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43章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丐帮群丐一团高兴的赶来少林寺,雄心勃勃,只盼凭着帮主深不可测的武功,夺得武林盟主之位,丐帮从此压倒少林派,为中原武林的领袖。哪知庄帮主拜丁春秋为师于前,为萧峰踢断双脚于后,人人意兴索然,面目无光。

    吴长老大声道:众位兄弟,咱们还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想讨残羹冷饭不成这就下山去吧群丐轰然答应,纷纷转身下山。

    包不同突然大声道:且慢,且慢包某有一言要告知丐帮。陈长老当日在无锡曾与他及风波恶斗过,知道此人口中素来没有好话,右足在地下一顿,厉声道:姓包的,有话便说,有屁少放。包不同伸手捏住了鼻子,叫道:好臭,好臭。喂,会放臭屁的化子,你帮中可有一个名叫易大彪的老化子

    陈长老听他说到易大彪,登时便留上了神,问道:有便怎样没有又怎样包不同道:我是在跟一个会放屁的叫化子说话,你搭上口来,是不是自己承认放臭屁陈长老牵挂本帮大事,哪耐烦跟他这等无关重要的口舌之争,说道:我问你易大彪怎么了他是本帮的弟子,派到西夏公干,阁下可有他的讯息么包不同道:我正要跟你说一件西夏国的大事,只不过易大彪却早已见阎王去啦陈长老道:此话当真请问西夏国有什么大事包不同道:你骂我说话如同放屁,这回儿我可不想放屁了

    陈长老只气得白须飘动,但心想以大事为重,当即哈哈一笑,说道:适才说话得罪了阁下,老夫陪罪。包不同道:陪罪倒也不必,以后你多放屁,少说话,也就是了。陈长老一怔,心道:这是什么话只是眼下有求于他,不愿无谓纠缠,微微一笑,并不再言。包不同忽然道:好臭,好臭你这人太不成话。陈长老道:什么不成话包不同道:你不开口说话,无处出气,自然须得另寻宣泄之处了。陈长老心道:此人当真难缠。我只说了一句无礼之言,他便颠三倒四的说了没完。我只有不出声才是上策,否则他始终言不及义,说不上正题。当下又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包不同摇头道:非也,非也你跟我抬杠,那你错之极矣陈长老微笑道:在下口也没开,怎能与阁下抬杠包不同道:你没说话,只放臭屁,自然不用开口。陈长老皱起眉头,说道:取笑了。

    包不同见他一味退让,自己已占足了上风,便道:你既然开口说话,那便不是和我抬杠了。我跟你说了吧。几个月之前,我随着咱们公子、邓大哥、公冶二哥等一行人,在甘凉道上的一座树林之中,见到一群叫化子,一个个尸横就地,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腹破肠流,可怜啊可怜。这些人背上都负了布袋,或三只,或四只,或六只焉陈长老道:想必都是敝帮的兄弟了包不同道:我见到这群老兄之时,他们都已死去多时,那时候啊,也不知道喝了孟婆汤没有,上了望乡台没有,也不知在十殿阎王的哪一殿受审。他们既不能说话,我自也不便请教他们尊姓大名,仙乡何处,何帮何派,因何而死。否则他们变成了鬼,她都会骂我一声有话便说,有屁少放岂不冤哉枉也

    陈长老听到涉及本帮兄弟多人的死讯,自是十分关心,既不敢默不作声,更不敢出言顶撞,只得道:包兄说得是

    包不同摇头道:非也,非也姓包的生平最瞧不起随声附和之人,你口中说道包兄说的是,心里却在破口骂我直娘贼,乌龟王八蛋,这便叫做腹诽,此是星宿一派无耻之徒的行径。至于男子汉大丈夫,是则是,非则非,旁人有旁人的见地,自己有自己的主张,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特立独行,矫矫不群,这才是英雄好汉

    他又将陈长老教训了一顿,这才说道:其中却有一位老兄受伤未死,那时虽然未死,却她也去死不远了。他自称名叫易大彪,他从西夏国而来,揭了一张西夏国国王的榜文,事关重大,于是交给了我们,托我们交给贵帮长老。

    宋长老心想:陈兄弟在言语中已得罪了此人,还是由我出面较好。当即上前深深一揖,说道:包先生仗义传讯,敝上下,均感大德。包不同道:非也,非也未必贵帮上下,都感我的大德。宋长老一征,道:包先生此话从何说起包不同指着游坦之道:贵帮帮主就非但不承我情,心中反而将我恨到了极处宋陈二长老齐声道:那是什么缘故要请包先生指教。

