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08章虎啸龙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镇南王府暖阁之中,善阐侯高升泰还报,钟万仇夫妇及秦红棉已离府远去。镇南王妃刀白凤挂念爱子,说道:皇上,那万劫谷的所在,皇上可知道么保定帝段下明道:万劫谷这名字,今日不是首次听见,但想来离大理不无。刀白凤急道:听那钟万仇之言,似乎这地方甚是隐秘,只怕不易寻找。誉儿若是在敌人手中久了保定帝微笑道:誉儿娇生惯养,不知人间的险恶,让他多经历一此艰难,磨练磨练,于他也未始没有益处。刀白凤心下甚是焦急,却已不敢多说。

    保定帝向段正淳道:淳弟,拿些酒菜出来,犒劳犒劳咱们。段正淳道:是吩咐下去,片刻间便是满席的山珍海味。保定帝命各人同席共饮。

    大理是南鄙小邦,国中百夷杂处,汉人为数无多,镇南王妃刀白凤便是摆夷人。国人受中原教化未深,诸般朝仪礼法,本就远较大宋宽简。保定帝更为人慈和,只教不是在朝迁庙堂之间,一向不喜拘礼,因此段正淳夫妇与高升泰三人便坐在下首相陪。

    饮食之间,保定帝绝口不提适才事情。刀白凤双眉紧蹙,食而不知其味。将到天明,门外侍卫禀道:巴司空参见皇上。段正明道:进来门帷掀起,一个又瘦又矮的黑汉子走了进来,躬身向保定帝行礼,说道:启禀皇上:那万劫谷过善人渡后,经铁索桥便到了,须得自一株大树的树洞察中进谷。

    刀白凤拍手笑道:早知有巴司空出马,那有寻不到敌人巢穴之理我也不用担这半天心啦。那黑汉子微微躬身,道:王妃过奖。巴天石愧不敢当。

    这黑瘦汉子巴天石虽然形貌猥崽,却是个十分精明能干的人物,曾为保定帝立下不少功劳,目下在大理国位居司空。司徒、司马、司空三公之位,在朝迁中极为尊荣。巴天石武功卓绝,其擅长轻功,这次奉保定帝之命探查敌人的驻足之地,他暗中跟踪钟万仇一行,果然查到万劫谷的所在。

    保定帝微笑道:天石,你坐下吃个饱,咱们这便出发。巴天石深度知皇上不喜人对他跑拜,对臣子爱以兄弟朋友称呼,倘若臣下过份恭谨,他反要着恼,当下答应一声,捧起饭碗便吃。他滴酒不饮,饭食量却大得惊人,片刻间便连吃了八大碗饭。段正淳、高升泰和他相交日久,自也不以为异。

    巴天石一吃完,站起身来,伸衣袖一抹嘴上的没腻,说道:臣巴天石引路。当先走了出去。保定帝、段正淳夫妇、高升泰随后鱼贯而出。出得镇南王府,只见褚古傅朱四大护卫已牵了马匹在门外侍候,另有数十名从人捧了保定帝等的兵刃站在其后。

    段氏以中原武林世家在大理得国,数百年来不失祖宗遗风。段正明、正淳兄弟虽富贵无极,仍常微服了游,遇到武林中人前来探访或是寻仇,也总是按照武林规矩对待,从不摆脱皇室架子。是以保定帝这日御驾亲征,众从人都是司空见惯,毫不惊扰。自保定帝以下,人人均已换上了常服,在不识者眼中,只道是缙绅大户带了从人出游而已。

    刀白凤见巴天石的从人之中,有二十几名带着大斧长锯,笑问:巴司空,咱们去做木匠起大屋吗巴天石道:锯树拆屋。

    一行人所乘者是骏马,奔行如风,未到日中,已抵万劫谷外的树林。巴天石指挥从人,将挡路的大树一一砍开锯倒。来到谷口,保定帝指着那株漆着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的大树,笑道:这万劫谷主人,跟咱家好大的怨仇哪段正淳却知钟万仇是怕自己进谷去探访甘宝宝,向妻子斜目瞧去,见她只是冷清笑。

