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14章剧饮千杯男儿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段誉受无量剑和神农帮欺凌、为南海鳄神逼迫、被延庆太子囚禁、给鸠摩智俘虏、在曼陀山庆当花匠种花,所经历的种种苦楚折辱着实不小,但从未有如此刻这般的怨愤气恼。

    其实听得水榭中并没哪一个当真令他十分难堪。包不同虽然要他请便,却也留了余地,既不如对付诸保昆那么断臂伤肩,也不如对付姚伯当那么踢得他滚了出去。王语嫣出口请他多留一宵,阿朱、阿碧殷勤有礼的送出门来,但他心中仍是说不出的郁闷。

    湖上晚风阵阵,带着菱叶清香。段誉用力扳桨,不知要恨谁才好,他实在说不出为什么这样气恼。当日木婉清、南海鳄神、延庆太子、鸠摩智、王夫人等给他的凌辱,可都厉害得多了,但他泰然而受,并没感到太大的委屈。

    他内心隐隐约约的觉得,只因为他深慕王语嫣,而这位姑娘心中,却全没他段誉的半点影子,甚至阿朱、阿碧,也没当他是一回事。他从小便给人当作心肝宝贝,自大理国皇帝、皇后以下,没一个不觉得他是了不起之至。就算遇上了敌人,南海鳄神是一心一意的要收他为徒;鸠摩智不辞辛劳的从大理掳他来到江南,自也对他颇为重视,至于钟灵、木婉清那些少女,更是一见他便即倾心。

    他一生中从未受过今日这般的冷落轻视,别人虽然有礼,却是漠不关心的有礼。在旁人心目中,慕容公子当然比他重要得多,这些日子来,只要有谁提到慕容公子,立时便人人耸动,无不全神贯注的倾听。王语嫣、阿朱、阿碧、包不同,以至什么邓大爷、公冶二爷、风四爷,个个都似是为慕容公子而生。

    段誉从来没尝过妒忌和羡慕的滋味,这时候独自荡舟湖上,好像听到慕容公子的影子在天空中向他冷笑,好像听到慕容公子在出声讥嘲:段誉啊段誉,你怎及得上我身上一根寒毛你对我表妹有意,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你不觉得可耻可笑么

    他心中气闷,扳桨时使的力气便特别来得大,划得一个多时辰,充沛的内力缓缓发劲,竟越划越觉精神奕奕,心中的烦恶郁闷也渐渐消减。又划了一个多时辰,天渐渐亮了,只见北方迷云雾中裹着一座小小山峰。他约略辨认方位,听香水榭和琴韵小筑都在东方,只须向北划去,便不会重回旧地。可是他每划一桨,心中总生出一丝恋恋之感,不自禁的想到,小舟向北驶出一尺,便离王语嫣远了一尺。

    将近午时,划到了小山脚下,上岸一问土人,这山叫做马迹山,已离无锡甚近。

    他在书上看到过无锡的名字,知道那是在春秋时便已出名的一座大城。当下回入舟中,更向北划,申牌时分,到了无锡城畔。

    进得城去,行人熙来攘往,甚是繁华,比之大理别有一番风光。信步而行,突然间闻到一股香气,乃是焦糖、酱油混着熟肉的气味。他大半天没吃东西了,划了这几个时辰的船,早已甚是饥饿,当下循着香气寻去,转了一个弯,只见老大一座酒楼当街而立,金字招牌上写着松鹤楼三个大字。招牌年深月久,被烟熏成一团漆黑,三个金字却闪烁发光,阵阵酒香肉气从酒楼中喷出来,厨子刀勺声和跑堂吆喝声响成一片。

    他上得楼来,跑堂过来招呼。段誉要了一壶酒,叫跑堂配四色酒菜,倚着楼边栏杆自斟自饮,蓦地里一股凄凉孤寂之意袭上心头,忍不住一声长叹。

    西首座上一条大汉回过头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段誉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段誉心底暗暗喝了声采: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大理,都不会有这等人物。包不同自吹自擂什么英气勃勃,似这条大汉,才称得上英气勃勃四字