    包不同道:那易大彪临死之前说道,他们这伙人,都是贵帮庄帮主派人害死的,只因他们不服这个这庄的小子做帮主,因此这小子派人追杀,唉,可怜啊可怜。易大彪请我们传言,要吴长老和各位长老,千万小心提防。

    包不同一出此言,群丐登时耸动。吴长老快步走到游坦之身前,厉声喝问:此话是真是假

    游坦之自被萧峰踢断双腿,一直坐在地下,不言不语,潜运内力止痛,突然听包不同揭露当时秘密,不由得甚是惶恐,又听吴长老厉声质问,叫道:是全全冠清叫我下的号令,这不不关我事。

    宋长老不愿当着群雄面前自暴本帮之丑,狠狠向全冠清瞪了瞪,心道:帮内的账,慢慢再算不迟。向包不同道:易大彪兄弟交付先生的榜文,不知先生是否带在身边。包不同回头道:没有宋长老脸色微变,心想你说了半天,仍是不肯将榜文交出,岂不是找人消遣包不同深深一揖,说道: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说着便转身走开。

    吴长老急道:那张西夏国的榜文,阁下如何不肯转交包不同道:这可奇了你怎知易大彪是将榜文交在我手中何以竟用转交二字难道你当日是亲眼瞧见么

    宋长老强忍怒气,说道:包兄适才明明言道,敝帮的易大彪兄弟从西夏国而来,揭了一张西夏国国王的榜文,请包兄交给敝帮长老。这番话此间许多英雄好汉人人听见,包兄怎地忽然又转了口

    包不同摇头道:非也,非也我没这样说过。他见宋长老脸上变色,又道:素闻丐帮诸位长老都是铁铮铮的好汉子,怎地竟敢在天下英毫之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那岂不是将诸位长老的一世英名付诸流水么

    宋陈吴三长老互相瞧一眼,脸色都十分难看,一时打不定主意,立时便跟他翻脸动手呢,还是再忍一时。陈长老道:阁下既要如此说,咱们也无计可施,好在是非有公论,单凭口舌之利而强辞夺理,终究无用。包不同道:非也,非也你说单凭口舌之利,终究无用,为什么当年苏秦凭一张利嘴而佩六国相印为什么张仪以口舌之利,施连横之计,终于助秦并吞六国宋长老听他越扯越远,只有苦笑,说道:包先生若是生于战国之际,早已超越苏张,身佩七国、八国的相印了。

    包不同道:你这是讥讽我生不逢辰、命运太糟么好,姓包的今后若有三长两短,头痛发烧、腰酸足麻、喷嚏咳嗽,一切惟你是问。

    陈长老怫然道:包兄到底意欲如何,便即爽爽快快的示下。

    包不同道:嗯,你倒性急得很。陈长老,那日在无锡杏子林里,你跟我风四弟较量武艺你手中提一只大布袋,大布袋里有一只大蝎子,大蝎子尾巴上有一根大毒刺,大毒刺刺在人身上会起一个大毒泡,大毒泡会送了对方的小性命,是也不是陈长老心道:明明一句话便可说清楚了,他偏偏要什么大、什么小的里唆一大套。便道:正是。

    包不同道:很好,我跟你打个赌,我赢了,我立刻将易老化子从西夏国带来的讯息告知于你。若是我赢,你便将那只大布袋、大布袋中的大蝎子,以及装那消解蝎毒之药的小瓶子,一古脑儿的输了给我。你赌不赌陈长老道:包兄要赌什么包不同道:贵帮宋长老向我载赃诬陷,硬指我曾说什么贵帮的易在彪揭了西夏国王的榜文,请我转交给贵帮长老。其实我的的确确没说过,咱二人便来赌一赌。倘若我确是说过的,那是你赢了。倘若我当真没说过,那么是我赢了。

    陈长老向宋吴二老瞧了一眼,二人点了点头,意思是说:这里数千人都是见证,不论凭他如何狡辩,终究是难以抵赖。跟他赌了陈长老道:好,在下跟包兄赌了但不知包兄如何证明谁输谁赢是否要推举几位德高望重的公众人出来,秉公判断

    包不同摇头道:非也,非也你说要推举几位德高望重的公证人出来秉公判断,就算推举十位八位吧,难道除了这十余位之外,其余千百位英雄好汉,就德不高、望不重了既然德不高、望不重,那么就是卑鄙下流的无名小卒了如此侮慢当世英雄,你丐帮忒也无礼。