    四名汉子提着大斧抢上,片刻之间那株数人合抱的大树砍倒了。

    巴天石命众人牵马在谷口相候。

    褚、古、傅、朱四大卫护当先而行,其后是巴天石与高升泰,又其后是镇南王夫妇,保定帝走在最后。进得万劫谷后,但见四下静悄悄地,无人出迎。巴天石按照江湖规矩,手持段正明、段正淳两兄弟的名帖,大踏步来到正屋之前,朗声说道:大理国段氏兄弟,前来拜会钟谷主。

    话声甫毕,左侧树丛中突然窜出一条长长的人影,迅捷无伦的扑到,伸手向巴天石手中的名帖抓来。巴天石向右错出三步,喝道:尊驾是谁那人正是穷凶极恶云中鹤,一抓不中,更不停步,又向巴天石扑去。巴天石见他轻功异常了得,有心要跟他较量较量,当下又向前抢出三步。云中鹤跟着追了三步。巴天石发足便奔,云中鹤随后追去。一个矮,一个高,霎时之间在屋外绕了三个圈子。云中鹤步幅奇大,但巴天石一跳一跃,脚步起落却比他快得多,两人之间始终相距数尺。云中鹤固然追他不到,巴天石却也避他不脱。两人一向者自负轻功天下无匹,此刻陡然间遇上劲敌,均是心下暗惊。两人越奔越快,衣襟带风,发出呼呼声响,虽只两人追逐,旁人看来,便是五六人绕圈而行一般。到得后来,两人相距渐远,变成了绕屋奔跑,已不知云中鹤在追巴天石,还是巴天石在追云中鹤。倘若巴天石追到了云中鹤背后,这场轻功的比试,自然是他胜了,但云中鹤猛地发劲,又将巴天石抛落数丈。

    只听得呀一声,大门打开,钟万仇走了出来。巴天石中下不停,暗运内劲,右手一送,名帖平平向钟万仇飞了过去。

    钟万仇伸手接住,怒道:姓段的,你既按江湖规矩前来拜同,干么毁我谷门

    褚万里喝道:皇上至尊,岂能钻你这树洞地道

    刀白凤一直悬念爱子,忍不住问道:我孩儿呢你们将他藏在那里屋中忽又跃出一个女子,尖声道:你来得迟了一步。这姓段的小子,我们将他开膛破肚,喂了狗啦她双手各持一刀,刀身细如柳叶,发出蓝印印的光芒,正是见血即毙的修罗刀。

    这两个女子十八刀年之前便因妒生恨,结下极深的怨仇。刀白凤明知秦红棉所言非实,但听她将自己独生爱子说得如此惨酷,旧恨新怒,一齐迸发,冷冷的道:我是问钟谷主,谁来跟下贱女人说话,没的玷辱了自己身份。蓦地里当当两声响,秦红棉双刀齐出,快如飘风般近前,向她急砍两刀。这十字斫是她成名绝技,不知有多少江湖好汉曾丧在她修罗双刀这毒招之下。刀白凤抽出拂麈,及时格开,身形转处,拂麈尾点向她后心。

    段正淳好生尴尬,一个是眼前爱妻,一个是昔日情侣。他对刀白凤钟情固深,对秦红棉却也是旧恩难忘,但见两女一动上手便是生死相搏的招数,不论是谁受伤,自己都是终生之恨,喝道:且慢动手斜身欺近,拔出长剑,要格开两人兵刃。

    钟万仇一见到段正淳便是满肚子怒火,呛啷啷大环刀出手,向他迎头砍去。褚万里道不劳王爷动手,待小人料理了他。铁杆挥出,戮向钟万仇的头颈。他原来的铁杆被叶二娘拗断了,此时所使是赶着新铸的。钟万仇骂道:我早知姓段的就只仗着人多势众。

    段正淳笑道:万里退下,我正要见识见识钟谷主的武功。长剑挺出,弹开褚万里的铁杆,顺势从钟万仇大环刀的刀背上掠下,直削他手指。这一招弹、掠、削三式一气呵成,中间直无半分变招痕。钟万仇一惊:这段贼剑法好生凌厉。登时收起怒火,横刀宁住门户,强敌当前,已不敢浮嚣轻忽。

