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35章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乌老大脸色一变,待要说话,不平道人向他使个眼色,微笑道:段公子是君子人,不肯乘人之危,品格高尚,佩服,佩服乌兄,咱们进攻缥缈峰,第一要义,是要知道灵鹫宫中的虚实。安洞主与乌兄等九位亲身上去探过,老贼婆离去之后,宫中到底尚有多少高手布置如何乌兄虽不能尽知,想来总必听到一二,便请说出来,大家参详如何乌老大道:说也惭愧,我们到灵鹫宫中去察看,谁也不敢放胆探听,大家竭力隐蔽,唯恐撞到了人。但在下在宫后花圃之中,还是给一个女童撞见了。这女娃儿似乎是个丫鬟之类,她突然抬头,我一个闪避不及,跟她打了个照面。在下深恐泄露了机密,纵上前去,施展擒拿法,便想将她抓住。那时我是甩出性命不要了。灵鹫宫中那些姑娘、太太们曾得老贼婆指点武功,个个非同小可,虽是个小小女童,只怕也十分了得。我这下冲上前去,自知是九死一生之举他声音微微发颤,显然当时局势凶险之极,此刻回思,犹有余悸。众人眼见他现下安然无恙,那么当日在缥缈峰上纵曾遇到什么危难,必也化险为夷,但想乌老大居然敢在缥缈峰上动手,虽说是实逼处此,铤而走险,却也算得是胆大包天了。

    只听他继续说道:我这一上去,便是施展全力,双手使的是虎爪功,当时我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倘若这一招拿不到这女娃儿,给她张嘴叫喊,引来后援,那么我立刻从这数百丈的高峰上跃了下去,爽爽快快图个自尽,免得落在老贼婆手下那批女将手中,受那无穷无尽的苦楚。哪知道哪知道我左手一搭上这女娃儿肩头,右手抓住她的臂膀,她竟毫不抗拒,身子一晃,便即软倒,全身没半点力气,却是一点武功也无。那时我大喜过望,一呆之下,两只脚酸软无比,不怕各位见笑,我是自己吓自己,这女娃儿软倒了,我这不成器的乌老大,险些儿也软倒了。

    他说到这里,人群中发出一阵笑声,各人心情为之一松,乌老大虽讥嘲自己胆小,但人人均知他其实极是刚勇,敢到缥缈峰上出手拿人,岂是等闲之事

    乌老大一招手,他手下一人提了一只黑色布袋,走上前来,放在他身前。乌老大解开袋口绳索,将袋口往下一捺,袋中露出一个人来。众人都是啊的一声,只见那人身形甚小,是个女童。乌老大得意洋洋的道:这个女娃娃,便是乌某人从缥缈峰上擒下来的。众人齐声欢呼:乌老大了不起当真是英雄好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群仙,以你乌老大居首众人欢呼声中,夹杂着一声声咿咿呀呀的哭泣,那女童双手按在脸上,呜呜而哭。

    乌老大道:我们拿到了这女娃娃后,生恐再耽搁下去,泄露了风声,便即下峰。一再盘问这女娃娃,可惜得很,她却是个哑巴。我们初时还道她是装聋作哑,曾想了许多法儿相试,有时出其不意在她背后大叫一声,瞧她是否惊跳,试来试去,原来真是哑的。

    众人听那女童的哭泣,呀呀呀的,果然是哑巴之声。人丛中一人问道:乌老大,她不会说话,写字会不会乌老大道:也不会。我们什么拷打、浸水、火烫、饿饭,一切法门都使过了,看来她不是倔强,却是真的不会。段誉忍不住道:嘿嘿,以这等卑鄙手段折磨一个小姑娘,你羞也不羞乌老大道:我们在天山童姥手下所受的折磨,惨过十倍,一报还一报,何羞之有段誉道:你们要报仇,该当去对付天山童姥才是,对付她手下的一个小丫头,有什么用乌老大道:自然有用。提高声音说道:众位兄弟,咱们今天齐心合力,反了缥缈峰,此后有福同享,有祸共当,大伙儿歃血为盟,以图大事。有没有哪一个不愿干的他连问两句,无人作声。问到第三句上,一个魁梧的汉子转过身来,一言不发的往西便奔。乌老大叫道:剑鱼岛区岛主,你到哪里去那汉子不答,只拔足飞奔,身形极快,转眼间便转过了山坳。众人叫道:这人胆小,临阵脱逃,快截住他。霎时之间,十余人追了下去,个个是轻功上佳之辈,但与那区岛主相距已远,不知是否追赶得上。突然间啊的一声长声惨呼,从山后传了过来。众人一惊之下,相顾变色,那追逐的十余人也都停了脚步,只听得呼呼风响,一颗圆球般的东西从山坳后疾飞而出,掠过半空,向人丛中落了下来。