    那大汉桌上放着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更无别货。可见他便是吃喝,也是十分的豪迈自在。

    那大汉向段誉瞧了两眼,便即转过头去,自行吃喝。段誉正感寂寞无聊,有心要结交朋友,便招呼跑堂过来,指着那大汉的背心说道:这位爷台的酒菜帐都算在我这儿。

    那大汉听到段誉吩咐,回头微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段誉有心要和他攀谈几句,以解心中寂寞,却不得其便。

    又喝了三杯酒,只听得楼梯上脚步声响,走上两个人来。前面一人跛了一足,撑了一条拐杖,却仍行走迅速,第二人是个愁眉苦脸的老者。两人走到那大汉桌前,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那大汉只点了点头,并不起身还礼。

    那跛足汉子低声道:启禀大哥,对方约定明日一早,在惠山凉亭中相会。那大汉点了点头,道:未免迫促了些。那老者道:兄弟本来跟他们说,约会定于三日之后。但对方似乎知道咱们人手不齐,口出讥嘲之言,说道倘若不敢赴约,明朝不去也成。那大汉道:是了,你传言下去,今晚三更大伙儿在惠山聚齐。咱们先到,等候对方前来赴约。两人躬身答应,转身下楼。

    这三人说话声音极低,楼上其余酒客谁都听不见,但段誉内力充沛,耳目聪明,虽不想故意偷听旁人私语,却自然而然的每一句话都听见了。

    那大汉有意无意的又向段誉一瞥,见他低头沉思,显是听到了自己的说话,突然间双目中精光暴亮,重重哼了一声。段誉吃了一惊,左手一颤,当的一响,酒杯掉在地下,摔得粉碎。那大汉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兄台何事惊慌请过来同饮一杯如何

    段誉笑道:最好,最好吩咐酒保取过杯筷,移到大汉席上坐下,请问姓名。那大汉笑道:兄台何必明知故问大家不拘形迹,喝上几碗,岂非大是妙事待得敌我分明,便没有余味了。段誉笑道:兄台想必是认错了人,以为我是敌人。不过不拘形迹四字,小弟最是喜欢,请啊,请啊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那大汉微笑道:兄台倒也爽气,只不过你的酒杯太小。叫道:酒保,取两只大碗来,打十斤高粱。那酒保和段誉听到十斤高粱四字,都吓了一跳。酒保赔笑道:爷台,十斤高粱喝得完吗那大汉指着段誉道:这位公子爷请客,你何必给他省钱十斤不够,打二十斤。酒保笑道:是是过不多时,取过两只大碗,一大坛酒,放在桌上。

    那大汉道:满满的斟上两碗。酒保依言斟了。这满满的两大碗酒一斟,段誉登感酒气刺鼻,有些不大好受。他在大理之时,只不过偶尔喝上几杯,哪里见过这般大碗的饮酒,不由得皱起眉头。那大汉笑道:咱两个先来对饮十碗,如何

    段誉见他眼光中颇有讥嘲轻视之色,若是换作平时,他定然敬谢不敏,自称酒量不及,但昨晚在听香水榭中饱受冷漠,又想:这大汉看来多半是慕容公子的一伙,不是什么邓大爷、公冶二爷,便是风四爷了。他已和人家约了在惠山比武拚斗,对头不是丐帮,便是什么西夏一品堂。哼,慕容公子又怎么了我偏不受他手下人的轻贱,最多也不过是醉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当即胸膛一挺,大声道:在下舍命陪君子,待会酒后失态,兄台莫怪。说着端起一碗酒来,咕嘟咕嘟的便喝了下去。他喝这碗酒乃是负气,王语嫣虽不在身边,在他却与喝给她看一般无异,乃是与慕容复争竞,决不肯在心上人面前认输,别说不过是一大碗烈酒,就是鸩酒毒药,也毫不迟疑的喝了下去。

