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真火炼离恨(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

    ”唰!”

    一道银芒穿天而过,云层中,王川化虹而行。

    这已经是猴子下山一百年后了。

    一百年中,菩提祖师的一众弟子也陆续下山,而自从猴子下山之后菩提便不再收弟子,更加坐实了王川心中的猜想,这菩提祖师果然是为了猴子才现身方寸山的。

    有时候王川都忍不住恶意的猜想,莫菲这猴子是菩提祖师的私生子?不然为什么单单对猴子这么好,当然,这时候他已经先入为主的将自己也学会菩提祖师压箱底手段的事全忘了。

    一百年的时间,众位弟子陆续下山,有的继续寻访仙缘,以期自己有位列仙班的机缘,有的则是放弃修炼,到凡间享受富贵去了。

    直至百年后,这方寸山竟只剩下王川与菩提祖师两人留下。

    经过一百年的修炼,王川此刻已经到达天仙顶峰,距离玄仙也仅差了一步之遥,而一百年前的王川已经是天仙中品,百年时间虽然有大部分是王川修炼三十六变神通与驾云和争斗之法,但是也足以见得修行之艰难,而那猴子早在一百年前便是玄仙顶峰,这个事实着实让王川忍不住扼腕叹息,人比人真的要气死人了。

    不过这一百年来王川也不只是光顾着修炼,菩提祖师为了磨练王川的实战经验,也不时让王川下山做一些善事,比如哪个地方有妖怪为患,便会出动目前方寸山唯一一名弟子王川,

    而此时,他便是遵照须菩提祖师的吩咐,前往北庭北山,据说那山中出现一只牛妖,法力广大,作恶多端。

    算算日子,孙悟空从离开方寸山到大闹天宫,大约是两百多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如今还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便是猴子脚踏南天门,棒打三界的时候了。

    不过王川也不着急,穿越到这个世界总共也就一百多年,时间还很充足。

    当务之急是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否则根本无法在那个动荡的时刻有所作为。

    虽说百年来王川已经适应了这个神魔的世界,但是每次化虹而行的时候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其实所谓的腾云驾雾,指的不过就是这个神魔世界中那些高级生物普遍的出行方式,当然了,虽说全都可以称得上腾云驾雾,但各有各的法门,本质上有着极大的区别,比如说,大部分的神仙驾驭的一般都是祥云,因为他们修炼的乃是仙法,仙风使然,而妖怪们则不同,因为他们修炼的都是妖法,所以驾驭的大多都是妖风,至于驾驭云彩的颜色也是各不相同,最有卖相的当属一种五彩祥云,堪称最骚包的那种,而一些让人鄙视或者说是厌恶的,则是恶风,据说曾经有只黄鼠狼精修炼过恶风,不过最后由于污染环境导致公愤,被大家群殴致死不提。

    虽说这腾云之法本质相同,但又有着极大的区别,这种区别,主要体现在性能方面,就比如说现世的汽车,同样都是一个发动机,四个轮子,但是有的开起来很是舒服迅速,而有的则是走路颠颠簸簸,赶上几里路就能把人膈应死。

    正是如同发动机的原理一般,那种让人坐起来舒服快速的发动机修炼法门……呃不,是腾云法门,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须菩提祖师,正是这种手握高科技的顶尖人物。

    瞧瞧猴子那筋斗云,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巡游世界跟玩儿似的。

    不过王川没有学习筋斗云,因为他不是猴子啊,猴子没事儿耍猴儿可以翻筋斗,王川不行。

    好不容易穿越了一场,自然要搞足派头,岂不闻凡诸仙腾云,皆是跌足而起,他要的是那种跌足而起的潇洒,这筋斗云自然是不行的。

    所以,须菩提祖师的专利技术,化虹之术被王川练了个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咻”

    如今驾驭长虹,王川抑制不住激动,却突然迎面一阵飓风,从王川身边擦身而过,若不是王川反应快,只怕连带着王川都能给刮走。

    “我去,这什么情况?”王川看着消失不见的飓风,一头冷汗,这尼玛从云朵上掉下去可不是玩儿的。

    “尼玛,差点掉下去……我靠,还有?!”王川一回头,只见又有一道飓风迎面飚来,吓得王川一个箭步猛跨一大步,看看避过这道飓风。

    “有完没完啊,现在的西牛贺洲居然这么危险?我倒要看看这飓风什么来头!”王川气愤了,青色长虹猛然加大马力,直追那两道飓风。

    “公主,如何?任你法力滔天,也难逃我主手心,还是停下来乖乖服侍我主吧!”

    话说那两道飓风来的凶猛,头一道飓风乃是一名红衫女子,后面则是紧紧跟随着的一众道人,而那红衫女子虽说驾驭飓风逃窜,却明显已是强弩之末,堪堪逃到西牛贺洲与南瞻部洲的交界,便被身后一众道人团团围住。

    “你们,去死!”红衫女子银牙紧咬,眼见逃不掉,张口从嘴中吐出一把玲珑铁扇,晃一晃,变得丈二长短,回身奋力一扇,一道火龙喷涌而出,席卷周身。

    “好厉害的宝贝,给我留下!”领头道人眼神一亮,避开火龙,右手长探,化作一只金色巨手抓向那扇子。

    “哼,吃我一扇!”红衫女子一声冷笑,再次扇了出去,磅礴飓风夹杂着赤色火焰,将那巨手击散,那道人一惊,赶忙躲开,倒是身后一众弟子遭殃了,被火龙裹挟着不知被吹到了哪里。

    “果真是个好宝贝!”那道人吃了一惊,贪婪的看着红衣女子,若非自己躲得快,那被扇飞的只怕便是自己了,没想到这贱人力竭之时还能将此宝发挥出如此威力,心惊的同时也更加增添了贪婪之心,若是这扇子在我手上,何必还屈居于这小小门派。

    “滚开,否则这扇子下一次扇走的便是你!”红衣女子咬牙高喊。

    “这……你若将这扇子交给我,我便让你离开,如何?”

    这道人眼神一转,不敢跟那女子硬拼,而是接着说道:“否则,就算我走了,依旧会有我同门师兄弟前来追你,你将这扇子交给我,我变算对本门有个交代,自然任你离去。”

    “我呸,你这牛鼻子当我三岁孩童吗,若是宝扇给了你,我如何能够走掉?奸贼,且再吃我一扇!”

    看着红衣女子的不屑,那道人有些恼羞成怒:“贱人,别给脸不要,看我木中火!”

    随着道人一声大喝,一道森白火焰喷了过来,那红衣女子一惊,这木中火她清楚的很,自己宝扇虽然也属火性,但是与木中火这种火中王者相比,还是荧虫堪比皓月。

    眼看木中火临身,那道人一声狞笑:“贱人,看你这次还有什么本事。”

    “娘的,老实交代,刚才哪个王八蛋弄得飓风,哦操,居然还有木中火!”

    就在这时,道人猛然回头,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月白道袍背负一只精致月轮的青年,沉重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猛然压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