    乌老大纵身跃前,将那圆物接在手中,灯光下见那物血肉模糊,竟是一颗首级,再看那首级的面目,但见须眉戟张,双目圆睁,便是适才那个逃去的区岛主,乌老大颤声道:区岛主一时之间,他想不出这区岛主何以会如此迅速的送命,心底隐隐升起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念头:莫非天山童姥到了不平道人哈哈大笑,说道:剑神神剑,果然名不虚传,卓兄,你把守得好紧啊

    山坳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道:临阵脱逃,人人得而诛之。众家洞主、岛主,请勿怪责。

    众人从惊惶中觉醒过来,都道:幸得剑神除灭叛徒,才不致坏了咱们大事。慕容复和邓百川等均想:此人号称剑神,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你剑法再高,又岂能自称为神江湖上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却不知剑法到底如何高明乌老大自愧刚才自己疑神疑鬼,大声道:众家兄弟,请大家取出兵刃,每人向这女娃娃砍上一刀,刺上一剑。这女娃娃年纪虽小,又是个哑巴,终究是缥缈峰的人物,大伙儿的刀头喝过了她身上的血,从此跟缥缈峰势不两立,就算再要有三心两意,那也不容你再畏缩后退了。他一说完,当即擎鬼头刀在手。一干人等齐声叫道:不错,该当如此大伙儿歃血为盟,从此有进无退,跟老贼婆拚到底了。

    段誉大声叫道:这个使不得,大大的使不得。慕容兄,你务须出手,制止这等暴行才好。慕容复摇了摇头,道:段兄,人家身家性命,尽皆系此一举,咱们是外人,不可妄加干预。段誉激动义愤,叫道:大丈夫路见不平,岂能眼开眼闭,视而不见王姑娘,你就算骂我,我也是要去救她的了,只不过只不过我段誉手无缚鸡之力,要救这小姑娘的性命,却有点难以办到。喂,喂,邓兄、公冶兄,你们怎么不动手包兄、风兄,我冲上前去救人,你们随后接应如何邓百川等向来唯慕容复马首是瞻,见慕容复不欲插手,都向段誉摇了摇头,脸上却均有歉然之色。

    乌老大听得段誉大呼小叫,心想此人武功极高,真要横来生事,却也不易对付,夜长梦多,速行了断的为是,当即举起鬼头刀,叫道:乌老大第一个动手挥刀便向那身在布袋中的女童砍了下去。段誉叫道:不好手指一伸,一招中冲剑,向乌老大的鬼头刀上刺去。哪知他这六脉神剑不能收发由心,有时真气鼓荡,威力无穷,有时内力却半点也运不上来,这时一剑刺出,真气只到了手掌之间,便发不出去。眼见乌老大这一刀便要砍到那女童身上,突然间岩石后面跃出一个黑影,左掌一伸,一股大力便将乌老大撞开,右手抓起地下的布袋,将那女童连袋负在背上,便向西北角的山峰疾奔上去。众人齐声发喊,纷纷向他追去。但那人奔行奇速,片刻之间便冲入了山坡上的密林。诸洞主、岛主所发射的暗器,不是打上了树身,便是被枝叶弹落。

    段誉大喜,他目光敏锐,已认出了此人面目,那日在聪辩先生苏星河的棋会中曾和他会过,那个繁复无比的珍珑便是他解开的,大声叫道:是少林寺的虚竹和尚。虚竹师兄,姓段的向你合十顶礼你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果然名不虚传。众人见那人一掌便将乌老大推开,脚步轻捷,武功着实了得,又听段誉大呼赞好,说他是少林寺的和尚,少林寺盛名之下,人人心中存了怯意,不敢过分逼近。只是此事牵涉太过重大,这女孩被少林僧人救走,若不将他杀了灭口,众人的图谋立时便即泄漏,不测奇祸随之而至,各人呼啸叫嚷,疾追而前。眼见这少林僧疾奔上峰,山峰高耸入云,峰顶白雪皑皑,要攀到绝顶,便是轻功高手,只怕也得四五天功夫。不平道人叫道:大家不必惊惶,这和尚上了山峰,那是一条绝路,不怕他飞上天去。大伙儿守紧峰下通路,不让他逃脱便是。各人听了,心下稍安。当下乌老大分派人手,团团将那山峰四周的山路都守住了。唯恐那少林僧冲将下来,围守者抵挡不住,每条路上都布了三道卡子,头卡守不住尚有中卡,中卡之后又有后卡,另有十余名好手来回巡逻接应。分派已定,乌老大与不平道人、安洞主、桑土公、霍洞主、钦岛主等数十人上山搜捕,务须先除了这僧人,以免后患。慕容复等一群人被分派在东路防守,面子上是请他们坐镇东方,实则是不欲他们参与其事。慕容复心中雪亮,知道乌老大对自己颇有疑忌之意,微微一笑,便领了邓百川等人守在东路。段誉也不怕别人讨厌,不住口的大赞虚竹英雄了得。抢了布袋之人,正是虚竹。他在小饭店中见到慕容复与丁春秋一场惊心动魄的剧斗,只吓得魂不附体,乘着游坦之抢救阿紫、慕容复脱身出门、丁春秋追出门去的机会,立即从后门中溜了出去。他一心只想找到慧方等师伯叔,好听他们示下,他自从一掌打死师伯祖玄难之后,已然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他从无行走江湖的经历,又不识路径,自经丁春秋和慕容复恶斗一役,成了惊弓之鸟,连小饭店、小客栈也不敢进去,只在山野间乱闯。

