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女护士长满脸涨的通红,内心的羞耻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低下头不停的抽泣痛哭。

    “主人,我看这头N牛的潜力还很惊人,训练好了也许能破世界纪录呢!”

    楚倩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嗲着嗓音靠进阿威怀里,惹火的胴体讨好的磨蹭着他的身躯。

    “说的对!”阿威嘉许的拍了一下女歌星的光屁股,“明天继续用机器给她吸N,争取早日破纪录!”

    石香兰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只感到整个人天旋地转,仿佛跌进了一个看不见尽头的无底深渊……夜已经深了,石香兰依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黑暗中睁大着眼睛。

    她和往常一样在厅室里打地铺,就躺在铁笼子的旁边。四周围静悄悄的,可以清晰的听到宝贝儿子的平稳呼吸声。

    没有风,尽管是光着身子睡在凉席上,女护士长还是感到无比燥热,赤裸的肌肤上汗津津的,令她难受的无法入睡。

    更糟糕的是除了流汗之外,两个N头还在不断的分泌R汁!虽然只是渗出细细的少许,但却一直没有间断过,每隔一会儿就会将X脯完全打湿。

    --完了,我真的成了N牛了……石香兰一阵绝望,羞愧的真想哭出声来。

    这些天恶魔变本加厉的折磨她,每天都用吸N器强行给她抽N。也许是“产N潜力”真的被机器给开发出来了,她的R汁产量一天天的飞速递增,仅仅半个多月的功夫就翻了两倍,昨天足足被吸出了一千三百西西的N水,都快能装满一个小脸盆了。

    每次使用吸N器的时候,石香兰都羞愤欲死,觉得自己不是女人,简直就是一头专门提供N水的母畜,身心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特别是刚开始几天,强行抽N的过程无异于一场kuxing--真空吸管的每一下抽取,都令两粒娇嫩的N头痛的要命,以至于抽完后都红肿了起来。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是逐渐适应了的缘故,痛感慢慢的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每当N水喷出去的时候,敏感的R尖就会产生一种得到宣泄的轻微快意,而且渐渐的越来越强烈。最近发展到不但N头传来快感,全身也都仿佛通电般麻酥酥的,甚至连子G也随着吸N的节奏一紧一缩的抽搐,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

    最夸张的是在前几天,吸N器工作完毕后,女护士长突然察觉两腿间有些潮湿,伸手一M,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分泌出了Y汁!这真是太丢脸了,当场就把她羞的无地自容,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石香兰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恶魔偷偷给她服食了大量的催R药物。这种原产南美、现在已经被全面禁止的药物,尽管本身没有催情作用,但却改变了她的内分泌,使身体的敏感度大大的提高了,再加上“NY相连”的缘故,导致了她稍受剌激就很容易X趣盎然。

    此外她每天还被迫体验种种快感,被逼着自渎以及使用电动阳具调教R体,已婚女人的情欲被全面的激发了,下体经常不自觉的渗出Y水来。

    而今晚又不知道怎么搞的,恶魔和楚倩竟一反常态的没有折磨她,好像把她给忘记了。石香兰内心深处虽然暗自庆幸,可是生理上却不由自主的备受煎熬,全身上下哪里都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我已经被调教出了渴盼受虐的倾向?

    这个念头闪电般冒出来,女护士长羞愧的脸颊发烧,突然身体一颤,双腿间涌出了一股爱Y。

    她喘息着,抓起手边的一条干毛巾,M黑擦拭着湿漉漉的Y部,很快就把整条毛巾都染湿了……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这样的湿毛巾已经增加了四条。有的是被Y水打湿的,有的是被R汁打湿的。全身好像有股热流在不停的奔涌,非得找到渠道畅快的宣泄出去不可,否则就要把她憋的爆炸了!

