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46章酒罢问君三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巴天石、朱丹臣等次晨起身,不见了段誉,到王语嫣房门口叫了几声,不闻答应,见房门虚掩,敲了几下,便即推开,房中空空无人。巴朱二人连声叫苦。朱丹臣道:咱们这位小王子便和王爷一模一样,到处留情,定然和王姑娘半夜里偷偷溜掉,不知去向。巴天石点头道:小王子风流潇洒,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人物。他钟情于王姑娘,那是有目共睹之事,要他做西夏驸马唉,这位小王子不大听话,当年皇上和王爷要他练武,他说什么也不练,逼得急了,就一走了之。朱丹臣道:咱们只有分头去追,苦苦相劝。巴天石双手一摊,唯有苦笑。

    朱丹臣又道:巴兄,想当年王爷命小弟出来追赶小王子,好容易找到了,哪知道小王子说到这里,放低声音:小王子迷上了这位木婉清姑娘,两个人竟半夜里偷偷溜将出去,总算小弟运气不错,早将守在前面道上,这才能交差。巴天石一拍大腿,说道:唉,朱贤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既有此经历,怎地又来重蹈覆辙咱哥儿俩该当轮班守夜,紧紧看住他才是啊。朱丹臣叹了口气,说道:我只道他瞧在萧大侠与虚竹先生义气的份上,总不会撇手便走,哪知道哪知道他下面这重色轻友四个字的评语,一来以下犯上,不便出口,二来段誉和他交情甚好,却也不忍不出。

    两人无法可施,只得去告知萧峰和虚竹。各人分头出去找寻,整整找了一天,半点头绪也无。

    傍晚时分,众人聚在段誉的空房中纷纷议论。正发愁间,西夏国礼部一位主事来到宾馆,会见天石,说道次日八月十五晚上,皇上在西华宫设宴,款待各地前来求亲的佳客,请大理国段王子务必光临。巴天石有苦难言,只得唯唯称是。

    那主事受过巴天石的贿赂,神态间十分亲热,告辞之时,巴天石送到门口。那主事附耳悄悄说道:巴司空,我透个消息给你。明儿晚皇上赐宴,席上便要审察各位佳客的才貌举止,宴会之后,说不定还有什么射箭比武之类的玩意儿,让各位佳客一比高下。到底谁做驸马,得配我们的公主娘娘,这是一个大关键。段王子可须小心在意了。巴天石作揖称谢,从袖中又取出一大锭黄金,塞在他手里。

    巴天石回入宾馆,将情由向众人说了,叹:镇南王千叮万嘱,务必要小王子将公主娶了回去,咱兄弟俩有亏职守,实在是无面目去见王爷了。

    竹剑突然抿嘴一笑,说道:巴王爷,小婢子说一句话成不成巴天石道:姊姊请说。竹剑笑道:段公子的父王要他娶西夏公主,只不过是想结这头亲事,西夏、大理成为婚姻之国,互相有个照庆,是不是巴天石道:不错。菊剑:至于这位西夏公主是美如西施,还是丑胜无盐,这位做公公的段王爷,却也不放在心上了,是么巴天石道:人家公主之尊,就算没有沉鱼落雁之容,中人之姿总是有的。梅剑:我们姊妹倒有一个主意,只要能把公主娶到大理,是否能及时找到段王子,倒也无关大局。兰剑笑道:段公子和王姑娘在江湖上玩厌了,过得一年半载,两年三年,终究会回大理去,那时再和公主洞房花烛,也自不迟。

    巴天石和朱丹臣又惊又喜,齐声道:小王子不在,怎么又能把西夏公主娶回大理四位姑娘有此妙计,愿闻其详。

    梅剑:这位木姑娘穿上了男装,扮成一位俊书生,岂不比段公子美得多了请她去赴明日之宴,席上便有千百位少年英雄,哪一个有她这般英俊潇洒兰剑:木姑娘是段公子的亲妹子,代哥哥去娶了嫂子,替国家立下大功,讨得爹爹的欢心,岂不是一举数得竹剑:木姑娘挑上了驸马,拜堂成亲总还有若干时日,那时想来该可找到段公子了。菊剑:就算那时段公子仍不现身,木姑娘代他拜堂,却又如何说着伸手按住了嘴巴,四姊妹一齐吃吃笑了起来。

    四人一般的心思,一般的口音,四人说话,实和一人说话没有分别。

    巴朱二人面面相觑,均觉这计策过于大胆,若被西夏国瞧破,亲家结不成,反而成了冤家,西夏皇帝要是一怒发兵,这祸可就闯得大了。

    梅剑猜中两人心思,说道:其实段公子有萧大侠这位义兄,本来无须拉扰西夏,只不过镇南王有命,不得不从罢了。当真万一有什么变故,萧大侠是大辽南院大王,手握雄兵数十万,只须居间说几句好话,便能阻止西夏向大理寻衅生事。

