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反手捆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繁T版本

    …………………………………………………………

    晚上9点,发展区的T育馆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巡回演唱会。这是第五站,可是来到这里的狂热粉丝仍然将T育馆塞满。他们手持手机,手持数M相机,只要有摄影或者照相功能,他们都将整个演唱过程都拍摄了下来。

    大家都是花高额的演唱会门票进来的,谁都想亲自留下一点什麽东西做为纪念。

    到了淩晨两点,演唱会终於结束。举办了足足六个小时的演唱会终於落幕,穆瑶儿的演唱会从来没有一场是坚持这麽久的。她穿着耀眼的舞台装,回到後台的时候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她想一个人呆在後台好好的呆在後台休息一会儿,工作人员忙碌的在後台整理,却没有一个人进入她的休息室。

    突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Se唐装的男人慢慢的走了进来,他脚步轻得好像一阵风。

    感觉到背後有什麽风,穆瑶儿无意识的转头。突然,她看到站在身後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签下离婚协议书,一直没有再见面的过气老公欧Y泽!

    欧Y泽看着她这张完全改变的小脸,虽然她已经做了全身改造,但是眼神是无法改变的。

    在第一次看到报纸的报道,她的双眼泪眼盈盈,和自己的Q子陆澄如出一辙。自那个是後起,欧Y泽已经认定了穆瑶儿就是陆澄。

    「穆瑶儿?或者我应该叫陆澄。」

    穆瑶儿吓得起身,她倒退了J步,带着惊恐的目光摇头。她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这个男人,她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不想……

    欧Y泽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诡异的幅度。他踏着步伐靠近恍如另一个人的穆瑶儿,「我果然没有认错,你是陆澄。」

    「陆澄?呵呵……」穆瑶儿好不容易找到声音,她惊慌失措的摇头,极力否认。自己早在两年前已经经过了全身整容,过去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亦不再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可能知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也希望你不要打扰卸妆,否则我……」

    「陆澄!」她的威胁也许对很多人有用,但是对於欧Y泽来说是毫无作用。欧Y泽如同地狱的恶魔,他脸Se一沉,满是青筋的大手攥住了穆瑶儿的脖子。「再回到我一次,你是不是陆澄。你了解我,我只会给别人一次机会!」

    「你……你放开我……」穆瑶儿被他掐住脖子,还来不及说话,脖子上的大手就加大了力道。一点点的吞噬空气,让自己感到窒息。「咳咳……」

    呛咳之声慢慢的响起,欧Y泽的双眼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放开。「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我是穆瑶儿!」

    「就算死在我的手里,你也不肯承认你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他的双眼染上了血丝,带着强烈的恨意。ai之深,恨之切完全T验在欧Y泽的身上。

    穆瑶儿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双眼之中带着泪花。他的真的要杀死自己吗?真的……

    「我是陆澄……我是……」

    听到她在垂死边缘才肯承认身份,欧Y泽这才松开了大手。早肯承认身份,就不会弄得这麽狼狈不堪。

    「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两年?」他坐在穆瑶儿刚才坐的凳子上,香烟已经被火点燃。一口叹息伴随着一口烟圈,烟圈呼出寥寥的雾气。「为什麽要去整容?我不喜欢你现在这种脂粉味,你是Jnv吗?」

    刚才喘了两口气,穆瑶儿乍听他所说的话,怒气上涌。粉N的秀拳狠狠的朝着欧Y泽的俊脸挥过去。

    「Jnv,我在你的心目中竟然是Jnv?欧Y泽,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现在的样子不像Jnv吗?」积聚了两年的怒气在瞬间爆发,他一手扯住穆瑶儿身上的衣F。他喜欢的是陆澄,那个温柔似水,善良T贴的nv人。「那你以为是什麽?穿着这种在舞台上晃,让所有人都看到你身上的R,你到底是在卖弄你的歌喉,还是卖R。」

    「欧Y泽,你够了。」面对他的羞辱,不管是谁都无法忍受。更何况穆瑶儿的心里隐藏着浓浓的恨意,这两年穆瑶儿只是将恨意隐藏在心里,并没有彻底消除。再听到他这些羞辱的话,肯定会随即爆发。「你凭什麽这麽羞辱我,你跟我什麽关系?现在的你我只不过是陌生人,我是我,你是你!」