    陈长老道:包兄取笑了,在下决无此意。然则以包兄所见,该当如何

    包不同道:是非曲直,一言而决,待在下给你剖析剖析。拿来这拿来两字一出口,便即伸出手去。陈长老道:什么包不同道:布袋、蝎子、解药陈长老道:包兄尚未证明,何以就算赢了包不同道:只怕你输了以后,抵赖不给。

    陈长老哈哈一笑,道:小小毒物,何足道哉包兄既要,在下立即奉上,又何必赌什么输赢说着除下背上一只布袋,从情不取出一个瓷瓶,递将过去。

    包不同老实不客气地便接了过来,打开布袋之口,向里一张,只见袋中竟有七八只花斑大蝎,忙合上了袋口,合道:现下我给你瞧一瞧证据,为什么是我赢了,是你输了。一面说,一百解开长袍的衣带,抖一抖衣袖,提一提袋角,叫众人看到他身边除了几块银了、火刀、火石之外,更无别物。宋陈吴三长老兀自不明他其意何居,脸上神色茫然。包不同道:二哥,你将榜文拿在手中,给他们瞧上一瞧。

    公冶乾一直挂念幕容博父子的安危,但眼见无法闯过少林群僧的罗汉大阵,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当下取出榜文,提在手中。群雄向榜文瞧去,但见一张大黄纸上盖着朱砂大印,写满密密麻麻的外国文字,虽然难辨真伪,看模样似乎并非赝物。

    包不同道:我先前说,贵帮的易大彪将一张榜文交给了我们,请我们交给贵帮长老。是也不是宋陈吴三长老忽又自承其事。喜道:正是。包不同道:但宋长老却硬指我曾说,贵帮的易大彪将一张榜文交给了我,请我交给贵帮长老。是不是三长老齐道:是,那又有什么说错了

    包不同摇头道:错矣,错矣错之极矣,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矣差之厘毫,谬以千里矣我说的是我们,宋长老说的是我。夫我们者,我们姑苏慕容氏这伙人也,其中有慕容公子、有邓大哥、公冶二哥、风四弟,有包不同,还有一位王姑娘。至于我者,只是包不同孤家寡人,一条非也非也的光棍是也。众位英雄瞧上一瞧,王姑娘花容月貌,是个大闺女,和我非也非也包不同包老三大不相同,岂能混为一谈

    宋陈吴三长老面面相觑,万不料他咬文嚼字,专从我与我们之间的差异上大做章。

    只听包不同又道:这张榜文,是易大彪交在我公冶二哥手中的。我向贵帮报讯,是慕容公子定下的主意。我说我们,那是不错的。若是说我,那可就与真相不符了。在下不懂西夏文字,去接这张榜文来干什么在下在无锡城外曾栽在贵帮手中,吃过一个大大的败仗,就处东来找贵帮报仇,这报讯却总是不报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接西夏榜文,向贵帮报讯,都是我们姑苏慕容氏一伙人,却不是我包不同独个儿他转头向公冶乾道:二哥,是他们输了,将榜文收起来吧。

    陈长老心道:你大兜圈子,说来说去,还是忘不了那日无锡城外一战落败的耻辱。当下拱手道:当日包兄赤手空拳,与敝帮奚长老一条六十斤重的钢杖相斗,包兄已大占胜算。敝帮眼见不敌,结那打打那个阵法,还是奈何不了包兄。当时在做敝帮帮主的乔峰以生力军上阵,与包兄酣斗良久,这才勉强胜了包兄半招。当时包兄放言高歌,飘然而去,斗是斗得高明,去也去得潇洒,敝帮上下事后说起,哪一个不是津津乐道,心中钦佩包兄怎么自谦如此,反说是败在敝帮手中决无此事,决无此事。那萧峰和敝帮早已没有瓜葛,甚至可说已是咱们的公敌。

    他却不知包不同东拉西扯,其志只在他最后一句话,既不是为了当日无锡杏子林中一败之辱,更不是为了他那有话便说,有屁少放这八个字,包不同立即打蛇随棍上,说道:既然如此,再好也没有了。你就率领贵帮兄弟,咱们同仇敌忾,去将萧峰寻厮擒了下来。那时我们念在好朋友的份上,自会将榜文双手奉上。老兄倘若不识榜文中希奇古怪的文字,我公冶二哥索性人情做到底,从头至尾、源源本本的译解明白,你道如此