    萧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巴天石是大理国司空,执掌政事,萧峰能作为大理国的强援,此节他自早在算中,只是自己不便提出,见梅剑说了这番话后,萧峰这么一点头,便知此事已稳若泰山,最多求亲不成,于国家却决无大患,寻思:这四个小姑娘的计谋,似乎直如儿戏,但除此之外,却也更无良策,只不知木姑娘是否肯冒这个险说道:四位姑娘此议确是妙计,但行事之际实在太过凶险,万一露出破绽,木姑娘有被擒之虞。何况天下才俊云集,木姑娘人品自是一等一的了,但如较量武功,要技压群雄,却是难有把握。

    众人眼光都望向木婉清,要瞧他是作何主意。

    木婉清道:巴司空,你也不用激我,我这个哥哥,我这个哥哥说我两句我这个哥哥,突然眼泪夺眶而出,想到段誉和王语嫣私下离去,便如当年和自己深夜携手同行一般,倘若他不是自己兄长,料想他亦不会变心,如今他和旁人卿卿我我,活快犹似神仙,自己却在这里冷冷清清,大理国臣工反而要自己代他娶妻。她想到悲愤处,倏地一伸手,掀翻了面前的桌子,登时茶壶、荣杯,乒乒乓乓的碎成一地,一跃而起,出了房门。

    众人相顾愕然,都觉十分扫兴。巴天石歉然:这是我的不是了,倘若善言以求,木姑娘最多不过不答允,可是我出言相激,这却惹不她生气了。朱丹臣摇头:木姑娘生气,决不是为了巴兄这几句话,那是另有原因的。唉,一言难尽

    次日众人又分头去寻段誉,但见街市之上,服饰锦锈的少年子弟穿插来去,料想大料是要去赴皇宫中秋之宴的,偶而也见到有人相骂殴斗,看来吐蕃国的众武士还在尽力为小王子清除敌手。到于段誉和王语嫣,自然影踪不见。

    傍晚时分,众人先后回到宾馆。萧峰道:三弟既已离去,咱们大家也都走了吧,不管是谁做驸马,都跟咱们毫不相干。巴天石道:萧大侠说的是,咱们免得见到旁人做了驸马,心中有气。

    钟灵忽道:朱先生,你娶了妻子没有段公子不愿做驸马,你为什么不去做你娶了西夏公主,不也有助于大理么朱丹臣笑道:姑娘取笑了,晚生早已有妻有妾,有儿有女。钟灵伸了伸舌头。朱丹臣又道:可惜姑娘的相貌太娇,脸上又有洒窝,不像男子,否则由你出马,替你哥哥去娶西夏2以主钟灵:什么替我哥哥朱丹臣知道失言,心想:你是镇南王的私生女儿,此事未曾公开,不便乱说。忙:我说是替小王子办成这件大事

    忽听得门外一人道:巴司空,朱先生,咱们这就去了吧。门帘一掀,进来一个英气勃勃的俊雅少年,正是穿了书生衣巾的木婉清。

    众人又惊又喜,都:怎么木姑娘肯去了木婉清道:在下姓段名誉,乃大理国镇南王世子,诸位言语之间,可得检点一二。声音清郎,虽然雌音难免,但少年人语音尖锐,亦不足为奇。众人见她学得甚像,都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木婉清发了一阵脾气,回到房中哭了一场,左思右想,觉得得罪了这许多人,很是过意不去,再觉冒充段誉去西夏娶公主,此事倒也好玩得紧,内心又隐隐觉得:你想和王姑娘双宿双飞,过快活日子,我偏偏跟你娶一个公主娘娘来,整日价打打闹闹,教你多些烦恼。又忆及初进大理城时,段誉的父母为人醋海兴波,相见时异常尴尬,段誉若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公主娘娘作正室,段誉便做不成他的夫人,自己不能嫁给段誉,那是无法可想,可也不能让这个娇滴滴的王姑娘快快活活的做他妻子。她越想越得意,便挺身而出,愿出冒充段誉。

    巴天石等精神一振,忙即筹备诸事。巴天石心想,那礼部侍郎来过宾馆,曾见过段誉,于是取过三百两黄金,要朱丹臣送去给陶侍郎。本来礼物已经送过,这是特别加赠,吩咐朱丹臣什么话都不必提,待会陶侍郎倘若见到什么破绽,自会心照不宣,三百两黄金买一个不开口,这叫做闷声大发财。

    木婉清道:萧大哥,虚竹二哥,你们两位最好和我同去赴宴,那我便什么也不怕了。否则真要动起手来,我怎打得过人家皇宫之中,乱发毒箭杀人,总也不成体统。

    兰剑笑道:对啦,段公子要是毒箭四射,西夏皇宫中积尸遍地,公主娘娘只怕也不肯嫁给你了。段誉笑道:我和二弟已受段伯父之托,自当尽力。

    当下众人更衣打扮,齐去皇宫赴宴。萧峰和虚竹都扮作了大理国镇南王府的随从。钟灵和灵鹫宫四姝本想都穿了男装,齐去瞧瞧热闹,但巴天石道:木姑娘一人乔装改扮,已怕给人瞧出破绽,再加上五位扮成男子的姑娘,定要露出机关。钟灵等只得罢了。