    黑暗中,石香兰脸烫如火,蜷曲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大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互相摩擦……时间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厅室里却还是相当黑暗,密不透风的窗帘将阳光完全遮住了,感觉就像是Y森的地狱。

    女护士长的哭泣声又在地狱里响起。

    她赤身裸体的跪在平台上,白皙的足踝被皮革牢牢的固定着,双臂则反铐到身后,丰满无比的X脯被迫高高的挺了起来,姿势显得耻辱而诱惑。

    从昨天深夜到现在,石香兰已经跪了将近八个小时,双膝早已从发痛到麻木了,双腕也都快磨破了皮。

    然而更令她受罪的还是X部,由于一天一夜没有挤N,两个R房被旺盛的N水涨的厉害,好像有股热流在里面不停的蠢蠢欲动,那种难受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啊,涨死了……我要涨死了……石香兰又羞愧又狼狈,真想马上把N水全部挤出来,可是两只手偏偏动弹不得。她无意识的拚命扭动着身躯,仿佛这样可以减轻痛苦似的,X前那对浑圆的巨R颤巍巍的上下弹跳了起来。

    随着双峰的跌荡起伏,涨的满满的N水终于在惯X的作用下溢了出来,两粒突起的N头里缓缓的渗出了极细的R汁,一滴滴的淌到了平台上。

    石香兰顾不上难为情了,本能的将X脯抖动的更剧烈,丰满的R房就像两个巨大的容器在摇晃似的,试图让N水滴出的更多更快。

    “哈……不要脸的大N牛,瞧你像什么样?”一直坐在旁边观看的阿威哈哈大笑,故意羞辱她,“被绑起来了还要摇晃N子勾引男人,真是太Y荡了!”

    石香兰羞的抬不起头来,泪流满面的哭泣着,可是X脯还是在不由自主的乱摇乱颤。

    阿威站起身,手上拿着两个塑料夹子走了过来。

    “你……你又想干什么?”

    女护士长颤声惊呼,吓的全身都发起抖来,这个男人在她眼里比真正的魔鬼还要可怕,令她心胆俱裂。

    “没有我的允许,你居然敢随随便便的漏N!哼哼……你既然会漏,我就帮你给堵上!”

    阿威狞笑着,左手抓住石香兰X前一颗沈甸甸的饱满R球,指头掐住柔软雪白的RR,使那粒色泽成熟的N头最大限度的凸出来。

    “不,不……求你不要……啊呦!”

    凄厉的哀嚎声中,塑料夹子残忍的夹住了娇嫩的R尖,痛的石香兰两眼发黑的几乎昏倒。

    热泪刚刚夺眶而出,阿威已动作迅速的转向另一边R房,将R尖也夹住了。

    “呜呜……好痛……快把夹子拿开……呜……”

    石香兰面青唇白的哭叫挣扎,想要甩掉X脯上的两个架子,可是却完全无济于事,只不过使自己显得更加凄惨而狼狈罢了。

    阿威却兴奋的直拍巴掌,得意洋洋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只见那两粒N头都被夹成了可怜的扁平形状,中间的N孔已经无法通畅的溢N了,再也淌不出一滴R汁。

    “啊……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呜呜,求你……”

    女护士长容色惨变,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男人。

    阿威嘿嘿一笑:“只要你肯承认自己是N牛,并且以后称呼我为‘主人’,我就马上放了你……”

    石香兰的俏脸刷的一下又涨的通红,这是她有生以来听到的最下流的话,只是听听都令她感受到莫大的屈辱,更别提要自己亲口说出来了。

    “不肯说吗?”阿威冷哼,“那你就继续熬下去吧!”

    他坐回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欣赏着这巨R美女的痛苦,内心充满了变态的快意。

    光Y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厅室里回响着女人的哀嚎哭泣声,很长时间都没有断绝……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石香兰连泪水都流光了。她感到自己的R头完全失去了知觉,而N水则涨的越来越厉害,X前的R房已经变成了两个无比肥硕的肿胀R团,仿佛里面每一G血管流动的都是R汁,身子稍微一动弹就引起钻心的剧痛。

    身心俱疲的女护士长终于忍耐到了极限,所有的意志彻底崩溃了。

    “我承认,承认了……”她不顾一切的哭叫道,“我是N牛!主……主人,我知道自己是N牛了……呜呜……求求你放过N牛吧!”

    “哈,哈……这就对了,乖N牛!”

