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39章解不了,名缰系嗔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虚竹次日醒转,发觉睡在一张温软的床上,睁眼向帐外看去,见是处身于一间极大的房中,空荡荡地倒与少林寺的禅房差不多,房中陈设古雅,铜鼎陶瓶,也有些像少林寺中的铜钟香炉。这时兀自迷迷糊糊,于眼前情景,惘然不解。一个少女托着一只瓷盘走到床边,正是兰剑,说道:主人醒了请漱漱口。虚竹宿酒未消,只觉口中苦涩,喉头干渴,见碗中盛着一碗黄澄澄的茶水,拿起便喝,入口甜中带苦,却无茶味,便咕嘟咕嘟的喝个清光。他一生中哪里尝过什么参汤也不知是什么苦茶,歉然一笑,说道:多谢姊姊我我想起身了,请姊姊出去罢兰剑尚未答口,房门外又走进一个少女,却是菊剑,微笑道:咱姊妹二人服侍主人换衣。说着从床头椅上拿起一套淡青色的内衣内裤,塞在虚竹被中。

    虚竹大窘,满脸通红,说道:不,不,我我不用姊姊们服侍。我又没受伤生病,只不过是喝醉了,唉,这一下连酒戒也犯了。经云:饮酒有三十六失。以后最好不饮。三弟呢段公子呢他在哪里

    兰剑抿嘴笑道:段公子已下山去了。临去时命婢子禀告主人,说道待灵鹫宫中诸事定当之后,请主人赴中原相会。虚竹叫声:啊哟说道:我还有事问他呢,怎地他便走了心中一急,从床上跳了起来,要想去追赶段誉,问他梦中女郎的姓名住处,突然见自身穿着一套干干净净的月白小衣,啊的一声,又将被子盖在身上,惊道:我怎地换了衣衫他从少林寺中穿出来的是套粗布内衣裤,芽了半年,早已破烂污秽不堪,现下身上所服,着体轻柔,也不知是绫罗还是绸缎,但总之是贵重衣衫。

    菊剑笑道:主人昨晚醉了,咱四姊妹服侍主人洗澡更衣,主人都不知道么虚竹更是大吃一惊,一抬头见到兰剑、菊剑,人美似玉,笑靥胜花,不由得心中怦怦乱跳,一伸臂间,内衣从手臂间滑了上去,露出隐隐泛出淡红的肌肤,显然身上所积的污垢泥尘都已被洗擦得干干净净,他兀自存了一线希望,强笑道:我真醉得胡涂了,幸好自己居然还会洗澡。兰剑笑道:昨晚主人一动也不会动了,是我们四姊妹替主人洗的。虚竹啊的一声大叫,险些晕倒,重行卧倒,连呼:糟糕,糟糕兰剑、菊剑给他吓了一跳,齐问:主人,什么事不对啦虚竹苦笑道:我是个男人,在你们四位姊妹面前那个赤身露体,岂不岂不是糟糕之极何况我全身老泥,又臭又脏,怎可劳动姊姊们做这等污秽之事兰剑道:咱四姊妹是主人的女奴,便为主人粉身碎骨也所应当,奴婢犯了过错,请主人责罚。说罢,和菊剑一齐拜伏在地。虚竹见她二人大有畏惧之色,想起余婆、石嫂等人,也曾为自己对她们以礼相待,因而吓得全身发抖,料想兰剑、菊剑也是见惯了童姥的词色,只要言辞稍和,面色略温,立时便有杀手相继,便道:两位姊嗯,你们快起来,你们出去罢,我自己穿衣,不用你们服侍。兰菊二人站起身来,泪盈于眶,倒退着出去。虚竹心中奇怪,问道:我是我得罪了你们么你们为什么不高兴,眼泪汪汪的只怕我说错了话,这个菊剑道:主人要我姊妹出去,不许我们服侍主人穿衣盥洗,定是讨厌了我们话未说完,珠泪已滚滚而下。虚竹连连摇手,说道:不,不是的。唉,我不会说话,什么也说不明白。我是男人,你们是女的,那个那个不太方便的的确确没有他意我佛在上,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决不骗你们。兰剑、菊剑见他指手划脚,说得情急,其意甚诚,不由得破涕为笑,齐声道:主人莫怪。灵鹫宫中向无男人居住,我们更从来没见过男子。主人是天,奴婢们是地,哪里有什么男女之别二人盈盈走近,服侍虚竹穿衣着鞋。不久梅剑与竹剑也走了进来,一个替他梳头,一个替他洗脸。虚竹吓得不敢作声,脸色惨白,心中乱跳,只好任由她四姊妹摆布,再也不敢提一句不要她们服侍的话。