    一行人将出宾馆门口,巴天石忽然叫道:啊哟,险些误了大事那慕容复也要去争为驸马,他是认得段公子的,这便如何是好萧峰微微一笑,说道:巴兄不必多虑,慕容公子和段三弟一模一样,也已不别而行。适才我去探过,邓百川、包不同他们正急得犹如热锅上蚂蚁相似。众人大喜,都:这倒巧了。

    朱丹臣笑道:萧大侠思虑齐全,竟去探查慕容公子的下落。慕容复微笑道:我倒不是思虑周全,我想慕容公子人品俊雅,武艺高强,倒是木姑娘的劲敌,嘿嘿,嘿嘿巴天石笑道:原来萧大侠是想去劝他今晚不必赴宴了。钟灵睁大了眼睛,说道:他千里迢迢的赶来,为的是要做驸马,怎么肯听你劝告萧大侠,你和这位慕容公子交情很好么巴天石笑道:萧大侠和这人交情也不怎么样,只不过萧大侠拳脚上的口才很好,他是个非听不可的。钟灵这才明白,笑道:出到拳脚去好言相劝,人家自须听从了。

    当下木婉清、萧峰、虚竹、巴天石、朱丹臣五人来到皇宫门外。巴天石递入段誉的名帖,西夏国礼部尚书亲自迎进宫中。

    来到中和殿上,只见赴宴的少年已到了一百余人,散坐各席。殿上居中一席,桌椅均铺锈了金龙的黄缎,当是西夏皇帝的御座。东西两席都铺紫缎。东边席上高坐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身材魁梧,身披大红袍子,袍上绣有一头张牙舞爪的老虎,形貌威武,身后站着八名武士。巴天石等一见,便知是吐蕃国的宗赞王子。

    礼部尚书将木婉清让到西首席上,不与旁人共座,萧峰等站在她的身后。显然这次前来应征的诸少年中,以吐蕃国王子和大理国王子身份最尊,西夏皇帝也敬以殊礼。其余的贵介子弟,便与一般民间俊彦散座各座。众人络绎进来,纷纷就座。

    各席坐满后,两名值殿将军喝道:嘉宾齐到,闭门。鼓乐声中,两扇厚厚的殿门由四名执戟卫士缓缓推上。偏廓中兵甲锵锵,走出一群手执长戟的金甲卫士,戟头在烛火下闪耀生光。跟着鼓乐又响,两队内侍从内堂出来,手中都提着一只白玉香炉,炉中青烟袅袅。众人都知是皇帝出来了,凝气屏息,不作一声。

    最后四名内侍身穿锦袍,手中不持物件,分往御座两旁一立。萧峰见这四人太阳穴高高鼓起,心知是皇帝贴身侍卫,武功不低。一名内侍朗声喝道:万岁到,迎驾众人便都跪了下去。

    但听得履声橐橐,一人自内而出,在御椅上坐下。那内侍又喝道:平身众人站起身来。萧峰向那西夏皇帝瞧去,只见他身形并不甚高,脸上颇有英悍之气,倒似是个草莽中的英雄人物。

    那礼部尚书站在御座之旁,展开一个卷轴,朗拨诵:法天应道、广圣神武、西夏皇帝敕曰:诸君应召远来,朕甚嘉许,其赐旨酒,钦哉众人又都跪下谢恩,那内侍喝道:平身众人站起。

    那皇帝举起杯来,在唇间作个模样,便即离座,转进内堂去了。一众内侍跟随在后,霎时之间走得干干净净。

    众人相顾愕然,没料想皇帝一句话不说,一口酒不饮,竟便算赴过了酒宴。各人寻思:我们相貌如何,他显然一个也没看清,这女婿却又如何挑法

    那礼部尚书:诸君请坐,请随意饮酒用菜。众宫监将菜肴一碗碗捧将上来。西夏是西北苦寒之地,日常所食以牛羊为主,虽是皇宫御宴,也是大块大块的牛肉、羊肉。

    木婉清见萧峰等侍立在旁,心下过意不去,低声道:萧大哥,虚竹二哥,你们一起坐下吃喝吧。萧峰和虚竹都笑着摇了摇头。木婉清知道萧峰好酒,心生一计,将手一摆,说道:斟酒萧峰依言斟了一酒。木婉清道:你饮一碗吧萧峰甚喜,两口便将大碗酒喝完了。木婉清道:再饮萧峰又喝了一碗。

