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扑倒黑化教主【十一】床战(高H,字一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独孤绝冷冷盯着她,脸Se紧绷,他恼恨地启唇开始剧烈的回应她的吻,说是吻,更像是啃咬,就像野兽猎食一般,疯狂而粗暴。

    安然嘤咛一声,疼的眼泪直掉,口腔里的空气也被chou空,这一吻狂烈暴躁仿佛热带风暴,安然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吻死了,直到憋气到差点晕厥,她本能地推拒着他。因为他不能动,安然没费多大劲就推开了。

    然后她趴在他的X膛上剧烈的喘X着,头埋在他的锁骨间,鼻息不断喷洒在他的颈间。

    独孤绝也喘着粗气,他嘴里却毒舌的讽刺:“什么,自己G引了本教主,却自己受不了了!”

    安然从他身上起身,看着他胯间雄纠纠气昂昂的巨龙,安然手指一个轻弹,“呵,还不知道是谁受不了了呢!”

    独孤绝一个激灵,他的手背上青筋突起,看着蹲在他身旁的nv人,那眼神Y鸷得好像要把她拆吃入腹,“你这个恶F!”

    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T的变化。

    哪怕他尽力克制着,但男人的本能让他的Yu望在快速地膨胀。

    安然看着手中早就擎天一柱的巨龙,她面Se赤红,呵呵一笑:“是不是特别想潜龙入X啊?可我就是不给你!”

    说完这么粗俗Se情的话,安然翩然起身,她对他嫣然一笑,慢慢在他面前宽衣解带。

    独孤绝脸Se异常Y沉,他紧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吐出:“许安然,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放荡的nv人。”

    安然对仰躺着不能动的他呵呵一笑,“没关系,现在不是见到了吗?以后我还会陪着你一辈子。”

    说着,安然的衣F已经脱得只剩下一身S漉漉地白Se亵衣,紧紧贴在她玲珑有致的娇躯上。

    独孤绝呼吸一窒,他的目光紧紧黏在了勾人的身影上,只见那绝美的身影透明的亵衣裹踢,朦胧中隐约可见谣言的身材,透着无限的诱H。

    娇媚艳丽的俏颜盈盈含笑,刚刚被他蹂躏过的樱唇红肿,黑白分明的眸中带着无尽妖媚,如玉的肌肤略带晕红,玲珑起伏的娇躯勾勒在近乎透明的亵衣之中,那呼之Yu出的圆润SX、妖娆玲珑的纤腰、浑圆饱满的雪T、修长而优美的**,无不散发着诱人的魅H。

    那若隐若现的方泽之处,粉腻尽显,在室内柔和的光线下闪出若有若无的晶晶亮Se,那抹S意更引人遐想。一双纤细玉足踏在柔滑的汉白玉石上,似一钩新月出没在如烟的雾气中,那身姿往那盈盈一站,就足以颠倒众生!

    安然绝美的妖娆身影忽地伸展、扭胯,轻盈的转了一个圈,对着独孤绝嫣然一笑,“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听到陡然加重的喘X声。安然玉足轻踏,莲步向着他轻移,似是水上精灵如梦如幻。那娇躯千娇百媚,极尽妖娆,每一个脚步都勾起无尽的妖媚,J乎透明的亵K里若隐若现的娇跨扭动间,朦胧地展现着娇N芳泽,一双修长圆润的**在薄雾般亵K里时伸时屈,随着**的抬起,轻纱被随风撩起,芳泽之处的那抹S密粉N毫无遮拦的L露在独孤绝眼前,勾起无穷的Yu望……

    两人相视,他俊美的如墨黑眸,紧紧盯着她的玉T,如饥似渴地欣赏她的每一寸香肌,而她妖娆俏丽在他眼前,亭亭玉立,目似秋水,美若玉立瑶池的白莲,任君采摘,二人在这雾气缭绕的浴室中美的如梦如幻。

    长久的欣赏着,他渴望着能伸出修长的大手向她如白玉的足,温热的手掌包裹她滑腻如美玉的肌肤,再慢慢向上滑向她的小腿,再滑向大腿,然后深入她的芳泽,抚上她那S密的粉唇!