    他料想段誉已经去远,追赶不上,又想洞岛群豪身上生死符未除,不能就此猝然离去,用过早点后,便到厅上和群豪相见,替两个痛得最厉害之人拔除了生死符。拔除生死符须以真力使动天山六阳掌,虚竹真力充沛,纵使连拔十余人,也不会疲累,可是童姥在每人身上所种生死符的部位各不相同,虚竹细思拔除之法,却颇感烦难。他于经脉、穴道之学所知极浅,又不敢随便动手,若有差失,不免使受治者反蒙毒害。到得午间,竟只治了四人。食过午饭后,略加休息。梅剑见他皱起眉头,沉思拔除生死符之法,颇为劳心,便道:主人,灵鹫宫后殿,有数百年前旧主人遗下的石壁图像,婢子曾听姥姥言道,这些图像与生死符有关,主人何不前去一观虚竹喜道:甚好

    当下梅兰菊竹四姝引导虚竹来到花园之中,搬开一座假山,现出地道入口,梅剑高举火把,当先领路,五人鱼贯而进。一路上梅剑在隐蔽之处不住按动机括,使预伏的暗器陷阱不致发动。那地道曲曲折折,盘旋向下,有时豁然开朗,现出一个巨大的石窟,可见地道是依着山腹中天然的洞穴而开成。竹剑道:这些奴才攻进宫来,钧天部的姊姊们都给擒获,我们四姊妹眼见抵敌不住,便逃到这里躲避,只盼到得天黑,再设法去救人。兰剑道:其实那也只是我们报答姥姥的一番心意罢了。主人倘若不来,我们终究都不免丧生于这些奴才之手。行了二里有余,梅剑伸手推开左侧一块岩石,让在一旁,说道:主人请进,里面便是石室,婢子们不敢入内。虚竹道:为什么不敢里面有危险么梅剑道:不是有危险。这是本宫重地,婢子们不敢擅入。虚竹道:一起进来罢,那有什么要紧外边地道中这么窄,站着很不舒服。四姝相顾,均有惊喜之色。

    梅剑道:主人,姥姥仙去之前,曾对我姊妹们说道,倘若我四姊妹忠心服侍,并无过犯,又能用心练功,那么到我们四十岁时,便许我们每年到这石室中一日,参研石壁上的武功。就算主人恩重,不废姥姥当日的许诺,那也是廿二年之后的事了。虚竹道:再等廿二年,岂不气闷煞人到那时你们也老了,再学什么武功一齐进去罢四姝大喜,当即伏地跪拜。虚竹道:请起,请起。这里地方狭窄,我跪下还礼,大家挤成一团了。

    四人走进石室,只见四壁岩石打磨得甚是光滑,石壁上刻满了无数径长尺许的圆圈,每个圈中都刻了各种各样的图形,有的是人像,有的是兽形,有的是残缺不全的文字,更有些只是记号和线条,圆圈旁注着甲一、甲二、子一、子二等数字,圆圈之数若不逾千,至少也有八九百个,一时却哪里看得周全

    竹剑道:咱们先看甲一之图,主人说是吗虚竹点头称是。当下五人举起火把,端相编号甲一的圆圈,虚竹一看之下,便认出圈中所绘,是天山折梅手第一招的起手式,道:这是天山折梅手。看甲二时,果真是天山折梅手的第二招,依次看下去,天山折梅手图解完后,便是天山六阳掌的图解,童姥在西夏皇宫中所传的各种歌诀奥秘,尽皆注在圆圈之中。石壁上天山六阳掌之后的武功招数,虚竹就没学过。他按着图中所示,运起真气,只学得数招,身子便轻飘飘地凌虚欲起,只是似乎还在什么地方差了一点,以致无法离地。正在凝神运息、万虑俱绝之时,忽听得啊、啊两声惊呼,虚竹一惊,回过头来,但见兰剑、竹剑二姝身形晃动,跟着摔倒在地。梅菊二姝手扶石壁,脸色大变,摇摇欲坠。虚竹忙将兰竹二姝扶起,惊道:怎么啦梅剑道:主主人,我们功力低微,不能看这里的这里的图形我我们在外面伺候。四姝扶着石壁,慢慢走出石室。虚竹呆了一阵,跟着走出,只见四姝在甬道中盘膝而坐,正自用功,身子颤抖,脸现痛苦神色。虚竹知道她们已受颇重的内伤,当即使出天山六阳掌,在每人背心的穴道上轻拍几下。一股阳和浑厚的力道透入各人体内,四姝脸色登时平和,不久各人额头渗出汗珠,先后睁开眼来,叫道:多谢主人耗费功力,为婢子治伤。翻身拜倒,叩谢恩德。虚竹忙伸手相扶,道:那那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地会受伤昏晕梅剑叹了口气,说道:主人,当年姥姥要我们到四十岁之后,才能每年到这石室中来看图一日,原来大有深意。这些图谱上的武功太也深奥,婢子们不自量力,照着甲一图中所示一练,真气不足,立时便走入了经脉岔道。若不是主人解救,我四姊妹只怕便永远瘫痪了。兰剑道:姥姥对我们期许很切,盼望我姊妹到了四十岁后,便能习练这上乘武功,可是可是婢子们资质庸劣,便算再练二十二年,也未必敢再进这石室。虚竹道:原来如此,那却是我的不是了,我不该要你们进去。四剑又拜伏请罪,齐道:主人何出此言那是主人的恩德,全怪婢子们狂妄胡为。