    东首席上那吐蕃王子喝了几口酒,抓起碗中一大块牛肉便吃,咬了几口,剩下一根大骨头,随意一掷,似有意,似无意,竟是向木婉清飞来,势挟劲风,这一掷之力着实了得。

    朱丹臣取出摺扇,在牛骨上一拨,骨头飞将回去,射向宗赞王子。一名吐蕃武士伸手抓住,骂了一声,提起席上一只大碗,便向朱丹臣掷来。巴天石挥掌拍出,掌风到处,那只碗在半路上碎成数十片,碎瓷纷纷向一众吐蕃人射去。另一名吐蕃武士急速解下外袍,一卷一裹,将数十片碎瓷都裹在长袍之中,手法甚是利落。

    众人来到皇宫赴宴之时,便都已感到,与宴之人个个是想做驸马的,相见之下,岂有好意,只怕宴会之中将有争斗,却不料说打便打,动手如此快法。但听得碗碟乒乒乓乓,响成一片,众人登时喧扰起来。

    突然间钟声当当响起,内堂中走出两排人来,有的劲装结束,有的宽袍缓带,大都拿着奇形状的兵刃。一句身穿锦袍的西夏贵官朗声喝道:皇宫内院,诸君不得无礼。这些位都有敝国一品堂中人士,诸君有兴,大可一一分别比武,乱打群殴,却万万不许。

    萧峰等均知西夏国一品堂是招揽天下英雄好汉之所,搜罗的人才着实不少,当下巴天石等即便停手,吐蕃众武士掷来的碗碟等物,巴天石、朱丹臣等接过放下,不再回掷。但吐蕃武士兀自不肯住手,连牛肉、羊肉都一块块对准了木婉清掷来。

    那锦袍贵官向吐蕃王子:请殿下谕令罢手,免干未便。宗赞王子见一品堂群雄少说也有一百余人,何况身在对方宫禁之中,当即左手一挥,止住了众人。

    西夏礼部尚书向那锦袍贵官拱手:赫连征东,不知公主娘娘有何吩咐

    这锦袍贵官便是一品堂总管赫连铁树,官封征东大将军,年前曾率邻一品堂众武士前赴中原,却被慕容复假扮李延宗,以悲酥清风迷倒众人。赫连铁树等都为丐帮群丐擒获,幸得段延庆相救脱险,锻羽而归。他曾见过阿朱所扮的假萧峰、段誉所扮的假慕容复,此刻殿上的真萧峰和假段誉他却没见过。段延庆、南海鳄神等也算是一品堂的人物,他们自是另有打算,不受西夏朝廷的羁糜。

    赫连铁树朗声说道:公主娘娘有谕,请诸位嘉宾用过酒饭之后,齐赴青凤阁外书房用茶。

    众人一听,都是哦的一声,银川公主居于青凤阁,许多人都是知道的,她请大伙儿过去喝茶,那自是要亲见众人,自行选婿。众少年一听,都是十分兴奋,均想:就算公主挑不中我,我总也亲眼见到了她。西夏人都说他们公主千娇百媚,容貌天下无双,总须见上一见,也不枉了远道跋涉一场。

    叶蕃王子伸袖一抹嘴巴,站起身来,说道:什么时候不好喝酒吃肉这时候不吃啦,咱们瞧瞧公主去随从的八名武士齐声应:是吐蕃王子向赫连铁树:你带路吧赫连铁树:好,殿下请转身向木婉清拱手:段殿下请木婉清粗声粗气:将军请。

    一行人由赫连铁树引路,穿过一座大花园,转了几处加廊,经过一排假山时,木婉清忽觉身旁多了一人,斜眼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啊的一声惊呼出来。那人锦袍玉带,竟然便是段誉。

    段誉低声笑道:段殿下,你受惊啦木婉清道:你都知道了段誉笑道:没有都知道,但瞧这阵仗,也猜到了一二。段殿下,可真难为你啦。

    木婉清向左右一张,要看是否有西夏官员在侧,却见段誉身后有两个青年公子。一个三十岁左右,双眉斜飞,颇有高傲冷峭之态,另一个却是容貌绝美。木婉清略加注视,便认出这美少年是王语嫣所扮,她登时怒从心起,:你倒好,不声不响的和王姑娘走了,却叫我来跟你背这根木梢。段誉道:好妹子,你别生气,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给人投在一口烂泥井里,险些儿活活饿死在地底。

    木婉清听他曾经遇险,关怀之情登时盖过了气恼,忙问:你没受伤么我瞧你脸色不大好。

    原来当时段誉在井底被鸠摩智扼住了咽喉,呼吸难通,渐欲冒去。慕容复贴身于井壁高处,幸灾乐祸,暗暗欣喜,只盼鸠摩智就此将段誉扼死了。王语嫣拚命击打鸠摩智,终难令他放手,情急之下,突然张口往鸠摩智右臂上咬去。

    鸠摩智猛觉右臂曲池穴上一痛,体内奔腾鼓荡的内力蓦然间一泻千里,自手掌心送入段誉的头颈。本来他内息膨胀,全身欲炸,忽然间有一个宣泻之所,登感舒畅,扼住段誉咽喉的手指渐渐松了。