    其时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相约在此间山谷中聚会,每人各携子弟亲信,人数着实不少,虚竹在途中自不免撞到。他见这些人显然是江湖人物,便想向他们打听慧方等师叔伯的行踪,但见他们形貌凶恶,只怕与丁春秋是一伙,却又不敢,随即听得他们悄悄商议,似乎要干什么害人的勾当,心想行侠仗义、扶危济困,少林弟子责无旁贷,当即跟随其后,终于将当晚的情景一一瞧在眼里,听在耳中。他于江湖上诸般恩怨过节全然不懂,待见乌老大举起鬼头刀,要砍死一个全无抗拒之力的哑巴女孩,不由得慈悲心大动,心想不管谁是谁非,这女孩是非救不可的,当即从岩石后面冲将出来,抢了布袋便走。他上峰之后,提气直奔,眼见越奔树林越密,追赶者叫嚣呐喊之声渐渐轻了。他出手救人之时,只是凭着一番慈悲心肠,他发过菩提心,决意要做菩萨、成佛,见到众生有难,那是非救不可,但这时想到这些人武功厉害,手段毒辣,随便哪一个出手,自己都非其敌,寻思:只有逃到一个隐僻之所,躲了起来,他们再也找我不到,才能保得住这女孩和我自己的性命。其时真所谓饥不择食,慌不择路,见那里树林茂密,便钻了进去。好在他已得了那逍遥派老人七十余年的内功修为,内力充沛之极,奔了将近两个时辰,竟丝毫不累。又奔了一阵,天色发白,脚底下踏到薄薄的积雪,原来已奔到山腰,密林中阳光不到之处,已有未消的残雪。虚竹定了定神,观看四周情势,一颗心仍是突突乱跳,自言自语:却逃到哪里去才好忽听得背后一个声音说道:胆小鬼,只想到逃命,我给你羞也羞死了虚竹吓了一跳,大叫:啊哟发足又向山峰上狂奔。奔了数里,才敢回头,却不见有谁追来,低声道:还好,没人追来。这句话一出口,背后又有个声音道:男子汉大丈夫,吓成这个样子,狗才鼠辈小畜生虚竹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迈步又向前奔,背后那声音说道:又胆小,又笨,真不是个东西那声音便在背后一二尺之处,当真是触手可及。虚竹心道:糟糕,糟糕这人武功如此高强,这一回定然难逃毒手了。放开脚步,越奔越快。那声音又道:既然害怕,便不该逞英雄救人。你到底想逃到哪里去虚竹听那声音便在耳边响起,双腿一软,险些便要摔倒,一个踉跄之后,回转身来,其时天色已明,日光从浓荫中透了进来,却不见人影。虚竹只道那人躲在树后,恭恭敬敬的道:小僧见这些人要加害一个小小女童,是以不自量力,出手救人,决无自逞英雄之心。

    那声音冷笑道:你做事不自量力,便有苦头吃了。这声音仍是在他背后耳根外响起,虚竹更加惊讶,急忙回头,背后空荡荡地,却哪里有人他想此人身法如此快捷,武功比自己高出何止十倍,若要伸手加害,十个虚竹的性命早就没有了,而且从他语气中听来,只不过责备自己胆小无能,似乎并非乌老大等人一路,当下定了定神,说道:小僧无能,还请前辈赐予指点。