    段正淳挺剑疾刺,钏万仇见来势凌厉,难以硬挡,向后跃进开三步。段正淳只求他不过来纠缠,闪身抢到刀白凤和秦红棉身近,只见秦红棉刀法已微见散乱,刀白凤步步进逼。蓦地里嗤嗤嗤连响,秦红棉接连射出三枝毒箭。她这短箭形状和木婉清所发的一模一样,手法却高明得多,三枝箭分射左右中三个方位,教对方绝难闪避。刀白凤纵身高,跃,三枝短箭都从她脚底飞过,不料她身子尚在半空,又有三枝箭射来,第一枝射她小腹,第二枝射向她双足之间,第三枝却是对准了她足。底。其时刀白凤无法再向上跃进,身子落下来时。三枝箭正好射中她头、胸、腹三处,实是毒辣之极。

    刀白凤心下惊惶,拂麈急掠,卷开了第一枝毒箭,身子急速落下,眼看第二枝、第三枝箭对准了胸膛、小腹射到,已万难闪避挡格,突然眼前白光急闪,一柄长剑自下而上的在她面前掠过,将这两枝短箭斩为四截,同时有人幌身挡在她的身前,正是段正淳抢过来救了她性命。倘若他出剑稍在不准,斩不到短箭,那么这两枝短箭势必钉在他身上。

    这一下刀白凤和秦红棉都是吓得脸色惨白,心中怦怦乱跳。刀白凤叫道:我不领你的情闪身绕过丈夫,挥拂麈向秦红棉抽去。她恨极秦红棉手段阴毒,拂麈上招数快极,斜扫直击,教对方再也缓不出手来发射毒箭。秦红棉适才这两箭险些射中段正淳,又见他不顾性命的相救妻子,偏心已极,惊慌中又加上气苦,登时挡不住拂麈的急攻。刀白凤拂麈一招凤栖于梧,向她头顶击落,秦红棉急向右闪,刀白凤左掌正好同时击出,眼见便可正中秦红棉胸口,立时便要打得好狂吐鲜血。手掌亢她胸口沿有半尺,忽然旁边一只男子手掌伸过来一带,将她这一掌掠开了,正是段正淳出手相救,说道:凤凰儿,别这么狠

    秦红棉一怔,怒道:什么凤凰儿,孔雀儿,叫得这般亲热左手刀向段正淳肩头砍落。刀白凤也正恼丈夫相救情妇,格开自己势在必中的一招,挥拂麈向他脸上扫去。

    二女同时出手,同时见到对方向段正淳攻击,齐叫:啊哟同时要回护郎君。刀白凤拂麈转向,去挡格修罗刀;秦红棉飞足向刀白凤踢去,要她收转拂麈。

    段正淳斜身一闪,砰的一声,秦红棉这一脚重重踢中在他屁股上。刀白凤怒道:你干么踢我丈夫秦红棉道:段郎,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很疼吗段正淳装腔作势,大叫:哎唷,哎唷踢死我啦蹲下身来。

    钟万仇瞧出便宜,举刀搂头向段正淳劈落。刀白凤叫道:住手秦红棉叫道:打他拂麈与修罗刀齐向钟万仇攻去。钟万仇只得回刀招架,大叫:姓段的臭贼,你这老白脸,靠女人救你性命,算什么好汉段正淳哈哈大笑,倏地跃起,刷刷刷三剑,只逼得钟万仇踉跄倒退。秦红棉一怔,怒道:你没受伤,装假刀白凤也道:这家伙最会骗人,你怎能信他了秦红棉叫道:看刀刀白凤叫道:打他这一次二女却是联手向段正淳进攻。

    保定帝见兄弟跟两个女人纠缠不清,摇头暗笑,向褚万里道:你们进去搜搜褚万里应道:是

    褚、古、傅、朱四人奔进屋门。古笃诚左足刚跨过门槛,突觉头顶冷风飒然。他左足未曾踏实,右足跟一点,已倒退跃进出,只见一片极薄极阔的刀刃从面前直削下去,相距不过数寸,只要慢得顷刻,就算脑袋幸而不致一分为二,至少鼻子也得削支了。古笃诚背上冷汗直流,看清楚忽施暗袭的是个面貌俊秀的中年女子,正是无恶不作叶二娘。她这薄刀作长方形,薄薄的一片,四周全是锋利无比,她抓着短短的刀柄,略如挥舞,便卷成一圈圆光。古笃诚起初这一惊着实厉害,略一定神,大喝一声,挥起板斧,便往她薄刀上砍去。叶二娘的薄刀不住旋转,不敢和板斧这等沉重的兵刃相碰。古笃诚使出七十二路乱披风斧法,双斧直上直下的砍将过去。叶二娘阴阳怪气,说几句调和侃的言语。朱丹臣见她好整以暇,刀法却诡异莫测,生怕时候一长,古笃诚抵敌不住,当即挺判官双笔上前夹击。

