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15章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人背上负着五只布袋,是丐帮的五袋弟子。他逃得极是匆忙,不问可知,自是假传号令、骗项长老上船去之人了。传功、执法两长老相对叹息一声,并不说话。只见人影一晃,一人抢出来拦在那五袋弟子身前。那人满脸红光,手持鬼头刀,正是四大长老中的吴长老,厉声喝道:刘竹庄,你为什么要逃那五袋弟子颤声道:我我我连说了六七个我字,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吴长老道:咱们身为丐帮弟子,须当遵守祖宗遗法。大丈夫行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敢作敢为,也敢担当。转过身来向乔峰道:乔帮主,我们大伙儿商量了,要废去你的帮主之位。这件大事,宋奚陈吴四长老都是参与的。我们怕传功、执法两位长老不允,是以设法将他们囚禁起来。这是为了本帮的大业着想,不得不冒险而为。今日势头不利,被你占了上风我们由你处置便是。吴长风在丐帮三十年,谁都知道我不是贪生怕死的小人。说着当的一声,将鬼头刀远远掷了开去,双臂抱在胸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

    他侃侃陈辞,将废去帮主的密谋吐露了出来,诸帮众自是人人震动。这几句话,所有参与密谋之人,心中无不明白,可就谁也不敢宣之于口,吴长风却第一个直言无隐。

    执法长老白世镜朗声道:宋奚陈吴四长老背叛帮主,违犯帮规第一条。执法弟子,将四长老绑上了。他手下执法的弟子取过牛筋,先去给吴长风上绑。吴长风含笑而立,毫不反抗。跟着宋奚二长老也抛下兵刃,反手就缚。

    陈长老脸色极是难看,喃喃的道:懦夫,懦夫群起一战,未必便输,可是谁都怕了乔峰。他这话确是不错,当全冠清被制服之初,参与密谋之人如果立时发难,乔峰难免寡不敌众。即是传功、执法二长老,大仁、大义、大信、大勇、大礼五舵主一齐回归,仍是叛众人数居多。然而乔峰在众人前面这么一站,凛然生威,竟是谁也不敢抢出动手,以致良机坐失,一个个的束手就缚。待得宋奚吴三长老都被绑缚之后,陈长老便欲决心一战,也已孤掌难鸣了。他一声叹息,抛下手中麻袋,让两名执法弟子在手腕上和脚踝上都绑上了牛筋。

    此时天已全黑,白世镜吩咐弟子燃起火堆。火光照在被绑各人的脸上,显出来的尽是一片沮丧阴沉之意。

    白世镜凝视刘竹庄,说道:你这等行迳,还配做丐帮的弟子吗你自己了断呢,还是须得旁人动手刘竹庄道:我我底下的话仍是说不出来,但见他抽出身边单刀,想要横刀自刎,但手臂颤抖得极是厉害,竟无法向自己颈中割去。一名执法弟子叫道:这般没用,亏你在丐帮中耽了这么久。抓住他右臂,用力一挥,割断了他喉头。刘竹庄道:我谢谢随即断气。

    原来丐帮中规矩,凡是犯了帮规要处死刑的,如果自行了断,帮中仍当他是兄弟,只须一死,便洗清了一切罪孽。但如由执法弟子动手,那么罪孽永远不能清脱。适才那执法弟子见刘竹庄确有自刎之意,只是力有不逮,这才出手相助。

    段誉与王语嫣、阿朱、阿碧四人,无意中撞上了丐帮这场大内变,都觉自己是局外人,窥人阴私,极是不该,但在这时退开,却也已不免引起丐帮中人的疑忌,只有坐得远远地,装得漠不关心。眼见李春来和刘竹庄接连自溅当场,尸横就地,不久之前还是威风凛凛的宋奚陈吴四长老一一就缚,只怕此后尚有许多惊心动魄的变故。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处境甚是尴尬。段誉与乔峰义结金兰,风波恶中毒后乔峰代索解药,王语嫣和朱碧双姝都对乔峰心存感激,这时见他平定逆乱,将反叛者一一制望,自是代他欢喜。