    陈长老瞧瞧宋长老,望望吴长老,一时拿不定主意。忽听得一人高声叫道:原当如此,更有何疑

    众人齐向声音来处瞧去,见说话之人是十方秀才全冠清。他这时已升为九袋长老,只听他继续道:辽国乃我大宋死仇大敌。这萧峰之父萧远山,自称在少林寺潜居三十年,尽得少林派武学秘藉。今日大伙儿若不齐心合力将他除去,他回到辽国之后,广传得自中土的上乘武功,契丹人如虎添翼,再来进攻大宋,咱们炎黄子孙个个要做亡国奴了。

    群雄都觉这话甚是有理,只是玄慈圆寂、庄聚贤断脚,少林派和丐帮这中原武林两大支柱,都变成了群龙无首,没有人主持大局。

    全冠清道:便请少林寺玄字辈三位高僧,与丐帮宋陈吴三位长老共同发号施令,大伙儿齐听差遣。先杀了萧远山、萧峰父子,除去我大宋的心腹大患。其余善后事宜,不妨慢慢从长计议。他见游坦之身败名裂,自己在帮中失了大靠山,杀易大彪等人之事又已泄漏,心下甚是惶惧,急欲另兴风波,以为卸罪脱身之计。他虽是丐帮四长老之一,但此刻已不敢与宋陈吴三长老并肩。

    群雄登时纷纷呼叫:这话说的是,请三高僧、三长老发令。此事关及天下安危,六位前辈当仁不让,义不容辞。咱位同遵号令、扑杀这两条番狗霎时间千百人乒乒乓乓的拔出兵刃,更有人便要向一十八名契丹武士攻杀过去。

    余婆叫道:众位契丹兄弟,请过来说话。那十八名契丹武士不知余婆用意何居,却不过去,各人挺刀在手,并肩而立,明知寡不敌众。却也要决一死战。余婆叫道:灵鹫八部,将这十八位朋友护住了。八部诸女奔将前去,站在十八名契丹武士身前,诸洞主、岛主翼卫在旁。星宿派门人急欲在新主人前立功,帮着摇旗呐喊,这一来声势倒也甚盛。

    余婆躬身向虚竹道:主人,这十八名武士乃主人义兄的下属,若在主人眼前让人乱刀分尸,大折灵鹫宫的威风。咱位且行将他们看管,敬候主人发落。

    虚竹心伤父母之亡,也想不出什么主意,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我灵鹫宫与少林派是友非敌,大伙不可伤了和气,更不得斗殴残杀。

    玄寂见了灵鹫宫这等声势,情知大是劲敌,听虚竹这么说,便道:这十八名契丹武士杀与不杀,无关大局,冲着虚竹先生的脸面,暂且搁下。虚竹先生,咱们擒杀萧峰、你相助何方

    虚竹踌躇道:少林派是我出身之地,萧峰是我义兄,一者于我有恩,一者于我有义。我我我只好两不相助。只不过只不过师叔祖,我劝你放我萧大哥去吧,我劝他不来攻打大宋便是。

    玄寂心道:你枉自武功高强,又为一派之主,说出话来却似三岁小儿一般。说道:师叔祖三字,虚竹先生此后再也休提。虚竹道:是,是,我这可忘了。

    玄寂道:灵鹫宫既然两不相助,少林派与贵派那便是友非敌,双方不得伤了和气。转头向丐帮三长老道:三位长老,咱们刘到敝寺去瞧瞧动静如何宋陈吴三长老齐道:甚好,甚好丐帮众兄弟,同赴少林寺去

    当下少林僧领先,丐帮与中原群雄齐声发喊,冲向山上。

    邓百川喜道:三弟,真有你的,这一番说辞,竟替主公和公子拉到了这么多的得力帮手。包不同道:非也,非也耽搁了这么久,不知主公和公子是祸是福,胜负如何。

    王语嫣急道:快走别非也非也的了。一面说,一面提步急奔,忽见段誉眼随在旁,问道:段公子,你又要助你义兄、跟我表哥为难么言辞中大有不满之意。适才慕容复横剑自尽,险些身亡,全系因败在段誉和萧峰二人手下,羞愤难当之故,王语嫣忆起此事,对段誉大是恚怒。