    其时巴天石子和云中鹤二人兀自在大兜圈子,两人轻功相若,均知非一时三刻能分胜几,这时所较量者已是内力高下。巴天石奔了这百余个圈子,已知云中鹤的下盘功夫飘逸有余,沉凝不中,不如自己一弹一跃之际行有余力,只消陡然停住,击他三掌,他势必抵受不住。但巴天石一心要在轻功上考较他下去,不愿意以拳脚步功夫取胜,是以仍是一股劲儿的奔跑。

    忽听得一人粗声骂道:妈巴羔子的,吵得老子睡不着觉,是那儿来的兔崽子只见南海鳄神手持鳄嘴剪,一跳一跳的跃近。

    傅思归喝道:是你师父的爹爹来啦南海鳄神喝道:什么我师父的爹爹傅思归指着段正淳道:镇南王是段公子的爹爹,段公子是你的师父,你想赖么南海鳄神虽然恶事多为,却有一椿好处,说过了的话向来作数,一闻此言,气得脸色焦黄,可不公然否认,喝道:我拜会我的师父,跟你龟儿子有什么相干傅思归笑道:我又不是你儿子,为什么叫我龟儿子

    南海鳄神一怔,想了半天,才知他是绕着弯儿骂自己为乌龟,一想通此点,哇哇大叫,鳄嘴剪拍拍拍的向他夹去。此人头脑迟钝,武功可着实了得,鳄嘴剪中一口森森白牙,便如狼牙棒上的尖刺相似。傅思归一根熟铜棍接得三招,便觉双臂酸麻。褚万里长杆一扬,杆上连着的钢丝软鞭荡出,向南海鳄神脸上抽去,南海鳄神掏出鳄尾鞭挡开。

    保定帝眼看战局,己方各人均无危险,对高升泰道:你在这儿掠阵。

    高升泰道:是负手站在一旁。

    保定帝走进屋中,叫道:誉儿,你在这里么不听有人回答。他推开左边厢房门,又叫道:誉儿,誉儿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门背后转了出来,脸色惊慌,问道:你你是谁保定帝道:段公子在那里那少女道:你找段公子干什么保定帝道:我要救他出来

    那少女摇头道:你救他不出的。他给人用大石堵在石屋之中,门口又有人看守。保定帝道:你带我去。我打倒看守之人,推开大石,就救他出来了。那少女摇头道:不成我如带了你去,我爹爹要杀了我的。保定帝问:你爹爹是谁那少女道:我姓钟,我爹爹就是这里的谷主啊。这少女便是从无量山逃回来的钟灵。

    保定帝点了点头,心想对会这样一个少女,不论用言语套问,或以武力胁逼,均不免有失身份,段誉既在此谷中,总不难寻到,当下从屋中回了出来,要另行觅人带路。

    段誉和木婉清在石屋之中,听说门外那青袍客竟是天下第一恶人恶贯满盈,大惊之下,扑过去搂在一起。段誉低声道:咱们原来落在天下第一恶人手中,那真是糟糕之极矣木婉清唔的一声,将头钻在他怀中。段誉轻抚她头发,安慰道:别怕。

    两人上下衣衫均已汗湿,便如刚从水中爬起来一般。两人全身火热,体气蒸薰,闻在对方鼻中,更增几分诱惑之意。一个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一个是情苗深种的少女,就算没受春药的激动,也已把持不定,何况阴阳和合散的力量霸道异常,能令端士成为淫徒,贞女化作荡妇,只教心神一迷,圣贤也成禽兽。此时全仗段誉一灵不昧,念念不忘于段氏的清誉令德,这才勉力克制。

    青袍客得意之极,怪声大笑,说道:你兄妹二人快些成其好事,早一日生下孩儿,早一日得脱牢笼。我去也说吧,越过树墙而去。

    段誉大叫:岳老三,岳老二你师父有难,快快前来相救。叫了半天,却那里有人答应

    段誉寻思:当此危急之际,便是拜会他为晌,也说不得了。拜错恶人为师,不过是我一人之事,须不致连累伯父我爹爹。于是又纵声大叫:南海鳄神,我甘愿拜你为师了,愿意做南海派的传人,你快来救你徒弟啊。我死之后,你可没徒弟了。乱叫乱喊了一阵,始终不闻南海鳄神的声息,突然想到:啊哟不好南海鳄神最怕的便是他这个老大恶贯满盈,就算听到我叫唤,也不敢来救。心中只是叫苦。