    那声音冷笑道:你又不是我的徒子徒孙,我怎能指点于你虚竹道:是,是小僧妄言,前辈恕罪。敌方人众,小僧不是他们敌手,我我这可要逃走了。说了这句话,提气向山峰上奔去。背后那声音道:这山峰是条绝路,他们在山峰下把守住了,你如何逃得出去虚竹一呆,停了脚步,道:我我我倒没想到。前辈慈悲,指点一条明路。那声音嘿嘿冷笑,说道: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转身冲杀,将那些妖魔鬼怪都诛杀了。虚竹道:一来小僧无能,二来不愿杀人。那声音道:那么便走第二条路,你纵身一跃,跳入下面的万丈深谷,粉身碎骨,那便一了百了,涅槃解脱。虚竹道:这个回头看了一眼,这时遍地已都是积雪,但雪地中除了自己的一行足印之外,更无第二人的足印,寻思:此人踏雷无痕,武功之高,实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那声音道:这个那个的,你要说什么虚竹道:这一跳下去,小僧固然死了,连小僧救了出来的那个女孩也同时送命。一来救人没有救彻,二来小僧佛法修为尚浅,清净涅槃梁是说不上的,势必又入轮回,重受生死流转之苦。那声音问道:你和缥缈峰有什么渊源何以不顾自己性命,冒险去救此人虚竹一面快步向峰上奔去,一面说道:什么缥缈峰、灵鹫宫,小僧今日都是第一次听见。小僧是少林弟子,这一次奉命下山,与江湖上任何门派均无瓜葛。那声音冷笑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个见义勇为的小和尚了。虚竹道:小和尚是实,见义勇为却不见得。小僧无甚见识,诸多妄行,胸中有无数难题,不知如何是好。

    那声音道:你内力充沛,着实了得,可是这功力却全不是少林一派,是什么缘故

    虚竹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正是小僧胸中一个大大的难题。那声音道:什么说来话长,说来话短,我不许你诸多推诿,快快说来。语气甚是严峻,实不容他规避。但虚竹想起苏星河曾说,逍遥派的名字极为隐秘,决不能让本派之外的人听到,他虽知身后之人是个武功甚高的前辈,但连面也没见过,怎能贸然便将这个重大秘密相告,说道:前辈见谅,小僧实有许多苦衷,不能相告。

    那声音道:好,既然如此,你快放我下来。虚竹吃了一惊,道:什什么那声音道:你快放我下来,什么什么的,啰里啰唆虚竹听这声音不男不女,只觉甚是苍老,但他说你快放我下来,实不懂是何意,当下立定脚步,转了个身,仍见不到背后那人,正惶惑间,那声音骂道:臭和尚,快放我下来,我在你背后的布装之中,你当我是谁

    虚竹更是大吃一惊,双手不由松了,拍的一声,布袋摔在地上,袋中啊哟一声,传出一下苍老的呼痛之声,正是一直听到的那个声音。虚竹也是啊哟一声,说道:小姑娘,原来是你,怎么你的口音这般老当即打开布袋口,扶了一人出来。只见这人身形矮小,便是那个八九岁女童,但双目如电,炯炯有神,向虚竹瞧来之时,自有一股凌人的威严。虚竹张大了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女童说道:见了长辈也不行礼,这般没规矩。声音苍老,神情更是老气横秋。虚竹道:小小姑娘那女童喝道:什么小姑娘,大姑娘我是你姥姥虚竹微微一笑,说道:咱们陷身绝地,可别闹着玩了。来,你到袋子里去,我背了你上山。过得片刻,敌人便追到啦那女童向虚竹上下打量,突然见到他左手手指上戴的那枚宝石指环,脸上变色,问道:你你这是什么东西给我瞧瞧。虚竹本来不想把指环戴在手上,只是知道此物要紧,生怕掉了,不敢放在怀里,听那女童问起,笑道:那也不是什么好玩的物事。那女童伸出手来,抓住他左腕,察看指环。她将虚竹的手掌侧来侧去,看了良久。虚竹忽觉她抓着自己的小手不住发颤,侧过头来,只见她一双清澈的大眼中充满了泪水。又过好一会,她才放开虚竹的手掌。