    「我是我,你是你?」欧Y泽的双眼眯成一条线,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危险的气息。找寻她两年,用尽所有人脉寻找她的下落,她竟然说自己和她只不过是陌生人的关系。

    穆瑶儿看到欧Y泽身上的怒气,她慢慢的後退。欧Y泽是个可怕的男人,随时可以做出让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

    「是,我已经离婚了。」

    「离婚是你决定的事情。」欧Y泽靠近她,轻轻的动一动,就讲她反手扣住,压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我并没有同意跟你离婚,离婚协议书早就被我撕掉。你仍然是我的Q子陆澄,我仍然是你的丈夫。」

    「欧Y泽,你想G什麽,放开我。」两年来从来没有靠近一个男人,更加没有过这种暧昧的姿势。他整个人压在穆瑶儿的身後,挤压了J年的慾望全都用到了坚挺起来的RB上。穆瑶儿能够感觉到他的RB抵住自己PG的鸿沟。

    想到曾经在他身下,被他G得死去活来的样子,身T里的小虫好像活过来S动的游荡了起来。

    欧Y泽垂下身,舌头来到了她的耳边。她的耳朵一直都她的敏感点。只要轻轻在她的耳边吹一口气,她的慾望就会被挑动起来。

    「两年了,我没有碰任何nv人,今天也该我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利。」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穆瑶儿的耳边,随即舌头T上了穆瑶儿的耳垂。

    穆瑶儿仿若触电般,本能的歪着头。不过呻Y的声音还是从穆瑶儿的喉咙口滑了出来,「嗯!」

    欧Y泽像是得到了允许一般,正张嘴含住她的耳垂,用力的吸允。放开她的耳垂,垂耳已经被吸允得变成了充血的红Se。欧Y泽瞧见她迷醉的颤动着睫mao,似乎沉浸在自己给的慾望世界,就更加肆无忌惮。

    简T版本

    ………………………………

    晚上9点,发展区的T育馆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巡回演唱会。这是第五站,可是来到这里的狂热粉丝仍然将T育馆塞满。他们手持手机,手持数M相机,只要有摄影或者照相功能,他们都将整个演唱过程都拍摄了下来。

    大家都是花高额的演唱会门票进来的,谁都想亲自留下一点什么东西做为纪念。

    到了凌晨两点,演唱会终于结束。举办了足足六个小时的演唱会终于落幕,穆瑶儿的演唱会从来没有一场是坚持这么久的。她穿着耀眼的舞台装,回到后台的时候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她想一个人呆在后台好好的呆在后台休息一会儿,工作人员忙碌的在后台整理,却没有一个人进入她的休息室。

    突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Se唐装的男人慢慢的走了进来,他脚步轻得好像一阵风。

    感觉到背后有什么风,穆瑶儿无意识的转头。突然,她看到站在身后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签下离婚协议书,一直没有再见面的过气老公欧Y泽!

    欧Y泽看着她这张完全改变的小脸,虽然她已经做了全身改造,但是眼神是无法改变的。

    在第一次看到报纸的报道,她的双眼泪眼盈盈,和自己的Q子陆澄如出一辙。自那个是后起,欧Y泽已经认定了穆瑶儿就是陆澄。

    「穆瑶儿?或者我应该叫陆澄。」

    穆瑶儿吓得起身,她倒退了J步,带着惊恐的目光摇头。她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这个男人,她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不想……

    欧Y泽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诡异的幅度。他踏着步伐靠近恍如另一个人的穆瑶儿,「我果然没有认错,你是陆澄。」

    「陆澄?呵呵……」穆瑶儿好不容易找到声音,她惊慌失措的摇头,极力否认。自己早在两年前已经经过了全身整容,过去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亦不再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可能知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希望你不要打扰卸妆,否则我……」

