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节:父亲(元旦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的一年到来了,我在这里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听着,楚门,”

    “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一样虚假。”

    “一样充满着欺诈。”

    “但是在我的世界里,”

    杜安摇了摇头,看着镜头,眼睛里充满着父性的光辉,慈祥、温和,“你什么都不用怕。”

    “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你害怕,你怕外面的世界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所以你不能走。”

    “没关系,楚门,我明白的,你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当你刚出生的时候,我看着你,你学走路时,我看着你……”

    这里是影片中桃源岛控制中心的摄影棚,杜安正在镜头前表演着。

    剧组又重新开工了。

    就像是导演莫名其妙地给剧组放了假一样,在几天后剧组又突如其来地开工了,这让某些人、主要是群演觉得有点不爽,还没玩够,不过大部分的剧组人员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们也想早点收工了回家过年,自然是越早复工越好。

    李大伟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看到杜安魔怔了以后还觉得这趟工作大概悬了,没想到没过两天的功夫剧组就重新开工了,这对于急着回家过年的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希望导演不要再神经,也不要再继续那样用一种诡异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片子该过就过吧。

    李大伟在开拍之前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的他盯着监视器,眼睛一眨不眨,睁大了看着。

    他似乎开始有点明白之前杜安为什么一直不满意了。

    现在杜安表演的内容是杜安第一天演出时表演的片段,在动作上、语言上、表情上现在的表演和那次的差别也不是很大,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截然不同,简单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杜安第一天表演时是个空的人皮模型,而现在的杜安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个人物充实起来了。

    李大伟仿佛真的看到了这样一个人坐在他的面前:这是一个执拗的老人,固执地给自己的孩子强加上一种生活,认为这才是最适合这个孩子的生活方式,就像很多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中国传统式封建家长一般,太熟悉了。

    “你上学时,我看着你,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的那一天……”

    镜头前的杜安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并不响亮,也不长久,笑了几秒钟就停住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边笑着一边低下了头,似乎是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他的笑容,中间随着他的笑还微微地摇了摇头。

    这种感觉太棒了!

    李大伟通过监视器看着这一幕,已经在心中狂呼了起来。

    杜安现在是化着年老的特效妆,但那只是让他的外表看起来是一个老年人而已,而随着他的表演,现在在镜头前的杜安根本就是一个老人,一个面对着自己孩子的老人!

    即使他刚才把头低了下去看不到脸的时候,他也是一个老人,是剧中的吕瓦。杜安已经不用再靠特效妆来传递信息,现在的杜安,一举一动完全就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固执老家伙,传统的中国封建家长!如果不点出来的话,怕是根本没有人能够想到隐藏在这具苍老躯体下的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而到了这一刻,李大伟终于也明白了之前康俊安和杜安之间的对话。

    这可不就是“神了”么?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这种表演了。

    唉……

    李大伟接着在心中叹起了气来。

    他叹息倒不是因为杜安表演的不好,而是为他自己行业的展状况。

    他的主业是拍电视剧,接触到的好演员也有些,不过主要都是电视剧方面的。那些专注于电视剧的演员和杜安周星池这样的大电影演员一比差距确实非常明显:无论是在整体感觉的把握上和对细节的操作上,两者都不是一个层级上的,也就难怪为什么很多电视剧演员转战大银幕之后效果一般了。

    电视剧行业,真的不能因为时长的关系而对演员的要求一再放松了,不然毁掉的只会是演员和整个行业啊……

    李大伟拍着拍着,都操心起行业展望来了。

    而随着表演进行下去,李大伟喊了过,这条片段总算是过了。

    杜安从镜头前走回到监视器这边,坐下,和康俊安一起回看了起来,眼睛盯着监视器一动不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出来的这个处理办法呈现出来的效果到底如何,只能祈祷能起作用了,不然的话他大概真的只能凑合着把这片子给拍下去了。

    而随着看到监视器中一幕一幕的画面闪过,看着自己的表演,杜安紧张的眼神逐渐放松下来。

    “就是这种感觉!”

