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30章挥洒缚豪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过了一会,各人突然闻到一阵淡淡的花香。玄难叫道:敌人放毒,快闭住了气,闻解药。但过了一会,不觉有异,反觉头脑清爽,似乎花香中并无毒质。

    外面那人说道:七姊,是你到了么五哥屋中有个怪人,居然自称安禄山。一个女子声音道:只大哥还没到。二哥、三哥、四哥、六哥、八弟,大家一齐现身吧

    她一句话甫毕,大门外突然大放光明,一团奇异的亮光裹着五男一女。光亮中一个黑须老者大声道:老五,还不给我快滚出来。他右手中拿着方方的一块木板。那女子是个中年美妇。其余四人中两个是儒生打扮,一人似是个木匠,手持短斧,背负长锯。另一个却青面獠牙,红发绿须,形状可怕之极,直是个妖怪,身穿一件亮光闪闪的锦袍。

    邓百川一凝神间,已看出这人是脸上用油彩绘了脸谱,并非真的生有异相,他扮得便如戏台上唱戏的伶人一般,适才既扮唐明皇又扮梅妃的,自然便是此君了,当下朗声道:诸位尊姓大名,在下姑苏慕容氏门下邓百川。

    对方还没答话,大厅中一团黑影扑出,刀光闪闪,向那戏子连砍七刀,正是一阵风风波恶。那戏子猝不及防,东躲西避,情势甚是狼狈。却听他唱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但风波恶功势太急,他第三句没唱完,便唱不下去了。

    那黑须老者骂道:你这汉子忒也无理,一上来便狂砍乱斩,吃我一招大铁网手中方板一晃,便向风波恶头顶砸到。

    风波恶心下嘀咕:我生平大小数百战,倒没见过用这样一块方板做兵刃的。单刀疾落,便往板上斩去。铮的一声响,一刀斩在板缘之上,那板纹丝不动,原来这块方板形似木板,却是钢铁,只是外面漆上了木纹而已。风波恶立时收刀,又待再发,不料手臂回缩,单刀竟尔收不回来,却是给钢板牢牢的吸住了。风波恶大惊,运劲一夺,这才使单刀与钢板分离,喝道:邪门之至你这块铁板是吸铁石做的么

    那人笑道:不敢,不敢这是老夫的吃饭家伙。风波恶一瞥之下,见那板上纵一道、横一道的画着许多直线,显然便是一块下围棋用的棋盘,说道:希奇古怪,我跟你们斗进刀如风,越打越快,只是刀身却不敢再和对方的吸铁石棋盘相碰。

    那戏子喘了口气,粗声唱道: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忽然转作女子声音,娇娇滴滴的说道:大王不必烦恼,今日垓下之战虽然不利,贱妾跟着大王,杀出重围便了。

    包不同喝道:直娘贱的楚霸王和虞姬,快快自刎,我乃韩信是也。纵身伸掌,几那戏子肩头抓去。那戏子沉肩躲过,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啊唷,我汉高祖杀了你韩信。左手在腰间一掏,抖出一条软鞭,剧的一声,向包不同抽去。

    玄难见这几人斗得甚是儿戏,但双方武功均甚了得,却不知对方来历,眉头微皱,喝道:诸位暂且罢手,先把话说明白了。

    但要风波恶罢手不斗,实是千难万难,他自知身受寒毒之后,体力远不如平时,而且寒毒随时会发,甚是危险,一柄单刀使得犹如泼风相似,要及早胜过了对方。

    四个人酣战声中,大厅中又出来一个,呛啷啷一声响,两柄戒刀相碰,威风凛凛,却是玄痛。他大声说道:你这批下毒害人的奸徒,老和尚今日大开杀戒了。他连日苦受寒毒的折磨,无气可出,这时更不多问,双刀便向两个儒生砍去。一个儒生闪身避过,另一个探手入怀摸出一枝判官笔模样的兵刃,施展小巧功夫,和玄痛斗了起来。另一个儒生摇头晃脑说道:奇哉怪也出家人竟也有这么大的火气,却不知出于何典伸到怀中一摸,奇道:咦,哪里去了左边袋中摸摸,右边袋里掏掏,抖抖袖子,拍拍胸口,说什么也找不到。

    虚竹好心起,问道:施主,你找什么那儒生道:这位大和尚武功甚高,我兄弟斗他不过,我要取出兵刃,来个以二敌一之势,咦,奇怪,奇怪我的兵刃却放到哪里去了敲敲自己额头,用心思索。虚竹忍不住噗哧一笑,心想:上阵要打架,却忘记兵器放在哪里,倒有趣。又问:施主,你用是什么兵刃