    菊剑道:主人功力深厚,练这些高深武学却是大大有益。姥姥在石室之中,往往经月不出,便是揣摩石壁上的图谱。梅剑又道: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些奴才们逼问钧天部的姊妹们,要知道姥姥藏宝的所在。诸位姊姊宁死不屈。我四姊妹本想将他们引进地道,发动机关,将他们尽数聚歼在地道之中,只是深恐这些奴才中有破解机关的能手,倘若进了石室,见到石壁图解,那就遗祸无穷。早知如此,让他们进来反倒好了。虚竹点头道:确实如此,这些图解若让功力不足之人见到了,那比任何毒药利器更有祸害,幸亏他们没有进来。兰剑微笑道:主人真是好心,依我说啊,要是让他们一个个练功而死,那才好看呢。虚竹道:我练了几招,只觉精神勃勃,内力充沛,正好去给他们拔除一些生死符。你们上去睡一睡,休息一会。五人从地道中出来,虚竹回入大厅,拔除了三人的生死符。此后虚竹每日替群豪拔除生死符,一感精神疲乏,便到石室中去练习上乘武功。四姝在石室外相候,再也不敢踏进一步。虚竹每日亦抽暇指点四姝及九部诸女的武功。如此直花了二十余天时光,才将群豪身上的生死符拔除干净,而虚竹每日精研石壁上的图谱,武功也是大进,比之初上缥缈峰时已大不相同。

    群豪当日臣服于童姥,是为生死符所制,不得不然,此时灵鹫宫易主,虚竹以诚相待,以礼相敬,群豪虽都是桀傲不驯的人物,却也感恩怀德,心悦诚服,一一拜谢而去。待得各洞主、各岛主分别下山,峰上只剩下虚竹一个男子。他暗自寻思:我自幼便是孤儿,全仗寺中师父们抚养成人,倘若从此不回少林,太也忘恩负义。我须得回到寺中,向方丈和师父领罪,才合道理。当下向四姝及九部诸女说明原由,即日便要下山,灵鹫宫中一应事务,吩咐由九部之首的余婆、石嫂、符敏仪等人会商处理。

    四姝意欲跟随服侍,虚竹道:我回去少林,重做和尚。和尚有婢女相随,天下焉有是理说之再三,四姝总不肯信。虚竹拿起剃刀,将头发剃个清光,露出顶上的戒点来。四姝无奈,只得与九部诸女一齐送到山下,洒泪而别。虚竹换上了旧僧衣,迈开大步,东去嵩山。以他的性情,路上自然不会去招惹旁人,而他这般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和尚,盗贼歹人也决不会来打他的主意。一路无话,太太平平的回到了少林寺。他重见少林寺屋顶的黄瓦,心下不禁又是感慨,又是惭愧,一别数月,自己干了许许多多违反清规戒律之事,杀戒、淫戒、荤戒、酒戒,不可赦免的波罗夷大戒无一不犯,不知方丈和师父是否能够见恕,许自己再入佛门。他心下惴惴,进了山门后,便去拜见师父慧轮。慧轮见他回来,又惊又喜,问道:方丈差你出寺下书,怎么到今天才回来虚竹俯伏在地,痛悔无已,放声大哭,说道:师父,弟子弟子真是该死,下山之后,把持不定,将师父师父平素的教诲,都都不遵守了。慧轮脸上变色,问道:怎怎么你沾了荤腥么虚竹道:是,还不只沾了荤腥而已。慧轮骂道:该死,该死你喝了酒么虚竹道:弟子不但喝酒,而且还喝得烂醉如泥。慧轮叹了一口长气,两行泪水从面颊上流下来,道:我看你从小忠厚老实,怎么一到花花世界之中,便竟堕落如此,咳,咳虚竹见师父伤心,更是惶恐,道:师父在上,弟子所犯戒律,更有胜于这些的,还还犯了还没说到犯了杀戒、淫戒,突然间钟声当当响起,每两下短声,便略一间断,乃是召集慧字辈诸僧的讯号。慧轮立即起身,擦了擦眼泪,说道:你犯戒太多,我也无法回护于你。你你自行到戒律院去领罪罢这一下连我也有大大的不是。唉,这这说着匆匆奔出。虚竹来到戒律院前,躬身禀道:弟子虚竹,违犯佛门戒律,恭恳掌律长老赐罚。他说了两遍,院中走出一名中年僧人来,冷冷的道:首座和掌律师叔有事,没空来听你的,你跪在这里等着罢虚竹道:是这一跪自中午直跪到傍晚,竟没人过来理他。幸好虚竹内功深厚,虽不饮不食的跪了大半天,仍是浑若无事,没丝毫疲累。