    那女童道:这枚七宝指环,你是从哪里偷来的语音严峻,如审盗贼。虚竹心下不悦,说道:出家人严守戒律,怎可偷盗妄取这是别人给我的,怎说是偷来的那女童道:胡说八道你说是少林弟子,人家怎会将这枚指环给你你若不从实说来,我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叫你受尽百般苦楚。虚竹哑然失笑,心想:我若不是亲眼目睹,单是听你的声音,当真要给你这小小娃儿吓倒了。说道:小姑娘突然拍的一声,腰间吃了一拳,只是那女童究竟力弱,却也不觉疼痛。虚竹怒道:你怎么出手便打人小小年纪,忒也横蛮无礼那女童道:你法名叫虚竹,嗯,灵、玄、慧、虚,你是少林派中第三十七代弟子。玄慈、玄悲、玄苦、玄难这些小和尚,都是你的师祖虚竹退了一步,惊讶无已,这个八九岁的女童居然知道自己的师承辈份,更称玄慈、玄悲等师伯祖、师叔祖为小和尚,出口吐属,哪里像个小小女孩突然想起:世上据说有借尸还魂之事,莫非莫非有个老前辈的鬼魂,附在这个小姑娘身上么那女童道:我问你,是便说是,不是便不是,怎地不答虚竹道:你说得不错,只是称本寺方丈大师为小和尚,未免太过。那女童道:怎么不是小和尚我和他师父灵门大师平辈论交,玄慈怎么不是小和尚又有什么太过不太过的虚竹更是惊讶,玄慈方丈的师父灵门禅师是少林派第三十四代弟子中杰出的高僧,虚竹自是知晓。他越来越信这女童是借尸还魂,说道:那么那么你是谁那女童怫然道:初时你口口声声称我前辈,倒也恭谨有礼,怎地忽然你呀你的起来了若不是念在你相救有功,姥姥一掌早便送了你的狗命虚竹听她自称姥姥,很是害怕,说道:姥姥,不敢请教你尊姓大名。那女童转怒为喜,说道:这才是了。我先问你,你这枚七宝指环哪里得来的虚竹道:是一位老先生给我的。我本来不要,我是少林弟子,实在不能收受。可是那位老先生命在垂危,不由我分说那女童突然伸手,又抓住了他手腕,颤声道:你说那那老先生命在垂危他死了么不,不,你先说,那老先生怎般的相貌虚竹道:他须长三尺,脸如冠玉,人品极是俊雅。那女童全身颤抖,问道:怎么他会命在垂危他他一身武功突然转悲为怒,骂道:臭和尚,无崖子一身武功,他不散功,怎么死得了一个人要死,便这么容易虚竹点头道:是这女童虽然小小年纪,但气势慑人,虚竹对她的话不敢稍持异议,只是难以明白:什么叫做散功一个人要死,容易得紧,又有什么难了

    那女童又问:你在哪里遇见无崖子的虚竹道:你说的是那位容貌清秀的老先生,便是聪辩先生苏星河的师父么那女童道:自然是了。哼,你连这人的名字也不知道,居然撒谎,说他将七宝指环给了你,厚颜无耻,大胆之极虚竹道:你也认得这位无崖子老先生吗那女童怒道: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我问你在哪里遇见无崖子,快快答来虚竹道:那是在一个山峰之上,我无意间解破了一个珍珑棋局,这才遇到这位老先生。

    那女童伸出拳头,作势要打,怒道:胡说八道这珍珑棋局数十年来难倒了天下多少才智之士,凭你这蠢笨如牛的小和尚也解得开你再胡乱吹牛,我可不跟你客气了。虚竹道:若凭小僧自己本事,自然是解不开的。但当时势在骑虎,聪辩先生逼迫小僧非落子不可,小僧只得闭上眼睛,胡乱下了一子,岂知误打误撞,自己填塞了一块白棋,居然棋势开朗,再经高人指点,便解开了,本来这全是侥幸。可是小僧一时胡乱妄行,此后罪业非小。唉,真是罪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说着双手合十,连宣佛号。那女童将信将疑,道:这般说,倒也有几分道理一言未毕,忽听得下面隐隐传来呼啸之声。虚竹叫道:啊哟打开布袋口,将那女童一把塞在袋中,负在背上,拔脚向山上狂奔。他奔了一会,山下的叫声又离得远了,回头一看,只见积雪中印着自己一行清清楚楚的脚印,失声呼道:不好那女童问道:什么不好虚竹道:我在雪地里留下了脚印,不论逃得多远,他们终究找得到咱们。那女童道:上树飞行,便无踪迹,只可惜你武功太也低微,连这点儿粗浅的轻功也不会。小和尚,我瞧你的内力不弱,不妨试试。虚竹道:好,这就试试纵身一跃,老高的跳在半空,竟然高出树顶丈许,掉下时伸足踏向树干,喀喇一声,踩断树干,连人带树干一齐掉将下来。这下子一交仰天摔落,势须压在布袋之上,虚竹生恐压伤了女童,半空中急忙一个鹞子翻身,翻将过来,变成合扑,砰的一声,额头撞在一块岩石之上,登时皮破血流。虚竹叫道:哎唷,哎唷挣扎着爬起,甚是惭愧,说道:我我武功低微,又笨得紧,不成的。那女童道:你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敢压我,总算对姥姥恭谨有礼。姥姥一来要利用于你,二来嘉奖后辈,便传你一手飞跃之术。你听好了,上跃之时,双膝微曲,提气丹田,待觉真气上升,便须放松肌骨,存想玉枕穴间当下一句句向他解释,又教他如何空中转折,如何横窜纵跃,教罢,说道:你依我这法子再跳上去罢