    那儒生道:君子先礼后兵,我的第一件兵刃是一部书。虚竹道:什么书是武功秘诀么那儒生道:不是,不是。那是一部论语。我要以圣人之言来感化对方。包不同插道:你是读书人,连论语也背不出,还读什么书那儒生道:老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到论语、孟子、春秋、诗经,我自然读得滚瓜烂熟,但对是佛门弟子,只读佛经,儒家之书未必读过,我背了出来,他若不知,岂不是无用定要翻出原书来给他看了,他无可抵赖,难以强辩,这才收效。常言道得好,这叫做有书为证。一面说,一面仍在身上各处东掏西模。

    包不同叫道:小师父快打他虚竹道:待这位施主找到兵器,再动手不迟。那儒生道:宋楚战于泓,楚人渡河未济,行列未成,正可击之,而宋襄公曰:击之非君子。小师父此心,宋襄之仁也。

    那工匠模样的人见玄痛一对戒刀上下翻飞,招数凌厉之极,再拆数招,只怕那使判官笔的书生便性命之忧,当挥斧而前,待要且战。公冶乾呼的一掌,向他拍了过去。公冶乾模样斯文,掌力可着实雄浑,有江南第二之称,当日他与萧峰比酒比掌力,虽然输了,萧峰对他却好生敬重,可见内几造诣大是不凡。那工匠侧身避过横斧斫来。

    那儒生仍然没找到他那部论语,却见同伴的一枝判官笔招法散乱,底挡不住玄痛双刀,便向玄痛道:喂,大和尚。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渊问仁,子曰:克已复礼为仁。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寻仁焉。夫子又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乱挥双刀,狠霸霸的只想杀人,这等行动,毫不克已,那是非礼之至了。

    虚竹低声问身旁的少林僧慧方道:师叔,这人是不装傻慧方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次出寺,师父吩咐大家小心,江湖上人心诡诈,什么鬼花样都干得出来。

    那书呆子又向玄痛道:大和尚,子曰:仁者必有勇,勇者必有仁。你勇则勇矣,却未必有仁,算不得是真正的君子。子曰:已所不欲,勿报施于人。人家倘若将你杀了,你当然是很不原意的了。你自己既不愿死,却怎么去杀人呢

    玄痛和那书生跳荡前后,挥刀忽斗,这书呆子随着玄痛忽东忽西,时左时右,始终不离分三尺之外,不住劝告,武功显然不弱。玄痛暗自警惕:这家伙如此胡言语,显是要我分心,一找到我招式中的破绽,立时便乘虚而入。此人武功尚在这个使判官笔的人之上,倒是不可不防。这么一来,他以六分精神去防书呆,只以四分功夫攻击使判官笔的书生。那书情势登时好转。

    又拆十余招,玄痛焦躁起来,喝道:走开转戒刀,挺刀柄向那书可胸口撞去。那书闪身让开,说道:我见大师武功高强,我四和弟二人以二敌一,也未必斗你得过,是以良言相劝于你,还是两罢战的为是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咱们做人,这恕道总是要守的,不可太也横蛮。

    玄痛大怒,刷的一刀,横砍过去,骂道:什么忠恕之道仁义道德你们怎么在棺材里放毒药害人老衲倘若一个不小心,这时早已圆寂归西了,还亏你说什么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想不想中毒而死啊

    那书呆子退开两步,说道:奇哉奇哉谁在棺材放毒药了夫棺材者,盛死尸之物也。子曰:鲤也死,有棺而无椁。棺材中放毒药,岂不是连死尸也毒死了啊哟,不对死人是早死了的。

    包不同插口道:非也,非也。你们的棺材里却不放死尸而放毒药,只是想毒死我们这些活人。那书呆子摇头晃脑的道:阁下以小人之心,而度君子之腹矣。此处既无棺材,更无毒药。

    包不同道: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你是小人。指着对面那中年美妇道:她是女子。你们两个,果然难养得很。孔夫子的话,有错的吗那书呆子一怔,说道:王顾左右而言他。我这句话,我便置之不理,不加答覆了。

    这书呆与包不同一加对答,玄痛少了顾碍,双刀又使得紧了,那使判官笔的书生登时大见吃紧。那书呆晃身欺近玄痛身边说道: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大和尚人而不仁,当真差劲之至了。

    玄痛怒道:我是释家,你喧腐儒讲什么诗书礼乐,人而不仁,根本打不动我的心。

    那书呆伸起手指,连敲自己额头,说道:是极,是极我这人可说是读书而呆矣,真正书呆子矣。大和尚明明是佛门子弟,我跟你说孔孟的仁义道德,自然格格不人焉。

    风波久斗那使铁制棋盘之人,难以获胜,时刻稍久,小腹中隐隐感到寒毒侵袭。包不同和那戏子相差别,察觉对方武也不甚高,只是招数变化极繁,一时扮演西施,吐言莺声呖呖,而且蹙眉捧心,莲步姗姗,宛然是个绝代佳人的神态,顷刻之间,却又扮演起酒风流的李太白来,醉态可掬,脚步东倒西歪。妙在他扮演各式人物,均有套武功与配合,手中软鞭或作美人之长袖,或为文土这采笔,倒令包不同啼笔皆非,一时也奈何他不得。