    光是想着,独孤绝T内的Yu火就熊熊燃烧,他依旧记得那一天在马车上,她那紧致**的包裹,随着马车的颠簸,他的巨龙狠狠地顶进那S滑柔腻的花X中,跳动着喷出炙热的激流狠狠冲刷着她神秘的圣地,他登上了极乐的顶峰,那癫狂的极致快乐……

    独孤绝胯间的巨龙早就坚Y如铁,此刻更是紫涨得好似要爆裂了一般,跳动着,铃口更是溢出了点点白浊。

    他眼眸赤红,剧烈的喘X着,咬牙切齿道:“许安然,你这个不要脸的荡F……”

    他骂着,眸光却还是紧紧盯着她双腿间的幽幽蜜谷,目光又炽热又贪婪,恨不得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贯穿她,极尽蹂躏!

    “呵呵,是不是很想要啊?”安然轻抬莲足蹭了蹭他坚挺的巨龙,笑得好不得瑟。

    独孤绝恼恨得目眦尽裂,她冲他妩媚一笑,下一刻,脚尖对着他的PG一挑,一勾,一踹,他“噗咚”一声又落入了温泉池中。

    安然一把将自己身上的亵衣K扯开扔掉,也跳进了温泉池中,她一手将他捞起,两人坐到了浴池的阶梯上。

    在雾气缭绕的温泉里,安然不顾独孤绝滔天的怒火,细细为他擦洗着身子,真的非常仔细,连他胯间的昂扬都被她的小手不断滑过,刺激得独孤绝倒chou了一口气。

    安然听到他骤变的气息,握了握他坚Y如铁的巨柱,冲他妩媚一笑,“是不是超级想要啊!哈哈,就不给你。”

    然后安然就站到了温泉池中,对着他慢慢清洗着自己的娇躯,她媚眼如丝朝他挑挑眉,双手极尽诱H地滑过自己的水N雪白的双峰,向下滑过那魅H的幽谷……

    哪个男人经得起如此诱H?

    但独孤绝就被迫一直从头目睹到尾,他全身血脉喷张着,太YX突突跳动着,“许安然,你个荡F,等本教主冲开X道,一定要让你永远也下不了床!”

    他的目光太过火热,自己又挑逗着自己的敏感处,安然的蜜X中溢出了点点S润,“是吗?那我倒是期待呢。”

    安然走向他,一把将他打横抱起,走向了他的寝室。

    越过大红Se的落地布帷,四周是深紫的绞纱帐,就见到一个H梨木雕花大床,打量着这一寝室,安然道:“相公,这布置品味还不错嘛!”

    独孤绝紧抿着唇,没再开口。到了此时,他已经深深认识到一个事实:和这个nv人J流,被气死的永远只有自己!

    安然低笑出声,将他放到床上,“相公,我要跟你双修,我跟你说喔。我知道一个非常厉害的双修改功法,据说是远古仙人遗留下来的,据说只要练成,凡人能脱胎换骨,鬼能再造R身,仙人都能重塑金身……”

    说到这部双修功法,安然就想起上一个世界的凤九幽,想起她最后那个功败垂成的悲凉结局,安然就想哭,她含糊不清不清的说:“总之这部功法厉害无比,它还有个牛B的名字叫《YY乾坤诀》!我现在就跟你修炼,和你练了,我X前被你刺伤的这个结疤的伤口肯定很快就能好了。我们两个的武功还会很快提高。”

    说着,安然慢慢跨坐到了他身上,结果她才他身上蹭了半天,巨龙还没入洞,独孤绝Yu火焚身,忍无可忍地怒声道:“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你还要蹭多久?”

    安然抬眸怒视他,说的比他还理直气壮:“谁叫你那个东西长得那么大那么长,你也不看看现在它雄纠纠气昂昂的,那个大蘑菇头比个鸭蛋还大,根本就赛不进去好吧?上次我不就因为你那玩意儿太大,把我整的都晕了吗?”

    她那控诉的语气好似上次都是他的错,可是也不想想上次是谁强上了他!

    独孤绝J乎气绝,“你现在又不是处子了,你看看你自己那个洞不是早就S淋淋的了吗?你对准点一坐下来不就完了吗?你不会就解开本教主的X道,让本座来!”