    乔峰怔怔的坐在一旁,叛徒就缚,他心中却殊无胜利与喜悦之感,回思自受上代汪帮主深恩,以帮主之位相授,执掌丐帮八年以来,经过了不少大风大浪,内解纷争,外抗强敌,自己始终竭力以赴,不存半点私心,将丐帮整顿得好生兴旺,江湖上威名赫赫,自己实是有功夫过,何以突然之间,竟有这许多人密谋反叛若说全冠清胸怀野心,意图倾覆本帮,何以连宋长老、奚长老这等元老,吴长风这等耿直汉子,均会参与其事难道自己无意之中做了什么对不起众兄弟之事,竟连自己也不知么

    白世镜朗声道:众位兄弟,乔帮主继任上代汪帮主为本帮首领,并非巧取豪夺,用什么不正当手段而得此位。当年汪帮主试了他三大难题,命他为本帮立七大功劳,这才以打狗棒相授。那一年泰山大会,本帮受人围攻,处境十分凶险,全仗乔帮主连创九名强敌,丐帮这才转危为安,这里许多兄弟都是亲眼得见。这八年来本帮声誉日隆,人人均知是乔帮主主持之功。乔帮主待人仁义,处事么允,咱们大伙儿拥戴尚自不及,为什么居然有人猪油蒙了心,意会起意叛乱全冠清,你当众说出来

    全冠清被乔峰拍哑穴,对白世镜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苦于无法开口回答,乔峰走上前去,在他背心上轻轻拍了两下,解开他的穴道,说道:全舵主,我乔峰做了什么对不起众兄弟这事,你尽管当面指证,不必害怕,不用顾忌。

    全冠清一跃站起,但腿间兀自酸麻,右膝跪倒,大声道:对不起众兄弟的大事,你现今虽然还没有做,但不久就要做了。说完这句话,这才站直身子。

    白世镜厉声道:胡说八道乔帮主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他从前既没做过歹事,将来更加不会做。你只凭一些全无佐证的无稽之言,便煽动人心,意图背叛帮主。老实说,这些谣言也曾传进我的耳里,我只当他是大放狗屁,老子一拳头便将放屁之人打断了三条肋骨。偏有这么些胡涂透顶的家伙,听信了你的胡说八道,你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这么几句话,快快自行了断吧。

    乔峰寻思j:原来在我背后,早有许多不利于我的言语,白长老也听到了,只是不便向我提起,那自是难听之极的话了。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言,那又何必隐瞒于是温言道:白长老,你不用性急,让全舵主从头至尾,详详细细说个明白。连宋长老、奚长老他们也都反对我,想必我乔峰定有不对之处。

    奚长老道:我反叛你,是我不对,你不用再提。回头定案之后,我自行把矮脖子上的大头割下来给你便是。他这句话说得滑稽,各人心中却均感沉痛,谁都不露线毫笑容。

    白世镜道:帮主吩咐的是。全冠清,你说吧。

    全冠清见与自己同谋的宋奚陈吴四长老均已就缚,这一仗是输定了,但不能不作最后的挣扎,大声道:马副帮主为人所害,我相信是出于乔峰的指使。

    乔峰全身一震,惊道:什么

    全冠清道:你一直憎恶马副帮主,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总觉若不除去这眼中之钉,你帮主之位便不安稳。

    乔峰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和马副帮主交情虽不甚深,言谈虽不甚投机,但从来没存过害他的念头。皇天后土,实所共鉴。乔峰若有加害马大元之意,教我身败名裂,受千刀之祸,为天下好汉所笑。这几句话说得甚是诚恳,这副莽莽苍苍的英雄气概,谁都不能有丝毫怀疑。

    全冠清却道:然则咱们大伙到姑苏来找慕容复报仇,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敌人勾结指着王语嫣等三个少女道:这三人是慕容复的家人眷属,你加以庇护。指着段誉道:这人是慕容复的朋友,你却与之结为兄弟

    段誉连连摇手,说道:非也,非也我不是慕容复的朋友,我从未见过慕容公子之面,这三位姑娘,说是慕容公子的家人亲戚则可,说是眷属却未必。他想王语嫣只是慕容复的亲戚,绝非眷属,其间分别,不可不辨。

    全冠清道:非也非也包不同是慕容复属下的金风庄庄主,一阵风风波恶是慕容复手下的玄霜庄庄主,他二人若非得你乔解围,早就一个乱刀分尸,量个中毒毙命。此事大伙儿亲眼目睹,你还有什么抵赖不成