    虚竹道:是我先独个儿跳着试试,别再摔一交,撞痛了你。便要放下背上布袋。

    那女童怒道:姥姥教你的本事,难道还有错的试什么鬼东西你再摔一交,姥姥立时便杀了你。

    虚竹不由得机伶伶的打个冷战,想起身后负着一个借尸还魂的鬼魂,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只想将布袋摔得远远的,却又不敢,于是咬一咬牙齿,依着那女童所授运气的法门,运动真气,存想玉枕穴,双膝微曲,轻轻的向上一弹。这一次跃将上去,身子犹似缓缓上升,虽在空中无所凭依,却也能转折自如,他大喜之下,叫道:行了,行了不料一开口,泄了真气,便即跌落,幸好这次是笔直落下,双脚脚板底撞得隐隐生痛,却未摔倒。

    那女童骂道:小蠢才,你要开口说话,先得调匀内息。第一步还没学会,便想走第五步、第六步了。虚竹道:是,是是小僧的不是。又再依法提气上跃,轻轻落在一根树枝之上,那树枝晃了几下,却未折断。

    虚竹心下甚喜,却不敢开口,依着那女童所授的法子向前跃出,平飞丈余,落在第二株树的枝干上,一弹之下,又跃到了第三株树上,气息一顺,只觉身轻力足,越跃越远。到得后来,一跃竟能横越二树,在半空中宛如御风而行,不由得又惊又喜。雪峰上树林茂密,他自树端枝梢飞行,地下无迹可寻,只一顿饭时分,已深入密林。

    那女童道:行了,下来罢。虚竹应道:是轻轻跃下地来,将女童扶出布袋。

    那女童见他满面喜色,说不出的心痒难搔之态,骂道:没出息的小和尚,只学到这点儿粗浅微末的功夫,便这般欢喜虚竹道:是,是。小僧眼界甚浅,姥姥,你教我的功夫大是有用那女童道:你居然一点便透,可见姥姥法眼无花,小和尚身上的内功并非少林一派。你这功夫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小小年纪,内功底子如此深厚虚竹胸口一酸,眼眶儿不由得红了,说道:这是无崖子老先生临死之时,将他他老人家七十余年修习的内功,硬生生的逼入小僧体内。小僧实在不敢背叛少林,改投别派,但其时无崖子老先生不由分说,便化去小僧的内功,虽然小僧本来的内功低浅得紧,也算不了什么,不过不过,小僧练起来却也费了不少苦功。无崖子老先生又将他的功夫传给了我,小僧也不知是祸是福,该是不该。唉,总而言之,小僧日后回到少林寺去,总而言之,总而言之连说几个总而言之,实在不知如何总而言之。

    那女童怔怔的不语,将布袋铺在一块岩石上,坐着支颐沉思,轻声道:如此说来,无崖子果然是将逍遥派掌门之位传给你了。虚竹道:原来原来你也知道逍遥派的名字。他一直不敢提到逍遥派三字,苏星河说过,若不是本派中人,听到了逍遥派三字,就决不容他活在世上。现下听那女童先说了出来,他才敢接口;又想反正你是鬼不是人,人家便要杀你,也无从杀起。