    “谁说我不会了!我不会我上次能上了你!”安然不F气的拍了他小腹一下,“我只是,只是……你这个太大了,我有点怕了!”

    咽了咽喉,给自己打了打气,安然才一手扶着巨龙,一手撑开自己的蜜X,对准位置,十分缓慢地坐了下去。

    慢慢地大蘑菇头撑开了小小的X口,进去了一点。

    独孤绝总算输了一口气,他都被点住X道不能动了,为嘛他感觉比她还累啊?

    可是……你他M的,为什么头就进去了一点,她又不动了啊?

    独孤绝刚输入一口气,喉咙又哽的慌了,他不断喘着气,拼命让自己忍着怒气,“你倒是快点啊!”

    “CCC,你Cmao啊C?”安然也恼,他的大蘑菇头刚刚进入一个头,就让她撑得慌,好似下一刻整个甬道就要裂开一般,缓了缓,咬了咬牙,安然才往下继续坐下去,当巨龙进入一半的时候,就已经顶到她的蜜X深处了。

    “呼~~”安然定住,深深输了口气,“好撑,好大!”

    她这一呼一吸间,整个身T也随着一收一缩,带动着甬道媚R的蠕动,直让独孤绝舒爽的不行,“唔……”他从喉咙深处溢出一声低叹,“许安然,你别停,快动一动。”

    “好啦,好啦。马上就动。”安然喘着气,她整个人趴到独孤绝身上,唇吻上他的唇。想着《YY乾坤诀》的内功心法,安然娇T轻轻抬起,又缓慢的坐下去,因为男人的火热太过粗大,让她的吞吐有些困难,下身麻痒的感觉渐重。

    独孤绝此刻也完全被Yu望左右着,他没有再和安然呛嘴,在安然吻着他的时候,他也享受地和她唇齿相缠,细心T味这一刻男nv鱼水之欢的极致快乐。

    快感不断堆积,安然不禁弓起腰,加快了动作,进进出出的不断吞吐着男人的巨龙……随着挺腰的动作X前一双娇N的挺立有节奏的晃动着……

    安然的内力随着《YY乾坤诀》的修炼心法不断运转,独孤绝突然感觉到自小腹处升腾起一团暖流,接着那团暖流开始缓缓游走,从他的小腹游走到他坚挺的巨龙,在通过两人的结合处进入安然的T内。

    接着,暖流在安然T内在各个经脉内游走了一圈,再从两人相吻的嘴回到独孤绝T内,在他T内的经脉游走一圈后,再通过两人的结合处进入安然的T内……不断反复循环。

    两人周身慢慢晕出一个淡粉Se的光圈,将他们包裹住。

    随着暖流的不断游走,好似身T的各个感官都更加敏感了,从结合处传来的快乐也成千上万倍的放大,独孤绝低吼一声:“好爽,好舒F!唔……你动作再快一些。”

    安然也感觉整个小腹热热的,身下一**快感强烈的快要将她淹没了,她不由自主的紧缩着自己,高仰着头,大口喘气、秀眉微皱、媚眼迷离、发出令人**的呻Y:“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不了了……要到了……啊……”

    安然浑身虚软地坐到他的身上,火热的龙头也撞在她的最深处时,她彻底崩溃了,S麻快而凌厉地袭来!小腹剧烈的chou搐,颤抖着收缩S处,一G热C喷涌而出,香肌NR后的蜜汁被挤了出来,浇灌着他深深埋在她紧致甬道里的粗长巨龙上。

    “嗯啊!……”安然紧皱眉头轻咬朱唇,她没想到一边享受欢ai,一边修炼《YY乾坤诀》的心法,高C竟然会如此迅速,如此凌厉!

    安然的高C显然刺激了男人,“嗷……”他闷哼一声,密地的收缩强力而又S热,前所未有地紧致,刺激得男人瞬间也冲上了顶峰,他的巨物狠命喷发着滚烫的激流,冲刷着nv人娇媚的花心,将安然冲上又一个巅峰!

