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第二卷.白银帝国 第五百七十章.狼与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早朝结束之后,陈东祥来到宫外,正准备前往工部办公,却突然见到赵俊臣的长随许庆彦正站在自己轿子前等候自己。

    许庆彦虽然只是一位赵府下人,但陈东祥却是深知此人与赵俊臣的关系非比寻常,绝不能将他视作寻常仆从看待,更是不可小觑。

    于是,陈东祥一向冷肃的脸庞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许庆彦的面前,并且主动拱手道:“原来许小哥在这里,可是在等我?难道是赵大人有什么吩咐?”

    见陈东祥的表现还算是热情,许庆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陈大人客气了,我在这里等你,是我家大人想请您到赵府一趟,说是有事情详谈,若是陈大人没什么事情,最好是现在就去。”

    听到许庆彦的解释,陈东祥心中隐隐一动,眼中闪过了一丝热切与激动,连连点头道:“当然没事,就算是有事,也重要不过赵大人的召见,我这就去赵府拜见赵大人。”

    许庆彦再次点头,向陈东祥拱手示意之后,就自行离开了。

    另一边,陈东祥则是没有任何耽搁,连忙乘轿向着赵府方向去了。

    来到赵府之后,陈东祥很快就得到了赵俊臣的接见。

    只可惜,赵俊臣接见陈东祥的地方并不是赵府的书房,而是赵府的客厅。据传赵俊臣召见亲信的时候,往往会选择书房密谈,显然陈东祥依然还没有被赵俊臣视为亲信看待。

    想到这一点,陈东祥心中隐隐有些失落,但他进入客厅见到赵俊臣之后,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只是连忙行礼,表情恭敬的说道:“下官陈东祥,见过赵大人!”

    见到陈东祥之后,赵俊臣的表情则是一如既往波澜不惊,平和淡定,含笑说道:“陈大人不必客气,坐下谈话就是。”

    等到陈东祥小心翼翼的陪坐在一旁,赵俊臣并没有绕圈子,而是直入主题,道:“这次左兰山成功入阁之后,工部尚书的位置也就空了下来,按照当初的承诺,我打算安排你来接替这个位置!你可做好准备了?”

    赵俊臣的语气很平淡,陈东祥也早就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这一番话依然是让陈东祥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有激动、有狂喜、有苦涩、甚至还有一丝伤感,心情复杂之处,旁人恐怕很难理解。

    更是极少有人知道,陈东祥为了这一刻,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陈东祥此人精明强干、性格果决,办事能力很强,处政经验也十分丰富,为官以来虽然不能说是任劳任怨、一心奉公,但也绝对称得上是尽心尽职,从不会躲避自己的责任,在如今的庙堂之中,陈东祥可谓是少有的“实干派”。

    时至今日的大明官场,遍目皆是人浮于事,最不缺的就是尸位素餐的官员,像是陈东祥这样肯办事的官员,反倒是成为了稀缺资源,也正因为如此,陈东祥很快就得到了前阁老温观良的赏识与提拔,从此可谓是平步青云、一帆风顺,年纪尚还不到四旬,就已是担任了工部侍郎的高位。

    然而,太过于一帆风顺的结果就是,陈东祥的野心渐渐变大了。

    陈东祥开始觉得,满朝文武百官绝大多数都是庸碌之辈,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自己命中注定就应该是站在人臣的那个人!

    就在温观良畏惧周尚景如虎的时候,陈东祥却已是拿自己与周尚景相提并论了。

    可惜,温观良虽然看重陈东祥,但温观良头上毕竟还压着一位周尚景,将陈东祥捧到工部侍郎的位置上就已经是温观良的能力极限了,所以陈东祥很快就察觉到自己的仕途出现了阻碍,再也难以前进一步。

    就这样,陈东祥在工部侍郎的位置上整整呆了六七年时间,哪怕他再是精明强干、政绩卓越,也只能原地踏步、蹉跎岁月。

    在此期间,陈东祥对温观良也越来越不满,认为是温观良只是一味重用旧人,没有倾尽全力的扶持自己,耽误了自己的仕途与一身本领。

    必须要说的是,陈东祥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固然有温观良御下手段欠缺的缘故,但陈东祥本人的心性凉薄,却也是展现无遗。

    所以,就在温观良与赵俊臣党争之际,陈东祥抓住了机会,毅然决然的背叛了温观良,拉着一大批“温党”官员投靠了赵俊臣,正是想要借助赵俊臣的无边圣眷,来重新铺平自己的仕途。

    可惜,前文已是讲过,对于陈东祥的作为与秉性,赵俊臣的心中满是防范,作为赵俊臣扳倒温观良的功之人,陈东祥投入赵俊臣门下之后,不仅没有受到重用和提拔,还时不时会被赵俊臣敲打一番。