    乔峰缓缓说道:我丐帮开帮数百年,在江湖上受人尊崇,并非恃了人多势众、武功高强,乃是由于行侠仗义、主持公道之故。全舵主,你责我庇护这三位年轻姑娘,不错,我确是庇护她们,那是因为我爱惜本帮数百年来的令名,不肯让天下英雄说一句丐帮众长老合力欺侮三个稚弱女子。宋奚陈吴四长老,那一位不是名重武林的前辈丐帮和四位长老的名声,你不爱惜,帮中众兄弟可都爱惜。

    众人听了这几句话,又向王语嫣等三个娇滴滴的姑娘瞧了几肯,都觉极是有理,倘若大伙和这三个姑娘为难,传了出去,确是大损丐帮的名声。

    白世镜道:全冠清,你还有什么话说转头向乔峰道:帮主,这等不识大体的叛徒,不必跟他多费唇舌,按照叛逆犯上的帮规处刑便了。

    乔峰心想:白长老一意要尽快处决全冠清,显是不让他吐露不利于我的言语。朗声道:全舵主能说得动这许多人密谋作乱,必有极重大的原因。大丈夫行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众位兄弟,乔峰的所作所为,有何不对,请大家明言便是。

    吴长风叹了口气,道:帮主,你或者是个装腔作势的大奸雄,或者是个直肠直肚的好汉子,我吴长风没本事分辨,你还是及早将我杀了吧。乔峰心下大疑,问道:吴长老,你为什么说我是个欺人的骗子你你什么地方疑心我吴长风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说起来牵连太多,传了出去,丐帮在江湖上再也抬不起头来,人人要瞧我们不起。我们本来想将你一刀杀死,那就完了。

    乔峰更加堕入五里雾澡,摸不着半点头脑,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抬起头来,说道:我救了慕容复手下的两员大将,你们就疑心我和他有所勾结,是不是可是你们谋叛在先,我救人在后,这两件事拉不上干系。再说,此事是对是错,这时候还难下断语,但我总觉得马副帮主不是慕容复所害。

    全冠清道:何以见得这句话他本已问过一次,中间变故陡起,打断了话题,直至此刻又再提起。

    乔峰道:我想慕容复是大英雄、好汉子,不会下手去刹害马二哥。

    王语嫣听得乔峰称慕容复为大英雄、好汉子,芳心大喜,心道:这位乔帮主果然也是个大英雄、好汉子。

    段誉却眉头微蹙,心道:未必,未必慕容复不见得是什么大英雄、好汉子。

    全冠清道:这两个月来,江湖上被害的高手着实不少,都是死于各人本身的成名绝技之下。人人皆知是姑苏慕容氏所下毒手。如此辣手杀害武林中朋友,怎能说是英雄好汉

    乔峰在场中缓缓踱步,说道:众位兄弟,昨天晚上,我在江阴长江边上的望江楼头饮酒,遇到一位中年儒生,居然一口气连尽十大碗酒,面不改色,好酒量,好汉子

    段誉听到这里,不禁脸露微笑,心想:原来大哥昨天晚上又和人家赌酒来着。人家酒量好,喝酒爽气,他就心中喜欢,说人家是好汉子,那只怕也不能一概而论。

    只听乔峰又道:我和他对饮三碗,说起江南的武林人物,他自夸掌法江南第二,第一便是慕容复慕容公子。我便和他对了三掌。第一掌、第二掌他都接了下来,第三掌他左手中所持的酒碗震得粉碎,瓷片划得他满脸都是鲜血。他神色自若,说道:可惜可惜可惜了一大碗好酒。我大起爱惜之心,第四掌便不再出手,说道:阁下掌法精妙,江南第二四字,当之无愧。他道:江南第二,天下第屁我道:兄台不必过谦,以掌法而论,兄台实可算得是一流好手。他道:原来是丐帮乔帮主驾到,兄弟输得十分服气,多承你手下留情,没让我受伤,我再敬你一碗咱们二人对饮三碗。分手时我问他姓名,他说复姓公冶,单名一个乾字。这不是乾坤之乾,而是干杯之干。他说是慕容公子的下属,是赤霞庄的庄主,邀我到他庄上去大饮三日。众位兄弟,这等人物,你们说是如何是不是好朋友

    吴长风大声道:这公冶乾是好汉子,好朋友帮主,什么时候你给我引见引见。他也不想自己犯上作乱,已成阶下之囚,转眼间便要受刑处死,听到有人说起英雄好汉,不禁便起结交之心。乔峰微微一笑,心下暗暗叹息:吴长风豪迈痛快,不意牵连在这场逆谋之中。宋长老问道:帮主,后来怎样