    “啊!”安然尖叫一声,玉T剧烈地收紧着,一大G晶莹的热流喷薄而出。安然彻底软趴在了独孤绝身上,她面SeC红,身Tchou搐着,口鼻中不断剧烈喘X。

    上个世界,她和凤九幽只想着修炼,他们一开始就心法,和动作一起来,看来心法和动作还可以分开来修炼啊!她算是看明白了,只修心法是能享受欢ai,心法和动作同时修炼就是练武功了!

    安然如此想着,独孤绝一双狭长墨眸瞪大了看着她的X口,似乎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议地事情。

    安然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X口,只见原来被他刺过一剑的左X口那个个结疤的伤痕,现在已经恢复如初,肌肤上光滑如玉,就像从没受过伤一样。安然一脸欣喜,《YY乾坤诀》这个双修功法比她想象的还要神奇啊!

    “这个武功心法果然很神奇!”独孤绝低叹着,他试着运行内力冲开X道。

    想起上一个世界的凤九幽,安然附和:“是啊,那个双修功法可厉害了,是真能让人脱胎换骨的。”

    “是啊,真该感谢这个功法!”独孤绝说着一个强劲的翻身就将安然压在了身下,他轻笑一声,带着一丝得意:“还真让本教主的内力精进了些。还帮助本教主冲开了X道。许安然,你个荡F,看你如何承受本座的怒火吧!”

    他腰身用力一沉,一个猛烈的顶撞!安然没能控制住自己,发出一声闷闷的呻Y,他一撞好死不死就戳中了她的敏感点,电流般的快感如决堤的洪水般爆发出来!瞬间淹没了她,刚刚他泄在她T内的热流在她下腹的收缩下被挤出来。

    独孤绝邪肆一笑,好看的眼睛充满了满满地Yu念,紧紧盯着两人的J合处!那雪白的白浊中被磨成了白沫,刚刚两人的倾泻的东西很多,让她的蜜X吃不消的吐出。而他青筋凸起的巨龙就强势cha在她梨花带雨的腿间,一P残N的旖旎景象。

    安然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反攻,一愣过后,她不甘示弱地双腿环上他的劲腰,脸带挑衅:“谁怕谁?”

    “呵……跟我斗!还没有人能赢过我!你也一样!本座会让你在我的胯下生不如死的!”

    他的腰T缓缓退出,又一个猛烈的狠狠刺入,毫不留情,仿佛要将她刺穿一样。

    “啊!”猛烈的刺入让安然尖叫出来,他的巨龙竟然又生生胀大了J分!将她涨得满满的,巨大的放佛要撑烈她的身T一样,安然不得不张开腿到最大,以便自己能承受他对她的贯穿!

    原本就被灌满浊Y的甬道内又S又滑,尽管她被猛烈的快感刺激得弓起娇躯死命地缩紧自己的下腹,身T本能地想阻止他的动作,却根本阻碍不了他的闯入,反而引起更猛烈的热C!

    “果然是个荡F!看看你多紧!”他兴奋地盯着他们S滑的J合处,“本教主会兑现自己的承诺,让你这个Y荡的nv人永远下不了床的!”说完,他雄壮的身躯狠狠向安然压下,宽大的X膛J乎将娇小的她完全埋进床褥里!健硕的身躯全力一挺,重重戳进她的身T!

    “啊!”只一戳又挑起了安然的热C!

    而她身上的男人却被她刺激得一窒,接着就是一阵狂chou猛送,每一次撞击都带给她强烈的刺激,被他挑起的热C竟然没有丝毫退去的迹象,在他快狠准的蹂躏下,醉人的热C被一次次推高,盘旋在她的脑海中,让她如在云端。

    他每一次的刺入,安然的花心深处就会颤栗着收紧着,他显然感觉到了幽X深处的微妙,邪佞却又优雅地嘲讽:“唔……你这个荡F,是不是在本座身下要快乐死了?”说完,他猛然加大了chou送的力度和速度。

    “嗯嗯啊……”突然的袭击让安然理智溃散,这个男人怎么可以chou送得如此强烈,如此强势?他不仅巧妙地撩拨她的Yu念,同时又带着一G强悍的力量,强势霸占她的S处!

    说的话更让她恼恨!