    他练功时根基扎得极隐,劲力凝聚,难以撼动,虽与段誉躯体相触,但既没碰到段誉拇指与手碗等穴道,段誉不会自运北冥神功,便无法吸动他的内力。此刻王语嫣在他曲池穴上咬了一口,鸠摩智一惊之下,息关大开,内力急泻而出,源源不绝的注入段誉喉头廉泉穴中。廉泉穴属于任脉,经天突、璇肌、华盖、紫宫、中庭数穴,便即通入气海膻中。

    鸠摩智本来神昏迷糊,内息既有去路,便即清醒,心下大惊:啊哟我内力给他这般源源吸去,不多时便成废人,那可如何是好当即运劲竭力抗拒,可是此刻已经迟了,他的内力就不及段誉浑厚,其中小半进入对方体内后,此消彼长,双手更是强弱悬殊,虽极力挣扎,始终无法凝聚,不令外流。

    黑暗之中,王语嫣觉得自己一口咬下,鸠摩智便不再扼住段誉的喉咙,心下大慰,但鸠摩智的手掌仍如钉在段誉颈上一般,任她如何出力拉扯,他手掌总是不肯离开。王语嫣熟知天下名家各派的武功,却猜不出鸠摩智这一招是什么功夫,但想终究不是好事,定然与段誉有害,更加出力去拉。鸠摩智一心盼望她能拉开自己手掌。不料王语嫣猛然间打个寒噤,登觉内力不住外泄。原来段誉的北冥神功不分敌我,连王语嫣一些浅浅的内力也都吸了过去。过不多时,段誉、王语嫣与鸠摩智三人一齐晕去。

    慕容复隔了半晌听到下面三个人皆无声息,叫了几声,不听到回答,心想:看来这三人已然同归于尽。心中先是一喜,但想到王语嫣和自己的情份,不禁又有些伤感,跟着又想:啊哟,我们被大石封在井内,倘若他三人不死,四人合力,或能脱困而出,现下只剩我一人,那就难得很了。唉,你们要死,何不等大家到了外边,再拚你死我活伸手向上力撑,十余块大石重重叠叠的推在井口,几及万斤,如何推得动分毫

    他心下泪丧,正待跃到井底,再加察看,忽听得上面有说话之声,语音嘈杂,似乎是西夏的乡家。原来四人扰攘了大半夜,天色已明,城郊乡农挑了菜蔬,到灵州城中去贩卖,经过井边。

    慕容复寻思:我若叫唤救援,众乡家未必搬得运这些每块重达数百斤的大石,搬了几十搬不动,不免径自去了,须当动之以利。于是大声叫道:这些金银财宝都是我的,你们不得眼红。要分三千银子给你,倒也不妨。跟着又逼尖噪子叫道:这里许许多多金银财宝,自然是见者有份,只要有谁见到了,每个人都要分一份的。随即装作嘶哑之声说道:别让旁人听见了,见者有份,黄金珠宝虽多,终究是分得薄了。这些假扮的对答,都是以内力远远传送出去。

    众乡农听得清楚,又惊又喜,一窝蜂的去搬抬大石。大石虽重,但众人合力之下,终于一块块的搬了开来。慕容复不等大石全部搬开,一见露出的缝隙已足以通过身子,当即缘井壁而上,飕的一声,窜了出去。

    众乡农吃了一惊,眼见他一瞬即逝,随却不知去向。众人疑神疑鬼,虽然害怕,但终于为钱为诱,辛辛苦苦的将十多块大石都掀在一旁,连结绑缚柴菜的绳索,将一个最大胆的汉入缒入井中。

    这人一到井底,伸手出去,立即碰到鸠摩智,一摸此人全不动弹,只当是具死尸,登时吓得运动不附体,忙扯动绳子,旁人将他提了上来。各人仍不死心,商议了一番,点燃了几根松柴,又到井底察看。但见三具死尸滚在污泥之中,一动不动,想已死去多时,却哪里有什么金银财宝众乡农心想人命关天,倘若惊动了官府,说不定老大爷要诬陷各人谋财害命,胆战心惊,一哄而散,回家之后,不免头痛者有之,发烧者有之。不久便有种种传说,愚夫愚妇,附会多端,说道每逢月明之夜,井边便有四个满身污泥的鬼魂作崇,见者头痛发烧,身染重病,须得时加祭祀。自此之后,这口枯井之旁,终年香烟不断。

    直到午牌时分,井底三人才先后醒转。第一个醒的是王语嫣。她功力虽浅,内力虽然全失,但原来并没多少,受损也就无几。她醒转后自然立时便想到段誉,其时虽是天光白日,深井之中仍是目不见自我批评,她伸手一摸,碰到了段誉,叫道:段郎,段郎,你你你怎么了不听得段誉的应声,只道他已被鸠摩智扼死,不禁抚尸痛哭,将他紧紧抱在胸前,哭:段郎,段郎,你对我这么情深义重,我却从没一天有好言语、好颜色对你,我只盼日后丝萝得托乔木,好好的补报于你,哪知道哪知道我俩竟恁地命苦,今日你命丧恶僧之手