    那大汉见他竟喝得这般豪爽,倒颇出意料之外,哈哈一笑,说道:好爽快。端起碗来,也是仰脖子喝干,跟着便又斟了两大碗。

    段誉笑道:好酒,好酒呼一口气,又将一碗酒喝干。那大汉也喝了一碗,再斟两碗。这一大碗便是半斤,段誉一斤烈酒下肚,腹中便如有股烈火在熊熊焚烧,头脑中混混沌沌,但仍然在想:慕容复又怎么了好了不起么我怎可输给他的手下人端起第三碗酒来,又喝了下来。

    那大汉见他霎时之间醉态可掬,心下暗暗可笑,知他这第三碗酒一下肚,不出片刻,便要醉倒在地。

    段誉未喝第三碗酒时,已感烦恶欲呕,待得又是半斤烈酒灌入腹中,五脏六腑似乎都欲翻转。他紧紧闭口,不让腹中酒水呕将出来。突然间丹田中一动,一股真气冲将上来,只觉此刻体内的翻搅激荡,便和当日真气无法收纳之时的情景极为相似,当即依着伯父所授的法门,将那股真气纳向大锥穴。体内酒气翻涌,竟与真气相混,这酒水是有形有质之物,不似真气内力可在穴道中安居。他却也任其自然,让这真气由天宗穴而肩贞穴,再经左手手臂上的小海、支正、养老诸穴而通至手掌上的阳谷、后豁、前谷诸穴,由小指的少泽穴中倾泻而出。他这时所运的真气线路,便是六脉神剑中的少泽剑。少泽剑本来是一股有劲无形的剑气,这时他小指之中,却有一道酒水缓缓流出。

    初时段誉尚未察觉,但过不多时,头脑便感清醒,察觉酒水从小指尖流出,暗叫:妙之极矣他左手垂向地下,那大汉并没留心,只见段誉本来醉眼朦胧,但过不多时,便即神采奕奕,不禁暗暗生奇,笑道:兄台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又斟了两大碗。

    段誉笑道:我这酒量是因人而异。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一大碗嘛,我瞧也不过二十来杯,一千杯须得装上四五十碗才成。兄弟恐怕喝不了五十大碗啦。说着便将跟前这一大碗酒喝了下去,随即依法运气。他左手搭在酒楼临窗的栏杆之上,从小指甲流出来的酒水,顺着栏杆流到了楼下墙脚边,当真神不知、鬼不觉,没半分破绽可寻。片刻之间,他喝下去的四大碗酒已然尽数逼了出来。

    那大汉见段誉漫不在乎的连尽四碗烈酒,甚是欢喜,说道:很好,很好,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先干为敬。斟了两大碗,自己连干两碗,再给段誉斟了两碗。段誉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喝了下去,喝这烈酒,直比喝水饮茶还更潇洒。

    他二人这一赌酒,登时惊动了松鹤楼楼上楼下的酒客,连灶下的厨子、火夫,也都上楼来围在他二人桌旁观看。

    那大汉道:酒保,再打二十斤酒来。那酒保伸了伸舌头,这时但求看热闹,更不劝阻,便去抱了一大坛酒来。

    段誉和那大汉你一碗,我一碗,喝了个旗鼓相当,只一顿饭时分,两人都已喝了三十来碗。

    段誉自知手指上玩弄玄虚,这烈酒只不过在自己体内流转一过,瞬即泻出,酒量可说无穷无尽,但那大汉却全凭真实本领,眼见他连尽三十余碗,兀自面不改色,略无半分酒意,心下好生钦佩,初时尚因他是慕容公子一伙而怀有敌意,但见他神情豪迈,英风飒爽,不由得起了爱惜之心,寻思:如此比拚下去,我自是有胜无败。但这汉子饮酒过量,未免有伤身体。堪堪喝到四十大碗时,说道:仁兄,咱两个都已喝了四十碗吧