    那书呆自艾了一阵,突然长声吟道:既已舍染乐,心得善摄不,若得不驰散,深入相不玄难与玄痛都是一惊:这书呆子当真渊博,连东晋高僧鸠摩罗什的偈句也背得出。只听他继续吟道:毕竟空相中,其心无所乐,若悦禅智慧,是法性无照。虚诳等无实,亦非停心处。大和尚,下面两句是什么我倒忘记了。玄痛道:仁者所得法,幸愿示其要。

    那书呆哈哈大笑,道:照也照也你佛家大师,岂不也说仁者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我劝你还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罢

    玄痛心中一惊,陡然间大彻大悟,说道:善哉善哉善哉南无阿弥陀佛,南夫阿弥陀佛。呛啷啷两声响,两柄戒刀掷在地下,盘漆而坐,脸露微笑,闭目不语。

    那书生和他斗得甚酣,突然间,见到他这等模样,倒吃了一惊,手中判官笔并不攻上。

    虚竹叫道:师叔祖,寒毒又发了吗伸的待要相扶,玄难喝道:别动一探玄痛的鼻息,只觉呼吸已停,竟尔圆寂了。玄难双手合什,念起往生咒来。众少林僧见玄痛圆寂,齐声大哭,抄起禅杖戒刀,要和两个书生拼命。玄难说道:住手玄痛师弟参悟真如,往生极乐,乃是成了正果,尔辈须得欢喜才是。

    正自激斗的众人突然见此变故,一齐罢手跃开。

    那书呆大叫:老五,薛五弟,快快出有人给我一句话激死了,快出来救命你这他妈的薛神医再不出来救命,那可乖乖不得了啊邓百川道:薛神医不在家中,这位先生那书呆仍是放开了嗓门,慌慌张张的大叫:薛慕华,薛老五,阎王敌,薛神医,快快滚出来救人哪你三哥激死人了,人家可要跟咱们过不去啦。

    包不同怒道:你害死了人,还在假惺惺的装腔作势。呼的一掌,向他拍了过去,左手跟着从右掌掌底穿出,一招老龙探珠,径自抓了的胡子。那书呆闪身避过。风波恶、公冶乾等斗得兴起,不愿便此停手,又打了起来。

    邓百川喝道:躺下了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那戏的后心。邓百川在姑苏燕子坞慕容氏属下位居首座,武功神熟,内力雄浑,江湖上虽无赫赫威名,但凡是识得他的,无不敬重。他出手将那戏子抓住顺手便往地下一掷。那戏子身手十矮捷,左肩一着地,身子便转了个圆圈,右腿横扫,向邓百川腿上踢来。这一下势奇快,邓百川身形肥壮,转动殊不便捷,眼见难以闪避,当即气沉下盘,硬生生受了他这一腿,只听得喀喇一声,两腿中已有一条腿骨折断。

    那接连几个打滚,滚出数丈之外,喝道:我骂你毛延寿这奸贼,戕害忠良,啊哟,我的腿啊原来腿上两股劲力相交,那戏子抵敌不过,腿骨折断。

    那中年美妇一直斯斯文文的站一旁,这时见那戏子断腿,其余几个同伴也被攻逼得险象环生,说道:你们些人是何道理霸占在我五哥的宅子之中,一上来不问情由,便出手伤人她虽是向对方质问,但语气仍是湿柔斯文。那戏子躺在地下,仰天见到悬在大门口的两盏灯笼,大惊叫道:什么什么薛慕华之丧,我五哥鸣呼哀哉了么

    那使棋盘的、两个书生、使斧头的工匠、美妇人一齐顺着他手指瞧去,都见到了灯笼。两盏灯笼中烛火早熄,黑沉沉的悬着,众人一上便即斗,谁出没去留意,直到那戏子摔倒在地,这才抬头瞧见。

    那戏子放声大哭,唱道:唉,唉,我的好哥哥啊,我和你桃;园结义,古城相会,你过五关,斩六将,何等威风起初唱的是哭关羽戏文,到后来真情激动唱得不成腔调。其余五纷纷叫嚷:是谁杀害了五弟五哥啊,五哥啊,哪一个天杀的凶手害了你今日非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玄难和邓百川对瞧了一眼,均想:这些人似乎都是薛神医的对义兄弟。邓百川道:我们有同伴受伤,前来请薛神医救治,哪知那妇人道:哪知他不肯医治,你们得便将他杀了,是不是邓百川道不下那个是字还没出口,只见那中年美妇袍袖一拂,蓦地里鼻中闻到一阵浓香,登时头晕眩,足下便似腾云驾雾,站立不定。那美妇叫道:倒也,倒也