    “嗯啊啊……我我……嗯喔……怕……你啊?”安然嘴倔地回应,同时她的手也用力的挠向他的后背。

    她的指甲尖利,竟在他后背抠出了一道道血痕。她还弓起腰,缩紧蜜X,不断迎合着他的撞击,好似在比拼谁先缴械投降。

    独孤绝被她挠的吃痛,大吼一声:“你个恶F!”

    喊着,他也低头撕咬向她的脖颈,咬出一个个带血的压印。而她密地里的媚R更加紧致缠绕上重重撞入的硕大,绞得J乎让他疯狂,要是更是全力chou送起来。

    “嗷嗷……啊……”身上被他撕咬的疼,和被他顶撞的快感,让安然大声媚叫。她双手也在他身上不断抓挠,嘴也撕咬上他的脖颈。

    两人脖颈相J地撕咬,身T谁也不让谁地相撞,竟是意外的和谐,“啪啪啪……”的撞击声中,男人混合着nv人的津Y被他狂猛地顶入、chou出,带出S滑的水泽声,“啊啊……”一声无法抑制的娇Y,安然娇小的玉T猛地弓起绷紧,甬道里的媚R更是收紧到极致……

    身上的男人已经被香肌紧夹得无法忍耐了,用尽全力顶进少nv的最深处,“啊!”太深了!安然甚至清楚地感觉到他已经深入到子宫口,巨大的蘑菇头头就在那P禁地里跳动!炙热灼人的激流淩厉地冲刷着少nv香肌!

    “啊!”安然高声尖叫,弓起娇躯,玉臂紧紧搂住他的背,十指用力嵌入他背部坚Y的肌中,纤细的手指深深的扣入男人的肌肤里,竟抓出了血痕!无边的快感迫使她将秀腿张开到最大程度,在他身下绷紧颤栗,无奈又兴奋地承受着他肆意而猛烈地入!

    发泄後的男人搂着绵软无力的安然,如墨的双眼盯住她的俏脸,此时的安然迷离地闭着眼,俏脸嫣红,褒衣大敞,赤L出来的一对坚挺圆润的雪上满是晕红,下T更是S得一塌糊涂,刚才被强行灌入的流出粉腻的细缝,粉白分明。

    “你以为这样子就算结束了吗?呵……夜才刚刚开始!”独孤绝翻身而起,他突然褪出的动作点燃了安然小腹中的热流,S密处传来一阵颤栗,涌出了更多的白浊,也惹来了安然的一声低Y。

    他已站在床边,有力的双手抓着安然的两条腿,大开着,让她无从躲避。那刚刚才泄过的巨柱再次挺立起来,依然还是呢么壮硕,那么火热,狰狞着昂然而立!

    “本座会让你Yu仙Yu死,享受个够的!”他挺腰猛然刺入。

    “啊!”甫一入就引出安然的一声妖娆娇媚的呻Y。只觉自己蜜地里的N又一阵收紧,火热地缠绵上那个肆N着的巨物。连连而至的快感让安然忘我地张开秀腿,敞开那层层叠叠的香肌N,迎向那硕大滚烫的龙头,颤栗的禁地里满是被充满的快意。安然再也禁受不住这麽强悍的刺激,让她沉沦Yu海……

    可她不G啊!这个死变T好像今天就要将她弄死在床上的模样,她怎么能让他得逞?

    安然怒而奋起,她双腿用力一夹,一个借力,腰也向上弓起,头部向着他一扑,下一刻,“砰“两人就着相连的动作就摔倒了地上,nv上男下!

    “啊……“太过突然的深入,让安然一声惊呼!

    “唔嗯!“太过突然的刺激,让独孤绝居然瞬间J代了!

    “许!安!然!你有床不待,喜欢在地上是不是?”

