还有我,也可以宣布,今天晚上,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啦。”

    “你别哄我,以为我不知道,你说你也是第一次,那你怎麽什麽都知道?”

    白玉海的动作有板有眼,盼盼怎麽看,都觉得他对nv人很熟悉。

    “我骗你G什麽?当然啦,nv人的第一次可以看得出来,男人的第一次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我没有必要骗你呀,做过就做过,没做过就没做过。”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麽这麽熟练?”

    盼盼满是好奇,连衣F都懒得穿上,胡乱挡住X部。

    “算你聪明,这里面当然有故事啦!

    你还打算穿衣F走人吗?”白玉海狡黠的转过话题。

    “睡我身边来,我慢慢告诉你。”

    他伸出胳膊,示意盼盼枕着他的胳膊当枕头。

    盼盼胆怯的看了看白玉海还虎视眈眈的大Y具,摇摇头。

    “你是怕它吧,没事,一会它就缩头了。

    它今天是太兴奋过度,所以得意忘形,就多玩了一会。

    你放心,有我在,它不会胡作非为的。”

    白玉海心里嘀咕道,这家伙有时候也不受约束,一看见nv人的蜜X,

    马上就原形毕露,不听指挥了。

    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办法,於是采取助纣为N的态度。

    “你都控制不了它,那还有谁能够控制它呢?”

    盼盼撇撇嘴,不太相信白玉海的话。

    “它只不过是你身T的一个器官而已,难道还敢反抗命令。

    如果敢反抗,轻则拉过来暴揍一顿,重则把它割下了炒着当菜吃。”

    盼盼的话让白玉海吓了一大跳。

    Y具像被紮了一个大洞眼,气速速往外放,眨眼便耷拉着了脑袋。

    “你这个小丫头P子,人文文弱弱的,我算看走眼了。

    你真的有这麽凶吗?你自己看看,我的小兄弟,都被你吓焉了。”

    “哦,原来它也有致命弱点呀,好啊,那以後它想胡作非为,

    不听指挥的话,我就准备一把剪刀,到时候只要哢嚓一下,

    它的脑袋就搬家了,看还怎麽逞能!”

    “我的妈呀,好盼儿,你可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

    白玉海被她这一说,还真的是有些後怕。

    “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要是废了它,那这个男人活着,就会生不如死。

    我们白家对你恩重如山,你可不能起这样的坏心眼,知道吗?”

    “那要看你们是怎麽对我啦,对我好,它是你的宝贝,自然也就是我的宝贝啦。”

    “那不要你说,你也是我们家的大宝贝,和它一样重要。

    我们自然会对你好,要好得不得了的好。

    来,睡二哥身边来,不要怕,你不同意,我不会乱来的。

    它都焉了,一时半会雄不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