    段誉一怔,停了脚步。他自和王语嫣相识起来,对他千依百顺,为了她赴危蹈险,全不顾一己生死,可从未见过她对自己如此神色不善,一时惊慌失措,心乱如麻,隔了半晌,才道:我我并不想和慕容公子为难抬起头来时,只见身旁群雄纷纷奔跃而过,王语嫣和邓百川等众人早已不知去向。

    他又是一呆,心道:王姑娘既已见疑,我又何必上去自讨没趣但转念又想:这千百人蜂涌而前,对萧大哥群相围攻,他处境实是凶险无比。虚竹二哥已言明两不相助,我若不竭手援手,金兰结义之情何在纵使王姑娘见怪,却也顾不得了。于是跟随群豪,奔上山去。

    其时段正游见到段延庆的目光正冷冷向自己射来,当即手握剑柄,运气待敌。大理群豪也均全神戒备,于段誉匆匆走开,都未在意。

    段誉到得少林寺前,径自闯进山门。少林寺占地甚广,前殿后舍,也不知有几千百间,但见一众僧侣与中原群豪在各处殿堂中转来转去,吆喝呐喊,找寻萧远山父子和慕容博父子的所在。更有许多人跃上屋顶,登高望,四下里扰攘纷纭,乱成一团。众人穿房入舍,奔行来去,人人都在询问:在哪里见到了没有少林寺庄严古刹,霎时间变作了乱墟闹市一般。

    段誉乱起了一阵,突见两个胡僧快步从侧门闪了出来,东张西望,闪缩而行。段誉心念一动:这两个胡僧不是少林僧,他们鬼鬼崇崇的干什么好奇心起,当下展开凌波微处轻功,悄没声跟在两名胡僧之后,向寺旁树林中奔去。沿着一条林间小径,径向西北,转了几个弯,眼前突然开朗,只听得水声淙淙,山溪旁耸立着一座楼阁,楼旁一块匾额写着藏经阁三字。段誉心想:少林寺藏经阁名闻天下,却原来建立此处。是了,这楼阁临水而筑,远离其他房舍,那是唯恐寺中失火,毁了珍贵无经的经典。

    见两名胡僧矮了身子,慢慢欺近藏经阁,段誉便也跟随而前,突见两名中年僧人闪将出来,齐声咳嗽,说道:两位到这里有何贵干一名胡僧道:我师兄久慕少林寺藏经阁之名,特来观光。说话的正是波罗星。他和师兄哲罗见寺中大乱,便想乘火打劫,到藏经阁来盗经。

    一名少林僧道:大师请留步,本寺藏经重地,外人请勿擅入。说话之间,又有四名僧人手执禅仗,拦在门口。哲罗星和波罗星相互瞧一眼,知所谋谋成,只得废然而退。

    段誉跟着转身,正想去找萧峰,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阁中高处传了出来:你见到他们向何方而去认得是玄寂的口音。另一人道:我们四个守在这里,那灰衣僧闯了进来,出手便点了我们的昏睡穴,师伯救醒我时,那灰衣僧已不知去向了。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此处窗房破损,想必是到了后山。玄寂道:不错。那老僧道:但不知他们是否盗了阁中的经书。玄寂道:这二人在本寺潜伏数十年,咱们上下僧众混混噩噩,一无所觉,可算是无能。他们若在盗经,数十年来哪一日不可盗,何待今日那老僧道:师兄说的是。二僧齐声长叹。

    段誉心想他们在说少林寺的丢脸之事,不可偷听,其实玄寂等僧说话声甚低,只因段誉内力深厚,这才听闻。段誉慢慢走开,寻思:他们说录大哥到了后山,我这就去瞧瞧。

    少室后山地势险峻,林密路陡,段誉走出数里,已不再听到下面寺中的嘈杂之声,空山寂寂,唯有树间鸟雀鸣声。山间林中阳光不到,颇有寒意。段誉心道:萧大哥父子一到此处,脱身就甚容易,群雄难再围攻。欣尉之下,突然想到王语嫣怨怒的神色,心头大震:倘若大哥已将慕容公子打死了,那那便如何是好背上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心道:慕容公子若死,王姑娘伤心欲绝,一生都要郁郁寡欢了。

    他迷迷惘惘的在密林中信步慢行,一忽儿想到慕容复,一忽儿想到萧大哥,一忽儿想到爹、妈妈和伯父,但想得最多的还是王语嫣,尤其是她适才那恚怒怨怼的神色。

    也不知胡思乱想了多少时候,忽听得左首随风飘来几句诵经念佛之声: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识佛,识佛明心,离心非佛,离佛非心声音祥和浑厚,却是从来没听说过的。段誉心道:原来此处有个和尚,不妨去问问他有没见到萧大哥。当即循声走去。