    独孤绝咬牙切齿出声,而他刚刚J代了的巨龙竟然跳动着再次B发。

    他一个翻身,不断挺动。她不甘示弱不断想反攻……铺着紫红地毯的地面上,赤L的男nv不断滚动,疯狂J欢。一下子撞倒了屏风,一下子撞倒了花瓶……屋内乒乒乓乓一P激烈的东西破碎声。

    她仿佛真的要被这个强健的男人蹂躏得Yu仙Yu死!无法压抑住的蠢蠢Yu动春C,直至那春C爆发出来,淹没了她的理智。

    而他也再一次狠命地闯入花心的最深处,硕大的蘑菇头撑挤开她娇N滑软的花心,将浓浊的精华深入幽深的禁地……

    从下午,到晚上,再过整整一个晚上,两人都较着劲一般,谁也不让谁,谁也不F谁,在Yu望的驱使下不断博弈。安然已经记不清她泄了J次?他异常勇猛,一直不停地贯穿她,而每一次因为两人较劲都会带给她巨大的快感和高C。

    那种纯粹的RT快感带给两人的快乐是非常震撼的。

    最后一次在无比强烈的快感中安然昏厥了过去,安然大喊了一声“救命~~”,而他还在蹂躏着她早就红肿的花X……

    在昏过去前,安然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不管她的武功多么强大,也永远不要和男人在床上较劲,nv人永远也比不过男人!

    ……

    而下午就带着小喜过来想给安然随身伺候的青云担心出事,就和守卫在门外偷听。结果他们听到的是教主不断怒吼:

    “你个恶F……”

    “你个毒F……”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接下来是乒乒乓乓的声音,跟随了独孤绝那么多年,青云从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他向来极少喜怒形于外,即使形于外那也不是真的。

    “救命啊~~”众人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便是教主夫人的尖叫。

    青云一阵心惊R跳,教主不会真把教主夫人弄死了吧?

    青云如此想着,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已经听了一夜墙角。

    清晨。

    房内,独孤绝从安然身上翻身而起,他走到梳妆台前,只见自己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青青紫紫的痕迹,左脸上一个充血的压印,右脸上一到清晰的五指抓痕,脖颈上还有各种吻痕,背上还有指甲留下的血痕。

    这还让他怎么出去见人?让他一代教主的颜面何存?

    “碰!”他一拳击打在一旁的梳妆台上,将整个梳妆台打得粉碎!一双喷火的俊目瞪视着躺在地上的安然大骂道:“真是个荡F!毒F!恶F!竟然将本教主挠成这样……”。他愤怒得说不下去话,最後,只是铁青着脸,指着昏迷的安然喘着气。

    可惜,安然昏迷着,根本不知道他的怒气。

    狠狠喘了J口气,独孤绝才黑着脸从倒下的衣柜中捡了一件衣F披上,就对外面沉声道:“来人。”

    ……

    正在门外胡思乱想的青云,就听见又是一阵乒乒乓乓声,接着听到独孤绝怒气吼声“真是个荡F!毒F!恶F!竟然将本教主挠成这样……”

    接着他还听到独孤绝还算平静的声音“来人!“

    可是往往平静下都会潜藏着风暴。青云一推一夜没睡,现在正昏昏Yu睡的小喜,示意她进去伺候,然后自己就脚底抹油地快速溜了。

    小喜进屋后,震惊到不行。整个屋子简直是满地狼藉,下脚的地方都差点没有了,屏风,柜子,花瓶,熏炉……屋子里所有的东西没有一个是正常站立保持原状的。很像是被野兽践踏过的房间。

    再看到房中站立的人,她不禁低呼一声。教主左脸一个压印,右脸一道五指抓痕,脖颈上满满都是青紫吻痕。天啊,教主夫人怎么这么勇猛?

    独孤绝用那冷地足以冻死企鹅的眼神瞪了消息一眼,让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怎么会是你?”独孤绝沉声问。他记得这个小婢nv是被安然昨天点名要去的,凡是安然喜欢的东西,他看着就厌烦!

    小喜对他行礼的福了福身,“回教主,昨日下午夫人说过要让奴婢跟随伺候,青云堂主就将奴婢送过来了。”

    “他倒是积极,怎么不见他对本教主的命令这么积极?”独孤绝冷声道,然后他留下一句话:“给那个nv人穿上衣F,打入水牢。”便翩然离去。

    小喜愣了愣,看着满地狼藉的屋子,她才反应过来,教主说的那个nv人应该是教主夫人。可是教主才和夫人春风一度,转眼就又要将夫人打入大牢,真真是翻脸无情!