    阿威兴奋的打了个响指,走过去轻轻抚M着石香兰光洁的背部,就像是真的在安抚着一头家畜。

    “说吧,N牛想干嘛?”他进一步的诱导她。

    “啊!N牛的……大NN好痛,主人……啊……求你饶了N牛……”

    石香兰眼泪汪汪的哽咽着,说出了连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无耻话。

    阿威满意的笑了,伸手将她X前的两个塑料夹子松开。

    女护士长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可是X脯依然痛的要命。那两粒娇嫩的R头被钳成了凄惨的扁平形,好半天都无法恢复原状,N水还是流不出来。

    “挤N……挤N,我要挤N!”石香兰语无伦次的哭喊,“N牛憋的受不了了!主人……求你快给N牛挤N……”

    她一边哭,一边急不可耐的摇着光屁股,那样子真是Y荡到极点,护士的圣洁高贵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阿威Y笑着抓住她X前的那对浑圆巨R,拇指和食指掐在R晕周围,然后双手同时用力一捏。

    石香兰的头猛地向后一仰,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积蓄在X口的洪流终于找到宣泄的渠道,大量雪白的R汁从两个N头里狂喷了出来,如同喷泉似的S向四面八方。

    这一瞬间她与其说是痛苦,倒不如说是一种解脱的畅快,憋的太久N水酣畅淋漓的喷S了出去。强烈的刺激令她全身的肌R都不受控制的痉挛着,在喷出N水的同时居然失禁了,下体淅沥淅沥的撒出了一股淡黄色的尿Y。

    “啊呀呀呀……”

    石香兰歇斯底里般哭叫着,全身都被释放的快感剧烈的冲击着,撒完尿水后还来不及歇一口气,下身紧接着又涌出了温热的Y汁,汩汩的全都流到了雪白的大腿上。

    “哇,真J彩啊……你这头不知廉耻的N牛!”

    阿威只感到热血上涌,再也忍耐不住沸腾的欲火了,飞快的解开了女护士长足踝上的皮革,将她的人抱到了沙发上。

    “挤N!别停……快给我挤N……别停下来……”

    石香兰的神智显然有些不清了,过度的折磨已将她的理X和自尊完全摧毁。

    她的双腕仍被反铐在身后,焦急无比的扭动着身躯不断哀求哭叫。

    阿威抓住女护士长的腰肢,让她两脚叉开的蹲在自己身上,光溜溜的大白屁股悬在半空中,恰好对准了自己高高勃起的YJ。

    “想要挤N么,那就先把我的大**巴塞到你的骚X里去……”

    话音刚落,石香兰就迫不及待的摇摆着屁股,很快将湿漉漉的R缝对准了男人chu大的G头,然后猛地向下一坐。只听哧溜的一声响,已经充分润滑的Y道立刻将RB吞噬了进去,长驱直入的一捣到底。

    一股酥麻酣畅的快感沿着神经中枢直迫脑际,石香兰像久旷的怨妇受到雨露的浇灌,几乎是立刻就来了个高潮,子G里狂涌出大量滚烫的汁Y。

    阿威也兴奋的仰天嘶吼,双手尽情挤捏着女护士长X前那对圆鼓鼓的巨R,chu大的阳具迅猛无比的冲击着她的Y道,发出Y靡不堪的R声。

    “C……C死我了……啊啊……C死我了……”

    石香兰狂乱的哭泣着,脑子里一片空白,洁白的R汁一股接着一股的从N头里喷出来,洒的两人身上全都是湿滑粘腻的N水,空气里充满了浓郁的N香。

    “贱货!贱货……看你这对大N子,就知道你是最Y荡的贱货!”

    阿威青筋毕露的狂吼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十三岁那年的情景。光着身子的母亲抖着X前一对极其丰满的N子,不知羞耻的迎合着姘头的抽C……他更加疯狂了,突然低下头拚命的狂吻石香兰的X脯,一边将那两个雪白滚圆的大R团捏的变了形,一边把娇嫩的N头含进了嘴里拚命吸吮。

    “啊啊……别吸……别……”

    女护士长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叫,只感到R汁像决堤似的被吸了出去,极度的羞耻和强烈的快感交织着遍布全身,很快就再一次迎来了高潮……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