    转过一片竹林,忽见林间一块草坪上聚集着不少人。一个身穿敝旧青袍的僧人背向坐在石上,诵经之声便自他口出,他面前坐着多人,其中有萧远山、萧峰父子、慕容博、慕容复父子,不久前在藏经阁前见到的胡僧哲罗星、波罗星,以及来自别寺的几位高僧、少林寺好几位玄字辈高僧,也都坐在地下,双手合什,垂首低眉,恭恭敬敬的听法。四五丈外站着一人,却是吐番国师鸠摩智,脸露讥嘲之色,显得心中不服。

    段誉出身于佛国,自幼跟随高僧研习佛法,于佛经义理颇有会心,只是大理国佛法自南方传来,近于小乘,非少林寺的禅宗一派,所学颇有不同,听那老僧所学偈语,虽似浅显,却含至理,寻思;瞧这位高僧的服色,乃是少林寺中僧侣,而且职司极低,只不过是烧茶扫地的杂役,怎地少林寺的高僧和萧大哥他们都听他讲经说法

    他慢慢绕将过去,要瞧瞧那高僧何等容貌,究竟是何许人物。但要看到那僧人正面,须得走到萧峰等人身后,他不敢惊动诸人,放轻脚步,远远兜了个圈了,斜身缩足,正在走近鸠摩智身畔时,突见鸠摩智转过头来,向他微微一笑。段誉也以笑容相披。

    突然之间,一股凌厉之极的劲风当胸射来。段誉叫声:啊哟欲施六脉神剑抵御,已然不及,只觉胸口一痛,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念到:阿弥陀佛便已人事不知了。

    慕容博被玄慈揭破本来面目,又说穿当日假传讯息,酿成雁门关祸变之人便即是他,情知不但萧氏父子欲得己而甘心,且亦不容于中原豪雄,当即飞身向少林寺中奔去。少林寺房舍众多,自己熟悉地形,不论在哪里一藏,萧氏父子都不容易找到。但萧远山和萧峰二人恨之切骨,如影随形般跟踪而赤。萧远山和他年纪相当,功力相若,慕容博既先奔了片刻,萧远山便难追及。萧峰却正当壮年,武功精力,俱是登峰造极之时,发力疾赶之下,当慕容博奔到少林寺山门口时,萧峰于数丈外一掌拍出,掌力已及后背。

    慕容博回掌一挡,全身一震,手臂隐隐酸麻,不禁大吃一惊:这契丹小狗功力如此厉害一侧身,便即闪进了山门。

    萧峰哪容他脱手,抢步急赶。只是慕容博既入寺中,到处回廊殿堂,萧峰掌力虽强,却已拍不到他。三人一前二后,片刻间便已奔到了藏经阁中。

    慕容博破窗而入,一出手便点了守阁四僧的昏睡穴,转过身来,冷笑道:萧远山,是你父子二人齐上呢,还是咱二老单打独斗,拚个死活萧远山拦在阁门,说道:孩儿,你挡着窗口,别让他走了。萧峰道:是闪身窗前,横掌当胸,父子二人合围,眼看慕容博再难脱身。萧远山道:你我之间的深仇大怨,不死不解。这不是较量武艺高下,自然我父了联手齐上,取你性命。

    慕容博哈哈一笑,正要回答,忽听得楼梯上脚步声响,走上一个人来,正是鸠摩智。他向慕容博合什一礼,说道:慕容先生,昔年一别,嗣后便闻先生西去,小僧好生痛悼,原来翻先生隐居不出,另有深意,今日重会,真乃喜煞小僧也。慕容博抱拳还礼,笑道:在下因家国之故,蜗伏假死,致劳大师挂念,实深渐愧。鸠摩智道:岂敢,岂敢。当日小僧与先生邂逅相逢,讲武论剑,得蒙先生指点数日,生平疑义,一旦尽解,又承先生以少林寺七十二绝技要旨相赠,更是铭感于心。

    慕容博笑道: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向萧氏父子道:萧老便、萧大侠,这位鸠摩智神僧,乃吐蕃国大轮明王,佛法渊深,武功更远胜在下,可说当世罕有其比。