    那大汉笑道:兄台倒还清醒得很,数目算得明白。段誉笑道:你我棋逢敌手,将遇良材,要分出胜败,只怕很不容易。这样喝将下去,只弟身边的酒钱却不够了。伸手杯中,取出一个绣花荷包来,往桌上一掷,只听得嗒的一声轻响,显然荷包中没什么金银。段誉被鸠摩智从大理擒来,身边没携带财物,这只绣花荷包缠了金丝银线,一眼便知是名贵之物,但囊中羞涩,却也是一望而知。

    那大汉见了大笑,从身边摸出一锭银子来,掷在桌上,携了段誉的手,说道:咱们走吧

    段誉心中喜欢,他在大理之时,身为皇子,难以交结什么真心朋友,今日既不以文才,又不以武功,却以无中生有的酒量结交了这条汉子,实是生平未有之奇。

    两人下得楼来,那大汉越走越快,出城后更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段誉提一口气,和他并肩而行,他虽不会武功,但内力弃沛之极,这般快步争走,却也丝毫不感心跳气喘。那大汉向他瞧了一眼,微微一笑,道:好,咱们比比脚力。当即发足疾行。

    段誉奔出几步,只因走得急了,足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乘势向左斜出半步,这才站稳,这一下恰好踏了凌波微步中的步子。他无意踏了这一步,居然抢前了数尺,心中一喜,第二步走的又是凌波微步,便即追上了那大汉。两人并肩而前,只听得风声呼呼,道旁树木纷纷从身边倒退而过。

    段誉学到凌波微步之时,全没想到要和人比试脚力,这时如箭在弦,不能不发,只有尽力而为,至于胜过那大汉的心思,却是半分也没有。他只是按照所学步法,加上浑厚无比的内力,一步步的跨将出去,那大汉到底在前在后,却全然的顾不到了。

    那大汉迈开大步,越走越快,顷刻间便远远赶在段誉之前,但只要稍缓得几口气,段誉便即追了上来。那大汉斜眼相睨,见段誉身形潇洒,犹如庭除闲步一般,步伐中浑没半分霸气,心下暗暗佩服,加快几步,又将他抛在后面,但段誉不久又即追上。这么试了几次,那大汉已知段誉内力之强,犹胜于己,要在十数里内胜过他并不为难,一比到三四十里,胜败之数就难说得很,比到六十里之外,自己非输不可。他哈哈一笑,停止说道:慕容公子,乔峰今日可服你啦。姑苏慕容,果然名不虚传。

    段誉几步冲过了他身边,当即转身回来,听他叫自己为慕容公子,忙道:小弟姓段名誉,兄台认错人了。

    那大汉神色诧异,说道:什么你你不是慕容复慕容公子

    段誉微笑道:小弟来到江南,每日里多闻慕容公子的大名,实是仰慕得紧,只是至今无缘得见。心下寻思:这汉子将我误认为慕容复,那么他自不是慕容复一伙了。想到这里,对他更增几分好感,问道:兄台自道姓名,可是姓乔名峰么

    那大汉惊诧之色尚未尽去,说道:正是,在下乔峰。段誉道:小弟是大理人氏,初来江南,便结识乔兄这样的一位英雄人物,实是大幸。乔峰沉吟道:嗯,你是大理段氏的子弟,难怪,难怪。段兄,你到江南来有何贵干

    段誉道:说来惭愧,小弟是为人所擒而至。当下将如何被鸠摩智所擒,如何遇到慕容复的两名丫环等情,极简略的说了。虽是长话短说,却也并无隐瞒,对自己种种倒霉的丑事,也不文饰遮掩。

    乔峰听后,又惊又喜,说道:段兄,你这人十分直爽,我生平从所未遇,你我一见如故,咱俩结为金兰兄弟如何段誉喜道:小弟求之不得。两人叙了年岁,乔峰比段誉大了十一岁,自然是兄长了。当下撮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不胜之喜。