    耳听得暮鼓响起,寺中晚课之时已届,虚竹低声念经忏悔过失。那中年僧人走将过来,说道:虚竹,这几天寺中正有大事,长老们没空来处理你的事。我瞧你长跪念经,还真有虔诚悔悟之意。这样罢,你先到菜园子去挑粪浇菜,静候吩咐。等长老们空了之后,再叫你来问明实况,按情节轻重处罚。虚竹恭恭敬敬的道:是,多谢慈悲。合十行礼,这才站起身来,心想:不将我立即逐出寺门,看来事情还有指望。心下甚慰。他走到菜园子中,向管菜园的僧人说道:师兄,小僧虚竹犯了本门戒律,戒律院的师叔罚我来挑粪浇菜。那僧人名叫缘根,并非从少林寺出家,因此不依玄慧虚空字辈排行。他资质平庸,既不能领会禅义,练武也没什么长进,平素最喜多管琐碎事务。这菜园子有两百来亩地,三四十名长工,他统率人众,倒也威风凛凛,遇到有僧人从戒律院里罚到菜园来做工,更是他大逞威风的时候。他一听虚竹之言,心下甚喜,问道:你犯了什么戒虚竹道:犯戒甚多,一言难尽。缘根怒道:什么一言难尽。我叫你老老实实,给我说个明白。莫说你是个没职司的小和尚,便是达摩院、罗汉堂的首座犯了戒,只要是罚到菜园子来,我一般要问个明白,谁敢不答我瞧你啊,脸上红红白白,定是偷吃荤腥,是也不是虚竹道:正是。缘根道:哼,你瞧,我一猜便着。说不定私下还偷喝酒呢,你不用赖,要想瞒我,可没这么容易。虚竹道:正是,小僧有一日喝酒喝得烂醉如泥,人事不知。缘根笑道:啧啧啧,真正大胆。嘿嘿,灌饱了黄汤,那便心猿意马,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八个字,定然也置之脑后了。你心中便想女娘们,是不是不但想一次,至少也想了七次八次,你敢不敢认说时声色俱厉。

    虚竹叹道:小僧何敢在师兄面前撒谎不但想过,而且犯过淫戒。缘根又惊又喜,戟指大骂:你这小和尚忒也大胆,竟敢败坏我少林寺的清誉。除了淫戒,还犯过什么偷盗过没有取过别人的财物没有和人打过架、吵过嘴没有虚竹低头道:小僧杀过人,而且杀了不止一人。

    缘根大吃一惊,脸色大变,退了三步,听虚竹说杀过人,而且所杀的不止一人,登时心惊胆战,生怕他狂性发作动粗,自己多半不是敌手,当下定了定神,满脸堆笑,说道:本寺武功天下第一,既然练武,难免失手伤人,师弟的功夫,当然是非常了得的啦。虚竹道:说来惭愧,小僧所学的本门功夫,已全然被废,眼下是半点也不剩了。缘根大喜,连道:那很好,那很好。好极,妙极听说他本门功夫已失,只道他犯戒太多,给本寺长老废去了武功,登时便换了一番脸色。但转念又想:虽说他武功已废,但倘若尚有几分剩余,总是不易对付。说道:师弟,你到菜园来做工忏悔,那也极好。可是咱们这里规矩,凡是犯了戒律,手上沾过血腥的僧侣,做工时须得戴上脚镣手铐。这是列祖列宗传下来的规矩,不知师弟肯不肯戴倘若不肯,由我去禀告戒律院便了。虚竹道:规矩如此,小僧自当遵从。缘根心下暗喜,当下取出钢铐钢镣,给他戴上。少林寺数百年来传习武功,自难免有不肖僧人为非做歹,而这些犯戒僧人往往武功极高,不易制服,是以戒律院、忏悔堂、菜园子各地,都备得有精钢铸成的铐镣,缘根见虚竹戴上铐镣,心中大定,骂道:贼和尚,瞧不出你小小年纪,居然如此胆大妄为,什么戒律都去犯上一犯。今日不重重惩罚,如何出得我心中恶气折下一根树枝,没头没脑的便向虚竹头上抽来。虚竹收敛真气,不敢以内力抵御,让他抽打,片刻之间,便给打得满头满脸都是鲜血。他只是念佛,脸上无丝毫不愉之色。缘根见他既不闪避,更不抗辩,心想:这和尚果然武功尽失,我大可作践于他。想到虚竹大鱼大肉、烂醉如泥的淫乐,自己空活了四十来岁,从未尝过这种滋味,妒忌之心不禁油然而生,下手更加重了,直打断了三根树枝,这才罢手,恶狠狠的道:你每天挑一百担粪水浇菜,只消少了一担,我用硬扁担、铁棍子打断你的两腿。

