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七章 想死都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百九十七章想死都难

    王越抖手一掷,手中钢棍好似炮弹出膛,砰的一声巨响,就把前面的厢式轿车砸出来一个脸盆大的窟窿,里外透亮。

    而且,这时候他奔跑追赶的度竟然也似乎一点儿都不比他投掷出的钢棍慢,前面的车子只是猛一打方向盘,在道路中间滑出一道弧线,度稍稍一慢,他脚下生风,人就一下扑到了车子后面。

    眼见得一伸手,王越便能抓住车子,纵身而上,但就在此时,那车子里的中年人却已经先人一步,反应了过来,当下二话不说,抬手掏枪,照着车后面的大窟窿就啪啪啪连开了七八枪,一口气打光了弹匣里的所有子弹。

    这中年人虽然没有系统的练过功夫,近身格斗的本事还比不上他手下的那个冯真,但他没有退役前曾经是在国内东南一支著名的特种部队服役,枪法老到,经验丰富,真要比起杀伤力,手里有枪的他完全可以轻易杀死三个像冯真那样的拳法高手。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在这次行动中成了这支援兵小队的实际掌权人。

    另外,这中年人动作虽然最快,但他的手下也绝不算慢,他手里的枪声还没有真正停下来,车里坐在前面副驾驶,和后面两排座上的四个人,立刻也是不分先后,依葫芦画瓢,掉转枪口照着车后面就是一阵乱射。立时间后面的车身密密麻麻的全是枪眼。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轮回组织中的精锐猎人,手中的冲锋枪威力极大,有效杀伤距离少说也有2oo米,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根本不用任何瞄准,只一梭子子弹扫过去,什么汽车钣金都能打的通透。相比之下,那中年人的手枪简直都弱爆了!

    “打中他了……!”

    眼见着面前封闭的后车厢上,转眼就成了一个筛子,中年人的目光一转,一下就看到后面紧追不放的王越,浑身突然一抖,然后就消失在了视线之外,顿时知道对方肯定是中枪了。而且还不是一枪两枪,在刚才的那种情形下,子弹破开汽车钣金,密集如雨,王越又追的太近,就算他功夫再高,也不可能躲得过去的。

    当下不由长出了一口气,“该死的,还以为你是什么怪物,连枪都不怕呢?原来一样挨了子弹会受伤啊……。大家快点更换弹夹,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如果没死,等会就停车杀了他。”

    巨大的恐惧在这一刻忽然化作了浓浓的希望!随着王越的人影消失在视线里,车子里的几个人眼神中全都夹杂着一股兴奋。此时一听到中年人这么一说,立刻一个个神情振奋,目光梭巡,死死的盯着车后面的大洞。

    在他们看来,一个人奔跑的度再快,可到底也是血肉之躯,除非不是人生父母养的,那只要还是个人,那就绝不可能追的上一辆四个轮子的汽车的。就算王越的功夫厉害无比,可以在短时间内追上他们,但经过了刚才那一轮枪林弹雨的近距离攒射,不管是谁,也都肯定是受不住的。

    这个时候的王越,身上不知道已经挨了几枪,哪怕不死也会重伤。

    更何况刚才他跑的还那么快,中枪之下,受到惯性的作用不摔个大跟头才怪,在这种情形下,他不死都算是奇迹了,对付这样一个对手,只要找到对方的人,那要杀要剐还不是任凭自己做主!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王越的本事。也不知道就在刚刚的几分钟前,洪南和洪北两兄弟的车子,到底是在怎样的一种情况下被人在高行驶中给逼停的?

    说白了,王越的可怕程度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尤其是在他怒气勃之下,整个人已经在暴怒中体力全开,精神力也如同受到了刺激一样,只念头一动转眼就好似一张大网般瞬间罩住了整个车子,将里面的一切动静一一折射浮现在脑海中。是以,对方在车里面才一动枪,王越的人便在急行中一侧身,抬手抓住车后的梯子,一个借力稳稳的窜上了车顶。

    任凭脚下弹如雨,也奈何不了他分毫!

    下一刻,他吐气如箭,一口气将两肺中的憋得几乎燃烧起来的废气,喷出体外,然后再两三个呼吸,脸色瞬间变得红润如初。

    一天之中,相隔在这么短时间里,接连两次爆追赶汽车,刚才那一幕,虽然他依旧纵掠如飞,前后不过一两分钟,可要保持住一口丹田气不泄,事实上哪怕是以他现在的体力,也是几乎到了极限。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喘口气,调匀气息,只怕再过几秒,他就不得不放弃追赶了。

    “看你们还往哪跑?”站在汽车的顶上,王越胸口缓缓起伏,口鼻间气息流转,嘶嘶作响,听起来就像是一条大蛇在吞吐呼吸,而后这气息再往下一降,咕咚一声,肠胃蠕动出来的声音又仿佛是井中蛙鸣,咕咕几声连响过后,王越整个人就马上恢复了原状。

    他的体力实在是太好了,即使在全力爆后,想要恢复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事情。大量的氧气被他以天蛇吐息的法门压缩着吞入腹中,随后再以金蝉锁气法鼓荡至周身上下每一处细微的末梢尽头,气血循环,生生不息,体力恢复之快简直立竿见影。任何人都比不了他。

    “不好,他好像在车顶上……。”

    开车的驾驶员目光梭巡着,偶尔一眼似乎通过一旁已经歪了的后视镜,看到了车顶上王越的一抹衣角,大惊之下,他立刻叫了一声。

    结果,还不等他叫完,片刻之后,砰的一声驾驶室一侧的挡风玻璃突然整个的碎开了,无声无息的,王越的身子已经伏在了车的前半部,一拳就砸碎车窗,紧跟着往里探手一抓,就把这人的整个身子从驾驶座上拽了起来,随手一抛,从窗户扯出,扔了出去。

    扑通一声,落在十几米外的地上,一溜翻滚,头破血流,眼见着趴在地上就没了动静。

    中年汉子浑身一激灵,连忙开枪射击?