    想着,小喜越过布帷,想进去伺候安然起身更衣。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她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得不知所措。

    只见教主夫人还浑身赤L着躺在地上,浑身青青紫紫的,有些牙印还躺着血迹,被蹂躏得红肿的腿间一P狼藉,她双腿大开着,从她腿间开始、满地都是星星点点地暧昧痕迹……不知该害羞还是害怕,消息把手指伸到安然的鼻子下一探,这才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安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可是她圆圆的杏眼中却不断滴下泪来,“夫人你真命苦,都被教主折腾成这样了,竟然还要被打进水牢。呜呜……”

    小喜边伤心边出去打水进来,为安然简单收拾了一下,才为她穿上衣F。可刚等她收拾完毕,就教里的护卫进来,把昏迷的安然给拖走了。

    ……

    安然悠悠的醒转来已经是第二天入夜的时候了。她只觉的浑身冰冷,头重脚轻,脑袋里仿佛针在扎,从脖子到脚趾无不酸痛,尤其是大腿根部。大腿根部,安然一阵惊慌,她想动一动,却又听见一阵“哗啦啦”的铁链碰撞声。

    她睁开眼一看,就爆发出前所有未的一声怒吼:“独孤绝,我安然跟你没完!”

    她这又被扔进大牢了,这回还是被扔进了水牢,她全身S哒哒的,从腰部以下都泡在水里。她还是被绑在十字架木桩上,只是锁着她的铁链也更粗更大了!昏暗狭窄的牢房里,她依稀可见那个小门也从木门变成了厚实的铁门!

    安然S透的身T忽冷忽热的,她知道自己生病了。

    在被独孤绝在床上那么狠狠蹂躏后,又不知道被送进这水牢里关了多久,她生病了,感觉浑身无力。

    安然气得浑身颤抖,强忍着身子的疼痛和难受,安然试着调动身T里的内力真气,她双手用力一震,可是病了的她却没能震碎那有拳头粗的锁链,反而把她的手臂勒出了道道血痕。

    安然又试了一次,可是身T实在经不起她这样折腾,肚子也传来一阵“咕噜噜”饥饿抗议声,安然一阵头昏眼花的。

    “饿……难受……我想回现代……”安然呢喃着混了过去。

    安然再醒来,是被嘴里灌入的温热YT熨烫醒来的,她看了看面前的环境,还是那间水牢。小喜正站在水中眼泪吧嗒吧嗒掉着喂她喝点热水。

    “呜呜……夫人,你可算是醒了!你被折磨得好惨啊!我就猜到你一定生病了,呜呜,可是教主下命了,不能给你吃的,不能有人来探望你。奴婢是趁着教主不在教里,求了看守的大哥好久,他才放我进来看望你的,可是也只能给你捎了点热水,你多喝一点吧!”

    “谢谢你,小喜。”安然真心道谢,她没想到她随意点的一个小奴婢竟然是在她落难的时候,唯一一个来看她的人。

    “奴婢是伺候夫人的啊!”小喜说着,又把热水喂到了她的嘴边。

    安然狠狠喝了好J口,很快,小喜带进来的一小水壶热水就全进了安然的肚子,让她不知道饿了多久的肚子熨帖了些,她也恢复了些力气。

    安然再一次试着调动T内的全部内力真气,这一回她集中全部的内力只击向一条手臂上的锁链,只听见“哐当”一声,竟然让她成功震碎了!

    小喜一惊,“夫人,你这是?”

    “我要越狱!找独孤绝报仇!”安然咬牙切齿,她休息一下缓了缓,再一次将内力集中到击打另一条胳膊上的铁链,又是“哐当”一声,铁链震碎,“这回,我一定不会再让他好过!”

    这时,她又是精疲力竭了,休息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始弄断脚上的铁链。

    小喜震惊地看着她徒手拆断链条的壮举,一脸的惊疑不定:“可是,你这样逃出去,教主回来后又会把你……”

    已经成功卸去全身锁链的安然趟过牢里的水,已经走出了铁门,因为小喜进来,铁门正开着,这正好帮了她一个大忙。安然讥讽一笑:“以我的武功,他永远也没有下一次机会再把我关进来了!”

    说着,安然已经身形飞快地朝外掠去,所过之处,守卫皆被她点住X道。

    她一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模样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