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土匪头子(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姬被如此唐突当然没有好脸Se。章然被夏姬被厉声给叫回了神。

    “夏姑娘,在下失礼了。”章然马上手回了手,暗道自己举动太过轻浮,怎么跟个风流L子似的只会轻薄人家。章然刚想解释,夏姬早已不回头地离开了。看着佳人的窈窕背影,章然心头满是惋惜。

    今天本是给自己相亲的,未嫁的姑娘到了章府都是有意和自家联姻的。那夏姑娘也来了这儿,是不是说明?

    夏姬给章然扰的心烦,自己又怕前线战事吃紧,万一秦时有什么不测。她该如何是好?忡心忧忧的一晚没睡着。

    “然儿,可有什么看上的姑娘?”章母把章然叫到跟前询问。

    章然虽是在官场长袖善舞,情场却涉足不深,母亲一问脸上就隐隐发红。

    儿子是自己身子,章母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听家仆说昨天撞见了章然拉着夏宰相千金的手不放。这孩子,跟他父亲一样,就是个呆子。幸好生的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否则哪里哄得住人家姑娘。

    “可是那夏家小姐?”

    “正是。”昨夜章然想着那国Se天香的脸蛋,纤纤玉手,竟是一晚上没有睡着。章然此时也是急于将心中佳人娶回家,否则日日挂在心头魂牵梦绕该如何是好?

    儿子也算开了窍,章母脸上喜不自胜。“得,我待会就跟你父亲说去。”章父和夏丞相关系不菲,要是两家能成亲家,也是亲上加亲,不分你我。

    事不宜迟,章母先让章父探探夏丞相的口风,要是同意,自己就派媒婆上门。

    秦时了无音讯,章尚书语气诚恳,夏丞相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抉择。三年之期已至,nv儿年纪已经不小了,再留下去,就是老姑娘了。且说那章然,在小辈中也是顶尖儿的。

    夏丞相先是找到nv儿商议,这种事还是她自己决定的好。

    “父亲,nv儿此生除了秦时再不会嫁与他人。”夏姬的语气坚决是夏丞相没有想到的。不过既然是nv儿自己的意思,做父亲的也不便说什么,等就等吧,难道自己还养不起?夏丞相还是将自己的同僚给回绝了。

    一时,章然伤心不已,只要夏姬没有嫁人,他也定然不会娶Q。男儿,到了年纪自然就该成家立业,这个态度也把章母给伤到了,她该去哪里抱孙子哟?

    一晃,又是一年。秦时再也没有传过消息回来了。夏宰相看着nv儿日益消沉的样子不免心急,天天把nv儿B出去参加各种宴会。夏姬哪有心情和他人看月亮,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天天都是愁着一张脸,倒是勾了不少男人的心。都为求得美人一笑煞费苦心。

    时间匆匆流过,秦时和夏姬已经分别五年了。夏丞相再也忍不住了,这么大个姑娘留在家里还算什么回事?自从夏丞相流露出来今年定要将nv儿出嫁的意思,夏家就门庭若市,求娶的人络绎不绝。

    ------------------------------------------

    夏姬被如此唐突当然没有好脸Se。章然被夏姬被厉声给叫回了神。

    “夏姑娘,在下失礼了。”章然马上手回了手,暗道自己举动太过轻浮,怎麽跟个风流L子似的只会轻薄人家。章然刚想解释,夏姬早已不回头地离开了。看着佳人的窈窕背影,章然心头满是惋惜。

    今天本是给自己相亲的,未嫁的姑娘到了章府都是有意和自家联姻的。那夏姑娘也来了这儿,是不是说明?

    夏姬给章然扰的心烦,自己又怕前线战事吃紧,万一秦时有什麽不测。她该如何是好?忡心忧忧的一晚没睡着。

    “然儿,可有什麽看上的姑娘?”章母把章然叫到跟前询问。

    章然虽是在官场长袖善舞,情场却涉足不深,母亲一问脸上就隐隐发红。

    儿子是自己身子,章母还有什麽看不明白的。听家仆说昨天撞见了章然拉着夏宰相千金的手不放。这孩子,跟他父亲一样,就是个呆子。幸好生的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否则哪里哄得住人家姑娘。

    “可是那夏家小姐?”

    “正是。”昨夜章然想着那国Se天香的脸蛋,纤纤玉手,竟是一晚上没有睡着。章然此时也是急於将心中佳人娶回家,否则日日挂在心头魂牵梦绕该如何是好?

    儿子也算开了窍,章母脸上喜不自胜。“得,我待会就跟你父亲说去。”章父和夏丞相关系不菲,要是两家能成亲家,也是亲上加亲,不分你我。

    事不宜迟,章母先让章父探探夏丞相的口风,要是同意,自己就派媒婆上门。

    秦时了无音讯,章尚书语气诚恳,夏丞相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抉择。三年之期已至,nv儿年纪已经不小了,再留下去,就是老姑娘了。且说那章然,在小辈中也是顶尖儿的。

    夏丞相先是找到nv儿商议,这种事还是她自己决定的好。

    “父亲,nv儿此生除了秦时再不会嫁与他人。”夏姬的语气坚决是夏丞相没有想到的。不过既然是nv儿自己的意思,做父亲的也不便说什麽,等就等吧,难道自己还养不起?夏丞相还是将自己的同僚给回绝了。

    一时,章然伤心不已,只要夏姬没有嫁人,他也定然不会娶Q。男儿,到了年纪自然就该成家立业,这个态度也把章母给伤到了,她该去哪里抱孙子哟?

    一晃,又是一年。秦时再也没有传过消息回来了。夏宰相看着nv儿日益消沉的样子不免心急,天天把nv儿B出去参加各种宴会。夏姬哪有心情和他人看月亮,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天天都是愁着一张脸,倒是勾了不少男人的心。都为求得美人一笑煞费苦心。

    时间匆匆流过,秦时和夏姬已经分别五年了。夏丞相再也忍不住了,这麽大个姑娘留在家里还算什麽回事?自从夏丞相流露出来今年定要将nv儿出嫁的意思,夏家就门庭若市,求娶的人络绎不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