    那女童怒道:我怎不知逍遥派姥姥知道逍遥派之时,无崖子还没知道呢。虚竹道:是,是心想:说不定你是个数百年前的老鬼,当然比无崖子老先生还老得多。只见那女童拾了一根枯枝,在地下积雪中画了起来,画的都是一条条的直线,不多时便画成一张纵横十九道的棋盘。虚竹一惊:她也要逼我下棋,那可糟了。却见她画成棋盘后,便即在棋盘上布子,空心圆圈是白子,实心的一点的黑子,密密层层,将一个棋盘上都布满了。只布到一半,虚竹便认了出来,正是他所解开的那个珍珑,心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个珍珑。又想:莫非你当年也曾想去破解,苦思不得,因而气死么想到这里,背上又感到一层寒意。那女童布完珍珑,说道:你说解开了这个珍珑,第一子如何下法,演给我瞧瞧。虚竹道:是当下第一子填塞一眼,将自己的白子胀死了一大片,局面登时开朗,然后依着段延庆当日传音所示,反击黑棋。那女童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喃喃道:天意,天意天下又有谁想得到这先杀自身,再攻敌人的怪法待虚竹将一局珍珑解完,那女童又沉思半晌,说道:这样看来,小和尚倒也不是全然胡说八道。无崖子怎样将七宝指环传你,一切经过,你详细跟我说来,不许有半句隐瞒。虚竹道:是于是从头将师父如何派他下山,如何破解珍珑,无崖子如何传功传指环,丁春秋如何施毒暗杀苏星河和玄难,自己如何追寻慧方诸僧等情一一说了。那女童一言不发,直等他说完,才道:这么说,无崖子是你师父,你怎地不称师父,却叫什么无崖子老先生虚竹神色尴尬,说道:小僧是少林寺僧人,实在不能改投别派。那女童道:你是决意不愿做逍遥派掌门人的了虚竹连连摇头,道:万万不愿。那女童道:那也容易,你将七宝指环送了给我,也就是了。我代你做逍遥派掌门人如何虚竹大喜,道:那正是求之不得。从指上除下宝石指环,交了给她。那女童脸上神色不定,似乎又喜又悲,接过指环,便往手上戴去。可是她手指细小,中指与无名指戴上了都会掉下,勉强戴在大拇指上,端相半天,似乎很不满意,问道:你说无崖子有一幅图给你,叫你到大理无量山去寻人学那北冥神功,那幅图呢虚竹从怀中取了图画出来。那女童打开卷轴,一见到图中的宫装美女,脸上倏然变色,骂道:他他要这贱婢传你武功他他临死之时,仍是念念不忘这贱婢,将她画得这般好看霎时间满脸愤怒嫉妒,将图画往地下一丢,伸脚便踩。虚竹叫道:啊哟忙伸手抢起。那女童怒道:你可惜么虚竹道:这样好好一幅图画,踩坏了自然可惜。那女童问道:这贱婢是谁,无崖子这小贼有没跟你说虚竹摇头道:没有。心想:怎么无崖子老先生又变成了小贼那女童怒道:哼,小贼痴心妄想,还道这贱婢过了几十年,仍是这等容貌啊,就算当年,她又哪有这般好看了越说越气,伸手又要抢过画来撕烂。虚竹忙缩手将图画揣入怀中。那女童身矮力微,抢不到手,气喘吁吁的不住大骂:没良心的小贼,不要脸的臭贱婢虚竹惘然不解,猜想这女童附身的老鬼定然认得图中美女,两人向来有仇,是以虽然不过见到一幅图画,却也怒气难消。

    那女童还在恶毒咒骂,虚竹肚子突然咕咕咕的响了起来。他忙乱了大半天,再加上狂奔跳跃,粒米未曾进肚,已是十分饥饿。那女童道:你饿了么虚竹道:是。这雪峰之上只怕没什么可吃的东西。那女童道:怎么没有雪峰上最多竹鸡,也有梅花鹿和羚羊。我来教你一门平地快跑的轻功,再教你捉鸡擒羊之法虚竹不等她说完,急忙摇手,说道:出家人怎可杀生我宁可饿死,也不沾荤腥。那女童骂道:贼和尚,难道你这一生之中从未吃过荤腥虚竹想起那日在小饭店中受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作弄,吃了一块肥肉,喝了大半碗鸡汤,苦着脸道:小僧受人欺骗,吃过一次荤腥,但那是无心之失,想来佛祖也不见罪。但要我亲手杀生,那是万万不干的。

    那女童道:你不肯杀鸡杀鹿,却愿杀人,那更是罪大恶极。虚竹奇道:我怎愿杀人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那女童道:还念佛呢,真正好笑。你不去捉鸡给我吃,我再过两个时辰,便要死了,那不是给你害死的么虚竹搔了搔头皮,道:这山峰上想来总也有草菌、竹笋之类,我去找来给你吃。那女童脸色一沉,指着太阳道:等太阳到了头顶,我若不喝生血,非死不可虚竹十分骇怕,惊道: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喝生血心下发毛,不由得想起了吸血鬼。那女童道:我有个古怪毛病,每日中午倘若不喝生血,全身真气沸腾,自己便会活活烧死,临死时狂性大发,对你大大不利。虚竹不住摇头,说道:不管怎样,小僧是佛门子弟,严守清规戒律,别说自己决计不肯杀生,便是见你起意杀生,也要尽力拦阻。

    那女童双目向他凝视,见他虽有惶恐之状,但其意甚坚,显示决不屈从,当下嘿嘿几声冷笑,问道:你自称是佛门子弟,严守清规戒律,到底有什么戒律虚竹道:佛门戒律有根本戒、大乘戒之别。那女童冷笑道:花头倒也真多,什么叫根本戒、大乘戒虚竹道:根本戒比较容易,共分四级,首为五戒,其次为八戒,更次为十戒,最后为具足戒,亦即二百五十戒。五戒为在家居士所持,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邪,四不妄语,五不饮酒。至于出家比丘,须得守持八戒,十戒,以至二百五十戒,那比五戒精严得多了。总而言之,不杀生为佛门第一戒。

