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二章 懦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曼宜见着她来,忙低下头去,轻声问了好:“宛姐姐来了。”

    “想不到曼宜妹妹也在,我还以为只有大嫂一人在屋中休憩呢。”

    宛春点着头笑同她打了声招呼。纵然曼宜低头的迅疾,她亦是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睛和面颊上的两道泪痕,心头上扑通一跳,脸上却强自淡定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不……不是……”曼宜极力扭过头去,悄然抹去脸上的泪痕。

    宛春见状轻咳了一声,也有些不大自在。她想她大抵知道曼宜在哭什么,樊光耀是她定亲的对象,如今光耀没了踪迹,张家那边必然会得到消息,她一个小姑娘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也在情理之中,唯盼她将来能再觅良婿,寻一段好姻缘才是。

    她这般想着,那边厢张曼之已然忍不住开口道:“四妹妹,你不是外人,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惊讶。”

    宛春便道:“大嫂要告诉我什么?”

    张曼之凝了凝神,耳听外头并无动静,想来杜鹃她们被她打发出去还没有回来,遂向宛春道:“昨夜里我家中来了信儿,说是樊家的少爷同柳家的小姐私奔了,两家人足足找了一夜,也未曾寻到她二人踪迹。”

    “竟……竟有这等事吗?”宛春面色绯红,撒着谎道,“我昨日还曾去柳府看望过新娘子,柳家把裁缝匠和喜娘都请了来,我还当她是心甘情愿要嫁给赵国栋了,想不到她是打的私奔的主意。”

    张曼之叹了口气,亦是料想不到:“往年我也曾见过柳家那位小姐一面,单看面相,委实文静可爱,真没看出来她有这等胆魄和勇气。只苦了她的家人,听说她母亲哭了一夜,她父亲派人一夜间搜遍旧京城呢。”

    “哦,是吗?”宛春尴尬一笑,她如何不知静语走后柳家会乱成什么样儿,但那时她和周湘都只为了静语的幸福考虑,并没有过多的虑及柳夫人,这会子听见,想她母亲余氏当年得知她私奔的消息,是否同柳夫人是一样的心境呢?

    她不敢深思,亦不敢去看曼宜。

    这时曼之恰又害喜起来,不等宛春和曼宜回过神,人就已经跑出去吐起来了,宛春忙起身要过去看看她,却被张曼宜一把拉住手道:“宛姐姐你且坐下吧,我大姐每日里都要这般吐上几回的,不妨事。”

    “大嫂总这么吐也不是事儿,回头我看看能不能给她开些食补的方子。”

    宛春犹有些不太放心,张望着朝外看了几眼。

    曼宜浅浅一笑,亦是望着外面道:“大姐很幸运对不对?她在最好的年华里,最合适的机遇中,遇到了最爱她的人,有了最美满的家庭。”

    她言语中不无艳羡和向往,宛春听言身子微微地僵住,愣了一愣,才转回头握住曼宜的手道:“曼宜妹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你想一想,你的人生还那么长,以后遇到的人还会有很多,焉知其中没有一个似我大哥对待大嫂那般好的人会对待了你呢?光耀既是走了,就说明你二人之间无甚缘分,将来便是成就一桩婚姻,也不会同大哥和大嫂那样美满的,不怕说句难听的话,我的婚姻便是现成的例子。”

    曼宜微怔,想不到她会拿自己的婚姻举例,这原是李家上下碰也碰不得的禁忌。

    既然宛春如此开诚布公,她便也直白问道:“宛姐姐,你不用瞒着我,樊光耀和静语小姐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是不是?”

    宛春道:“我不瞒你,他二人说得更明白一些,是早已私定了盟约,若非是知道你们婚约的事,我们都以为他两个会结婚的。”

    “果真是如此。”曼宜臻首轻垂,微微叹息道,“我从前便看得出来她二人有情,只是想他们未曾对外声明,便也不敢胡说什么。那日母亲和大哥为我定亲,我得知定的是樊家少爷时候,心里就一万个不愿意,所以才借口解闷躲到大姐这里来。实话告诉你罢,宛姐姐,我心里虽是难过,却不是为这一桩失去的婚姻难过,而是难过于没有了樊光耀,终将还会有王光耀、马光耀来与我定亲,我羡慕密斯柳的勇气,却也恨极了自己的懦弱。若我能向她一样,违逆母亲和大哥的命令就好了。”

    “曼宜……”宛春怜惜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在一夜之间就长大的小姑娘,亦是叹息着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或许你的缘法还没有到来,可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灰心气馁。纵然将来你母亲给你找的婚事并不一定如你所愿,可是结了婚也不意味着就是一生,似我这般,离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宛姐姐真是会劝慰人。”曼宜露出了一抹笑痕,诚然离婚的事情离她还很遥远,可是宛春的话却给她昏暗的人生指了另一条道路,一条至少不那么晦涩坎坷的路。

    她说着,忽的想起一事,便问宛春道:“宛姐姐可知我五哥他……他已经结婚了?”

    宛春笑了一笑,点头道:“听家里人说起过,闻言娶得是秦家还是钦家的一位小姐,据说那位小姐才貌双全,真是要恭喜他了。”

    曼宜听她所言,面露几分奇怪,吞吐道:“那位覃家小姐,说起来其实宛姐姐你也认识的,她……她是……”

    她是什么?宛春有些好奇,想着自己的同学里或者真有一个姓秦的小姐也未可知,毕竟她重生的时候,真正的李宛春比之如今的曼宜小不了多少年纪。

    曼宜嗫嚅着正待要告诉她,不想曼之恰在这时吐完漱了口回来,抚摸着肚皮很有些气恼的同宛春道:“这小东西几乎折腾死我,待你大哥回来,我必要告状,好叫他以后严格管教这孩子。”

    噗嗤!宛春和曼宜都听得好笑起来,宛春便上前搀扶着曼之坐下来,哄慰道:“他还在娘胎里,哪里知道怕呢?等生下来以后,再叫大哥管教他也不迟。”(未完待续。)<!--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