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尾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尾声

    在城堡举行的东方集团二公子东方焰的订婚礼以后,有二则新闻最引人关注,社会上的各种话题也便围绕着它们展开,成为茶余饭后的磨牙消遣。

    其一

    深蓝钻石世界,它并入东方集团后由著名的后现代派设计师执掌门派,已经不再单一经营钻石设计,专业度差出不少,失去了创造欲望之眼的申澜先生,终究令世人遗憾。而且据可靠人士指出,欲望之眼其实是申澜先生自己的眼睛,那颗在珠宝展上惊艳一时的“欲望”难及“真品”十分之一的魔力,有幸目睹其风采的上流人士详细描述了它的多变、剔透及震撼的感觉,这使得拥有冰蓝色泽的海蓝宝石成为今季珠宝界的流行宠儿,大家纷纷效仿,让本不怎么值钱的石种价格上涨一倍。

    其二

    东方集团丢了新娘子,引来众说纷芸

    有人说新娘子被个工人绑架了,而绑匪却奇怪的不来讨要赎金;有人说订婚宴上嫉妒的女人雇杀手将她杀害,然后惨忍的毁尸灭迹;还有人说新娘子是个幼齿,根本不愿意嫁给比她大一倍年龄的东方二公子,所以趁夜溜出去跳海了!

    总之,人是不见了,就消失在风光无限的订婚礼上,在寻人报纸登了半年后,社会上的流言斐语快才渐渐转了风向,难到人还活着?

    **************************************

    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

    狭长的街景,古老的房屋,一个个小店贩卖着当地特产,清澈的溪流淌过家家户户的门口,,朴实的妇女躲在树荫处洗涤衣物,这里的人对游客的到来早就见惯不怪,而且乐于成为镜头里的景色,在少数民族汇聚的古镇,走几步便能看到着不同民族服装的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颜色映入眼界,耳边随风撞响的银饰铃铛,都是那么让人新奇。

    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衣裙走过,夏日的热浪灼烤着人们的肌肤,唯有她飘扬的裙袂掀起一丝清凉。

    “拍张照吗?”总是跟在她身后一米远的男子沉着沙哑的嗓音问,虽然他的灵魂之窗隐藏在墨镜下,头顶上还带着宽边牛仔帽,仍然无法掩饰其出众的形貌,精致的轮廓,被岁月打磨深邃的线条,神秘昂藏的身躯,都默默流露出他贵族化的一面,因此他走到哪里,人们的欣赏的眼光便追随到哪里。

    少女摇摇头,指着前面店子一个麻布的招牌道:“这家有酸梅汤,去坐坐?”笑意映上她的脸颊,真如雪白的梨花般纯美。

    她体贴着身后的男子——他的秘密是不能在阳光下呆很久,最好能经常让他有机会到屋子里歇歇,他们一个属于白天,一个却专情于夜晚,是他在努力适应她,所以这种感觉格外窝心。

    他们曾经约定,游遍世间风景名胜,然后在自己最喜欢的城市停下脚步,开一间小小的店子,就这样相守到老。进了店门,挑开蜡染的棉布帘,yīn凉的感觉上他松下一口气,而少女早在木质长凳上就坐,扬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房梁上垂挂着装饰。

    “两位喝酸梅汤吗?”另一个少女笑意盈盈的从里间屋里闪出活泼俏丽的身影,她穿着白族姑娘的衣裙,围着精工刺绣围裙,看到两位来客,脸上的表情转为惊讶、意外和惊喜。

    “晓晓!”

    “姐姐!”谁能想到,好姐妹在几经波折后能在同一个城市、一个古镇相遇,冥冥中她游历山川路过这里,而她开着小店悠哉的等在这里,时空再度重合。

    “只有一碗酸梅汤了。”她握上她的手:“如果你不离开,我明天可以多做一些。”没办法,在这个旅游胜地,生意总是兴隆的。

    “好的。”白衣少女兴奋的答应着,看向紧跟着她身后进门的男子,她已经看到他默许的眼神,他是喜爱这里的。也许,他们可以在这家店的旁边,再开一家银饰店,做一些花纹迥异的首饰,容和少数民族特色与现代艺术感,这样会不会受到欢迎呢?

    “我们又有客人了?”清朗的声音像夏日的溪流,俊挺的男人端着一碗酸梅汤现出身来,他站在白族衣裙的少女身后,幸福的笑意直达眼睛。

    ——全文完——

    正文 番外

    清冷的月色

    迷离的夜晚

    远处灯海繁华

    天边

    北极星明亮如一颗泪珠,晶莹剔透

    粉嫩的皮肤挂着泪痕,菱唇委屈的噘起,小女孩儿簇着眉头,双目紧闭,卷长睫毛微微翕动。

    爸爸!你今天又不理我

    这是第几次你拒绝看我?

    我数学考满分了,你知道吗?

    语文老师说她很喜欢我的作文……今天美术老师说我画的爸爸像希腊神话里的英雄……。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搂紧床边的洋娃娃,那是她唯一的陪伴,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只能对它说。想着想着……一颗泪又滑落——林叔叔说这个娃娃是你买给我的,真是这样吗?