    忽听得鸠摩智道:姑娘说对了一半,老衲虽是恶僧,段公子却并非命丧我手。

    王语嫣惊:难道是是我表哥下的毒手他他为什么这般狠心

    便在这时,段誉内息顺畅,醒了过来,听得王语嫣的娇声便在耳边,心中大喜,又觉得自己被她抱着,当下一动不敢动,唯恐被她察觉,她不免便即放手。

    却听得鸠摩智道:你的段郎非但没有命丧恶僧之手,恰恰相反,恶僧险些儿命丧段郎之手。王语嫣垂泪:在这当日,你还有心思说笑你不知我心痛如绞,你还不如将我也扼死了,好让我追随段郎于黄泉之下。段誉听她这几句话情深之极,当真是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鸠摩智内力虽失,心思仍是十分缜密,识见当然亦是卓超不凡如旧,但听得段誉细细的呼吸之声,显是在竭力抑制,已猜知他的用意,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段公子,我错学少林七十二绝技,走火入魔,凶险万状,若不是你吸去我的内力,老衲已然疯狂而死。此刻老衲武功虽失,性命尚在,须得拜谢你的救命之恩才是。

    段誉是个谦谦君子,忽听得他说要拜谢自己,忍不住:大师何必过谦在下何德何能,敢说相救大师性命

    王语嫣听到段誉开口说话,大喜之下,又即一怔,当即明白他故意不动,好让自己抱着他,不禁大羞,用力将他一推,啐了一声,:你这人

    段誉被她识破机关,也是满脸通红,忙站起身来,靠住对面井壁。

    鸠摩智叹:老衲虽在佛门,争强好胜之心却比常人犹盛,今日之果,实已种因于三十年前。唉,贪、嗔、痴三毒,无一得免。却又自居为高僧。贡高自慢,无惭无愧。唉,命终之后身入无间地狱,万劫不得超生。

    段誉心下正自惶恐,不知王语嫣是否生气,听了鸠摩智几句心灰意懒的说话,同情之心顿生,问:大师何出此言大师适才身子不愉,此刻已大好了吗

    鸠摩智半晌不语,又暗一运气,确知数十年的艰辛修为已然废于一旦。他原是个大智大慧之人,佛学修为亦是十分睿深,只因练了武功,好胜之心日盛,向佛之心日淡,至有今日之事。他坐在污泥之中,猛地省起:如来教导佛子,第一是要去贪、去爱、去取、去缠,方有解脱之望。我却无一能去,名缰利锁,将我紧紧系住。今日武功尽失,焉知不是释尊点化,叫我改邪归正,得以清净解脱他回顾数十年来的所作所为,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又是惭愧,又是伤心。

    段誉听他不答,问王语嫣道:慕容公子呢王语嫣啊的一声,:表哥呢啊哟,我倒忘了。段誉听到她我倒忘了这四字,当真是如闻天乐,比什么都喜欢。本来王语嫣全心全意都放在慕容复身上,此刻隔了半天居然还没想到他,可见她对自己的心意实是出于至诚,在她心中,自己已与慕容复易位了。

    只听鸠摩智道:老衲过去诸多得罪,谨此谢过。说着合什躬身。段誉虽见不到他行礼,忙即还礼,说道:若不是大师将晚生携来中原,晚生如何能与王姑娘相遇晚生对大师实是感激不尽。鸠摩智道:那是公子自己所积的福报。老衲的恶行,倒成了助缘。公子宅心仁厚,后福无穷。老衲今日告辞,此后万里相隔,只怕再难得见。这一本经书,公子他日有便,费神请代老衲还了给少林寺。恭祝两位举案齐眉、白头偕老。说着将那本沾满了污泥的易筋经交给段誉。

    段誉道:大师要回吐蕃国去么鸠摩智道:我是要回到所来之处,却不一定是吐蕃国。段誉道:贵国王子向西夏公主求婚,大师不等此事有了分晓再回

    鸠摩智微微笑道:世外闲人,岂再为这等俗事萦怀老衲今后行止无定,随遇而安,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说着拉住众乡农留下的绳索,试了一试,知道上端是缚在一块大石之上,便慢慢攀援着爬了上去。

    这一来,鸠摩智大彻大悟,终于真正成了一代高僧,此后广译天竺佛家经论而为藏文,弘扬佛法,度人无数。其后天竺佛教衰微,经律论三藏俱散失湮灭,在西藏却仍保全甚多,其间鸠摩智实有大功。

    段誉和王语嫣面面相对,呼吸可闻,虽身处污泥,心中却充满了喜乐之情,谁也没想到要爬出井去。两人同时慢慢的伸手出来,四手相握,心意相通。

    过了良久,王语嫣道:段郎,只怕你咽喉处给他扼伤了,咱们上去瞧瞧。段誉道:我一点也不痛,却也不忙上去。王语嫣柔声道:你不喜欢上去,我便在这里陪你。千依百顺,更无半点违拗。