    萧远山和萧峰对望了一眼,均想:这蕃僧虽然未必能强于慕容博,但也必甚为了得,他与慕容博渊源如此之深,自然要相助于他,此战胜败,倒是难说了。

    鸠摩智道:慕容先生廖赞。当年小僧听先生论及剑法,以大理国天龙寺六脉神剑为天下诸剑第一,恨未得见,引为平生憾事。小僧得悉先生噩耗,便前赴大理国天龙寺,欲求六脉神剑剑谱,焚色于先生墓前,已报知己。不料天龙寺枯荣大僧狡诈多智,竟在紧要关头将剑谱以内力焚毁。小僧虽存季札挂剑之念,却不克完愿,抱撼良深。

    慕容博道:大师只存此念,在下已不胜感激,何况段氏六脉神剑尚存人间,适才大理段公子与犬子相斗,剑气纵横,天下第一剑之言,名不虚传。

    便在此时,人影一晃,藏经阁中又多了一人,正是慕容复。他落后数步,一到寺中,便失了父亲和萧峰父了的踪迹,待得寻到藏经阁中,反被鸠摩智赶在头里。他刚好听得父亲说起段誉以六脉神剑胜过自己之事,不禁羞惭无地。

    慕容博又道:这里萧氏父子欲杀我而甘心,大师以为如何

    鸠摩智道:忝在知己,焉能袖手

    萧峰见慕容复赶到,变成对方三人而己方只有二人,慕容复虽然稍弱,却也未可小觑,只怕非但杀慕容复不得,自己父子反要毕命于藏经阁中。但他胆气豪勇,浑不以身处逆境为意,大声喝道:今日之事,不判生死,决不罢休。接招吧呼的一掌,便向慕容博急拍过去。慕容博左手一指,凝运功力,要将他掌力化去。喀喇喇一声响,左首二座书架木片纷飞,断成数截,架上经书塌将下来。萧峰这一掌劲力雄浑,慕容博虽然将之拂开,却未得消解,只是将掌力转移方位,击上了书架。

    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南慕容北乔峰果然名不虚传萧兄,我有一言,你听是不听萧远山道:任凭你如何花言巧语,休想叫我不报杀妻深仇。慕容博道:你要杀我报仇,以今日之势,只怕未必能够。我方三人,敌你父子二人,请问是谁多占胜面萧远山道:当然是你多占胜面。大丈夫寡不敌众,又不何惧慕容博道:萧氏父子英名盖世,生平怕过谁来可是惧谁不惧,今日要想杀我,却也甚难。我跟你做一桩买卖,我让你得逆报仇之愿,但你父子却须答允我一件事。

    萧远山、萧峰均觉诧异:这老贼不知又生什么诡计

    慕容博道:只须你父了答允了这件事,便可上前杀我报仇。在下束手待毙,决不抗拒,鸠摩师兄和复儿也不得出手救援。他此言一出,萧峰父子固然大奇,鸠摩智和慕容复也是惊骇莫名。慕容复道:爹爹,我众彼寡鸠摩智也道:慕容先生何出此言小僧但教有一口气在,决不容人伸一指加于先生。慕容博道:大师高义,在下交了这样一位朋友,虽死何憾萧兄,在下有一事请教。当年我假传讯息,致酿巨祸,萧兄可知在下干此无行败德之事,其意何在

    萧远山怒气填膺,戟指骂道:你本是个卑鄙小人,为非作歹,幸灾乐祸,又何必有什么用意踏上一步,呼的一掌便击了过去。

    鸠摩智斜刺里闪至,双掌一封,波的一声响,拳风掌力相互激荡,冲将上去,屋顶灰尘沙沙而落。这一掌拳相交,竟然不分高下,两下都暗自钦佩。

    慕容博道:萧兄暂抑怒气,且听在下毕言。慕容博虽然不肖,江湖上也总算薄有微名,和萧兄素不相识,自是无怨无仇。至于少林寺玄慈方丈,在下更和他多年交好。我既费尽心力挑拨生事,要双方斗个两败俱伤,以常理度之,自当在重大理由。

    萧远山双目中欲喷出火来,喝道:什么重大原由你你说,你说

    慕容博道:萧兄,你是契丹人。鸠摩智明王是吐蕃国人。他们中土武人,都说你们是番邦夷狄,并非上国衣冠,令郎明明是丐帮帮主,才略武功,震烁当世,真乃丐帮中古今罕有的英雄豪杰。可是群丐一知他是契丹异族,立刻翻脸不容情,非但不认他为帮主,而且人人欲杀之而甘心。萧兄,你说此事是否公道