    木婉清忽道:段郎,我和你成婚之后,咱们第一个孩儿,你喜欢男是女的段誉迷迷糊糊的答道:男的

    忽然石屋外一个少女的声音接口道:段公子,你是她哥哥,决不能跟她成婚。段誉一楞,道:你你是钟姑娘么那少女正是钟灵,说道:是我啊。我偷听到了这青袍恶人的话,我定要想法子救你和木姊姊。段誉大喜,道:那好极了,你快去偷毒药的解药给我。木婉清怒道:钟灵你这小鬼快走开,谁要你救钟灵道:我还是想法子推开这大石头,先救你们出来的好。段誉道:不,不你去偷解药。我我抵受不住,快快要死了。钟灵惊道:什么抵受不住你肚子痛吗段誉道:不是肚子痛。钏灵又问:你是头痛么段誉道:也不是头痛。钟灵道:那你什么地方不舒服

    段誉情欲难遏之事,如何能对这小姑娘说得出口只得道:我全身不舒服,你只设法去盗取解药便了。钟灵皱鼎道:你不说病状,我就不知道要寻什么解药。我爹爹解药很多,但得知道你是肚痛、头痛,还是心痛。段誉叹了口气道:我什么也不痛。我是我是服了一种叫做阴阳和合散的毒药。钟灵拍手道:你知道毒药的名字,那就好办了。段大哥,我这就去跟爹爹要解药。

    她匆匆爬过树墙,便去缠着父亲拿那阴阳和合散的解药。那阴阳和合散是表袍客的药物,但钟万仇一听这名字,就知是什么玩意儿,马脸一沉,斥道:小女娃娃,东问西问这些不打紧的东西干么你再胡说八道,我老大耳括子打你。钟灵急道:不是胡说八道

    便在此时,保定帝等一干人攻进万劫谷来,钟万仇忙出去应敌,将钟灵一人留在屋内。她听得屋外兵刃交作,斗得甚是厉害,也不去理会,自在父亲的藏药之所东翻西找。钟万仇的数百个药瓶之上都贴有药名,但偏偏就不见阴阳和合散的解药。正不知如何是好,听得有人进来,出去一看,便遇到了保定帝。

    保定帝想寻人带路,一时却不见有人,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头见是钟灵奔来,当即停步等候。钟灵奔近,说道:我找不到解药,还是带你去吧不知你能不能推开那块大石头。保定帝莫名其妙,问道:什么解药大石头钟灵道:你跟我来,一看便知道了。万劫谷中道路虽然曲折,但在钟灵带领之下,片刻即至,保定帝托着钟灵的手臂,也不见他从身跳跃,突然间凌空而起,平平稳稳越过了树墙。钟灵拍手赞道:妙极,妙极你好你会飞啊哟,不好

    但见石屋之前端坐着一人,正是那青袍怪客

    钟灵对这个半死半活的人最是害怕,低声道:咱们快走,等这人走了再来。保定帝见了这青袍怪人也是极感诧异,安慰她道:有我在这里,你不用怕。段誉便是在这石屋之中,是不是钟灵点了点头,缩在他身后。

    保定帝缓步上前,说道:尊驾请让一步青袍客便如不闻不见,凝坐不动。

    保定帝道:尊驾不肯让道,在下无礼莫怪。侧身从青袍客左侧闪过,右掌斜起,按住巨石,正要运劲推动,只见青袍客从腋下伸出一根细细的铁杖,点向自己缺盆穴。铁杖伸到离他身子尺许之处便即停住,不住颤动,保定帝只须劲力一发,铁杖点将过来,那便无可闪避。保定帝心中一凛:这人点穴功夫可高明之极,却是何人右掌微扬,劈向铁杖,左掌从右掌底穿出,又已按在石上。青袍客铁杖移位,指向他天池穴。保定帝掌势如风,连变了七次方位,那青袍客的铁杖第一次均是虚点穴道,制住形势。