    段誉过意不去,笑道:你这般浸在污泥之中,岂不把你浸坏了左手搂着她细腰,右手一拉绳索,竟然力大无穷,微一用力,两上便上升数尺。段誉大喜,不知自己已只了鸠摩智的毕生功力,还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又在井底睡了一觉,居然功力大增。

    两人出得井来,阳光下见对方满身污泥,肮脏无比,料想自己面貌也必如此,忍不住相对大笑,当下找到一处小涧,跳上去冲洗良久,才将头发、口鼻、衣服、鞋袜等处的污泥冲洗干净。两个人湿淋淋地从溪中出去,想起前晚段誉跌入池塘,情境相类,心情却已大异,当真是恍如隔世。

    王语嫣道:咱们这么一副样子,如果教人撞见,当真羞也羞死了。段誉道:不如便在这里晒干,等天黑了再回去。王语嫣点头称是,倚在山石边上。

    段誉仔细端相,但见佳人似玉,秀发滴水,不由得大乐,却将王语嫣瞧得娇羞无限,把脸蛋侧了过去。两人絮絮烦烦,尽拣些没要紧的事来说,不知时候过得真快,似乎只转眼之间,太阳便下了山,而衣服鞋袜也都干了。

    段誉心中喜乐,蓦地里想到慕容复,说道:嫣妹,我今日心愿得偿,神仙也不如,却不知你表哥今日去向西夏公主求婚,成也不成。

    王语嫣本来一想到此事便即伤心欲绝,这时心情已变,对慕容复暗存歉咎之意,反而亟盼他能娶得西夏公主,说道:是啊,咱们快瞧瞧去。

    两人匆匆回迎宾馆来,将到门外,忽听得墙边有人说道:你们也来了正是慕容复的声音。段誉和王语嫣齐声喜道:是啊,咱们快瞧瞧去。

    两人匆匆回迎宾馆来,将到门外,忽听得墙边有人说道:你们也来了正是慕容复的声音。段誉和王语嫣齐声喜道:是啊,原来你在这里。

    慕容复哼了一声,说道:刚才跟吐蕃武士打了一架,杀了十来个人,耽搁了我不少时候。姓段的,你怎么自己不去皇宫赴宴,却教个姑娘冒充了你去我我可不容你使此狡计,非去拆穿不可。

    他从井中出来后,洗浴、更衣、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后却遇上吐蕃武士,一打斗,虽然得胜,却也费了不少力气,赶回宾馆时恰好见到木婉清、萧峰、巴天石等一干人出来。他躲在墙角后审察动静,正要去找邓百川等计议,却见到段誉和王语嫣并肩细语而来。

    段誉奇:什么姑娘冒充我去我可压根儿不知。王语嫣也:表哥,我们刚从井中出来随即想起此言不尽不实,自己与段誉在山间畔温存缠绵了半天,不能说刚从井中出来,不由得脸上红了。

    好在暮色苍茫之中,慕容复没留神到她脸色忸怩,他急于要赶回皇宫,也不去注意她身上污泥尽去,绝非初从井底出来的模样。只听王语嫣又道:表哥,他他段公子还有我,都很对你不住,盼望你得娶西夏公主为妻。

    慕容复精神一振,喜道:此话当真段兄真的不跟我争做驸马了么心想:看来这书呆子呆气发作,果然不想去做西夏驸马,只一心一意要娶我表妹,世界是竟有这等胡涂人,倒也可笑。他有萧峰、虚竹相助,如不跟我相争,我便去了一个最厉害的劲敌。

    段誉道:我决不来跟你争西夏公主,但你也决不可来跟我争我的嫣妹。大丈夫一言既出,决不翻悔。他一见到慕容复,总不免有些担心。

    慕容复喜道:咱们须得赶赴皇宫。你叫那个姑娘不可冒充你而去做了驸马。当下匆匆将木婉清乔装男子之事说了。段誉料定是自己失踪,巴天石和朱丹臣为了向镇南王交代,一力怂恿木婉清乔装改扮,代兄求亲。当下三人齐赴慕容复的寓所。

    邓百川等正自彷徨焦急,忽见公子归来,都是喜出望外。眼见为时迫促,各人手忙脚乱的换了衣衫。段誉说什么也不肯和王语嫣分开,否则宁可不去皇宫。慕容复无奈,只得要王语嫣也改穿男装,相偕入宫。

    三人带同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等赶到皇宫时,宫已门闭。慕容复岂肯就此罢休,悄悄走到宫墙外的僻静处,逾墙而入。风波恶跃上墙头,伸手来拉段誉。段誉左手搂住王语嫣,用力一跃,右手去握风波恶的手。不料一跃之下,两个人轻轻巧巧的从风波恶头顶飞越则过,还高出了三四尺,跟着轻轻落下,如顺之堕,悄然无声。墙内慕容复,墙头风波恶,墙外邓百川、公冶乾,都不约而同的低声喝采:好轻功只包不同道:我看也稀松平常。