    你会想着你还有个女儿吗?

    是叔叔在安慰我吧!

    想你带我去游乐园,想要小叮当的漫画,想窝在你怀里撒娇,想听你宠爱的叫我——晓晓!

    张开眼,现实和梦境一样空洞,只有寂寞在心湖流淌

    别墅为什么这么安静?

    屋子为什么这么暗?

    百合为什么这么孤单……

    我醒来睡在月光里下弦月让我想你

    不想醒过来谁明白

    怕眼睁开你不在

    爱人心沉入海带我去把它找回来

    请爱我一万年用心爱

    (爱是月光的礼物)

    (我等待天使的情书)

    (说你爱我)

    我愿为了爱沉睡

    别醒来

    永恒哪在不在怪我的心放不开

    北极星带我走别躲藏把爱找出来

    我爱你每一夜

    我等待我的心为了爱睡在月之海

    孤单的我想念谁谁明白

    (我在月光下流泪)

    (我也在月光下沉睡)

    (没有后悔)

    等待真心人把我吻醒

    (我在睡梦中一天)

    (也是在回忆中一年)

    (说你爱我)

    我愿为了爱沉睡到永远

    不是这一间

    窗外一个纤细的身影摇摇头,收回手中的特殊装置,往腰里一塞,再眨眼时,人已不见!她趁深夜潜进来,不过还是低估了别墅地形的复杂情况,这次的猎物只是个普通人,所以她没有做更精细的准备。一双美眸搜索着,寒光凌利——她是一个猎人,从没失过手,这一次也不会例外。身形快如闪电,只能看到黑色的影子在飘移,她一处一处的仔细察看。敏锐的嗅觉告诉她,猎物就在附近——“嗯?”略微讶异的声音逸出她的口,红唇微抿。

    原来,是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二层的走廊上,像魔魅一样突然,像花瓣一样轻盈,这种感觉就好像那个人影是男人版的她一样熟悉。眨眨眼,她在角落里藏匿住身躯,静静的看他……男人停在一间房门外,即不进入,也不退开,似乎犹豫不决,内心挣扎。

    就是他吧?和委托人描述的样子相当一致——长发及肩,身材高大、举止贵族。她压低身子跟过去……动手前,必须要再次确认,她从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失误。看他举起手,握到门把上,又再次停住,高大的身体僵了僵,手又松开……看位置,这个房间是自己刚刚造访过的那间,那房间里乌漆摸黑的,依稀只看到一个小姑娘睡在床上。

    是什么使他犹豫?心里滑过一丝好奇,但很快被压抑住!她没有必要知道猎物的想法,下一秒他的生命之钟将在这里停摆,而他的叹息会在她手中溶化。感谢这里这么黑暗,她简直不需要更多伪装就可以毫不费事的接近他,利落的摸出银制迷你手枪,第N次装上消音器,这些平常人不曾碰触过的武器在她手中,就好像是中国人用筷子那么理所当然。

    好了,就让他死在不知不觉中,这是她所能做到的,唯一的仁慈!左手举起,黑色的皮质手套像死亡的枪筒一样冷酷,睫毛扬起,微笑扬起,天堂的门打开了,又将有一条人命记录在她的生死簿上……去吧,愿上帝保佑你!

    倏地——

    那个男人转过身,像是放弃了所以想要离开,突出其来的变化让她一僵,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看清了他的脸!黑发如丝在微风中飘舞,他竟然英俊的像个魔王!微微愣愕之后,她的左手下滑了30度,扣住扳击的食指已然无力——为什么?她问自己,清冷的眸子闪现茫然,是因为他美丽吗?是的,他令人惊叹如一缕最惊艳的魂魄,好像动一动就会消失的幻境,冰蓝色的眼瞳像北极冰层下沉睡的宝石结晶。

    但是,这还不是令她心软的理由!这个人,好像拥有和自己相同的磁场,那么冷然又倔强、忧郁而落寞……撤下消音器,她准备放弃——不值得,区区一千万就让这样一个人消失,简直是太不值得!挂上嘲讽的笑容——这世间,也有她完不成的任务,下不了手的对像,她会记住这一生可能只出现一次的败笔,留做纪念吧!正待她欲悄悄离去——

    “哦……”一串呻吟声传来,促使她不得不转身留下。锋利的刀刃刺破他的皮肤,血肉翻绽开来,他高大的身躯靠在那扇门上,发丝扬起一道弧线后又栖回肩膀上,这时,她竟然看到他笑了,是朵解脱的微笑。疯子,他想死吗?

    在她仁慈的想饶他一命时自残,她不允许。所以,在第二道血花绽开之前,她牢牢的抓住他的手——“你是谁?”他张开痛苦的眼睛,让她清楚的看到其中的冰蓝色在挣扎。低下头,她把象征自己的蔷薇花瓣压在那道深深的伤痕上:“除了我,没有人可以要你的命,你自己也不行。”霸道的宣言,是一生的承诺。

    “为什么?”他没想死,只是想用鲜血来让自己更清醒一点,“你记住就行了。”她望着那道门,又轻轻启齿:“否则,你重视的东西,我会随时把她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