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乘醉抚花容【高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景将军和凤华郡主的大婚如期而至,整个云州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人们对骁勇善战俊美无匹的将军和大都第一美人津津乐道。

    “听说那个凤华郡主小小年纪便出落得美艳娇怯,若不是安国侯夫人早早给她定下婚事,恐怕早就被送入宫了!”来自大都的商人看着外面浩浩荡荡的婚队,大声感叹。

    “咱们景将军也是仪表堂堂英勇不凡啊,这下娶正Q可要有好多家小姐伤心了!”一番话引起了人群的附议……

    这边将军府收拾得上下一新,一派欢喜的景象,云州的大小官员,从大都赶来的安国侯和小侯爷热热闹闹的坐满了菡萏堂。

    梓温穿着喜F,素日里坚毅肃然的脸上是止不住的欢喜,看得林宁恨不得一拳把这碍眼的笑容打掉。

    沁荷和喜娘扶着箢菀走进堂里,所有人都在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第一美人。

    只见她莲步轻挪,繁杂多层的嫁衣没让他显得笨重,反而更衬出一种高贵妩媚的气质,不盈一握的纤腰,高高隆起的SX,让人更想瞧一瞧传说中那倾国绝Se的容颜。

    拜过堂后,箢菀被扶到了合欢苑,隔那么远仍然能听到菡萏堂内敬酒劝酒的喧闹声。她吩咐喜娘和其他丫鬟下去,只留沁荷在内室门外F侍。

    人都散尽后,她长舒了一口气,不再保持刚才端正的姿态,一下子软下了身子,她稍微偏了偏身子,不让小花X与床榻接触。

    谁又能知道,刚才端庄高贵的新娘X里一直cha着一根粗长的表面还有一颗颗凸起的玉势,随着她的走动直直的撞击着花X里的敏感处,她要极力克制才能不呻Y出声。

    刚才在菡萏堂她就高C了两次,全靠喜娘和沁荷扶着才没有软在地上,喜娘只道新娘子太紧张,却不知她在努力收缩小花X夹住那大家伙。

    早上还睡得朦朦胧胧时,便被梓温按在床上狠命choucha了J百下,又S进了一肚子的浓精才罢休,临走还不忘堵上一根玉势,又哄又威胁的让她不准拿出来。

    箢菀身子本就敏感,从早晨到现在被捅到高C七八次,带着一肚子的精YY水拜完了堂。她一直小心翼翼,生怕一根带着精Y的玉势突然掉出来。

    她正在乱想着,一个健壮的X膛压住了她,刚想叫人却被捂住了嘴,她嗅一嗅空气中的佛手柑味道,不再挣扎,小嘴上的手一拿来就惊喜的小声道:“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那酒席于我无甚乐趣,全在祝贺景梓温那个臭小子,我便过来了。”林宁亲了亲她愈发明艳的小脸,却不想压到了那根埋在小花X的玉势。

    “嗯啊……哥哥快起身。”被这么用力一撞,玉势顶进了小小的子宫口,箢菀又难受又舒F,软软的瘫在他身下。

    林宁看她的反应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他解开她的大红绣金嫁纱,撩起里面的层层襦裙,露出粉NN的小花瓣,可怜兮兮地含着一根粗长玉势,在他的注视下又把玉势绞得往里缩了缩,吐出J滴透明的花汁。

    “瞧瞧这个可怜的小东西,嗯?小嘴就那么饥渴,就那么想吃男人的大J吧?”他弹了弹因为情Yu而鼓起的小花核,引得箢菀一声娇喘,“想不想要哥哥的大RB?”

    “哥哥……”她羞红着脸,“沁荷和喜娘还在外面呢。”

    林宁俯下身亲了亲刚刚被N待过的小花核,“看在今晚你还要洞房的份上,我今天饶了你,帮我含出来吧。”

    他撩起月华暗纹锦袍,将早已经迫不及待昂起头的大家伙解放了出来,平躺在铺着红锦的床上,示意箢菀过来含住大RB。箢菀两腿打开跪在他身T两侧,低下头T弄高高翘起的大RB。

    当温暖S润的檀香小口包住大G头时,他舒F的倒吸一口气,小舌头灵活的扫过马眼和层层褶皱,两只小手握着粗长的柱身,轻轻的撸动着。

    “唔…小嘴真会吸,再TT那里。”他说着,用手指揉捏着大开的小花瓣和小花核。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G净无mao的粉N小X大开,露出中间黝黑粗长的一截玉势,委委屈屈含着一包Y水,小J花粉粉NN,随着小PG的耸动时隐时现。

    他抚摸着她的小PG,坏心的捏了捏她的小P眼,引得她嘴上一紧,狠狠地吸了马眼一口,林宁猝不及防,一G新鲜的精Y尽数喂进了她的嘴里。

    “都咽下去,一滴也别L费。”他chou出已经半软的大RB,转个身将箢菀抱在怀里,看着她费力的吞咽着那一大G浓精。

    他帮她整理好衣F,正了正头上歪斜的凤冠和流苏步摇,重新盖上盖头,“等下景梓温那竖子就该来了,沁荷和喜娘的昏睡YY效也要过了,哥哥且去前厅了。”

    箢菀静坐在床上,果然无多久便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和行礼声,梓温打开门,对喜娘和丫鬟们吩咐:“你们且退下吧,我自与娘子喝下合卺酒。”

    他说完便闭上门,温柔地看着垂头静坐的小新娘,他走过去,掀起了她的盖头,一张艳丽更胜往日的小脸出现在眼前,水眸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梓温扣住她的小脑袋吻了上去,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直吻得她头脑发晕,气息紊乱,红唇娇艳Yu滴。

    他拿过桌子上的桃花酿,倒了两杯,递一杯与她,“娘子,与我喝这合卺酒吧。”自他一进房箢菀便闻到酒味,刚才那一吻更是被他渡下了带着酒味的津Y,

    “夫君今晚饮了不少酒罢,这杯合卺酒让我代夫君饮下可好?”