    邓百川大怒,喝道:好妖妇运力于掌,呼的一掌拍出了去。那美妇见邓百川身子摇摇晃晃,已是着了道儿,不料他竟沿能出掌,待要斜身闪避,已自不及,但觉一股猛力排山倒海般推了过来,气息登时窒住,身不由主的向真摔出去。喀喇喇几声响,胸口已断了几根肋骨,身子尚未地,已晕了过去。邓百川只觉眼前漆黑一团,也已摔倒。

    双方各自倒了一人,余下的纷纷出手。玄难寻思:这件事中间怕有重蹊跷,只有先将方尽数擒住,才免得双方更有伤亡。说道:取禅杖来慧镜转身端起倚在门的禅杖,递向玄难。那使判官笔的书生飞身扑到,右手判官笔点慧镜胸口。玄难左手一掌拍出,手掌未,掌力已及他后心,那书生应掌而倒。玄难一声长笑,绰杖在手,横跨两步,挥杖便向那使棋盘的人砸去。

    那人见来势威猛,禅杖未到,杖风已将自己周身罩住,当下运动手臂,双手挺起棋盘往上硬挡,当的一声大响,火星四溅。那人只觉手臂酸麻,双手虎口迸裂。玄难禅杖一举,连那棋盘一起得了起来。那棋盘磁性极强,往昔专吸敌人兵刃,今日敌强我弱,后给玄难的禅杖吸了去。玄难的禅杖跟着便向那人头顶砸落。那人叫道:这一下镇神头又兼倚盖,我可抵挡不了啦向前疾窜。

    玄难倒曳禅杖,喝道:书呆子,给我躺下了横枚扫将过去,威势殊不可当。那书呆子道:夫子,圣之时者也风行草偃,伏倒便伏倒,有何不可几句话没说完,早已伏倒在地。几名少林倍跳将上去将他按住。

    少林寺达摩院首座果然不同凡响,只一出手,便将对方三名高手打倒。

    那使斧头的双斗包不同和风波恶,左支右绌,堪堪要败,这使棋盘的人道:罢了,罢了六弟,咱们中局认输,这局棋不必再下了。大和尚,我只问你,我们五弟到底犯了你们什么,你们要将他害死玄难道:焉有此事

    话未话完,忽听得铮铮两声琴响,远远的传了过来。这两下琴音一传入耳鼓,众人登时一颗心剧烈的跳了两下。玄难一愕之际,只听得那琴声又铮铮的响了两下。这时琴声更近,各人心跳更是厉害。风波恶只觉心中一阵烦恶,右手一松,当的一声,单刀掉在地下。若不是包不同急忙出掌相护,敌人一斧砍来,已劈中他肩头。那书呆子叫道:大哥快来,大哥快来乖乖不得了你怎么慢吞吞的还弹什么鬼琴子曰: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琴声连响,一个老者大袖飘飘,缓步走了出来,高额凸颡,容貌奇古,笑眯眯的脸色极为和谟,手中抱着一具瑶琴。

    那书呆子等一伙人齐叫大哥那人走近前来向玄难抱拳道:是哪一位少林高僧在此小老儿多有失礼。玄难合什道:老衲玄难。那人道:呵呵,是玄难师兄。贵派的玄苦大师,是大师父的师兄弟吧小老儿曾与他有数面之缘,相谈极是投机,他近来身子想必清健。玄通难黯然道:玄苦师兄不幸遭逆徒暗算,已圆寂归西。

    那人木然半响,突然间向上一跃,高达丈余,身尚未落地,只听得半空中他已入悲声,哭了起来。玄难和公冶乾等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此人这么一大把扩纪哭泣起来却如小孩子一般。他双足一着地,立即坐倒,用力拉扯胡子,两只脚的脚跟如擂鼓般不住击地面,哭道:玄苦,你怎么不知会我一声,就此死了这不是岂有此理么我这一曲梵音普安泰,许多人听过都不懂其中道理,你却说此曲之中,含禅意,听了一遍,又是一遍。我这个玄难师弟,未必有你这么悟性,我若弹给他听,多半是要对牛弱琴、牛不入耳了唉我好命苦啊

    玄难初时听他痛哭,心想他是个至性之人,悲伤玄苦师兄之死,忍不住大恸,但越听越不对,原来他是哀悼世上少了个知音,哭到后,竟说对自己弹琴乃是对牛弹琴。他是有德高僧,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心道:这群人个个疯疯颠颠。这人的性脾气,与他的一批把弟臭味相投,这真叫做物以类聚了。

