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Y朗多金男租客(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姬一边欣赏自己久违的身T,一边接受系统提供的信息。今天是秦楚刚刚搬来的第一天。又从好友那儿得知前nv友J往了一个“有钱人”,一边心碎,一边为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付出感到不值,到了酒吧买醉。

    “咔嚓。”夏姬听到开门的声音。此时是凌晨三点,秦楚应该刚刚从酒吧回来。作为情场高手的夏姬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和任务男主亲近的。

    夏姬飞快的跑到卧室衣柜中想找一件X感的睡衣。没想到夏季是个保守的nv孩,睡衣都是把身T包裹的紧紧的,白瞎了这幅好身材。夏姬最后穿了件蕾丝底K,在身上罩了件长款白衬衣就出去了。

    秦楚不愧是能让原主心动的男人,此时喝高了的他长腿微曲躺在沙发上。扯松了的领带斜挂在脖子上,凌乱的很X感。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已经解开了,精致的喉结微微滚动。夏姬G涸了这么久哪里还忍得住。

    “来,喝点水。”夏姬小心地扶着男人瘫在沙发上的头。

    男人微微睁眼,剑目星眉,一瞬间仿佛要把夏姬的魂魄给摄了去。果然是个祸害。

    nv孩的肩膀瘦弱柔软,身上还有淡淡的桃花香味,令人心旷神怡,精神舒畅。男人恨不得永远躺在她身上才好。

    秦楚虽然喝高了,走路不太稳神智还算是清醒的。秦楚佯装无力坐起,想在nv孩的肩膀上多停留一会儿,眼睛却不慎吃到了冰激凌。

    X前两点红梅不甘寂寞地挺立了起来,把熨帖的衬衣突出两个山头。秦楚看得口渴不已,一时间大口饮水。一不留神就给呛到了。一口温水直接喷到了夏姬X上。

    看着眼前的nv孩忙着扯了桌上的纸巾擦S处,两点红梅越擦越是清晰可见。秦楚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夏姬是何等的人?对上秦楚如狼似虎的眼神就知道鱼儿上钩了,看着秦楚的眼神分外迷茫,仿佛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她的手忙脚乱落在秦楚眼里像只无辜可怜的小兔子,酒精本就容易让人冲动。秦楚又正值龙精虎猛的时候,美人在前,衣物尽S,让他如何忍得住?

    他在进,她在退。

    “来,我把你擦。”秦楚的声音低沉的不像话,一把将夏姬给拉入怀中。

    男人的雄X气息伴着微微酒味,熏得夏姬也要醉了般。乖乖得躺在男人怀里。

    这样的顺从对秦楚来讲无异于一种默认的信号,chou了一张chou纸,对着被喷S的X前红梅擦拭起来。

    这世的夏姬还是未经人事的雏儿,秦楚又是有意挑逗,亲轻一下,重一下,把X前红梅磨得跟个小石子一样Y。忍得夏姬嘴里发出轻一声,重一声的低Y,像唱一首专门G引人的小调。

    秦楚越听越上火,手下的力道渐渐地不好控制。越发沉重,磨得夏姬腹下流出一G水儿。夏姬知道时候到了。

    “够了,够了,已经G了。”nv孩的声音如棉花糖般甜腻,好似和恋人撒娇。

    --------------------------------------

    夏姬一边欣赏自己久违的身T,一边接受系统提供的资讯。今天是秦楚刚刚搬来的第一天。又从好友那儿得知前nv友J往了一个“有钱人”,一边心碎,一边为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付出感到不值,到了酒吧买醉。

    “哢嚓。”夏姬听到开门的声音。此时是淩晨三点,秦楚应该刚刚从酒吧回来。作为情场高手的夏姬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和任务男主亲近的。

    夏姬飞快的跑到卧室衣柜中想找一件X感的睡衣。没想到夏季是个保守的nv孩,睡衣都是把身T包裹的紧紧的,白瞎了这幅好身材。夏姬最後穿了件蕾丝底K,在身上罩了件长款白衬衣就出去了。

    秦楚不愧是能让原主心动的男人,此时喝高了的他长腿微曲躺在沙发上。扯松了的领带斜挂在脖子上,淩乱的很X感。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已经解开了,精致的喉结微微滚动。夏姬乾涸了这麽久哪里还忍得住。

    “来,喝点水。”夏姬小心地扶着男人瘫在沙发上的头。

    男人微微睁眼,剑目星眉,一瞬间仿佛要把夏姬的魂魄给摄了去。果然是个祸害。

    nv孩的肩膀瘦弱柔软,身上还有淡淡的桃花香味,令人心旷神怡,精神舒畅。男人恨不得永远躺在她身上才好。

    秦楚虽然喝高了,走路不太稳神智还算是清醒的。秦楚佯装无力坐起,想在nv孩的肩膀上多停留一会儿,眼睛却不慎吃到了冰淇淋。

    X前两点红梅不甘寂寞地挺立了起来,把熨帖的衬衣突出两个山头。秦楚看得口渴不已,一时间大口饮水。一不留神就给呛到了。一口温水直接喷到了夏姬X上。

    看着眼前的nv孩忙着扯了桌上的纸巾擦S处,两点红梅越擦越是清晰可见。秦楚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夏姬是何等的人?对上秦楚如狼似虎的眼神就知道鱼儿上钩了,看着秦楚的眼神分外迷茫,仿佛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她的手忙脚乱落在秦楚眼里像只无辜可怜的小兔子,酒精本就容易让人冲动。秦楚又正值龙精虎猛的时候,美人在前,衣物尽S,让他如何忍得住?

    他在进,她在退。

    “来,我把你擦。”秦楚的声音低沉的不像话,一把将夏姬给拉入怀中。

    男人的雄X气息伴着微微酒味,熏得夏姬也要醉了般。乖乖得躺在男人怀里。

    这样的顺从对秦楚来讲无异於一种预设的信号,chou了一张chou纸,对着被喷S的X前红梅擦拭起来。

    这世的夏姬还是未经人事的雏儿,秦楚又是有意挑逗,亲轻一下,重一下,把X前红梅磨得跟个小石子一样Y。忍得夏姬嘴里发出轻一声,重一声的低Y,像唱一首专门G引人的小调。

    秦楚越听越上火,手下的力道渐渐地不好控制。越发沉重,磨得夏姬腹下流出一G水儿。夏姬知道时候到了。

    “够了,够了,已经G了。”nv孩的声音如棉花糖般甜腻,好似和恋人撒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