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到了S立医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繁T版本

    穆瑶儿回过神来,她木愣的看了看欧Y泽。最後才接过杯子,欧Y泽真的和以往不同了。疑H的想着,穆瑶儿才将牛N喝了下去。

    他们离开欧Y家的时候差不多中午,穆瑶儿发现竟然没有记者围堵在外面。她坐在副驾驶的座上,看着欧Y泽将车子开出去,左顾右盼的看了看,纳闷的喃喃自语了起来。「欧Y泽的家应该有很多记者啊,为什麽现在一个记者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欧Y泽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她愣愣的转过头看着欧Y泽。他刚才问了什麽?「欧Y泽,  你说什麽?」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穆瑶儿摇头,作为一个睡得连衣F是谁脱得都不知道,又怎麽会知道睡了多久?

    欧Y泽侧脸看了她一眼,嘴角再一次泛起了笑容。不过只是一眼,便转过头再次将视线投注到前面的路况。  「可能昨天太累,你整整睡了一整天。昨天下午,你公司已经发表了申明。你不再是他们公司的艺人,我也召开了记者会,宣布我们在一周後结婚。记者对你的事情应该不再有兴趣,所以不再纠缠了。」

    「我……不再属於公司?」明明前J天还是炙手可热的歌手,现在现在却成了被赶出公司,无事可做的无业游民。「欧Y泽,都是因为你。」

    「这样不是很好,你安心做你的少NN,抛头露面的事情大可留给别人。」

    「欧Y泽,我不懂你为什麽要这麽做。我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我不相信这两年来你没有别的nv人,我更加不相信这两年来你没有另一段感情。」

    「如果我告诉你没有呢?」欧Y泽仍然看着前方的路况。「我欧Y泽可以发誓,这两年绝对没有碰过别的nv人。」

    「你还有信誉可言?」穆瑶儿看向窗外,思绪不由得飘到了两年前。两年前是那麽信任他,ai着他。可是换来的却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而两年後他对自己说他很忠诚,自己还有可能相信他吗?「别忘了,你已经花名在外。在你身边的nv人如过江之鲫,我算什麽?你该不会觉得我现在换了一张脸,又有了新鲜感,才对我一改常态。」

    「一改常态?这话似乎说的有点儿重了,我之前对你是什麽态度?」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穆瑶儿说得一点儿都偏激,之前欧Y泽想到她的时候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何曾把她当成Q子。

    欧Y泽终於侧过脸看了她一眼,「只有Jnv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是我Q子,是我老婆。你跟别人不一样!」

    穆瑶儿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她的视线再度转向了窗外。当视线投注到窗外,她才发现这是一条陌生的路。

    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欧Y泽要开车去哪里?

    欧Y泽开车经过了两条街,最後来到了一家医院。医院的规模看起来并不大,但是环境非常不错。

    穆瑶儿跟着欧Y泽下车,看着这里的环境,她心中似乎已经有数。这里应该是S立医院,不过欧Y泽带自己来这里做什麽?总不能带自己来看病吧!

    自己这两年都是按时做检查,没有隐形疾病。

    「我不进去。」

    「你不进去?连你想见的人也不想见了。」欧Y泽拦住她的肩膀,脸上的笑容总有一种违和感。

    想见的人?

    这两年来已经没有挂念的人,他指的是谁?

    欧Y泽看到她眼里的疑H,不过欧Y泽并没有解释,而是拦着她的肩膀走进了医院的一楼大厅。

    穆瑶儿看他神秘兮兮的模样更觉奇怪,他把自己拖出来,不会没有任何目的。

    欧Y泽带着穆瑶儿乘电梯来到六楼,穆瑶儿看着电梯打开,她纳闷的走出电梯。这里怎麽看都不像F产科,欧Y泽带自己来这里做什麽?