    段誉道:小弟在松鹤楼上,私听到大哥与敌人今晚订下了约会。小弟虽然不会武功,却也想去瞧瞧热闹。大哥能允可么

    乔峰向他查问了几句,知他果然真的丝毫不会武功,不由得啧啧称奇,道:贤弟身具如此内力,要学上乘武功,那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绝无难处。贤弟要观看今晚的会斗,也无不可,只是生怕敌人出手狠辣阴毒,贤弟千万不可贸然现身。段誉喜道:自当遵从大哥嘱咐。乔峤笑道:此刻天时尚早,你我兄弟回到无锡城中,再去喝一会酒,然后同上惠山不迟。

    段誉听他说又要去喝酒,不由得吃了一惊,心想:适才喝了四十大碗酒,只过得一会儿,他又要喝酒了。便道:大哥,小弟和你赌酒,其实是骗你的,大哥莫怪。当下说明怎生以内力将酒水从小指少泽穴中逼出。乔峰惊道:兄弟,你这是神脉神剑的奇功么段誉道:正是,小弟学会不久,还生疏得紧。

    乔峰呆了半晌,叹道:我曾听家师说起,武林中故老相传,大理段氏有一门六脉神剑的功夫,能以无形剑气杀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原来当真有此一门神功。

    段誉道:其实这功夫除了和大哥赌酒时作弊取巧之外,也没什么用处。我给鸠摩智那和尚擒住了,就绝无还手余地。世人于这六脉神剑渲染过甚,其实失于夸大。大哥,酒能伤人,须适可而止,我看今日咱们不能再喝了。

    乔峰哈哈大笑,道:贤弟规劝得是。只是愚兄体健如牛,自小爱酒,越喝越有精神,今晚大敌当前,须得多喝烈酒,好好的和他们周旋一番。

    两人说着重回无锡城中,这一次不再比拚脚力,并肩缓步而行。

    段誉喜结良友,心情极是欢畅,但于慕容复及王语嫣两人,却总是念念不忘,闲谈了几句,忍不住问道:大哥,你先前误认小弟为慕容公子,莫非那慕容公子的长相,与小弟有几分相似不成

    乔峰道:我素闻姑苏慕容氏的大名,这次来到江南,便是为他而来。听说慕容复儒雅英俊,约莫二十八九岁年纪,本来比贤弟是要大着好几岁,但我决计想不到江南除了慕容复之外,另有一位武功高强、容貌俊雅的青年公子,因此认错了人,好生惭愧。

    段誉听他说慕容复武功高强,容貌俊雅,心中酸溜溜的极不受用,又问:大哥远来寻他,是要结交他这个朋友么

    乔峰叹了口气,神色黯然,摇头道:我本来盼望得能结交这位朋友,但只怕无法如愿了。段誉问道:为什么乔峰道:我有一个至交好友,两个多月前死于非命,人家都说是慕容复下的毒手。段誉矍然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乔峰道:不错。我这个朋友所受致命之伤,正是以他本人的成名绝技所施。说到这里,声音哽咽,神情酸楚,他顿了一顿,又道:但江湖上的事奇诡百出,人所难料,不能单凭传闻之言,便贸然定人之罪。愚兄来到江南,为的是要查明真相。

    段誉道:真相到底如何乔峰摇了摇头,说道:这时难说得很。我那朋友成名已久,为人端方,性情谦和,向来行事又极稳重,不致平白无端的去得罪慕容公子。他何以会受人暗算,实令人大惑不解。

    段誉点了点头,心想:大哥外表粗豪,内心却十分精细,不像霍先生、过彦之、司马林他们,不先详加查访,便一口咬定慕容公子是凶手。又问:那与大哥约定明朝相会的强敌,却又是些什么人