    那女童道:我曾听说,佛门高僧欲成正果,须持大乘戒,称为十忍,是也不是虚竹心中一寒,说道:正是。大乘戒注重舍己救人,那是说为了供养诸佛,普渡众生,连自己的生命也可舍了,倒也不是真的须行此十事。那女童问道:什么叫做十忍虚竹武功平平,佛经却熟,说道:一割肉饲鹰,二投身饿虎,三斫头谢天,四折骨出髓,五挑身千灯,六挑眼布施,七剥皮书经,八刺心决志,九烧身供佛,十刺血洒地。他说一句,那女童冷笑一声。待他说完,那女童问道:割肉饲鹰是什么事虚竹道:那是我佛释迦牟尼前生的事,他见有饿鹰追鸽,心中不忍,藏鸽于怀。饿鹰说道:你救了鸽子,却饿死了我,我的性命岂不是你害的我佛便割下自身血肉,喂饱饿鹰。那女童道:投身饿虎的故事,想来也差不多了虚竹道:正是。

    那女童道:照啊,佛家清规戒律,博大精深,岂仅仅不杀生三字而已。你如不去捉鸡捉鹿给我吃,便须学释迦牟尼的榜样,以自身血肉供我吃喝,否则便不是佛门子弟。说着拉着虚竹左手的袖子,露出臂膀,笑道:我吃了你这条手臂,也可挨得一日之饥。

    虚竹瞥眼见到她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似乎便欲一口在他手臂上咬落。本来这个八九岁的女童人小力微,绝不足惧,但虚竹心中一想到她是个借尸还魂的女鬼,眼见她神情不正,不由得心胆俱寒,大叫一声,甩脱她手掌,拔步便向山峰奔去。他心惊胆战之下,这一声叫得甚是响亮,只听得山腰中有人长声呼道:在这里了,大伙向这边追啊。呼声清朗洪亮,正是不平道人的声音。

    虚竹心道:啊哟,不好我这一声叫,可泄露了行藏,那便如何是好要待回去背负那女童,实是害怕,但说置之不理,自行逃走,又觉不忍,站在山坡之上,犹豫不定,向山腰中望下去,只见四五个黑点正向上爬来,虽然相距尚远,但终究必会追到,那女童落入了他们手中,自无幸理。他走下几步,说道:喂,你如答应不咬我,我便背你逃走。那女童哈哈一笑,说道:你过来,我跟你说。上来的那五人第一个是不平道人,第二个是乌老大,第三个姓安,另外两人一个姓罗,一个姓利。我教你几手本领,你先将不平道人打倒。她顿了一顿,微笑道:只将他打倒,令他不得害人,却不是伤他性命,那并非杀生,不算破戒。虚竹道:为了救人而打倒凶徒,那自然是应该的。不过不平道人和乌老大武功甚高,我怎打得倒他们你本事虽好,这片刻之间,我也学不会。那女童道:蠢才,蠢才无崖子是苏星河和丁春秋二人的师父。苏丁二人武功如何,你亲眼见过的,徒弟已然如此,师父可想而知。他将七十多年来勤修苦练的功力全都传了给你,不平道人、乌老大之辈,如何能与你相比你只是蠢得厉害、不会运用而已。你将那只布袋拿来,右手这样拿住了,张开袋口,真气运到左臂,左手在敌人后腰上一拍虚竹依法照学,手势甚是容易,却不知这几下手法,如何能打得倒这些武林高手。

    那女童道:跟着下去,左手食指便点敌人这个部位。不对,不对,须得如此运气,所点的部位也不能有丝毫偏差。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临敌之际,务须镇静从事,若有半分参差,不但打不倒敌人,自己的性命反而交在对方手中了。虚竹依着她的指点,用心记忆。这几下手法一气呵成,虽只五六个招式,但每个招式之中,身法、步法、掌法、招法,均有十分奇特之处,双足如何站,上身如何斜,实是繁复之极。虚竹练了半天,仍没练得合式。他悟性不高,记性却是极好,那女童所教的法门,他每一句都记得,但要一口气将所有招式全都演得无误,却万万不能。

    那女童接连纠正了几遍,骂道:蠢才,无崖子选了你来做武功传人,当真是瞎了眼睛啦。他要你去跟那贱婢学武,倘若你是个俊俏标致的少年,那也罢了,偏偏又是个相貌丑陋的小和尚,真不知无崖子是怎么挑的。

    虚竹说道:无崖子老先生也曾说过的,他一心要找个风流俊雅的少年来做传人,只可惜这逍遥派的规矩古怪得紧,现下现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