    乔峰道:我和公冶乾告别之后,便赶路向无锡来,行到二更时分,忽听到有两个人站在一条小桥上大声争吵。其时天已全黑,居然还有人吵之不休,我觉得奇怪,上前一看,只见那条小桥是条独木桥,一端站着个黑衣汉子,另一端是个乡下人,肩头挫着一担大粪,原来是两人争道而行。那黑衣汉子叫乡下人退回去,说是他先到桥头。乡下人说挑了粪担,没法退回,要黑衣汉子退回去。黑衣汉子道:咱们已从初更耗到二更,便再从二更耗到天明。我还是不让。乡下人道:你不怕我的粪担臭,就这么耗着。黑衣汉子道:你肩头压着粪担,只要不怕累,咱们就耗到底了。

    我见了这副情形,自是十分好笑,心想:这黑衣汉子的脾气当真古怪,退后几步,让他一让,也就是了,和这个挑粪担的乡下人这么面对面的干耗,有什么味道听他二人的说话,显是已耗了一个更次。我好奇心起,倒想瞧个结果出来,要知道最后是黑衣汉子怕臭投降呢,还是乡下人累得认输。我可不愿多闻臭天,在上风头远远站着。只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都是江南土话,我也不大听得明白,总之是说自己道理直。那乡下人当真有股狠劲,将粪担从左肩换到右肩,双从右肩换到左肩,就是不肯退后一步。

    段誉望望王语嫣,又望望阿朱、阿碧,只见三个少女都笑眯眯的听着,显是极感兴味,心想:这当儿帮中大叛待决,情势何等紧急,乔大哥居然会有闲情逸致来说这等小事。这些故事,王姑娘她们自会觉得有趣,怎地乔大如此英雄了得,竟也自童心犹存

    不料丐帮数百名帮众,人人都肃静倾听,没一人以乔峰的言语无卿。

    乔峰又道:我看了一会,渐渐惊异起来,发觉那黑衣汉子站在独木桥上,身形不动如山,竟是一位身负上乘武功之士。那挑粪的乡下人则不过是个常人,虽然生得结实壮健,却是半点武功也不会的。我越看越是奇怪,寻思:这思衣汉子武功如此了得,只消伸出一个小指头,便将这乡下人连着粪担,一起推入了河中,可是他却全然不使武功。像这等高手,照理应当涵养甚好,就算不愿让了对方,那么轻轻一纵,从那乡下人头顶飞跃而过,却又何等容易,他偏偏要跟这乡下人呕气,真正好笑

    只听那黑衣汉子提高了嗓子大声说道:你再不让我,我可要骂人了乡下人道:骂人就骂人。你会骂人,我不会骂么他居然抢先出口,大骂起来。黑衣汉子便跟他对骂。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各种古里古怪的污言秽语都骂将出来。这些江南骂人的言语,我十句里也听不懂半句。堪堪骂了小半个时辰,那乡下人已累得筋疲力尽,黑衣汉子内力充沛,仍是神完气足。我见那乡下人身子摇晃,看来过不到一盏茶时分,便要摔入河了。

    突然之间,那乡下人将手伸入粪桶,抓起一把粪水,向黑衣汉子夹头夹脸掷了过去。黑衣人万料不到他竟会使泼,阿哟一声,脸上口中已被他掷满粪水。我暗叫:糟糕,这乡下人自寻死路,却又怪得谁来眼见那黑衣汉子大怒之下,手掌一起,便往乡下人的头顶拍落。

    段誉耳中听的是乔峰说话,眼中却只见到王语嫣樱口微张,极是关注。一瞥眼间,只见阿朱与阿碧相顾微笑,似乎浑不在意。

    只听乔峰继续道:这变故来得太快,我为了怕闻臭气,站在十数丈外,便想去救那乡下人,也已万万不及。不料那黑衣汉子一掌刚要击上那乡下人的天灵盖,突然间手掌停在半空,不再落下,哈哈一笑,说道:老兄,你跟我比耐心,到底是谁赢了那乡下人也真惫懒,明明是他输了,却不肯承认,说道:我挑了粪担,我然是你占了便宜,不信你挑粪担,我空身站着,且看谁输谁赢那黑衣汉子道:也说的是伸手从他肩头接过粪担,左臂伸直,手掌放在扁担中间,平平托住。