    「陆澄!」她的威胁也许对很多人有用,但是对于欧Y泽来说是毫无作用。欧Y泽如同地狱的恶魔,他脸Se一沉,满是青筋的大手攥住了穆瑶儿的脖子。「再回到我一次,你是不是陆澄。你了解我,我只会给别人一次机会!」

    「你……你放开我……」穆瑶儿被他掐住脖子,还来不及说话,脖子上的大手就加大了力道。一点点的吞噬空气,让自己感到窒息。「咳咳……」

    呛咳之声慢慢的响起,欧Y泽的双眼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放开。「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我是穆瑶儿!」

    「就算死在我的手里,你也不肯承认你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他的双眼染上了血丝,带着强烈的恨意。ai之深,恨之切完全T验在欧Y泽的身上。

    穆瑶儿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双眼之中带着泪花。他的真的要杀死自己吗?真的……

    「我是陆澄……我是……」

    听到她在垂死边缘才肯承认身份,欧Y泽这才松开了大手。早肯承认身份,就不会弄得这么狼狈不堪。

    「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两年?」他坐在穆瑶儿刚才坐的凳子上,香烟已经被火点燃。一口叹息伴随着一口烟圈,烟圈呼出寥寥的雾气。「为什么要去整容?我不喜欢你现在这种脂粉味,你是Jnv吗?」

    刚才喘了两口气,穆瑶儿乍听他所说的话,怒气上涌。粉N的秀拳狠狠的朝着欧Y泽的俊脸挥过去。

    「Jnv,我在你的心目中竟然是Jnv?欧Y泽,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现在的样子不像Jnv吗?」积聚了两年的怒气在瞬间爆发,他一手扯住穆瑶儿身上的衣F。他喜欢的是陆澄,那个温柔似水,善良T贴的nv人。「那你以为是什么?穿着这种在舞台上晃,让所有人都看到你身上的R,你到底是在卖弄你的歌喉,还是卖R。」

    「欧Y泽,你够了。」面对他的羞辱,不管是谁都无法忍受。更何况穆瑶儿的心里隐藏着浓浓的恨意,这两年穆瑶儿只是将恨意隐藏在心里,并没有彻底消除。再听到他这些羞辱的话,肯定会随即爆发。「你凭什么这么羞辱我,你跟我什么关系?现在的你我只不过是陌生人,我是我,你是你!」

    「我是我,你是你?」欧Y泽的双眼眯成一条线,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危险的气息。找寻她两年,用尽所有人脉寻找她的下落,她竟然说自己和她只不过是陌生人的关系。

    穆瑶儿看到欧Y泽身上的怒气,她慢慢的后退。欧Y泽是个可怕的男人,随时可以做出让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

    「是,我已经离婚了。」

    「离婚是你决定的事情。」欧Y泽靠近她,轻轻的动一动,就讲她反手扣住,压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我并没有同意跟你离婚,离婚协议书早就被我撕掉。你仍然是我的Q子陆澄,我仍然是你的丈夫。」

    「欧Y泽,你想G什么,放开我。」两年来从来没有靠近一个男人,更加没有过这种暧昧的姿势。他整个人压在穆瑶儿的身后,挤压了J年的Yu望全都用到了坚挺起来的RB上。穆瑶儿能够感觉到他的RB抵住自己PG的鸿沟。

    想到曾经在他身下,被他G得死去活来的样子,身T里的小虫好像活过来S动的游荡了起来。

    欧Y泽垂下身,舌头来到了她的耳边。她的耳朵一直都她的敏感点。只要轻轻在她的耳边吹一口气,她的Yu望就会被挑动起来。

    「两年了,我没有碰任何nv人,今天也该我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利。」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穆瑶儿的耳边,随即舌头T上了穆瑶儿的耳垂。

    穆瑶儿仿若触电般,本能的歪着头。不过呻Y的声音还是从穆瑶儿的喉咙口滑了出来,「嗯!」

    欧Y泽象是得到了允许一般,正张嘴含住她的耳垂,用力的吸允。放开她的耳垂,垂耳已经被吸允得变成了充血的红Se。欧Y泽瞧见她迷醉的颤动着睫mao,似乎沉浸在自己给的Yu望世界,就更加肆无忌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