    与此同时,赵俊臣的御下手段,却要比当初的温观良高明许多,陈东祥虽然是坐了冷板凳,但偏偏是有苦难言、完全不敢反抗。

    就在陈东祥渐渐对自己的前途感到绝望之际,赵俊臣却是突然给了陈东祥一次机会,让陈东祥假意背叛自己,投靠到黄有容门下,为黄有容提供一系列或真或假的情报,既是借助黄有容之手拔掉赵党内部的一些蛀虫,也是为了误导黄有容、将黄有容引入一条死路,等到黄有容倒台之后,还可以通过陈东祥将一批“黄党”官员收入“赵党”之中。

    作为回报,赵俊臣则是向陈东祥保证,他今后会摒弃一切前嫌、重点提拔陈东祥。甚至还会将陈东祥捧上工部尚书的位置。

    最终,陈东祥犹豫良久之后,还是答应了赵俊臣的条件,因为他已是别无选择。

    时至今日,赵俊臣的计划完美实现了,“赵党”内部的一些不安定因素被清除了,黄有容也倒台了,大量的原“黄党”官员则是摇身一变成为了赵俊臣的坚定拥护者,甚至就连左兰山也成为了内阁辅臣……

    可以说,在近段时间以来的一系列变故之中,赵俊臣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

    而赵俊臣达成目标之后,却也没打算毁约,这一天见到陈东祥之后,更是直接挑明要让陈东祥准备接手工部尚书的位置。

    按理说,此时的陈东祥,理应是幸喜若狂才是,毕竟他成为了工部尚书之后,就代表着他正式进入了庙堂核心,距离内阁辅臣之位,也仅只有一步之遥,他多年来位极人臣的梦想,也不再是遥不可及。

    但陈东祥此时的心情,却绝不仅仅只是幸喜若狂那么简单,反倒是还有一些苦涩,因为他为了这个目标,实在是付出了太多代价!

    包括“赵党”官员在内,百官们并不知晓赵俊臣的一系列计划,他们只知道陈东祥近年来先是背叛温观良投靠赵俊臣,然后则是背叛赵俊臣投靠了黄有容,最后又是背叛了黄有容再次投靠了赵俊臣,并且陈东祥每一次背叛,都会狠狠在旧主背后捅一刀,这样的“三姓家奴”,自然是遭到了所有人的鄙夷与唾弃。

    甚至,陈东祥当初在赵俊臣的授意之下,向黄有容透漏了许多“赵党”官员贪污受贿的罪证,让黄有容一口气拔掉了许多“赵党”官员,这些人在赵俊臣眼中尽是些蛀虫、顽疾与隐患,但这个黑锅自然还是要陈东祥来背,所以在“赵党”内部,陈东祥受到的排挤与疏远,甚至还要更加严重许多。

    可以说,如今的陈东祥,不仅是名声尽毁,更是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没有任何人愿意接纳他,更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他,所以陈东祥现在除了紧紧抱住赵俊臣的大腿,跟着赵俊臣一条道走到黑,已经是再也没有任何选择了。

    从这方面而言,如今的陈东祥可谓是最“忠心”赵俊臣的人了。

    也正因为如此,赵俊臣才会放手重用与提拔他。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陈东祥心情满是复杂,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钦佩赵俊臣的手段,还是应该悲叹自己受到操控的命运,又或者应该幸喜自己终于要得偿所愿。

    不过,陈东祥的心情虽然很复杂,但他终究有些城府,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既然他如今已是再也无法背叛赵俊臣,那么他就要倾尽全力的辅佐赵俊臣,毕竟赵俊臣今后的成就与地位,直接决定了他的成就与地位,向赵俊臣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之后,赵俊臣也会更加的看重于他。

    所以,陈东祥依然是一副忠心耿耿的干练模样,起身答道:“还请赵大人放心,下官若是可以顺利接管工部,那么下官一定会尽心尽责,为赵大人您代管好工部的一切事宜!”

    “代管吗?”听到陈东祥的保证之后,赵俊臣笑了:“说得好像我才是工部尚书似得……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你倒是会说话了。”

    陈东祥垂道:“不论工部尚书是何人,工部上下只会以赵大人马是瞻!”

    赵俊臣再次笑着点头,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这样的话,也就咱们之间说一下就好,可不能传出去,否则又是无数的流言蜚语,如今咱们风头正盛,可是有不少人眼红准备找麻烦呢。”

    陈东祥连忙道:“下官明白,绝不敢给赵大人您添麻烦!”

    就这样,陈东祥原本是一只野心勃勃的狼,如今却被赵俊臣驯化成了一只摇尾巴的狗!

    不过,让陈东祥略感欣慰的是,他至少得到了一根还算美味的骨头!

    接下来,赵俊臣与陈东祥又谈了许多事情,比如陈东祥接手工部的具体步骤,再比如陈东祥接手工部之后的一些打算。

    总体而言,赵俊臣对陈东祥的许多回答是十分满意的,陈东祥的能力确实是属于拔尖一类,从某方面而言要比左兰山强得多,今后或许能够成为赵俊臣的得力臂助也说不定!

    就在赵俊臣愈加对陈东祥感到满意的时候,许庆彦却是突然来报,称是左兰山来了。

    ……

    ……

    :访问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