    那乡下人见他只手平托粪担,臂与肩齐,不由得呆了,只说:你你黑衣汉子笑道:我就这么托着,不许换手,咱们对耗,是谁输了,谁就喝干了这一担大粪。那乡下人见了他这等神功,如何再敢和他争闹,忙向后退,不料心慌意乱,踏了个空,便向河中掉了下去。黑衣汉子伸出右手,抓住了他衣领,右臂平举,这么左边托一担粪,右边抓一个人,哈哈大笑,说道:过瘾,过瘾身子一纵,轻轻落到对岸,将乡下人和粪担都放在地下,展开轻功,隐入桑林之中而去。

    这黑衣汉子口中被泼大粪,若要杀那乡下人,只不过举手之劳。就算不肯随便杀人,那么打他几拳,也是理所当然,可是他毫不恃技逞强。这个人的性子确是有点儿特别,求之武林之中,可说十分难得。众位兄弟,此事是我亲眼所见,我和他相距甚远,谅他也未必能发见我的踪迹,以致有意做作。像这样的人,算不算得是好朋友、好汉子

    吴长老、陈长老、白长老等齐声道:不错,是好汉子陈长老道:可惜帮主没问他姓名,否则也好让大伙儿知道,江南武林之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乔峰缓缓的道:这位朋友,适才曾和陈长老交过手,手背被陈长老的毒蝎所伤。陈长老一惊,道:是一阵风风波恶乔峰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段誉这才明白,乔峰所以详详细细的说这段铁事,旨在叙述风波恶的性格,心想此人面貌丑陋,爱闹喜斗,原来天性却极善良,真是人不可以貌相了;刚才王语嫣关心而失碧双姝相顾微笑,自因朱碧二女熟知风波恶的性情,既知莫名其妙与人斗气者必是此君,而此君又决不会滥杀无辜。

    只听乔峰说道:陈长老,咱们丐帮自居为江湖第一大帮,你是本帮的首要人物,身份名声,与江南一个武人风波恶自不可同日而语。风波恶能在受辱之余不伤无辜,咱们丐帮的高手,岂能给他比了下去陈长老面红过耳,说道:帮主教训得是,你要我给他解药,原来是为声名身份着想。陈孤雁不知帮主的美意,反存怨责之意,真如木牛蠢驴一般。乔峰道:顾念本帮声名和陈长老的身份,此事尚在其次。咱们学武之人,第一不可滥杀无辜。陈长老就算不是本帮的首脑人物,不是武林中赫有名的耆宿,那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的取人性命啊陈长老低头说道:陈孤雁知错了。

    乔峰见这一席话居然说服了四大长老中最为桀傲不驯的陈孤雁,心下甚喜,缓缓的道:那公冶乾豪迈过人,风波恶是非分明,包不同潇洒自如,这三位姑娘也都温文良善。这些人不是慕容公子的下属,便是他的戚友。常言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众位兄弟请平心静气的想一想:慕容公子相交相处的都是这么一干人,他自己能是大奸大恶、卑鄙无耻之徒么丐帮高手大都重义气、爱朋友,听了均觉有理,好多人出声附和。

    全冠清却道:帮主,依你之见,杀害马副帮主的,决计不是慕容复了

    乔峰道:我不敢说慕容复定是杀害马副帮主的凶手,却也不敢说他一定不是凶手。报仇之事,不必急在一时。我们须当详加访查,查明是慕容复,自当抓了他来为马副帮主报仇雪恨,如查明不是他,终须捉到赵凶为止。倘若单凭胡乱猜测,竟杀错了好人,真凶却逍遥自在,暗中偷笑丐帮胡涂无能,咱们不但对不起被错杀了的冤枉之人。对不起马副帮主,也败坏了我丐帮响当当的名头。众兄弟走到江湖之上,给人讥笑嘲骂,滋味好得很吗

    丐帮群雄听了,尽皆动容。传功长老一直没出声,这时伸手摸着颔下稀稀落落的胡子,说道:这话有理。当年我错杀了一个无辜好人,至今耿耿,唔,至今耿耿

    吴长风大声道:帮主,咱们所以叛你,皆因误信人言,只道你与马副帮主不和,暗里勾结姑苏慕容氏下手害他。种种小事凑在一起,竟不由得人不信。现下一想,咱们实在太过胡涂。白长老,你请法刀来,依照帮规,咱们自行了断便是。