    乔峰道:那是只说得两个字,只见大路上两个衣衫破烂、乞儿模样的汉子疾奔而来,乔峰便即住口。那两人施展轻功,晃眼间便奔到眼前,一齐躬身,一人说道:启禀帮主,有四个点子闯入大义分舵,身手甚是了得,蒋舵主见他们似乎来意不善,生怕抵挡不住,命属下请大仁分舵遣人应援。

    段誉听那二人称乔峰为帮主,神态恭谨之极,心道:原来大哥是什么帮会的一帮之主。

    乔峰点了点头,问道:点子是些什么人一名汉子道:其中三个是女的,一个是高高瘦瘦的中年汉子,十分横蛮无礼。乔峰哼了一声,道:蒋舵主忒也仔细了,对方只不过单身一人,难道便对付不了那汉子道:启禀帮主,那三个女子似乎也有武功。乔峰笑了笑,道:好吧,我去瞧瞧。那两名汉子脸露喜色,齐声应道:是垂手闪到乔峰身后。

    乔峰向段誉道:兄弟,你和我同去吗段誉道:这个自然。

    两名汉子在前引路,前行里许,折而向左,曲曲折折的走上了乡下的田径。这一带都是极肥活的良田,到处河港交叉。

    行得数里,绕过一片杏子林,只听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林杏花丛中传出来:我慕容兄弟上洛阳去会你家帮主,怎么你们丐帮的人都到无锡来了这不是故意的避而不见么你们胆小怕事,那也不打紧,岂不是累得我慕容兄弟白白的空走一趟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

    段誉一听到这声音,心中登时怦怦乱跳,那正是满口非也非也的包三先生,心想:王姑娘跟着他一起来了不是说还有三个女子吗又想: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难道我今日竟和丐帮的帮主拜了把子

    只听得一个北方口音的人大声道:慕容公子是跟敝帮乔帮主事先订了约会吗包三先生道:订不订约会都一样。慕容公子既上洛阳,丐帮的帮主总不能自行走开,让他扑一个空啊。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那人道:慕容公子有无信帖知会敝帮包三先生道:我怎么知道我既不是慕容公子,又不是丐帮帮主,怎会知道你这句话问得太也没有道理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乔峰脸一沉,大踏步走进林去。段誉跟在后面,但见杏子林中两起人相对而立。包三先生身后站着三个少女。段誉的目光一碰到其中一个女郎的脸,便再也移不开了。

    那少女自然是王语嫣,她轻噫一声,道:你也来了段誉道:我也来了。就此痴痴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王语嫣双颊晕红,转开了头,心想:这人如此瞧我,好生无礼。但她知道段誉十分倾慕自己的容貌,心下不自禁的暗有喜悦之意,倒也并不着恼。

    杏林中站在包不同对面的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化子,当先一人眼见乔峰到来,脸有喜色,立刻抢步迎上,他身后的丐帮帮群一齐躬身行礼,大声道:属下参见帮主。

    乔峰抱拳道:众兄弟好。

    包三先生仍然一般的神情嚣张,说道:嗯,这位是丐帮的乔帮主么兄弟包不同,你一定听到过我的名头了。乔峰道:原来是包三先生,在下久慕英名,今日得见尊范,大是幸事。包不同道:非也,非也我有什么英名江湖上臭名倒是有的。人人都知我包不同一生惹事生非,出口伤人。嘿嘿嘿,乔帮主,你随随便便的来到江南,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会,帮主的身份何等尊崇,诸帮众对帮主更是敬若神明。众人见包不同对帮主如此无礼,一开口便是责备之言,无不大为愤慨。大义分舵蒋舵主身后站着的六七个人或手按刀柄,或磨拳擦掌,都是跃跃欲动。