    七人潜入御花园中,寻觅宴客的所在,想设法混进大厅去与宴,岂知这场御宴片刻间便即散席,前来求婚的众少年受银川公主之邀,赴青凤阁饮茶。段誉、慕容复、王语嫣三人在花园中遇到了木婉清。

    萧峰、巴天石等见段誉神出鬼灭的突然现身,都是惊喜交集。众人悄悄商议,均说求婚者众,西夏国官员未必弄得清楚,大伙儿混在一道,到了青凤阁再说,段誉既到,便不怕揭露机关了。

    一行数人穿过御花园,远远望见花木掩映中露出楼台一角,阁边挑出两盏宫灯,赫连铁树引导众人来到阁前,朗声说道:四方佳客前来谒见公主。

    阁门开处,出来四名宫女,每人手提一盏轻纱灯笼,其后一名身披紫衫的女官,说道:众位远来辛苦,公主请诸位进青凤阁奉茶。

    宗赞王子:很好,很好,我正口喝得很了。为了要见公主,多走几步路打什么紧又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哈哈,哈哈大笑声中,昂然而前,从那女官身旁大踏步走进阁去。其余众人争先恐后的拥进,都想抢个好座位,越近公主越好。

    只见阁内好大一座厅堂,地下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地毯上织了五彩花朵,鲜艳夺目。一张张小茶几排列成行,几上放着青花盖碗,每只盖碗旁一只青衣碟子,碟中装了奶酪、糕饼等四色点心。厅堂尽处有个高出三四尺的平台,铺了淡黄地毯,台上放着一张锦垫圆凳。众人均想这定是公主的坐位,你推我拥我,都抢着靠近那平台而坐。只段誉和王语嫣手拉着手,坐在厅堂角落的一张小茶几旁低声细语,眉花眼笑,自管说自己的事。

    各人坐定后,那女官举起一根小小铜锤,在一块白玉云板上叮叮叮的敲击三下,厅堂中登时肃静无声,连段誉和王语嫣也都停了说话,静候公主出来。

    过得片刻,只听得环佩丁东,内堂走出八个绿衫宫女,分往两旁一站,又过片刻,一个身穿淡绿衣衫的少女脚步轻盈的走了出来。

    众人登时眼睛为之一亮,只见这少女身形苗条,举止娴雅,面貌更是十分秀美。众人都暗暗喝一声采:人称银川公主丽色无双,果然名不虚传。

    慕容复更想:我初时尚提心银川公主容貌不美,原来她虽比表妹似乎稍有不及,却也是千中挑、万中选的美女,先前的担心,大是多余。瞧她形貌端正,他日成为大燕国皇后,母仪天下。我和她生下孩儿,世世代代为大燕之主。

    那少女缓步走上平台,微微躬身,向众人为礼。众人当她进来之时早已站立,见她躬身行礼,都躬身还礼,有人见仅如此谦逊,没半分骄矜,更啧啧连声的赞了起来。那少女眼观鼻、鼻观心,目光始终不懒情众人相接,显得甚是腼腆。众人大气也不敢透一口,生怕惊动了她,均想:公主千枝玉叶,深居禁中,突然见到这许多男子,自当如此,方合她尊贵的身份。

    过了好半晌,那少女脸上一红,轻声细气的说道:公主殿下谕示:诸位佳客远来,青凤客愧无好茶美点侍客,甚是简慢,请诸位随意用些。

    众人都是一凛,面面相觑,忍不住暗叫道:惭愧,原来她不是公主,看来只不过是侍候公女的一个贴身宫女。但随即又想,一个宫女已是这般人才,公主自然更回非同小可,惭愧之余,随即又多了几分欢喜。

    宗赞王子:原来你不是公主,那么请公主快些来吧。我好酒好肉也不吃,哪爱吃什么好茶美点那宫女道:待诸位用过茶后,公主殿下另有谕示。宗赞笑道:很好,很好,公主殿下既然有命,还是遵从的好。举起盖碗,揭开了盖,瓷碗一侧,将一碗茶连茶叶倒在口里,骨嘟嘟一口吞下茶水,不住的咀嚼茶叶。吐蕃国人喝茶,在茶中加盐,和以奶酪,连茶汁茶叶一古脑儿都吃下肚去。他还没吞完茶叶,已抓起四色点心,飞快地塞在口中,含含糊糊的道:好,我遵命吃完,可以请公主出来啦

    那宫女悄声道:是。却不移动脚步。宗赞知她是要等旁人都吃完后才去通报,心下好不耐烦,不住口的催促:喂,大伙儿快吃,加把劲儿是茶叶么,又有什么了不起好容易大多数人都喝了茶,吃了点心。宗赞王子:这行了吗

    那宫女脸色微微一红,神色娇羞,说道:公主殿下有请众位佳客,移步内书房,观赏书画。宗赞嘿嘿的一声说道:书画有什么好看

    百度搜:好书包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