    白世镜脸如寒霜,沉声道:执法弟子,请本帮法刀。

    他属下九名弟子齐声应道:是每人从背后布袋中取出一个黄布包袱,打开包袱,取出一柄短刀。九柄精光灿然的短刀并列在一起,一样的长短大小,火光照耀之下,刀刃上闪出蓝森森的光采。一名执法弟子捧过一段树木,九人同时将九柄短刀插入了木中,随手而入,足见九刀锋锐异常。九人齐声叫道:法刀齐集,验明无误。

    白世镜叹了口气,说道:本奚陈吴四长老误信人言,图谋叛乱,危害本帮大业,罪当一刀处死。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造遥惑众,鼓动内乱,罪当九刀处死。参与叛乱的各舵弟子,各领罪责,日后详加查究,分别处罚。

    他宣布了各人的罪刑,众人都默不作声。江湖上任何帮会,凡背叛本帮、谋害帮主的,理所当然的予以处死,谁都不会有什么异言。众人参与图谋之时,原已知道这个后果。

    吴长风大踏步上前,对乔峰躬身说道:帮主,吴长风对你不起,自行了断。盼你知我胡涂,我死之后,你原谅了吴长风。说着走到法刀之前,大声道:吴长风自行了断,执法弟子松绑。一名执法弟子道:是上前要去解他的绑缚,乔峰喝道:且慢

    吴长风登时脸如死灰,低声道:帮主,我罪孽太大,你不许我自行了断

    丐帮规矩,犯了帮规的人倘若自行了断,则死后声名无污,罪行劣迹也决不外传,江湖上若有人数说他的恶行,丐帮反而会出头干涉。武林中好汉谁都将名声看得极重,不肯令自己死后的名字尚受人损辱,吴长风见乔峰不许他自行了断,不禁愧惶交集。

    乔峰不答,走到法刀之前,说道:十五年前,契丹国入侵雁门关,宋长老得知讯息,三日不,四晚不睡,星夜赶回,报知紧急军情,途中连毙九匹好马,他也累得身受内伤,口吐异血。终于我大宋守军有备,契丹胡骑不逞而退。这是有功于国的大事,江湖上英雄虽然不知内中详情,咱们丐帮却是知道的。执法长老,宋长老功劳甚大,盼你体察,许他将功赎罪。

    白世镜道:帮主代宋长老求情,所说本也有理。但本帮帮规有云:叛帮大罪,决不可赦赦,纵有大功,亦不能赎。以免自恃有功者骄横生事,危及本帮百代基业。帮主,你的求情于帮规不合,咱们不能坏了历代帮主传下来的规矩。

    宋长老惨然一笑,走上两步,说道:执法长老的话半点也不错。咱们既然身居长老之位,哪一个不是有过不少汗马功劳倘若人人追论旧功,那么什么罪行都可犯了。帮主,请你见怜,许我自行了断。只听得喀喀两声响,缚在他手腕上的牛筋已被崩断。

    群丐尽皆动容。那牛筋又坚又韧,便是用钢刀利刃斩割,一时也未必便能斫断,宋长老却于举手之间便即崩断,不愧为丐帮四大长老之首。宋长老双手一脱束缚,伸手便去抓面前的法刀,用以自行了断。不料一股柔和的内劲逼将过来,他手指和法刀相距尺许,便伸不过去,正是乔峰不令他取刀。

    宋长老惨然变色,叫道:帮主,你乔峰一伸手,将左首条一柄法刀拔起。宋长老道:罢了,罢了,我起过杀害你的念头,原是罪有应得,你下手罢眼前刀光一闪,噗的一声轻响,只见乔峰将法刀戳入了他自己左肩。

    群丐啊的一声大叫,不约而同的都站起身来。段誉惊道:大哥,你连王语嫣这局外之人,也是为这变故吓得花容变色,脱口叫道:乔帮主,你不要

    乔峰道:白长老,本帮帮规之中,有这么一条:本帮弟子犯规,不得轻赦,帮主却加宽容,亦须自流鲜血,以洗净其罪。是也不是

    白世镜脸容仍是僵硬如石,缓缓的道:帮规是有这么一条,但帮主自流鲜血,洗人之罪,亦须想想是否值得。

    乔峰道:只要不坏祖宗遗法,那就好了。转过身来,对着奚长老道:奚长老当年指点我的武功,虽无师父之名,却有师父之实。这尚是私人的恩德。想当年汪帮主为契丹国五大高手设伏擒获,办于祈连山黑风洞中,威逼我丐帮向契丹降服。汪帮主身材矮胖,奚长老与之有三分相似,便乔装汪帮主的模样,甘愿代死,使汪帮主得以脱险。这是有功于国家和本帮的大事,本人非免他的罪名不可。说着拔起第二柄法刀,轻轻一挥,割断奚长老腕间的牛筋,跟着回手一刀,将这柄法刀刺入了自己肩头。