    虚竹苦受责打,心下反而平安,自忖:我犯了这许多戒律,原该重责,责罚愈重,我身上的罪孽便化去越多。当下恭恭敬敬的应道:是走到廊下提了粪桶,便去挑粪加水,在畦间浇菜。这浇菜是一瓢一瓢的细功夫,虚竹毫不马虎,匀匀净净、仔仔细细的灌浇,直到深夜一百桶浇完,这才在柴房中倒头睡觉。第二日天还没亮,缘根便过来拳打脚踢,将他闹醒,骂道:贼和尚,懒秃青天白日的,却躲在这里睡觉,快起来劈柴去。虚竹道:是也不抗辩,便去劈柴。如此一连六七日,日间劈柴,晚上浇粪,苦受折磨,全身伤痕累累,也不知已吃了几千百鞭。第八日早晨,虚竹正在劈柴,缘根走近身来,笑嘻嘻的道:师兄你辛苦啦取过钥匙,便给他打开了铐镣。虚竹道:也不辛苦。提起斧头又要劈柴,缘根道:师兄不用劈了,师兄请到屋里用饭。小僧这几日多有得罪,当真该死,还求师兄原宥。

    虚竹听他口气忽然大变,颇感诧异,抬起头来,只见他鼻青目肿,显是曾给人狠狠的打了一顿,更是奇怪。缘根苦着脸道:小僧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师兄,师兄倘若不原谅,我我我便大祸临头了。虚竹道:小僧自作自受,师兄责罪得极当。缘根脸色一变,举起手来,拍拍拍拍,左右开弓,在自己脸上重重打了四记巴掌,求道:师兄,师兄,求求你行好,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我说着又是拍拍连声,痛打自己的脸颊。虚竹大奇,问道:师兄此举,却是何意缘根双膝一曲,跪倒在地,拉着虚竹的衣裾,道:师兄若不原谅,我我一对眼珠便不保了。虚竹道:我当真半点也不明白。缘根道:只要师兄饶恕了我,不挖去我的眼珠子,小僧来生变牛变马,报答师兄的大恩大德。虚竹道:师兄说哪里话来我几时说过要挖你的眼珠缘根脸如土色,道:师兄既一定不肯相饶,小僧有眼无珠,只好自求了断。说着右手伸出两指,往自己眼中插去。

    虚竹伸手抓住他手腕,道:是谁逼你自挖眼珠缘根满额是汗,颤抖道:我我不敢说,倘若说了,他他们立即取我性命。虚竹道:是方丈么缘根道:不是。虚竹又问:是达摩院首座罗汉堂首座戒律院首座缘根都说不是,并道:师兄,我是不敢说的,只求求你饶恕了我。他们说,我想要保全这双眼珠子,只有求你亲口答应饶恕。说着偷眼向旁一瞥。满脸都是惧色。

    虚竹顺着他眼光瞧去,只见廊下坐着四名僧人,一色灰布僧袍,灰布僧帽,脸孔朝里,瞧不见相貌。虚竹寻思:难道是这四位师兄想来他们必是寺中大有来头之人遣来,惩罚缘根擅自作威作福,责打犯戒的僧人。便道:我不怪师兄,早就原谅你了。缘根喜从天降,当即跪下,砰砰磕头。虚竹忙跪下还礼,说道:师兄快请起。

    缘根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将虚竹请到饭堂之中,亲自斟茶盛饭,殷勤服侍。虚竹推辞不得,眼见若不允他服侍,缘根似乎便会遭逢大祸,也就由他。

    缘根低声道:师兄要不要喝酒要不要吃狗肉我去给师兄弄来。虚竹惊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如何使得缘根眨一眨眼,道:一切罪业,全由小僧独自承当便是。我这便去设法弄来,供师兄享用。虚竹摇手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缘根赔笑道:师兄若嫌在寺中取乐不够痛快,不妨便下山去,戒律院中问将起来,小僧便说是派师兄出去采办菜种,一力遮掩,决无后患。虚竹听他越说越不成话,摇头道:小僧诚心忏悔以往过误,一应戒律,再也不敢违犯。师兄此言,不可再提。缘根道:是。脸上满是怀疑神色,似乎在说:你这酒肉和尚怎么假惺惺起来,到底是何用意但不敢多言,服侍他用过素餐,请他到自己的禅房宿息。一连数日,缘根都是竭力伺候,恭敬得无以复加。

    过了三日,这天虚竹食罢午饭,缘根泡了壶清茶,说道:师兄,请用茶。虚竹道:小僧是待罪之身,师兄如此客气,教小僧如何克当站起身来,双手去接茶壶。忽听得钟声镗镗大响,连续不断,是召集全寺僧众的讯号。除了每年佛诞、达摩祖师诞辰等几日之外,寺中向来极少召集全体僧众。缘根有些奇怪,说道:方丈鸣钟集众,咱们都到大雄宝殿去罢。虚竹道:正是。随同菜园中的十来名僧人,匆匆赶到大雄宝殿。