    “娘子无需担心,再来J杯酒我也是喝得的,更何况还是你我的合卺酒。”梓温看着T贴的小Q子,心里软了一块。

    两人如J颈鸳鸯一样饮完合卺酒,梓温便开始一件一件脱下她的嫁衣,只余一件绯红薄丝肚兜,将满头的凤冠玉钗金步摇卸下,散下一头青丝。

    只见一个妖娆明艳的美人斜靠在床头,梓温没有了刚才的慢条斯理,快速的脱掉了大红喜F,抱住了她。

    拔出浸满精YY水的玉势,一根粗长挺翘的大RB就堵了上去。

    两个人都是侧卧着,箢菀大腿张开,微微低头就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人的J合处大RB快速的进进出出,深深顶入时,L袋啪啪啪的拍打着花X口,一时间屋内只听得到啪啪啪的撞击声、咕叽咕叽的水声和稚N的喘X呻Y声。

    有了酒的助兴,梓温仿佛不会疲累一般,换着各种姿势将箢菀C得咿呀喊叫。

    她累极,睡了一会却又被顶在子宫里的大RBC醒,姿势也变成了最Y荡的犬J式。她没有力气反抗,只能嗯嗯啊啊的接受着choucha和灌精。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辰时,箢菀小腹隆起,像是怀YJ个月一般,一根大RB还cha在花X里,小花X被C得合不拢。

    身后男人精神极佳,给了她一个长吻,大RB一跳一跳跃跃Yu试。

    箢菀吓得推开他,“今天还要给父母亲敬茶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无妨,昨夜母亲叮嘱我可晚起,切不可累坏娘子。”梓温反手抱住她,在她耳边厮磨。

    等到两人整理妥当,便去茯苓苑敬茶,箢菀两腿发软,J乎不能行走,只能倚在梓温身上,端的是弱柳随风、娇怯可人。

    敬茶时,箢菀除了依偎在梓温身上之外,举止仪态落落大方,自有一派天真娇憨之情,惹得傅白薇含笑接过茶,将一个羊脂玉镯子戴在了她的手上。

    傅知温也是浅笑宴然,叫了她一声嫂嫂。

    傅白薇精通医术,婚后又与景行风恩ai缠绵,自然是一眼就看出箢菀是被儿子要的多了,她心生怜ai,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就赶紧让两人落座。

    “你们父亲近来在研读一本古医术,故而昨日便赶回了芳Y谷。我过J日便回去,你们且随意用膳。”说完便施施然离开,走时将一个木盒J给了梓温。

    梓温谢过母亲后便将盒子收了起来。

    婢nv们将饭菜上齐后便退下了,梓温大手一捞,将箢菀抱在了腿上。

    箢菀小脸羞红,轻声道:“小…小叔还在呢……”梓温拍拍她的小PG,“无妨,知温不是拘泥刻板之人。”又附在她耳边道:“你现在如何能坐得了。”

    箢菀脸更红了,忸怩地坐在他的腿上吃饭。

    他的大手一直不老实的在她的大腿根流连,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吃饭,一根手指却cha在了蜜X里,缓慢的choucha着。

    箢菀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夹紧了双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夹中间的JR。

    却不想下身一凉,一个不怀好意的滚烫的大家伙顶了进来,她一个哆嗦,JR掉了下来。咬住下唇才抑制住那差点脱口而出的呻Y声。

    “娘子如此不小心,不如为夫帮你夹?”梓温夹起一筷子JR喂到她的嘴里,下身狠狠地撞了一下。

    他边喂菜边CX,一根大RB将小X堵的满满的,一手握住她的纤腰固定着,一边抖动着T部choucha着。

    Y水沿着椅子流到了地上,  她J乎被cha得神志不清,食而不知其味。

    知温自小学医,观察力敏锐,早在箢菀呼吸一变时察觉到了小嫂嫂正在被哥哥CX。他装作认真吃饭,却在暗暗观察着箢菀染上情Yu的小脸。看着看着下身就胀痛起来,大RB挺了起来。

    他不再观察,急匆匆吃完饭就离开了。看到地上那滩水时,他的目光暗了暗,离开了饭桌。

    知温一走,梓温便把箢菀抱起来,按在茶桌上狠狠地C了起来,直弄得满桌都是晶莹的Y水。

    释放后,他拿出小木盒,里面有两个瓷瓶,他打开一个,将Y丸混着精Y融开,细细的涂在小花X上。

    “母亲心疼你,特把这房中秘YJ与我,日后我便是C你J日J夜,用了这Y,小花X也能很快恢复如初。”

    箢菀被他抱回房,丝毫不知那边扶桑苑的小叔子正想着她自渎……

    ▁▂▃▄▅▆▇█▇▆▅▄▃▂▁▁▂▃▄▅▆▇█▇▆▅▄▃▂▁

    被窝这次更了很多啊……大R,希望宝贝们喜欢。么么~

    讲真,我挺喜欢闷S的小叔子的,不知道你们感觉怎么样(^_^)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