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傲娇王爷(二十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姬最近每次醒来身边都空无一日,心情也随之失落起来。好像全世界只剩她一个人,心里空空的。

    一早白城上朝去了,夏姬闲着收拾书桌。夏姬瞧见了一沓粉色信笺的边缘,心里一沉,莫不是写给白城的情书,否则怎么藏得如此小心翼翼。夏姬将这沓粉色信笺抽了出来。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内容无甚稀奇,倒是落款,乔生。

    还有一首落款是夏姬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夏姬确实没想到原来皇上连这个都掌握在手了。那么这几天,皇上是闹别扭是为了这个。夏姬倒是不怎么着急了,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那日夏姬刚刚回宫,白城就派人到了乔生家里,将夏姬写给他的书信全都搜罗来了。同时以夏姬忘带东西为由将夏姬的闺房搜了一遍,也发现两人的通信。

    白城将两人相亲相爱的过往一一见证了。甚至到她出嫁之前,两人竟还有来往。白城应该想到的,他也听说夏姬到侯府之前还曾投水自尽,后来被丫头发现了才幸存。说什么“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白城不得不承认,自己很不舒服。要是没有自己从中干扰,两人早已恩恩爱爱,成双成对了。

    现在白城每次都是临近入寝之前一点点时间回房。他回来的时候夏姬早就梳洗好了。侍女们准备好了浴桶,里面的温度刚刚好。

    夏姬正在为皇上更衣。

    “不用了,我自己来。”白城试图将夏姬的手推开。夏姬却抓紧白城的腰带不松手。夏姬此时长发及腰,两眼如同溪涧的清水,潺潺流淌。一个是线条坚毅,眉眼如画,一个是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端的是一对璧人。

    白城见她执意也不再推辞了。他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她。夏姬将白城脱得只剩下亵裤,两人颇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

    白城坐在浴桶之中,夏姬手捧着水浇在白城身上。两人一时静默无言。看着夏姬温柔地低头,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知道,那是过去式,不过心里就是膈应的厉害。夏姬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情话呢,还是她是真的比较爱那个男人?

    夏姬细细地擦着白城身上的水珠,白城能够体会她的细心与温柔。若是平时,他早就将夏姬拖进浴桶了。

    两人同床,白城厌倦这种同床异梦的滋味了。明明以前他的身边有过不同的女人,那时候也是没有感情,怎么就没有现在怎么难受呢?

    夏姬不同于以往的含蓄,她若不主动,两人还不知道会僵持到何年何月?

    ----------------------------------

    夏姬最近每次醒来身边都空无一日,心情也随之失落起来。好像全世界只剩她一个人,心里空空的。

    一早白城上朝去了,夏姬闲着收拾书桌。夏姬瞧见了一遝粉色信笺的边缘,心里一沉,莫不是写给白城的情书,否则怎麽藏得如此小心翼翼。夏姬将这遝粉色信笺抽了出来。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内容无甚稀奇,倒是落款,乔生。

    还有一首落款是夏姬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夏姬确实没想到原来皇上连这个都掌握在手了。那麽这几天,皇上是闹别扭是为了这个。夏姬倒是不怎麽着急了,悬着的心终於可以放下了。

    那日夏姬刚刚回宫,白城就派人到了乔生家里,将夏姬写给他的书信全都搜罗来了。同时以夏姬忘带东西为由将夏姬的闺房搜了一遍,也发现两人的通信。

    白城将两人相亲相爱的过往一一见证了。甚至到她出嫁之前,两人竟还有来往。白城应该想到的,他也听说夏姬到侯府之前还曾投水自尽,後来被丫头发现了才幸存。说什麽“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白城不得不承认,自己很不舒服。要是没有自己从中干扰,两人早已恩恩爱爱,成双成对了。

    现在白城每次都是临近入寝之前一点点时间回房。他回来的时候夏姬早就梳洗好了。侍女们准备好了浴桶,里面的温度刚刚好。

    夏姬正在为皇上更衣。

    “不用了,我自己来。”白城试图将夏姬的手推开。夏姬却抓紧白城的腰带不松手。夏姬此时长发及腰,两眼如同溪涧的清水,潺潺流淌。一个是线条坚毅,眉眼如画,一个是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端的是一对璧人。

    白城见她执意也不再推辞了。他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她。夏姬将白城脱得只剩下亵裤,两人颇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

    白城坐在浴桶之中,夏姬手捧着水浇在白城身上。两人一时静默无言。看着夏姬温柔地低头,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知道,那是过去式,不过心里就是膈应的厉害。夏姬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情话呢,还是她是真的比较爱那个男人?

    夏姬细细地擦着白城身上的水珠,白城能够体会她的细心与温柔。若是平时,他早就将夏姬拖进浴桶了。

    两人同床,白城厌倦这种同床异梦的滋味了。明明以前他的身边有过不同的女人,那时候也是没有感情,怎麽就没有现在怎麽难受呢?

    夏姬不同於以往的含蓄,她若不主动,两人还不知道会僵持到何年何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