    只听那人又哭道:玄苦啊玄苦,我为了报答知已苦心狐诣的又替你创了一首新曲,叫做一苇吟,颂扬你少林寺始祖达摩老祖一苇渡不江伟绩。你怎么也不听了忽然转着向玄难道:玄苦师兄的坟墓在哪里你快快带我去,快,快越快越好。我到他坟上弹奏这首新曲,说不定能令他听得心旷神怡,活了转来。

    玄难道:施主不可胡言乱语,我师兄圆寂之后,早就火化成灰了。

    那人一呆,忽地跃起,说道:那很好,你将他的骨灰给我,我用牛皮胶把他骨灰调开了,黏在在瑶琴这下,从此每弹一曲,他都能听见。你说妙是不妙哈哈,哈哈,我这主意可好他越说越高兴,不由得拍手大笑,蓦地见美妇人倒在一旁,惊道:咦,七妹,怎么了是谁伤了你

    玄难道:这中意有点误会,咱们正待分说明白。那人道:什么误会谁是误会了总而言之,伤害七妹的就不是好。啊哟,八弟也受了伤,伤害八弟也不是好,哪几个不是好人自己报上名来,自报公议,这可没得说的。

    那戏子叫道:大哥,他们打死了五哥,你快快为五哥报仇雪恨。那弹琴者脸色大变,叫道:岂有此理老五是阎王敌,阎罗王怎能奈何得了他玄难首:薛神医是装假死,棺材里只有死药,没有死尸。弹琴老者等人尽皆大喜,纷纷询问:老五为什么装假死死到哪里去了他没有死怎么给有死尸

    忽然间运处有个细细的声音飘将过来:薛慕华、薛慕华,你师叔老人家到了,快快出来迎接。这声音若断若续,相距甚运,但入耳清晰,显是呼叫之人内功深厚,非同小可。

    那戏子、书呆、工匠等不约而同的齐声惊呼。那弹琴老者叫道:大祸临头,大祸临头东张西望,神色极是惊惧,说道:来及逃走啦,快,快,大家都进屋去。

    包不同大声道:什么大祸临头天塌下来么那老颤声道:快,快进去天塌来倒打紧,这个包不同道:你老先生尽管请便,我可不进去。

    那老者右手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包不同胸口穴道。这一下出手实在太快,包不同猝不及防,已然被制,身子被对一提,又足离地,不由自主的被他提着奔进大门。

    玄难和公冶乾都是大为讶异,正要开口说话,那使棋盘的低声道:大师父,大家快快进屋,有一厉害之极的魔着转眼便到。玄难一身神功,在武林中罕有对手,怕什么大魔着道、小魔头问道:哪一个大魔头乔峰么那人摇头道:不是,不是,比乔峰可厉害狠毒得多了。是星宿老怪。玄难微微一晒,道:是星宿老怪,那真再好不过,那衲正要找他。那人道:你大师父武〓功高强,自然不怕。不过这里人人都给他整死,只你一个人活着,倒也慈悲得紧。

    他这句是讥讽之言,可是却真灵验,玄难一怔,便道:好,大家进去

    便在这时,那弹琴老已放下包不同,又从门内奔了出来,连声催促:快,快还等什么风波恶喝问:我三哥呢那老者左手反手一掌,向他右颊横拍过去。风波恶体内寒毒已开始发作,正自难当,见他手掌打来,急忙低头避让。不料这老者左手一掌没使老了,突然间换力向下沉,已抓住了风波恶的后颈,说道:快,快,快进去像提小鸡一般,又将他提了进去。

    公冶乾见那老者似乎并无恶意,但两个把兄弟都是一招间但即被他制住,当即大声呼喝,抢上要待动手,但那老者身法如风,早已奔进大门。那书生抱起戏子、工匠扶着美妇,也都奔进屋去。

    玄难心想今日之事,诡异多端,还是不鲁莽,出了乱子,说道:公冶施主,大家还进去从长计议的便是。

    当下虚竹和慧方抬起玄痛尸身,公冶乾抱了邓百川,一齐进屋。

    那弹琴老者同志出来催促,见众人已然入内,急忙关上大门,取过门闩来闩。那使棋盘的说道:大哥,这这大门还是大开的为是,这叫做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叫他不敢贸然便闯进来。那老者道:是么好,这便听你的。这这行吗语音中全无自信之意。

    玄难和公冶乾对望一眼,均想:老儿武功高强,何以临事如此慌张失措这样一扇大门,这寻常盗贼也抵挡不住,何况是星宿老怪,关与不关,又什么公别看来这人在星宿老怪手下曾受过大大的挫折,变成了惊弓之鸟,一知他在附近,便即魂飞魄散了。