    两人接连变招,青袍客总是令得保定帝无法运劲推石,认穴功夫之准,保定帝自觉与己不相伯仲,犹在兄弟段正淳之上。他左掌斜削,突然间变掌为指,嗤的一声响,使出一阳指力,疾点铁杖,这一指若是点实了,铁杖非弯曲不可。不料那铁杖也是嗤的一声点来,两股力道在空中一碰,保定帝退了一步,青袍客也是身子一幌。保定帝脸上红光一闪,青袍客脸上则隐隐透出一层青气,均是一现即逝。

    保定帝大奇,心想:这人武功不但奇高,而且与我显是颇有渊源。他这杖法明明跟一阳指有关。当即拱手道:前辈尊姓大名,盼能见示。只听一个声音响道:你是段正明呢,不是段正淳保定帝见他口唇不动,居然能够说话,更是诧异,说道:在下段正明。青袍客道:哼,你便是大理国当今保定帝保定帝道:正是。青袍客道:你的武功和我相较,谁高谁下

    保定帝沉吟半晌,说道:武功是你稍胜半筹,但若当真动手,我能胜你。青袍客道:不错,我终究是吃了身子残废的亏。唉,想不到你坐上了这位子,这些年来竟丝毫没搁下练功。他腹中发出的声音虽怪,仍听得出语间中充满了怅恨之情。

    保定帝猜不透他的来历,心中霎时间转过了无数疑问。忽听得石屋内传出一声声急躁的嘶叫,正是段誉的声音,保定帝叫道:誉儿,你怎么了不必惊慌,我就来救你。钟灵惊叫:段公子,段公子

    原来段誉和木婉清受猛烈春药催激,越来越难与情欲相抗拒。到后来木婉清神智迷糊,早忘了段誉是亲哥哥,只叫:段郎,抱我,抱住我她是处女之身,于男女之事一知半解,但觉燥热难当,要段誉搂抱着方才舒服,便向段誉扑去。段誉叫道:使用不得闪身避开,脚步下自然而然的使出了凌波微步。木婉清一扑不中,斜身摔在床上,便晕了过去。

    段誉接连走了几步,内息自然而然的顺着经脉运行,愈走愈快,胸口郁闷无比,似乎透不过气来一般,忍不住大叫一声。这一声叫,郁闷竟然略减,当下他走几步,呼叫一声,情欲之念倒是淡了,保定帝和青袍客在屋外的对答,以及保定帝叫他不必惊慌的言语,却者已听而不闻。

    青袍客道:这小子定力不错,服了我的阴阳和合散,居然还能支撑到这时候。保定帝吃了一惊,问道:那是什么毒药青袍客道:不是毒药,只不过是一种猛烈的春药而已。保定帝道:你给他服食这等药物,其意何居青袍客道:这石屋之中,另有一个女子,是他的胞妹。

    保定帝一听之下,登时明明了此人的阴谋毒计。他修养再好,也禁不住勃然大怒,长袖挥处,嗤的一指身他点去。青袍客横杖挡开,保定帝第二指又已点出,这一指直趋他喉下七突穴,那是致命令死穴,料想他定要全力反击。

    那知青袍客嘿嘿两声,既不闪避,也不招架。保定帝见他不避不架,心中大疑,立时改指,问道:你为何甘愿受死青袍客道:我死在你手下,那是再好不过,你的罪孽,又深度了一层。保定帝问道:你到底是谁青袍客低声说了一句话。

    保定帝一听,脸色立变,道:我不信青袍客将右手中的铁杖交于左手,右手食指嗤的一声,向保定帝点去,保定帝斜身闪开,还了一指。青袍客以中指直戳,保定帝脸色凝重,以中指相还。青袍客第三招以无名指横扫,第四招以小指轻挑,保定帝一一照式还报。到得第五招时,青袍客以大拇指捺将过来,五指中大拇指最短,因而也最为迟钝不灵,然而指上力道却是最强,保定帝不敢怠慢,大拇指一翘,也捺了过去。

    钟灵在一旁看得好生奇怪,忘了对青袍客的畏惧之意,笑道:你们两个在猜拳么你伸一指,我伸一指的,却是谁赢了一面说,一面走近身去。蓦地里一股劲风无声无息的袭到,钟灵一怔之际,左肩剧痛,几欲晕倒。保定帝反手挥掌,将她身子平平推出,跟着向后纵跃,将她扶住,说道:站着别动。钟灵怔怔的道:他他要杀我保定帝摇头道:不是。我和他在比试武功,旁人不能走近。伸掌在她背心上轻抚数下。