    只是这时候,王越的人影比他更快,转眼就不见了。另外因为没了司机驾驶,路面上土石翻滚,方向盘也来回乱转,弄得整个车子开始在马路上s形乱跑,他人在车里,身子随着乱晃,手枪也打得不准,几颗子弹一股脑的射偏在前挡风玻璃上,顿时碎裂一片,吹进风雨无数。

    “不好!快把住方向盘!!”眼见着车子失控,一头朝着路边的大树撞去,副驾驶位上的大汉忙不迭的纵身扑去,侧着身子,一手抓住方向盘,一只脚紧踩刹车。

    但这时车里光线猛地又是一暗,车顶的天窗处,王越缩成一团,就像是被大雨冲进来一样,身携风雨,人还没有落在实处,双脚一翻,便已经越过中间的一排座位,扑向了最后一排的两个大汉。

    这两个人就是刚才去抓苏家姐妹的那两个,上车以后坐在后面,一左一右把苏雨晴和苏水嫣夹在中间,显然是要当成人质来用的,却不想王越刚一窜进车里,立刻就下了杀手,两条大腿,凭空一绞,像是春燕剪水,左右一分,正踢在两人的喉结上,当场断了脖子,闷哼一声,齐齐毙命。

    就在这时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人已是猛地一脚刹车,车子在急行中骤然停止,带的整个车厢的中人同时往前一倒。

    王越的腰落在中间的椅子背上,两脚踢死两个人,双手却也绝没闲着,左面一抓,一把抓破了边上一人的天灵盖,右边一抠,血溅如泉,却是整个脖子都被他扯得烂了。

    直到这时候,轮胎与地面摩擦,车子在地上又往前滑了十几米远这才慢慢的停下不动了,前面客窜司机的大汉,猛一回头,却看到身后的王越正一把抓住中年男人的脖子,一把抡了起来,朝着他砸下来。

    轰隆!

    前挡风玻璃彻底粉碎,两条人影同时被砸飞出去,落在马路上,下面那佣兵被中年汉子的身体迎头撞到,后脑紧跟着砸在玻璃上,落在地上在这一狠摔,四肢就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一条命瞬间去了九成半。

    反倒是那中年人被他身子格挡,起了很好的缓冲作用,摔在地上,竟然还是没有大碍,身子一动,立刻就爬了起来。

    刚要逃走,却不想王越的动作委实快到极点,竟是随手捡起来之前落在车里的精钢大棍,顺手一甩就从挡风玻璃处扔了出来。

    咔嚓!一响,正好砸在那中年人的小腿上,登时砸成两截,骨断筋折。但这人却异常悍勇,人已经被砸的朝前扑倒在地上,腿也断了一条,可这时候他却顺势朝前一滚,手脚并用一下子就拉开了和车子之间的距离。

    不过能做到这一点,倒不是说他的功夫有多厉害,能在王越手下逃过一条性命,而是刚刚王越那一下,就根本没有杀他的意思。如今,被洪南洪北连个人招来的这些援兵,有一个算一个,都已经全军覆没了,就只剩下他一个活口,王越心中的怒意稍减,顿时便想起来一件事情。

    苏雨晴和苏水嫣都被注射了镇静剂,现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镇静剂这东西,时间长了对身体的伤害也不小,如果能解开,当然还是尽快解开的好!

    这么一来,留个活口下来,就是非常必要的了。

    “说,你们是什么人?”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到底还没有证明,王越一从车里下来,走到跟前立刻就问了一句。

    不想这中年人一见走不了,顿时返身一滚,泥水中好似毒蛇一般窜了起来,人往前扑的同时一伸手,便从小腿肚子上的皮套里拽出来一把黑漆漆,长有尺余的匕,趁着王越走到身前的一瞬间,举手就刺。

    这人的身手敏捷,反应极快,在断了一条腿的情况下都能忍住剧痛,一声不响的反击过来,只凭这一点就看得出来,他必然曾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人。而原本像他这样的人物,如果有武器在手,又有战友相互配合,哪怕对上武术格斗的高手,也能尽情厮杀,就地击毙的。毕竟这年月,已经不是过去只能依靠冷兵器打天下的年代了,枪械和火药的力量早已深入人心。

    功夫再高,几十年苦练,也未必能挡住一个只训练了一两年的新兵。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从各国部队中退役的最优秀的铁血战士!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行动,只对上王越这么一个人,就让他们整个后援小队全军覆没了。王越的武功拳法也许还在其次,可他的体力实在是非人类一样,连极行驶中的汽车都能追的上来!简直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你这是找死。”面对这人陷入绝境中的垂死反扑,王越脚下一顿,却是毫不在意,只把手朝前一伸,一把便抓住了对方的手腕,随后五指一合,往下一拉,这人的手腕便碎成了一团烂肉,紧跟着肘关节和肩关节同时脱臼。原本拿在他手里的匕,顿时无力坠落。

    有枪在手的时候,他都打不中王越,何况是眼下短兵相接。以王越的功夫,此时此刻想要制住他,轻松的就像是一般人吃饭喝水一样。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下控制了对方的半边身子,王越一边又问了一句,同时另一只手抓住这人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杀了我吧!”这个中年人一张脸瞬间被憋得通红,但眼神中间却透露出一股狠意。一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王越,也不挣扎,只是拼了命的说出一句话,想要求死。

    “你倒是聪明,知道落在我手里肯定是活不了的。不过,你想死,就要先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不然你想死都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