    乔峰却淡淡的道:如何是在下的不是,请包三先生指教。

    包不同道:我家慕容兄弟知道你乔帮主是个人物,知道丐帮中颇有些人才,因此特地亲赴洛阳去拜会阁下,你怎么自得其乐的来到江南嘿嘿,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乔峰微微一笑,说道:慕容公子驾临洛阳敝帮,在下倘若事先得知讯息,确当恭候大驾,失迎之罪,先行谢过。说着抱拳一拱。

    段誉心中暗赞:大哥这几句话好生得体,果然是一帮之主的风度,倘若他和包三先生对发脾气,那便有失身份了。

    不料包不同居然受之不疑,点了点头,道:这失迎之罪,确是要谢过的,虽然常言道得好:不知者不罪。可是到底要罚要打,权在别人啊

    他正说得洋洋自得,忽听得杏树丛后几个人齐声大笑,声震长空。大笑声中有人说道:素闻江南包不同爱放狗尼,果然名不虚传。

    包不同道:素闻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刚才的狗屁却又响又臭,莫非是丐帮六老所放吗

    杏树后那人道:包不同既知丐帮六老的名头,为何还在这里胡言乱语话声甫歇,杏树丛后走出四名老者,有的白须白发,有的红光满面,手中各持兵刃,分占四角,将包不同、王语嫣等四人围住了。

    包不同自然知道,丐帮乃江湖上一等一的大帮会,帮中高手如云,丐帮六老更是望重武林,但他性子高傲,自幼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副脾气,眼见丐帮六老中倒有四老现身,隐然合围,暗叫:糟糕,糟糕,今日包三先生只怕要英名扫地。但脸上丝毫不现惧色,说道:四个老儿有什么见教想要跟包三先生打上一架么为什么还有两个老儿不一齐上来偷偷埋伏在一旁,想对包三先生横施暗算么很好,很好,好得很包三先生最爱的便是打架。

    忽然间半空中一人说道:世间最爱打架的是谁是包三先生吗错了,错了,那是江南一阵风风波恶。

    段誉抬起头来,只见一株杏树的树枝上站着一人,树枝不住幌动,那人便随着树枝上下起伏。那人身形瘦小,约莫三十二岁年纪,面颊凹陷,留着两撇鼠尾须,眉毛下垂,容貌十分丑陋。段誉心道:看来这人便是阿朱、阿碧所说的风四哥了。果然听得阿碧叫道:风四哥,你听到了公子的讯息么

    风波恶叫道:好啊,今天找到了好对手。阿朱、阿碧,公子的事,待会再说不迟。半空中一个倒载斛斗翻了下来,向北方那身裁矮胖的老者扑去。

    那老者手持一条钢杖,陡然向前推出,点向风波恶胸口。这条钢杖有鹅蛋粗细,推出时势挟劲风,甚是威猛。风波恶猱身直上,伸手便去夺那钢杖。那老者手腕一抖,钢杖翻起,点向他胸口。风波恶叫道妙极突然矮身,去抓对方腰胁。那矮胖老者钢仗已打在外门,见敌人欺近身来,收杖抵御已然不及,当即飞腿踢他小腹。

    风波恶斜身闪过,却扑到东首那红脸老者身前,白光耀眼,他手中已多了一柄单刀,横砍而至。那红脸老者手中拿的是一把鬼头刀,背厚刃薄,刀身甚长,见风波恶挥刀削来,鬼头刀竖立,以刀碰刀,往他她刃上硬碰过去。风波恶叫道:你兵刃厉害,不跟你碰。倒纵丈许,反手一刀,砍向南边的白须老者。

    那白须老者右手握着一根铁锏,锏上生满倒齿,乃是一件锁拿敌人的外门兵刃。他见风波恶单刀反砍,而红脸老者的鬼头刀尚未收势,倘若自己就此上前招架,便成了前后夹击之形。他自重身份,不愿以二对一,当即飘身避开,让了他一招。