    欧Y泽突然拉住她的小手,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牵着她走到了一间活动室。

    活动室里全是孩子,不过有一个特例。一个二十来岁小夥子好像低能儿一样和孩子们一起玩耍,穆瑶儿顿时瞪大了双眼。、

    不一会儿,她的眼中积满了泪花。

    」陆平不是早就死在车祸里了吗?」当时送陆平去聚会的车子爆炸,司机死了。司机和陆平都屍骨无存,穆瑶儿以为……以为……

    欧Y泽细心的将她眼底的泪花擦掉,看着她带着血丝的双眼,心口一阵疼痛。两年前不明白为什麽会有这种感觉,现在完全清楚。

    这就是ai!

    只有ai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这般心疼。只有ai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被她的喜怒哀乐牵绊。

    「本来我也以为陆平死了,不过後来有人找到我。他告诉我陆平还活着,只是陆平醒来之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穆瑶儿脚下仿佛有千斤重,唯一的亲人近在咫尺,但是他却变成了一个……不会都不理解的人。自己该怎麽面对陆平?怎麽面对唯一的亲人?

    「陆平!」

    「姐姐……」

    陆平一声姐姐让穆瑶儿的心中燃起了希望,她激动不已的握住了陆平的手臂。

    「陆平,你记得我了?告诉我,我是谁?」

    「姐姐,你抓痛我了,姐姐……」

    「瑶儿,不要这麽激动。他不记得你,也不认识你。你想想看,你现在改头换面,陆平怎麽会记得你?他对每个nv人都叫姐姐,被在为难陆平。」

    欧Y泽掰开了穆瑶儿的手,穆瑶儿失望的跌坐在地上。上天为什麽要对自己这麽残忍?为什麽连唯一的亲人都不认得自己?

    欧Y泽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蹲下身将她的脸抬起来。她的伤心直接牵动自己的心,「陆平既然能够醒过来,将来就一定可以恢复健康。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绝望的样子,有我在,你不可以绝望。」

    「不可以绝望?」

    「有我在,你不需要绝望。」欧Y泽将她拉起来深深揽入怀中,「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陆平,总有一天陆平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站在你面前。」

    「我该谢谢你吗?」她仰起头看着欧Y泽,对欧Y泽的戒心仍然存在。

    欧Y泽很清楚她这个问题背後的含义,她可以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不过将来她会看到成效。「这是我该为你做的事情,你是我Q子。而陆平,也等於是我的弟弟。」

    ………………………………………………………………

    简T版本

    穆瑶儿回过神来,她木愣的看了看欧Y泽。最后才接过杯子,欧Y泽真的和以往不同了。疑H的想着,穆瑶儿才将牛N喝了下去。

    他们离开欧Y家的时候差不多中午,穆瑶儿发现竟然没有记者围堵在外面。她坐在副驾驶的座上,看着欧Y泽将车子开出去,左顾右盼的看了看,纳闷的喃喃自语了起来。「欧Y泽的家应该有很多记者啊,为什么现在一个记者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欧Y泽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她愣愣的转过头看着欧Y泽。他刚才问了什么?「欧Y泽,  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穆瑶儿摇头,作为一个睡得连衣F是谁脱得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睡了多久?

    欧Y泽侧脸看了她一眼,嘴角再一次泛起了笑容。不过只是一眼,便转过头再次将视线投注到前面的路况。  「可能昨天太累,你整整睡了一整天。昨天下午,你公司已经发表了申明。你不再是他们公司的艺人,我也召开了记者会,宣布我们在一周后结婚。记者对你的事情应该不再有兴趣,所以不再纠缠了。」

    「我……不再属于公司?」明明前J天还是炙手可热的歌手,现在现在却成了被赶出公司,无事可做的无业游民。「欧Y泽,都是因为你。」

    「这样不是很好,你安心做你的少NN,抛头露面的事情大可留给别人。」

    「欧Y泽,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我不相信这两年来你没有别的nv人,我更加不相信这两年来你没有另一段感情。」

    「如果我告诉你没有呢?」欧Y泽仍然看着前方的路况。「我欧Y泽可以发誓,这两年绝对没有碰过别的nv人。」

    「你还有信誉可言?」穆瑶儿看向窗外,思绪不由得飘到了两年前。两年前是那么信任他,ai着他。可是换来的却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而两年后他对自己说他很忠诚,自己还有可能相信他吗?「别忘了,你已经花名在外。在你身边的nv人如过江之鲫,我算什么?你该不会觉得我现在换了一张脸,又有了新鲜感,才对我一改常态。」