    那老者连声道:六弟,你想个主意,快想个主意啊。

    玄难虽颇有涵养,但见他如此惶惧,也不禁心头火起,说道:老丈,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星宿老怪就算再厉害狠毒,咱们大火儿联手御敌,也未必便输于他了,又何必这等这等嘿这等小心谨慎。这时厅上已点了烛火,他一瞥之下,那老者固然神色惶恐,那使棋盘的,书呆、工匠、使判官笔的诸人,也均有栗栗之意。玄难亲眼见到这些人武功颇为不弱,更兼疯疯颠颠,漫不在乎,似乎均是游戏人间的潇洒之士,突然之间却变成了心惊胆战,猥崽无用懦夫,实是不可思议。

    公冶乾见包不同的风波恶都好端端的坐在椅上,只是寒毒发用,不住颤抖,当下扶着邓百川也在一张椅中坐好,幸好他脉搏调匀,只如喝醉了酒般昏昏大睡,绝无险象。

    众人面面相觑,过片刻,那使短斧的工匠从怀中取出一把曲尺,在厅角中量了量,摇摇头,拿起烛台,走向后厅。众人都跟了进去,但见他四下一打量,忽然纵身而起,在横梁上量了一下,又摇摇头,再向后面走去,到了薛神医的假棺木前,瞧了几眼,摇头道:可惜,可惜弹琴者道:没用了么使短斧的道:不成,师叔一定看得出来。弹琴老者怒道:你你还叫他师叔短斧客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又向后走去。

    公冶乾心想:此人除了摇头,似乎旁的什么不干了。

    短斧客量量墙角,踏踏步数,屈指计算,宛然是个建造房屋的梓人,一路数着步子到了后园。他拿着烛台,凝思半晌,几廊下一排五只石臼旁,捧了几把干糠和泥土放臼中,提旁边一个大石杵,向臼中捣了起来,砰的一下,砰的又是一下,石杵沉重,落下时甚是有力。

    公冶乾轻叹一声,心道:这次当真倒足了大霉,遇上了一群疯子,在这当口,他居然还有心情去舂米。倘若舂的是米,那也罢了,石舂中放的明明是谷糠和泥土,唉过了一会,包不同与风波恶身寒毒暂歇,也奔到了后园。

    砰,砰,砰砰,砰,砰舂米之声连续不绝。

    世不同道:老兄,你想舂了米来下锅煮饭么你舂的可不是米啊。我瞧咱们还是耕起地来,撒上谷种,等得出秧突然间花园中东南角七八丈处发出几下轧轧之声。声音轻微,但颇为特异,玄难、公冶乾等人向声音来处瞧去,只见当排种着四株桂树。

    砰的一下,砰的一,短斧客不停手的捣杵,说也奇怪,数丈处靠东第二株桂花树竟然枝叶摇晃,缓缓向处移动。又过片刻,众人都已瞧明,短斧客每捣一下,桂树便移动一寸半寸。弹琴老者,一声欢呼,向那桂树奔了过去,低声道:不错,不错众人跟着他奔去。只见桂树移开之处,露出一块大石板,石上生着一个铁环挽手。

    公冶乾又是惊佩,又是惭愧,说道:这个地下机关安排得巧妙之极,当真匪夷所思。这位仁兄在顷刻之间,便发现了机括的所在,聪明才智,实不在建造机关者之下。包不同道:非也,非也,你焉知这机关不是他自己建造的公冶乾笑道:我说他才智不在建造机关者之下,如果机关是他所建,他的才智自然不在他自己之下。包不同道:非也,非也。不在其下,或在其上。他的才智又怎能在他自己之上

    短斧客再捣了十余下,大石板已全部露出。弹琴老者握住铁环,向上一拉,却是纹丝不动,待要运力再拉,短斧客惊叫:大哥,住手纵身跃放旁边一只石臼之中,拉开裤子,撒起尿来,叫道:大家快来,一齐撒尿弹琴老者一愕之下,忙放下铁环,霎时之间,使棋盘的、书呆子、使判官笔的,再加上弹琴者和短斧客,齐向石臼中撒尿。

    公冶乾等见到这五人发疯散尿,尽皆笑不可抑,但顷刻之间,各人鼻中便闻到一阵火药气味。那短斧客道:好了,没危险啦偏是那弹琴老者的一泡尿最长,撒之不休,口中喃喃自语:该死,该死,又给我坏了一个机关。六弟,若不是你见机得快,咱们都已给炸成肉浆了。

    公冶乾等心下凛然,均知在这片刻之间,实已去鬼门关走了转,显然铁环之下连有火石、火刀、药线,一拉之下,点燃药线,预藏的火药但即爆炸,幸好短斧客极是机警,大伙撒尿,浸湿引线,大祸这才避过。

    短斧客走到石首第一只石臼旁,远力将石臼向右转了三圈,抬着向天,口中低念口决,默算半晌,将石臼再向左转了六半圈子。只听得一阵轻微的轧轧之声过去,大石板向旁缩了进去,露出一个洞孔。这次弹琴老者再也不敢勇莽,向短斧客挥了挥手,要他领路。短斧客跪下地来,向左首第一只石臼察看。