    岂知风波恶好斗成性,越找得热闹,越是过瘾,至于谁胜谁败,倒不如何计较,而打斗的种种规矩更从来不守。白须老者这一下闪身而退,谁都知道他有意相让,风波恶却全不理会这些武林中的礼节过门,眼见有隙可乘,刷刷刷刷连砍四刀,全是进手招数,势若飘风,迅捷无比。

    那白须老者没想到他竟会乘机相攻,实是无理已极,忙挥锏招架,连退了四步方始稳定身形。这时他背心靠到了一株杏子树上,已然退无可退,横过铁锏,呼的一锏打出,这是他转守为攻的杀手锏之一。那知风波恶喝道:再打一个。竟然不架而退,单刀舞成圈子,向丐帮四老中的第四位长老旋削过去。白须长老这一锏打出,敌人已远远退开,只恼得他连连吹气,白须高扬。

    这第四位长老两条手臂甚长,左手中提着一件软软的兵刃,见风波恶攻到,左臂一提,抖开兵刃,竟是一只装米的麻袋。麻袋受风一鼓,口子张开,便向风波恶头顶罩落。

    风波恶又惊又喜,大叫:妙极,妙极,我和你打他生平最爱的便是打架,倘若对手身有古怪武功,或是奇异兵刃,那更是心花怒放,就像喜爱游览之人见到奇山大川,讲究饮食之人尝到新颖美味一般。眼见对方以一只粗麻布袋作器,他从来没和这种兵刃交过手,连听也没听见过,喜悦之余,暗增戒惧,小心冀冀的以刀尖戳去,要试试是否能用刀割破麻袋。长臂老者陡然间袋交右手,左臂回转,挥拳往他面门击去。

    风波恶仰头避过,正要反刀去撩他下阴,那知道长臂老者练成了极高明的通臂拳功夫,定拳似乎拳力已尽,偏是力尽处又有新力生出,拳头更向前伸了半尺。幸得风波恶一生好斗,大战小斗经历了数千场,应变经验之丰,当世不作第二人想,百忙中张开口来,便往他拳头上咬落。长臂老者满拟这一拳可将他牙齿打落几枚,那料得到拳头将到他口边,他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竟然咬了过来,急忙缩手,已然迟了一步,啊的一声大叫,指根处已被他咬出血来。旁观众人有的破口而骂,有的哈哈大笑。

    包不同一本正经的道:风四弟,你这招吕洞宾咬狗,名不虚传,果然已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不枉你十载寒暑的苦练之功,咬死了一千八百条白狗、黑狗、花狗,方有今日的修为造诣。

    王语嫣和阿朱、阿碧都笑了起来,段誉笑道:王姑娘,天下武学,你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一招咬人的功夫,却属于何门何派王语嫣微微一笑,说道:这是风四哥的独门功夫,我可不懂了。包不同道:你不懂嘿嘿,太也孤陋寡闻了。吕洞宾咬狗大九式,每一式各有正反八种咬法,八九七十二,一共七十二咬。这是很高深的武功啊。段誉见王语嫣喜欢听包不同如此胡说八道,也想跟着说笑几句,猛地想起:那长臂老者是乔大哥的下属,我怎可取笑于他急忙住口。

    这时场中呼呼风响,但见长臂老者将麻袋舞成一团黄影,似已将风波恶笼罩在内。但风波恶刀法精奇,遮拦进击,尽自抵敌得住。只是麻袋上的招数尚未见底,通臂拳的厉害他适才却已领教过,吕洞宾咬狗这一招,究竟只能侥幸得逞,可一咬而不可再咬,是以不敢有丝毫轻忽。

    乔峰见风波恶居然能和这位丐帮四老之一的长臂叟恶斗百余招而不落败,心下也暗暗称奇,对慕容公子又看得高了一层。丐帮其余三位长老各自退在一旁,凝神观斗。

    阿碧见风波恶久战不下,担起忧来,问王语嫣道:王姑娘,这位长臂老先生使一只麻袋,那是什么武功王语嫣皱眉道:这路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