    他目光缓缓向陈长老移去。陈长老性情乖戾,往年做了对不起家门之事,变名出亡,老是担心旁人揭他疮疤,心中忌惮乔峰精明,是以和他一直疏疏落落,并无深交,这时见乔峰的目光瞧来,大声道:乔帮主,我跟你没什么交情,平时得罪你的地方太多,不敢要你流血赎命。双臂一翻,忽地从背后移到了身前,只是手腕仍被牛筋牢牢缚着。原来他的通臂拳功已练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一双手臂伸缩自如,身子一蹲,手臂微长,已将一柄法刀抢在手中。

    乔峰反手擒拿,轻轻巧巧的抢过短刀,朗声道:陈长老,我乔峰是个粗鲁汉子,不爱结交为人谨慎、事事把细的朋友,也不喜欢不爱喝酒、不肯多说多话、大笑大吵之人,这是我天生的性格,勉强不来。我和你性情不投,平时难得有好言好语。我也不喜马副帮主的为人,见他到来,往往避开,宁可去和一袋二袋的低辈弟子喝烈酒、吃狗肉。我这脾气,大家都知道的。但如你以为我想除去你和马副帮主,那可就大错而特错了。你和马副帮主老成持重,从不醉酒,那是你们的好处,我乔峰及你们不上。说到这里,将那法刀插入了自己肩头,说道:刺杀契彤国左路副元帅耶律不鲁的大功劳,旁人不知,难道我也不知么

    群丐之中登时传出一陈低语之声,声音中混着惊异、佩服和赞叹。原来数年前契丹国大举入侵,但军中数名大将接连暴毙,顺行不利,无功而返,大宋国免除了一场大灾。暴毙的大将之中,便有左路副元帅耶律不鲁在内。丐帮中除了最高的几位首脑人物,谁也不知道这是陈长老所建的大功。

    陈长老听乔峰当众宣扬自己的功劳,心下大慰,低声说道:我陈孤雁名扬天下,深感帮主大恩大德。

    丐帮一直暗助大宋抗御外敌,保国护民,然为了不令敌人注目,以致全力来攻打丐帮,各种谋干不论成败,都是做过便算,决不外泄,是以外间多不知情,即令本帮之中,也是尽量守秘。陈孤雁一向居傲无礼,自恃年纪比乔峰大,在丐帮中的资历比乔峰久,平时对他并不如何谦敬,群丐众所周知,这时见帮主居然不念旧嫌,代他流血洗罪,无不感动。

    乔峰走到吴长风身前,说道:吴长老,当年你独守鹰愁峡,力抗西夏一品堂的高手,使其行刺杨家将的阴谋无法得逞。单凭杨元帅赠给你的那面记功金牌,便可免了你今日之罪。你取出来给大家瞧瞧吧吴长风突然间满脸通红,神色忸怩不安,说道:这个这个乔峰道:咱们都是自己兄弟,吴长老有何为难之处,尽说不妨。吴长风道:我那面记功金牌嘛,不瞒帮主说,是这个那个已经不见了。乔峰奇道:如何会不见了吴长风道:是自己弄丢了的。嗯他定了定神,大声道:那一天我酒瘾大发,没钱买酒,把金牌卖了给金铺子啦。乔峰哈哈大笑,道:爽快,爽快,只是未免对不起杨元帅了。说着拔起一柄法刀,先割断了吴长风腕上的牛筋,跟着插入自己左肩。