    只见殿上已集了二百余人,其余僧众不断的进来。片刻之间,全寺千余僧人都已集在殿上,各分行辈排列,人数虽多,却静悄悄地鸦雀无声。

    虚竹排在虚字辈中,见各位长辈僧众都是神色郑重,心下惴惴:莫非我所犯戒律太大,是以方丈大集寺众,要重重的惩罚瞧这声势,似乎要破门将我逐出寺去,那便如何是好正栗栗危惧间,只听钟声三响,诸僧齐宣佛号:南无释迦如来佛方丈玄慈与玄字辈的三位高僧,陪着七位僧人,从后殿缓步而出。殿上僧众一齐躬身行礼。玄慈与那七僧先参拜了殿上佛像,然后分宾主坐下。

    虚竹抬起头来,见那七僧年纪都已不轻,服色与本寺不同,是别处寺院来的客僧,其中一僧高鼻碧眼,头发鬈曲,身形甚高,是一位胡僧。坐在首位的约有七十来岁年纪,身形矮小,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际极具威严。

    玄慈朗声向本寺僧众说道: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方丈神山上人,大家参见了。众僧听了,心中都是一凛。众僧大都知道神山上人在武林中威名极盛,与玄慈大师并称降龙伏虎两罗汉,以武功而论,据说神山上人还在玄慈方丈之上。只是清凉寺规模较小,在武林中的地位更远远不及少林,声望却是不如玄慈了,均想:听说神山上人自视极高,曾说僧人而过问武林中俗务,不免落了下乘,向来不愿跟本寺打什么交道,今日亲来,不知是为了什么大事。当下各又都躬身向神山上人行礼。玄慈伸手向着其余六僧,逐一引见,说道:这位是开封府大相国寺观心大师,这位是江南普渡寺的道清大师,这位是庐山东林寺觉贤大师,这位是长安净影寺融智大师,这位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音大师,是神上山人的师弟。观心大师等四僧都是来自名山古刹,只是大相国寺、普渡寺等向来重佛法而轻武功,这四僧虽然武林中大大有名,在其本寺的位份却并不高。少林寺众僧躬身行礼,观心大师等起身还礼。玄慈方丈伸手向着那胡僧道:这一位大师来自我佛天竺上国,法名哲罗星。众僧又都行礼。那哲罗星还过礼后,说道:少林寺好大,这么多的老老和尚、中和尚、小和尚。说的华语音调不正,什么中和尚、小和尚,也有些不伦不类。玄慈说道:七位大师都是佛门的有道大德。今日同时降临,实是本寺大大的光宠,故此召集大家出来见见。甚盼七位大师开坛说法,宏扬佛义,合寺众僧,同受教益。神山上人道:不敢当他身形矮小,不料话声竟然奇响,众僧不由得都是一惊,但他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亦非运使内力,故意要震人心魄,乃是自自然然,天生的说话高亢。他接着说道:少林庄严宝刹,小僧心仪已久,六十年前便来投拜求戒,却被拒之于山门之外。六十年后重来,垣瓦依旧,人事已非,可叹啊可叹。

    众僧听了,心中都是一震,他说话颇有敌意,难道竟是前来寻仇生事不成

    玄慈说道:原来师兄昔年曾来少林寺出家。天下寺院都是一家,师兄今日主持清凉,凡我佛门子弟,无不崇仰。当年少林寺未敢接纳,得罪了师兄,小僧恭谨谢过。但师兄因此另创天地,弘法普渡,有大功德于佛门。当年之事,也未始不是日后的因缘呢。说着双手合十,深深行了一礼。神山上人合十还礼,说道:小僧当年来到宝刹求戒,固然是仰慕少林寺数百年执武林牛耳,武学渊源,更要紧的是,天下传言少林寺戒律精严,处事平正。突然双目一翻,精光四射,仰头瞧着佛祖的金像,冷冷的道:岂知世上尽有名不副实之事。早知如此,小僧当年也不会有少林之行了。少林寺千余僧众一起变色,只是少林寺戒律素严,虽然人人愤怒,竟无半点声息。