    萧远山道:宋辽世仇,两国相互攻伐征战,已历一百余年。边疆之上,宋人辽人相见即杀,自来如此。丐帮中人既知我儿是契丹人,岂能奉仇为主此是事理之常,也没有什么不公道。顿了一顿,又道:玄慈方丈、汪剑通等杀我妻室、下属,原非本意。但就算存心如此,那也是宋辽之争,不足为奇,只是你设计陷害,却放你不过。

    慕容博道:依萧兄之见,两国相争,攻战杀伐,只求破敌制胜,克成大功,是不是还须讲究什么仁义道德萧远山道:兵不厌诈,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你说这些不相干的言语作甚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萧兄,你道我慕容博是哪一国人

    萧远山微微一凛,道:你姑苏慕容氏,当然是南朝汉人,难道还是什么外国人玄慈方丈学识渊博,先前听得慕容博劝阻慕容复自杀,从他几句言语之中,便猜知了他的出身来历。萧远山一介契丹武夫,不知往昔史事,便不明其中情由。

    慕容博摇头道:萧兄这一下可猜错了。转头向慕容复道:孩儿,咱们是哪一国人氏慕容复道:咱们慕容氏乃鲜卑族人,昔年大燕国威震河朔,打下了锦绣江山,只可惜敌人凶险狠毒,颠覆我邦。慕容博道:爹爹给你取名,用了一个复字,那是何何含义慕容复道:爹爹是命孩儿时刻不忘列祖列宗的遗训,须当兴复大燕,夺还江山。慕容博道:你将大燕国的传国玉玺,取出来给萧大侠瞧瞧。

    慕容复道:是伸手入怀,取出一颗黑玉雕成的方印来。那玉印上端雕着一头形态生动的豹子,慕容复将印一翻,显出印文。鸠摩智见印文雕着大燕皇帝之宝六个大字。萧氏父子不识篆文,然见那玉玺雕琢精致,边角上却颇有破损,显是颇历年所,多经灾难,虽然不明真伪,却知大非寻常,更不是新制之笺。

    慕容博道:你将大燕皇帝世系谱表,取出来请萧老侠过目。慕容复道:是将玉玺收放入怀中,顺手掏出一个油布包来,打开油布,抖出一副黄绢,双手提起。

    萧远山等见黄绢上以朱笔书写两种文字,右首的弯弯曲曲,众皆不识,想系鲜卑文字。左首则是汉字,最上端写着:太祖文明帝讳,其下写道:烈祖景昭帝讳隽,其下写道:幽帝讳。另起一行写道:世祖武成帝讳垂,其上写道:烈宗惠帝帝讳宝,其下写道:开封公讳详、赵王讳麟。绢上其后又写着:中宗昭武帝讳盛、昭文帝讳熙等等字样,皇帝的名讳,各有缺笔。至太上六年,南燕慕容超灭国后,以后的世系便是庶民,不再是帝王公侯。年代久远,子孙繁衍,萧远山、萧峰、鸠摩智三人一时也无心详览。但见那世系上最后一写的是慕容笔,其上则是慕容博。

    鸠摩智道:原来慕容先生乃大燕王孙,失敬,失敬

    慕容博叹道:亡国遗民,得保首领,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历代祖宗遗训,均以兴复为嘱,慕容博无能,江湖上奔波半世,始终一无所成。萧兄,我鲜卑慕容氏意图光复故国,你道该是不该

    萧远山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群雄逐鹿中原,又有什么该与不该之可言

    慕容博道:照啊萧兄之言,大得我心。慕容氏若要兴复大燕,须得有机可乘。想我慕容氏人丁单薄,势力微弱,重建邦国,当真谈何容易唯一的机缘便是天下大乱,四下征战不休。

    萧远山森然道:你捏造音讯,挑拨是非,便在要使宋辽生衅,大战一场

    慕容博道:正是,倘若宋辽间战争复起,大燕便能乘时而动。当年东晋有八王之乱,司马氏自相残杀,我五胡方能割据中原之地。今日之热,亦复如此。鸠摩智点着道:不错倘若宋朝既有外患,又生内乱,不但慕容先生复国有望,我吐国蕃国也能分一杯羹了。

    萧远山冷哼一声,斜睨二人。

    慕容博道:令郎官居辽国南院大王,手握兵符,坐镇南京,倘若挥军南下,尽占南朝黄河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