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甩渣男:花心总经理(十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姬被严娇看得有点心慌。严娇上下打量了一边,“不错嘛,小子,姑娘挺好的。”

    “我喜欢就行了,好不好还要你说。”白哲一看就是被宠坏了。

    严娇看着白哲的目光带着宠溺,对着夏姬说:“让你看笑话了,白哲从小就这样,没大没小的。你们那么远飞过来,饿了吧。刚好我让佣人煮了一点中国菜。听白哲说你是苏州人,我找了个苏州菜的厨师,不知合不合你口味?”

    “阿姨,你太客气了。”夏姬没想到严娇这么平易近人,毕竟这种上位者一般讲话都不由自主地是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不要跟我妈客气,她这是照顾她未来儿媳F呢。”白哲又开始不正经了。

    “别胡说。”夏姬被说的不自在了。

    “白哲可喜欢你了,听说他为了你连工作都丢了。”严娇说。

    这话什么意思?儿子为自己丢了工作,搁哪个母亲身上都不会开心吧。夏姬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要是把启明背后C作的事情说出来了,那不是更招严娇不喜嘛!

    看着夏姬僵了一僵,神态有点不自在。严娇接着说:“我早说要他把那工作辞了,偏偏他不乐意,这下正好,就可以来这儿帮我了。”夏姬看得出严娇是真开心,总算是有惊无险。

    夏姬哪里知道,这件事的头头尾尾严娇都清楚得很。包括她和启明的事情,严娇从小美国长大的,对这些事根本不在意。她只关系夏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能不能安安分分地陪在他身边,关心他,ai护他,忠于他。

    夏姬关于严娇的种种设想都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晚饭后,严娇单独把夏姬叫到了书房。夏姬少不了慌张,倒是白哲格外安心,他相信他母亲做事情向来有分寸,即便她真的不喜欢夏姬,也不会G涉他这些感情上的事。何况他从母亲的眼神中看出,母亲对夏姬还是欣赏的。自然不会为难她。

    “你去吧,我妈不会对你怎样的。”白哲拍拍夏姬的肩膀。“丑媳F总是要见公婆的。”

    “你说谁丑?”夏姬怒目圆睁。

    “谁应声就说谁咯,要是你不丑,怎么这么紧张?”白哲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去就去。”夏姬把白哲一把推开,打开门,向书房走去。

    严娇早就在书房等着了,看着夏姬故作正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难道我真的那么可怕?”严娇问。

    “没有,阿姨,我就是有点慌张。”夏姬解释。

    “慌张好,慌张说明你在乎我们家白哲,所以也在乎他母亲的看法。”严娇笑笑。“我知道你有怎样的过去。”

    说到这夏姬后背一挺  ,这是要发招了?

    “不过没关系,我觉得在你的第一次婚姻中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该挽留的时候挽留过,该放弃的时候也没有犹豫,至少比我年轻的时候处理好的好。”严娇忍不住叹了口气。

    夏姬不知道严娇又怎样的过去,但至少她现在是善意的。

    ------------------------

    夏姬被严娇看得有点心慌。严娇上下打量了一边,“不错嘛,小子,姑娘挺好的。”

    “我喜欢就行了,好不好还要你说。”白哲一看就是被宠坏了。

    严娇看着白哲的目光带着宠溺,对着夏姬说:“让你看笑话了,白哲从小就这样,没大没小的。你们那麽远飞过来,饿了吧。刚好我让佣人煮了一点中国菜。听白哲说你是苏州人,我找了个苏州菜的厨师,不知合不合你口味?”

    “阿姨,你太客气了。”夏姬没想到严娇这麽平易近人,毕竟这种上位者一般讲话都不由自主地是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不要跟我妈客气,她这是照顾她未来儿媳F呢。”白哲又开始不正经了。

    “别胡说。”夏姬被说的不自在了。

    “白哲可喜欢你了,听说他为了你连工作都丢了。”严娇说。

    这话什麽意思?儿子为自己丢了工作,搁哪个母亲身上都不会开心吧。夏姬不知道怎麽解释这件事,要是把启明背後C作的事情说出来了,那不是更招严娇不喜嘛!

    看着夏姬僵了一僵,神态有点不自在。严娇接着说:“我早说要他把那工作辞了,偏偏他不乐意,这下正好,就可以来这儿帮我了。”夏姬看得出严娇是真开心,总算是有惊无险。

    夏姬哪里知道,这件事的头头尾尾严娇都清楚得很。包括她和启明的事情,严娇从小美国长大的,对这些事根本不在意。她只关系夏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能不能安安分分地陪在他身边,关心他,ai护他,忠於他。

    夏姬关於严娇的种种设想都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晚饭後,严娇单独把夏姬叫到了书房。夏姬少不了慌张,倒是白哲格外安心,他相信他母亲做事情向来有分寸,即便她真的不喜欢夏姬,也不会G涉他这些感情上的事。何况他从母亲的眼神中看出,母亲对夏姬还是欣赏的。自然不会为难她。

    “你去吧,我妈不会对你怎样的。”白哲拍拍夏姬的肩膀。“丑媳F总是要见公婆的。”

    “你说谁丑?”夏姬怒目圆睁。

    “谁应声就说谁咯,要是你不丑,怎麽这麽紧张?”白哲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去就去。”夏姬把白哲一把推开,打开门,向书房走去。

    严娇早就在书房等着了,看着夏姬故作正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难道我真的那麽可怕?”严娇问。

    “没有,阿姨,我就是有点慌张。”夏姬解释。

    “慌张好,慌张说明你在乎我们家白哲,所以也在乎他母亲的看法。”严娇笑笑。“我知道你有怎样的过去。”

    说到这夏姬後背一挺  ,这是要发招了?

    “不过没关系,我觉得在你的第一次婚姻中你并没有做错什麽,该挽留的时候挽留过,该放弃的时候也没有犹豫,至少比我年轻的时候处理好的好。”严娇忍不住叹了口气。

    夏姬不知道严娇又怎样的过去,但至少她现在是善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