    玄慈方丈道:师兄何出此言敝寺上下,若有行为乖谬之处,还请师兄明言。有罪当罚,有过须改。师兄一句话抹煞少林寺数百年清誉,未免太过。神山上人道:请问方丈师兄,佛门寺院,可是官府、盗寨玄慈道:小僧不解师兄言中含意,还请赐示。神山道:官府逮人监禁,盗寨则掳人勒赎,事属寻常。可是少林寺一非官府,二非盗寨,何以擅自扣押外人,不许离去请问师兄,少林寺干下这等残凶霸道的行径,还能称得上佛门善地四字么玄慈向那天竺胡僧哲罗星瞧了一眼,心下隐约已明七僧齐至少林的原因,说道:上人指摘敝寺强凶霸道,这四字未免言重了。神山望眼如来佛像,说道:我佛在上,妄语乃是佛门重戒转头向玄慈方丈道:请问方丈,贵寺可是扣押了一位天竺高僧这位哲罗星师兄的师弟,波罗星大师,可是给少林派拘禁在寺,数年不得离去吗说话时神色严峻,语气更是咄咄逼人。玄慈转头向戒律院首座玄寂大师道:玄寂师弟,请你向七位高僧述说其中原因。玄寂应道:是。向前走上两步。他执掌戒律,向来铁面无私,合寺僧众见了他无不畏惧三分。虚竹更加不敢向他望上一眼。

    只听玄寂大师朗声道:七年之前,天竺高僧波罗星师兄光降敝寺,合寺僧众自方丈师兄以下,皆大欢喜,恭敬接待。波罗星师兄言道,数百年来,天竺国外道盛行,佛法衰微,佛经大半散失,因此他师兄哲罗星大师派他到中华来求经。敝寺方丈师兄言道:敝邦佛经原是从天竺国求来,现下上国转来东土取经,那是莫大的因缘,我们得以上报佛恩,少林寺深感荣幸。方丈师兄当即亲自陪同波罗星师兄前赴藏经楼,说道本寺藏经甚是齐备,源自天竺的经律论三藏译文,以及东土支那高僧大德的撰述,不下七千余卷,梵文原本亦复不少。若有复本,波罗星师兄尽可取去一部,倘若只有孤本的,本寺派出三十名僧人帮同钞录副本。方丈师兄又道,此去天竺路途遥远,经卷繁多,途中恐有失散。波罗星师兄取经回国之时,敝寺当派十名僧众,随同护送,务令全部经典平安返抵佛国。普渡寺道清大师合十道:善哉,善哉方丈师兄此举真是莫大的功德,可与当年鸠摩罗什大师、玄奘大师先后辉映。玄慈欠身道:敝寺此举是应有之义,师兄赞叹,愧不敢当。

    玄寂续道:这位波罗星师兄便在藏经楼翻阅经卷。本寺玄惭师兄奉方丈师兄之命,督率僧众帮同钞经,不敢稍有怠懈。岂知四个月之后,玄惭师兄竟然发觉,这位波罗星师兄每晚深夜,悄悄潜入藏经楼秘阁,偷阅本寺所藏的武功秘笈。观心、道清、觉贤、融智四僧不约而同的都惊噫一声。玄寂续道:玄惭师兄禀告方丈师兄。方丈师兄便向波罗星师兄劝谕,说道这些武功秘笈是本寺历代高僧所撰,既非天竺传来,亦与佛法全无干系,本寺数百年来规矩,不能泄示于外人。波罗星师兄既已看了一部分,那也罢了,此后请他不可再去秘阁。波罗星师兄一口答允,又连声致歉,说道不知少林寺的规矩,此后决不再去偷看武功秘笈。哪知道过得几个月,波罗星师兄假装生病,却偷偷挖掘地道,又去秘阁偷阅。待得玄惭师兄发觉,已是在数年之后,波罗星师兄已偷阅了不少本寺的武学珍典,玄惭师兄出手阻止,交手之下,更察觉波罗星师兄不但偷阅本寺武功秘笈,更已学了本寺七十二项绝技中的三项武功。

    观心等四僧都是哦的一声,同时瞧向哲罗星,眼色中都露出责备之意。玄寂向神山瞧了一眼,说道:方丈师兄当下召集玄字辈的诸位师兄会商,大家都说,我少林派武功虽然平平无奇,但列祖列宗的规矩,非本派弟子不传。武林中千百年的规矩,偷学别派武功,实是大忌。何况我中土武功传到了天竺,说不定后患无穷。这位波罗星师兄的所作所为,决非佛门弟子的清净梵行,说不定他并非释家比丘,却是外道邪徒,此举不但于我少林派不利,于中土武林不利,而且也于天竺佛门不利。当下众位师兄弟提出诸般主张。方丈师兄言道:我佛慈悲为怀,这位波罗星师兄的真正来历,咱们无法查知,就算是外道邪徒,也不便太过严厉对付,还是请他长自驻锡本寺,受佛法熏陶,一来盼望他终于能够开悟证道,二来也免得种种后患。几年来敝寺对这位波罗星师兄好好供养,除了请他不必离寺之外,不敢丝毫失了恭敬之意。

    观心等四僧微微点头。神山却道:这位玄寂师兄的话,只是少林寺的一面之词,真相到底如何,我们谁也不知。但少林寺将这位天竺高僧扣押在寺,七年不放,总是实情。老衲听这位哲罗星师兄言道,他在天竺数年不得师弟音讯,放心不下,派了两名弟子前来少林寺探问,少林寺却不许他们和波罗星师兄相见,此事可是有的