    还没看完呢,一旁的康俊安就说了出来,

    杜安没有说话,对于康俊安的话表示了默认。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吕瓦作为剧中的大波ss、幕后操纵者,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从表面上看,他操纵着楚门的一生,利用他来为自己赚钱,冷血自私残酷,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陪伴着楚门长大,其实也让吕瓦爱上了这个当年的小男孩他把这个小男孩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他就像很多的父亲一样,深爱着这个孩子,只是他的爱是深埋的、隐而不不说出来的,就像中国无数不讲道理不和孩子沟通只会在孩子做错事时用暴力教育孩子的父亲一样,吕瓦固执地认为桃源岛的世界对于楚门、对于他的孩子来说才是一个美好的世界,外面这个肮脏的、充满了尔虞我诈的世界不适合他,所以他安排了他的一生。

    他给楚门安排了一个没有人会伤害他的世界,安排楚门和一个他认可的好女孩结婚,把刻意接近的楚门的“坏女孩”赶出去,他为楚门是这个世界上最红的明星感到骄傲,而在楚门想要逃离这种生活时他又甚至愤怒地不惜使用制造风暴、用海水淹死楚门的方式来让楚门妥协,就像是有些父亲会把孩子吊在门上用皮带狠命抽打一样。

    但是他最终还是向这个更加倔强的孩子妥协了,他停止了风暴,看着楚门走到这个完美世界的边缘,无奈地看着他不听话的离开。

    算了,走吧,不听话就不听话吧,难道还真杀了不成?

    这和很多父亲嘴上骂着“打死你这个不孝子”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一个人真能忍心杀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吕瓦其实就是楚门的父亲了。

    这也是杜安新修后的剧本中的吕瓦,他觉得这样的一个人物充满了戏剧魅力。

    “杜导,”

    旁边的李大伟开口了:“怎么短短几天时间,你的表演就截然不同了?”

    杜安扭头看去,见到他正满脸惊奇地看着自己,嘴里还在说着:“这进步,未免也太大了吧?”

    “之前宋甄也是这样,现在导演你自己又是这样,这真的让我感觉我这么多年的导演都是白当了。”

    李大伟说到这里表情有点苦涩。

    确实也是。

    除了构建故事体系和艺术基调外,导演的一项功能就是采用各种方式引导演员把自己想要的画面表演出来,一个好的导演是能够引导演员演技成长的,在这方面,杜安确实有点变态了他根本就是变魔术一样,先是让宋甄完成了蜕变,然后又让他自己完成了蜕变,这种神奇的手段李大伟别说看过了,就是听都没听过。

    太变态了,根本不像是人啊,难怪经过他调教的演员如今基本都是一线明星了。

    杜安还没开口呢,康俊安就在一旁说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他一直是这种水平,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待李大伟半真心半恭维地说了两句“信了信了”后,康俊安接着说道:“前几天么,肯定是老杜太累了,所以这两天大家都放假休息一下,出海玩玩什么的。果然,几天休息下来这状态立刻就又找回来了!”

    说完后,他看了一眼监视器,上面已经放完这一条了。

    “我觉得这次的感觉很不错,一次过没问题,两位大导有什么想法呢?”

    杜安点了下头,认同了康俊安的意见,“过。”

    这条确实是能过了,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感觉,不过原因却不像康俊安所说的那样之前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而是因为他终于彻底和吕瓦这个人物融合在了一起。

    他这次的表演是把方法派、体验派和表现派结合在了一起。

    想要解决表演上的问题,杜安曾经预想过好多办法,最主要的有两种:一,拓展素材库,用表现派的方法来表演,二,几种方法结合着来表演,这还是宋甄给他的灵感。

    第一种方法实践证明不现实,素材库的拓展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那可不是简简单单地看一遍就行,而是要长年累月的观察,而第二种方法的话对于杜安来说也存在着桎碍,那就是他无法理解这个人物。

    说起来似乎有点怪,毕竟吕瓦这个人物是杜安所创造出来的,他这个编剧怎么会无法理解呢?但实情就是这样:吕瓦这个人物虽然是杜安创造出来的,但是这是他参考着传统的中国封建家长形象创造出来的,并不意味着他对于这个人物有认同感。

    事实上他对于这种人一直无法理解。

    杜安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逼着自己的孩子做一些他们孩子不喜欢的事,他一直认为将来自己的孩子出生后,想干嘛就干嘛去,他会给他的孩子最自由的成长空间,但是真当事情降临到他头上后他才明白很多事都是想着容易,做起来很难。

    当杜安得知自己要当父亲之后,他也开始不自觉地为孩子的未来开始做规划,他的孩子需要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一定范围内他的职业选择可以自由,但是不能做一个庸庸碌碌的米虫,他将来的儿媳妇不能是**的小太妹,要是洁身自爱的好姑娘……

    从本质上来说,其实他和吕瓦是同一种人了,他们会作出这些事,其实都是出于爱。而意识到这一点后,杜安才终于读懂了自己所创作出来的这个人物并和他合二为一。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表演。

    表现派为表,体验派为里,方法派为桥梁,共同造就了刚才的表演。

    杜安这个三方理论派的建立者,今天终于成功把三者融为了一体,而不是宋甄那样浅层次的理解。(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