    那青袍客道:你信了没有保定帝抢上数步,躬身说道:正明参见前辈。青袍客道:你只叫我前辈,是不肯认我呢,还是意下犹在未信保定帝道:正明身为一国之主,言行自当郑重。正明无子,这段誉身负宗庙社稷的重寄,请前辈释放。青袍客道:我正要大理段氏乱伦败德,断子约孙。我好容易等到今日,岂能轻易放手保定帝厉声道:段正明万万不许。

    青袍客道:嘿嘿你自称是大理国皇帝,我却只当你是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你有胆子,尽管去调神策军、御林军来好了。我跟你说,我势力固然远不如你,可是要先杀段誉这小贼却易如反掌。你此刻跟我动手,数百招后或能胜得了我,但想杀我,却也千难万难。我只教不死,你便救不了段誉性命。

    保定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知道他这话确是不假,别说去调神策军、御林军来,只须自己再多一个帮手,这青袍客抵敌不住,便会立时加害段誉,何况以此人身份,也决不能杀了他,说道:你要如何,方能放人青袍客道:不难,不难你只须答允去天龙寺出家为僧,将皇位让我,我便解了段誉体内药性,还你一个鲜龙活跳、德行无亏的好侄儿。保定帝道:祖宗基业,岂能随便拱手送人

    青袍客道:嘿嘿,这是你的基业,不是我的基业物归原主,岂是随便送人我不追究你谋朝篡位的大罪,已是宽洪大量之极了。你若执意不肯,不妨耐心等候,等段誉和好胞妹生下一男半女,我便放他。保定帝道:那你还是乘早杀了他的好。

    青袍客道:除此之外,还有两条路。保定帝问道:什么青袍客道:第一条路,你突施暗算,猝不及防的将我杀了,那你自可放他出来。保定帝道:我不能暗算于你。青袍客道:你就是想暗算,也未必能成。第二条路,你教段誉自己用一阳指功夫跟我较量,只须胜得了我,他自己不就走了吗嘿嘿,嘿嘿

    保定帝怒气上冲,忍不住便要发作,终于强自抑制,说道:段誉不会丝毫武功,更没学过一阳指功夫。青袍客道:大理段正明的侄子不会一阳指,有谁能信保定帝道:段誉幼读诗书佛经,心地慈悲,坚决不肯学武。青袍客道:又是一个假仁假义、沽名钓誉的伪君子。这样的人若做大理国君,实非苍生之福,早一日杀了倒好。

    保定帝厉声道:前辈,是否另有其他道咯可行青袍客道:当年我若有其他道路可行,也不至落到这般死不死、活不活的田地。旁人不给我路走,我为什么要给你路走

    保定帝低头沉吟半晌,猛地抬起头来,一脸刚毅肃穆之色,叫道:誉儿,我便设法来救你。你可别忘了自己是段家子孙

    只听石屋内段誉叫道:伯父,你进来一指一指将我处死了吧。这时他已停步,靠在封门大石上稍息,已听清楚了保定帝与青袍客后半段的对答。保定帝厉声道:什么你做了败坏我段氏门风的行迳么段誉道:不不是,侄儿侄儿燥热难当,活活不成了

    保定帝道:生死有命,任其自然。托住钟灵的手臂,奔过空地,跃过树墙,说道:小姑娘,多谢你带路,日后当有报答。循着原路,来到正屋之前。

    只见褚万里和傅思归双战南海鳄神,仍然胜败难分。朱丹臣和古笃诚那一对却给叶二娘的方刀逼得渐渐支持不住。那边厢云中鹤脚下虽是丝毫不缓,但大声喘气,有若疲年,巴天石却一纵一跃,轻松自在。高升泰负着双手踱来踱去,对身旁的激斗似是漠不关心,其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精神笼罩全局,己方只要无人遇险,就用不着出手相援。段正淳夫妇与秦红棉、钟万仇四人却已不见。

    保定帝问道:淳弟呢高升泰道:镇南王逐开了钟谷主,和王妃一起找寻段公子去了。保定帝纵声叫道:此间诸事另有计较,各人且退。

    巴天石陡然住足,云中鹤直扑过来,巴天石砰的一掌,击将出去。云中鹤双掌一挡,只感胸中气血翻涌,险此喷嚏出血来。他强自忍住,双眼望出来模糊一片,已看不清对手拳脚来路。巴天石却并不乘胜追击,嘿嘿冷清笑,说道:领教了。