    忽然地底有人骂道:星宿老怪,你奶奶的,你这贼八王很好,很好你终于找上我啦,算你厉害你为非作歹,终须有日得到报应。来啊,来啊进来杀我啊

    书生、工匠、戏子等齐声欢呼:老五果然没死那弹琴老者叫道:五弟,是咱们全到了。地底那声音一停,跟着叫道:真是大哥么声音满是喜悦之意。

    嗤的一声响,洞孔中钻出一个人来,正是阎王敌薛神医。

    他没料到除了弹琴老者等义兄弟外,尚有不少外人,不禁一怔,向玄难道:大师,你出来了,这几位都是朋友

    玄难微一迟疑,道:是,都是朋友。本来少林寺认定玄悲大师是死于姑苏慕容氏之手,将慕容氏当作大对头。他这次与邓百川等同来求医,道上邓百川、公冶乾力陈玄悲决非慕容公的所杀,玄难已然信了六七分,再加此次同遭危难,同舟共济,已认定这伙人是朋友了。公冶乾听他如此说,向他点了点头。

    薛神医道:都是朋友,那再不好也没有了,请大家一起下去,玄难大师先请。话虽如此,他仍抢先走了下去。这等黑沉沉的地窖,显是十他险之地,江湖上心诡秘难测,谁也信不过谁,自己先入,才是肃客之道。

    薛神医进去后,玄难跟着走了下去,众人扶抱伤者随后而入,连玄痛的尸身也抬了进去。薛神医扳动机括大石板自行掩上,他再扳动机括,隐隐听得轧轧声音,众人料想移开的桂树又回上了石板。

    里央是一条石砌的地道,各人须得弯腰而行,走了片刻,地道渐高,到了一条在然生成的隧道之中。又行十余丈,来到一宽广的石洞。石洞一角的火炬旁坐着二十来人,男女老幼都有。这些人听脚步声,一齐回过头来。

    薛神医道:这些都是我家人,事情紧迫,也不叫他们来拜见了,失礼莫怪。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的不等弹琴老者回答,便即察视各人伤势。第一个看的是玄痛,薛神医道:这位大师悟道圆寂,可喜可贺。看了看邓百川,微笑道:我七妹的花料只将人醉倒,再过片刻但醒,没毒的。那中年美妇和戏子受的都是外伤,虽然不轻,在薛神医自小事一件。他把过了包不同和风波恶的脉,闭目抬头苦思索。

    过了半晌,薛神医摇头道:奇怪,奇怪打伤这两位兄台的却是何人公冶乾道:是个形貌十分古怪的少年。薛神医摇道:少年此人武功兼正邪两家之所长,内功深厚,少说也有三十年的修为,怎么还个少年玄难道:确是个少年,但掌力浑厚,我玄痛师弟和他对掌,也曾受他寒毒之伤。他是星宿老怪的弟子。

    薛神医惊:星宿老怪的弟子,竟也如此厉害了不起,了不起摇头道:惭愧,惭愧。这两位兄台的寒毒,在下实是无能为力。神医两字,今后日不敢称的了。

    忽听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薛先生,既是如此,我们便当告辞。说话的正是邓百川,他被花粉迷倒,适于此醒转,听到了薛神医最后向句话。包不同道:是啊,是啊躲在这地底下干什么大丈夫生死有命,岂能学那乌龟田鼠,藏在地底洞穴之中

    薛神医冷笑道:施主吹的好大气儿你知外边是谁到了风波恶道:你们怕星宿老怪,我可不怕。枉为你们武功高强,一听到星宿老怪的名字,竟然职此丧魂落魄。那弹琴老者道:你连我也打不过,星宿老怪却是我的师叔,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玄难岔开话题,说道:老衲今日所见所闻,种种不明之处甚多想要请教。

    薛神医道:我们师兄弟八人,号称函谷八友。

    指着那弹琴老者道:这位是我们大哥,我是老五。其余的事情,一则说来话长,一则也不足为外人道

    正说到这里,忽听得一个细细的声音叫道:薛慕华,怎么不出来见我

    这声音细若游丝,似乎只能隐约相闻,但洞中诸人个个听十清楚,这声音便像一条多属细线,穿过了十答卷丈厚的地面,又如是顺着那曲曲折折的地道进入各人耳鼓。

    那弹琴老者啊的一声,跳起身来,颤声道:星星宿老怪风波恶大声道:大哥,二哥,三哥,咱们出去决一死战。弹琴老道:使不得万万使不得。你们这一出去,枉自送死,那罢了可是泄漏了这地下密室的所在,这里数十人的性命,全都送在你这一勇之夫手里了。包不同道:他的话声能传到地底,岂不知咱便在此处你甘愿装乌龟,他还是要揪你出去,要躲也是躲不过的。那使判官笔的书生说道:一时三刻之间,他未必便能进来,还是大家想个善法的为是。