    玄慈点头道:不错。波罗星师兄既已偷学了敝寺的武功,敝寺势不能任由他将武功转告旁人。

    神山哈哈一笑,声震屋瓦,连殿上的大钟也嗡嗡作声,良久不绝。玄慈见他神色傲慢,却也不怒,说道:师兄,老衲有一事不明,敬请师兄指教。倘若有外人来到五台山清凉寺,偷阅了贵寺的伏虎拳拳谱、五十一招伏魔剑的剑经,以及心意气混元功和普门杖法的秘奥,师兄如何处置神山上人微笑道:武功高下,全凭各人修为,拳经剑谱之类,实属次要。要是有哪一位英雄好汉能来到清凉寺中,盗去了敝寺的拳经剑谱,老衲除了自认无能,更有什么话说难道人家瞧一瞧你的武学法门,还能要人家性命么还能将人家关上一世吗嘿嘿,那也太过岂有此理了。

    玄慈也是微微一笑,说道:倘若这些武功典籍平平无奇,公之于世又有何碍但贵派的拳经剑谱内容精微,武林中素所钦仰,要是给旁人盗去传之于外,辗转落入狂妄自大、心胸狭窄之辈手中,那未免贻患无穷,决非武林之福。这几句话仍是意语平和,但狂妄自大,心胸狭窄八字评语,显然是指神山上人而言。各人都听了出来,玄慈简直是明斥神山居心叵测,所以来索波罗星,主旨在于自己想看看少林派的武功秘笈。神山一听,登时脸上变色,玄慈这几句话,正是说中了他的心事。当年神山上人到少林寺求师,还只一十七岁。少林寺方丈灵门禅师和他接谈之下,便觉他锋芒太露,我慢贡高之气极盛,器小易盈,不是传法之人,若在寺中做个寻常僧侣,他又必不能甘居人下,日后定生事端,是以婉言相拒。神山这才投到清凉寺中,只三十岁时便技盖全寺,做了清凉寺的方丈。神山上人天资颖悟,识见卓超,可算得是武林中的奇才,只是清凉寺的武学渊源远逊于少林,寺中所藏的拳经剑谱、内功秘要等等,不但为数有限,而且大部分粗疏简陋,不是第一流功夫。四十多年来他内功日深,早已远远超过清凉寺上代所传的武学典籍中所载,但拳剑功夫,终究有所不足,每当想起少林派的七十二项绝技,总不自禁又是艳羡,又是恼恨。这一日事有凑巧,他师弟神音引了一名天竺胡僧来到清凉寺,那胡僧便是哲罗星。

    哲罗星倒确是佛门弟子,在天竺算得是武学中的一流高手,与人动手,受了挫折,想起素闻东土少林寺有七十二项绝技,便心生一计,派遣记心奇佳的师弟波罗星来到少林,以求经为名,企图盗取武功绝技。不料波罗星行径为人揭破,被少林寺扣留不放。哲罗星派遣弟子前来少林探问,也不得与波罗星相见,于是哲罗星亲自东来,只盼能接回师弟,少林绝技既然盗不成,也只有罢手了。

    他来到东土后,径向少林寺进发,途中遇到一个老僧,手持精钢禅杖,不住向他打量。哲罗星不明东土武林情状,只道凡是会武功的僧人便是少林僧,一见便心中有气,便喝令老僧让道,言词极是无礼。那老僧反唇相讥,三言两语,便即斗了起来。斗了一个多时辰,兀自不分高下,两人内功各有所长,兵刃上也是互相克制,谁也胜不了谁。又斗良久,天已昏黑,那老僧喝令罢斗,说道:兀那番僧,你武功甚高,只可惜脾气太也暴躁,忒少涵养。哲罗星道:你我半斤七两,你的脾气难道好了他的华语学得不甚到家,本想说半斤八两,却说成了半斤七两。那老僧甚奇,问道:什么叫做半斤七两哲罗星脸上一红,道:啊,我说错了,是八斤半两。

    那老僧哈哈大笑,道:我教你罢,是半斤八两。这样寻常的话也说不上,我们的中国话,你还得好好学几年再说不迟。哲罗星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那老僧笑道:嘿嘿,书袋你倒会掉,却不知半斤乃是八两。哲罗星、波罗星师兄弟一意到中土盗取武功秘诀,读了不少中国书,所知的华语都是来自书本子的,于半斤八两这些俗语反而一知半解,记不清楚。

    两僧打了半天,都已有惺惺相惜之意,言笑之间,互通姓名。那老僧便是清凉寺方丈神山的师弟神音。哲罗星得知他不是少林寺的,更加全无嫌隙。神音问道他东来的原由。哲罗星便说师弟来到中土,往少林寺挂单,不知何故,竟为少林寺扣留不放。神音一来好事,二来对少林寺的威名远扬本就心中不服,三来要在这位新交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