    「一改常态?这话似乎说的有点儿重了,我之前对你是什么态度?」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穆瑶儿说得一点儿都偏激,之前欧Y泽想到她的时候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何曾把她当成Q子。

    欧Y泽终于侧过脸看了她一眼,「只有Jnv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是我Q子,是我老婆。你跟别人不一样!」

    穆瑶儿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她的视线再度转向了窗外。当视线投注到窗外,她才发现这是一条陌生的路。

    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欧Y泽要开车去哪里?

    欧Y泽开车经过了两条街,最后来到了一家医院。医院的规模看起来并不大,但是环境非常不错。

    穆瑶儿跟着欧Y泽下车,看着这里的环境,她心中似乎已经有数。这里应该是S立医院,不过欧Y泽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总不能带自己来看病吧!

    自己这两年都是按时做检查,没有隐形疾病。

    「我不进去。」

    「你不进去?连你想见的人也不想见了。」欧Y泽拦住她的肩膀,脸上的笑容总有一种违和感。

    想见的人?

    这两年来已经没有挂念的人,他指的是谁?

    欧Y泽看到她眼里的疑H,不过欧Y泽并没有解释,而是拦着她的肩膀走进了医院的一楼大厅。

    穆瑶儿看他神秘兮兮的模样更觉奇怪,他把自己拖出来,不会没有任何目的。

    欧Y泽带着穆瑶儿乘电梯来到六楼,穆瑶儿看着电梯打开,她纳闷的走出电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F产科,欧Y泽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欧Y泽突然拉住她的小手,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牵着她走到了一间活动室。

    活动室里全是孩子,不过有一个特例。一个二十来岁小伙子好像低能儿一样和孩子们一起玩耍,穆瑶儿顿时瞪大了双眼。、

    不一会儿,她的眼中积满了泪花。

    」陆平不是早就死在车祸里了吗?」当时送陆平去聚会的车子爆炸,司机死了。司机和陆平都尸骨无存,穆瑶儿以为……以为……

    欧Y泽细心的将她眼底的泪花擦掉,看着她带着血丝的双眼,心口一阵疼痛。两年前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现在完全清楚。

    这就是ai!

    只有ai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这般心疼。只有ai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被她的喜怒哀乐牵绊。

    「本来我也以为陆平死了,不过后来有人找到我。他告诉我陆平还活着,只是陆平醒来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穆瑶儿脚下仿佛有千斤重,唯一的亲人近在咫尺,但是他却变成了一个……不会都不理解的人。自己该怎么面对陆平?怎么面对唯一的亲人?

    「陆平!」

    「姐姐……」

    陆平一声姐姐让穆瑶儿的心中燃起了希望,她激动不已的握住了陆平的手臂。

    「陆平,你记得我了?告诉我,我是谁?」

    「姐姐,你抓痛我了,姐姐……」

    「瑶儿,不要这么激动。他不记得你,也不认识你。你想想看,你现在改头换面,陆平怎么会记得你?他对每个nv人都叫姐姐,被在为难陆平。」

    欧Y泽掰开了穆瑶儿的手,穆瑶儿失望的跌坐在地上。上天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为什么连唯一的亲人都不认得自己?

    欧Y泽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蹲下身将她的脸抬起来。她的伤心直接牵动自己的心,「陆平既然能够醒过来,将来就一定可以恢复健康。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绝望的样子,有我在,你不可以绝望。」

    「不可以绝望?」

    「有我在,你不需要绝望。」欧Y泽将她拉起来深深揽入怀中,「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陆平,总有一天陆平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站在你面前。」

    「我该谢谢你吗?」她仰起头看着欧Y泽,对欧Y泽的戒心仍然存在。

    欧Y泽很清楚她这个问题背后的含义,她可以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不过将来她会看到成效。「这是我该为你做的事情,你是我Q子。而陆平,也等于是我的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