    只听左首树丛后段正淳的声音说道:这里也没有,咱们再到后面去找。刀白凤道:找个人来问问就好了,谷中怎地一个下人也没有。秦红棉道:我师妹叫他们都躲起来啦。保定帝和高升泰、巴天石三人相视一笑,均觉镇南王神通广大,不知使上了什么巧妙法儿,竟教这两个适才还在性命相扑的女子联手同去找寻段誉。只听段正淳道:那么咱们去问你师妹,她一定知道誉儿关在什么地方。刀白凤怒道:不许你去见甘宝宝。不怀好意秦红棉道:我师妹说过了,从此永远不再见你的面。

    三人说着从树丛中出来。段正淳见到兄长,问道:大哥,救出找到誉儿了么他本想说救出誉儿,但不见儿子在侧,便即改口。保定帝点头道:找到了,咱们回去再说。

    褚万里、朱丹臣等听得皇上下旨停战,均欲住手,但叶二娘和南海鳄神打得兴起,缠住了仍是恶战不休。保定帝眉头微蹙,说道:咱们走吧

    高升泰国道:是怀中取出铁笛,挺笛指向南海鳄神咽喉,跟着扬臂反手,横笛扫向叶二娘。这两记笛招都是攻向敌人极要紧的空隙。南海鳄神一个筋斗避过,拍的一声,铁笛重重击中叶二娘左臂。叶二娘大叫一声,急忙飘身逃开。

    高升泰的武功其实并不比这两人强了多少,只是他旁观已久,心中早已拟就了对付这两人的绝招。这招似乎纯在对付南海鳄神,其实却是佯攻,突然出其不意的给叶二娘来一下狠的,以报前日背上那一掌之仇。看来似是轻描淡写,随意挥洒,实则这一招在他心中已盘算了无数遍,实是毕生功力之所聚,已然出尽全力。

    南海鳄神圆睁豆眼,又惊又佩,说道:妈巴羔子,好家伙,瞧你不出下面的话没再说下去,意思自然是说:瞧你不出,居然这等厉害,看来老子只怕还不是你这小子的对手。

    刀白凤问保定帝道:皇上,誉儿怎样保定帝心下其是担忧,但丝毫不动声色,淡淡说道:没什么。眼前是个让他磨练的大好机会,过得几天自会出来,一切回宫再说。说着转身便走。

    巴天石抢前开路。段正淳夫妇跟在兄长之后,其后是褚、古、傅、朱四护卫,最后是高升泰殿后。他适才这凌厉绝伦的一招镇慑了知人,南海鳄神虽然凶悍,却也不敢上前挑战。

    段正淳走出十余丈,忍不住回头向秦红棉望去,秦红棉也怔怔的正瞧着他背影,四目相对,不由得都痴了。

    只见钟万仇手执大环刀,气急败坏的从屋后奔出来,叫道:段正淳,你这次没见到我夫人,算你运气好,我就不来难为你。我夫人已发了誓,以后决不再见你。不过不过那也靠不住,她要是见到你这家伙,说不定他妈的又总而言之,你不能再来。他和段正淳拚斗,数招不胜,便即回去守住夫人,以防段正淳前来勾引,听得夫人立誓决不再见段正淳之面,心下大慰,忙奔将出来,将这句要昆之极的言语说给他听。

    段正淳心下黯然,暗道:为什么为什么再也不见我面你已是有夫之妇,我岂能再败坏你的节大理段二虽然风流好色,却非卑鄙无耻之徒。让我再瞧瞧你,就算咱两人离得远远地,一句话也不说,那也好啊。回过头来,见妻子正冷冷的瞧着自己,心头一凛,当即加快脚步,出谷而去。

    一行人回到大理。保定帝道:大夥到宫中商议。来到皇宫内书房,保定帝坐在中间一张铺着豹皮的大椅上,段正淳夫妇坐在下首,高升泰一干人均垂手侍立。保定帝吩咐内侍取过灯凳子,命各人坐下,挥退内侍,将段雀如何落入敌人的情形说了。

    众人均知关键是在那青袍客身上,听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