    吴长风大声道:帮主,你大仁大义,吴长风这条性命,从此交了给你。人家说你这个那个,我再也不信了。乔峰拍拍他的肩头,笑道:咱们做叫化子的,没饭吃,没酒喝,尽管向人家讨啊,用不着卖金牌。吴长风笑道:讨饭容易讨酒难,人家都说:臭叫化子,吃饱了肚子还想喝酒,太不成话了不给,不给。群丐听了,都轰笑起来。讨酒为人所拒,丐帮中不少人都经历过,而乔峰赦免了四大长老的罪责,人人都是如释重负。各人目光一齐望着全冠清,心想他是煽动这次叛乱的罪魁祸首,乔峰便再宽宏大量,也决计不会赦他。乔峰走到全冠清身前,说道:全舵主,你有什么话说全冠清道:我所以反你,是为了大宋的江山,为了丐帮百代的基业,可惜跟我说了你身世真相之人,畏事怕死,不敢现身。你将我一刀杀死便是。乔峰沉吟片刻,道:我身世中有何不对之处,你尽管说来。全冠清摇头道:我这时空口说白话,谁也不信,你还是将我杀了的好。乔峰满腹疑云,大声道:大丈夫有话便说,何必吞吞吐吐,想说却又不说全冠清,是好汉子,死都不怕,说话却又有什么顾忌了全冠清冷笑道:不错,死都不怕,天下还有什么事可怕姓乔的,痛痛快快,一刀将下杀了。免得我活在世上,眼看大九丐帮落入胡人手中,我大宋的锦绣江山,更将沦亡于夷狄。乔峰道:大好丐帮如何会落入胡人手中你明明白白说来。全冠清道:我这时说了,众兄弟谁也不信,还道我全冠清贪生怕死,乱嚼舌根。我早已拚着一死,何必死后再落骂名。白世镜大声道:帮主,这人诡计多端,信口胡说一顿,只盼你也饶了他的性命,执法弟子,取法刀行刑。一名执法弟子应道:是迈步上前,拔起一柄法刀,走到全冠清身前。乔峰目不转睛凝视着全冠清的脸色,只见他只有愤愤不平之容,神色间既无奸诈谲狯,亦无畏惧惶恐,心下更是起疑,向那执法弟子道:将法刀给我。那执法弟子双手捧刀,躬身呈上。乔峰接过法刀,说道:全舵主,你说知道我身世真相,又说此事与本帮安危有关,到底直相如何,却又不敢吐实。说到这里,将法刀还入包袱中包起,放入自己怀中,说道:你煽动叛乱,一死难免,只是今日暂且寄下,待真相大白之后,我再亲自杀你。乔峰并非一味婆婆妈妈的买好示惠之辈,既决心杀你,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你去吧,解下背上布袋,自今而后,丐帮中没了你这号人物。所谓解下背上布袋,便是驱逐出帮之意。丐帮弟子除了初入帮而全无职司者之外,每人背上均有布袋,多则九袋,少则一袋,以布袋多寡而定辈份职位之高下。全冠清听乔峰命他解下背上布袋,眼光中陡然间露出杀气,一转身便抢过一柄法刀,手腕翻处,将刀尖对准了自己胸口。江湖上帮会中人被逐出帮,实是难以形容的奇耻大辱,较之当场处死,往往更加令人无法忍受。乔峰冷冷的瞧着他,看他这一刀是否戳下去。全冠清稳稳持着法刀,手臂绝不颤抖,转头向着乔峰。两个相互凝视,一时之间,杏子林〓中更无半点声息。全冠清忽道:乔峰,你好泰然自若难道你自己真的不知乔峰道:知道什么

    全冠清口唇一动,终于并不说话,缓缓将法刀放还原处,再缓缓将背上布袋一只只的解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放在地下。

    眼见全冠清解到第五只布袋时,忽然马蹄声响,北方有马匹急奔而来,跟着传来一两声口哨。群丐中有人发哨相应,那乘马越奔越快,渐渐驰近,吴长风喃喃的道:有什么紧急变故那乘马尚未奔到,忽然东首也有一乘马奔来,只是相距尚远,蹄声隐隐,一时还分不清驰向何方。

    片刻之间,北方那乘马已奔到了林外,一人纵马入林,翻身下鞍。那人宽袍大袖,衣饰甚是华丽,他极迅速的解去外衣,露出里面鹑衣百结的丐帮装束。段誉微一思索,便即明白:丐帮中人乘马驰骤,极易引人注目,官府中人往往更会查问干涉,但传报紧急讯息之人必须乘马,是以急足信使便装成富商大贾的模样,但里面仍服鹑衣,不敢忘本。

    那人走到大信分舵舵主跟前,恭恭敬敬的呈上一个小小包裹,说道:紧急军事只说了这四个字,便喘气不已,突然之间,他乘来的那匹马一声悲嘶,滚倒在地,竟是脱力而死。那信使身子摇晃,猛地扑倒。显而易见,这一人一马长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