    那手持短斧、工匠一般的人一直默不作声,这时插口道:丁师叔本事虽高,但要识破这地道的机关,至少也得花上两个时辰。再要想出善法攻进来,又得再花上两个时辰。弹琴老者道:好极那么咱们还四个时辰,尽可从长计议,是也不是短斧客道:四个半时辰。弹琴老者道:怎么多了半时辰短斧客道:这四个时辰之中,我能字排三个机关,再阴他半个时辰。

    弹琴者道:很好玄难大师,届时那大魔头到来,我们师兄弟八人决计难逃毒手。你们各位却是外人。那大魔着一上来专心对付我们这斑师侄,各位颇有逃命的余裕。各位千万不可自逞英雄好汉,和他争斗。要知道只要有谁星宿老怪的手底逃得性命,已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包不同道:好臭,好臭各人嗅了几下,没闻到臭气,向包不同瞧去的眼色中均带疑问之意。包不同指着弹琴客道:此人猛放狗屁,直是臭不可耐。他适才一招之间便给这老儿制住,心下好生不愤,虽然其时适逢身上寒毒发作,手足无力,但也知自己武功运不及他,对手越强,他越是要骂。

    那使棋盘的横了他上眼,道:你要逃脱我大师兄的掌底,已难办到,何况我师叔的武功又胜过我大师十倍,到底是谁在放狗屁了包不同道:非也,非也武功高强,跟放不放狗屁全不相干。武功高强,难道就不放狗屁不放狗屁的,难道武功一定高强孔夫子不会武功,莫非他老人家就专放狗屁

    邓百川心想:这些人的话也非无理,包三弟跟他们胡扯争闹,待然耗时刻。便道:诸位来历,在下尚未拜聆,适才多有误会,误伤了这位娘子,在下万分歉仄。今日既是同御妖邪,大家算得一家人了。待会强敌到来,我们姑苏慕容公子手下的部属虽然不肖,逃是决计不逃的,倘若当真抵敌不住,大家一齐毕命于此便了。

    玄难道:慧镜、虚竹,你们若有机会,务当设法脱逃,回去寺中,向方丈报讯。免得大家给妖人一网打尽,连讯息也传不出去。六名少林僧合什说道:恭领法旨。薛慕华和邓百川等听玄难如此说,已明白他决意与众同生共死,而是否对付得了星宿老怪,心中也实在毫无把握。

    弹琴老者一呆,忽然拍手笑道:大家都要死了。玄苦师兄此刻就算不死以后也听不到我的无上妙曲一苇吟了,我又何必为他之死伤心难过唉唉有人说我康广陵是个大大的傻子,我一直颇不服气。如此看来,纵非大傻,也是小傻了。

    包不同道:你是货真价实的大傻子,大笨蛋弹琴老者康广陵道:也不见得比你更傻包不同道:比我傻上十倍。康广陵道:你比傻一百倍。包不同道:你比我傻上一千倍。康广陵道:你比傻一万倍包不同道:你比我傻十万倍,千万倍、万万倍

    薛慕华道:二位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更傻。众倍少林派师父,你们回到寺中,方丈大师问起前因后果,只怕你们答不上来。此事本是敝派的门户之羞,原不足为外人道。但为了除灭这武林中的大患,若是少林高僧主持大局,实难成功。在下须当各位详告,只是敬盼各位除了几贵寺方丈禀告之外,不可向旁人泄漏。

    慧镜、虚笔等齐声道:薛神医所示的言语,小僧除了向本寺方丈禀告之外,决不敢向旁人泄漏半句。

    薛慕华向康广陵道:大师哥,这中间的缘由,小弟要说出来了。

    康广陵虽于诸师兄弟中居长,武功也远远高山侪辈,为人却十分幼稚,薛华如此问他一声,只不过在外人之前全他脸面而已。康广陵道:这可奇了,嘴巴生在你的头上,你要说便说,又问我干么

    薛华道:玄难大师,邓师傅,我们的受业恩师,武林之中,人称聪辩先生

    玄难邓百川等都是一怔,齐道:什么聪辩先生便是聋哑老人。此人天聋地哑,偏偏取个外号叫做聪辩先生,他们中弟子个个给他刺聋耳朵,割断舌头,江湖上众所周知。可是康广陵这一群人却耳聪舌辩,那就大大的奇怪了。

    薛慕华道:家师门下弟子人人既聋且哑,那是近几十年来的事。以前家师不是聋子,更非哑子,他是给师弟星宿老怪丁春秋激得变成聋子哑子的。玄难等都是哦的一声。薛慕华道:我祖师一共收了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