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初闻巫门有三绝(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天时间多了一点,看看晚上还能不能再来一更,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儿上,各位胸抬,给点收藏和推荐撒。

    且说王川在奈何桥上遇到帝江,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勉励王川一番,闹得王川摸不着头脑。

    不过之后帝江递过来一卷竹简,仔细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只见那竹简开头四个大字:离火玄功!

    如果在王川还在现世的时候,收到那些武侠小说的影响,他已经会认为这是一卷武林秘籍。

    事实上,在这个神魔世界里,这卷竹简也确实算是秘籍,不过却是比较特殊的一种。

    因为一旦某种修炼法诀有资格被冠上“玄功”二字,那一定是上古时期巫族的修炼秘法,也就是上古那些巫族大能的法诀。

    洪荒碎裂,天地蒙尘,当天地间的主宰巫族消失出后,随之消失的,还有他们那霸绝天下玄功与法阵,紧紧有少数玄功漏过天地法则流传后世,而获得者无一不是天地间的佼佼者。

    最有名的就是灌江口二郎真君修炼的八/九玄功,实际上长期以来,大多数人都认为除了二郎神的玄功之外,其他巫族玄功已经全部失传了,更别提随着玄功相伴而成的法阵了。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看到了一部,离火玄功。

    要知道,这巫门玄功和道门佛教的修行法诀虽然有些相似,但是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道门与佛教的法诀主修元神,修行的最高境界讲究的是斩三尸成圣或者以大功德证得圣位,而巫族则不同。

    上古大巫门都是天地初开后天地间的浊气与盘古精血所化,强调的是肉身成圣,他们的玄功重要的都是锤炼自己的肉身。

    通俗点来讲,巫族相当于战士,肉身强大,元神孱弱,而道门佛教则是相当于法师,元神强悍,肉身脆弱。

    王川一直钻研三昧真火,也算是与火有缘,这离火玄功性属火,正适合王川修炼。

    而上古巫族除了玄功之外,还有另外一门绝学,法阵。

    这个法阵指的不是某些玄幻小说中摆的阵法,也不是封神中什么诛仙阵啊,九曲黄河阵啊之类的。

    这个法阵泛指的是某种空间,巫族最原始的法阵便是十二祖巫的法阵,每一名祖巫都有一个属于自己属性的法阵,而后来的巫族子民都通过这十二个法阵空间所衍生出来,这是一个**的空间,不入天道,不堕轮回。

    简而言之,这法阵其实就相当于天道之外的一个小空间,里面发生的任何事除了法阵主人之外,谁也算不出来。

    而此时拥有了离火玄功的王川,自然也可以修炼出这样一个法阵。

    想想都让人激动啊。

    “小子,激动完了?”

    看着激动的一脸白痴相的王川,帝江呵呵冷笑,“小子,拿了我的东西,是有代价的。”

    王川心头一动,真把自己当成老天爷的私生子了,生来就会散王霸,看来天下终究没有白吃的午餐。

    不过王川下定决心,不论帝江提出什么要求,自己都尽力去办,毕竟这种机遇可是万年难得一遇。

    “请前辈吩咐。”王川拍拍胸脯,颇有些大包大揽的意思。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吗?”帝江并没有立刻告诉王川自己的要求,而是如同高僧一般打起了哑谜。

    王川很老实:“晚辈不知道。”

    “两个字,活着。”帝江没有再弄什么玄虚,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对所有生物来说,活着是最重要的,你只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见到你该见的人,做你该做的事。”

    虽然帝江说的很清楚,但是王川却又被弄迷糊了。

    “该见到的人?该做的事?前辈可否明言?”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小子,今日你我相见也算是有缘,趁我还有心情与你唠叨,你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我可以再回答你三个问题,问完之后你便要开始抓紧时间修炼这离火玄功了。”

    “三个问题?”

    王川又闹不清楚了,这帝江怎么有些神神叨叨的,明明是个巫族,却又搞得跟世间神棍一样,弄出什么三个问题的玄虚。

    “前辈,晚辈想问的多了,三个恐怕不够吧?”

    “三个当然不够,这是第一个,你还有两次机会。”帝江淡淡说道。

    “卧槽,这样也算?”王川心头一亿个草泥马狂奔而过。

    “当然算,这是第二个。”

    “……”你妹啊。

    还有一次机会,王川不敢再随便说话,天知道这老巫婆到底算是个神马性格,好任性。

    “前辈,晚辈想问的第三个问题是,你口中所说的祖师是谁?”

    “祖师自然便是我巫族祖师,既然你此时不知他的身份,想来他是不愿让你现在知道,这个,我不能说。”

    “……我靠。”

    王川忍不住爆了个粗口,尼玛让问三个问题,没有一个有用的。

    “好了,解答完毕,小子,你该修炼了。”

    “请前辈指点。”心情颇有些沮丧低落的王川垂头丧气,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鉴于你不是巫族,若要修炼的巫族玄功则需要一种媒介,不过你现在体内法丹里已经有了巫族元力,这就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了,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将这巫族元力激活。”

    帝江伸手指着桥下奔腾的忘川河水,看着河水中万鬼哀嚎,眼中没有一丝怜悯,想来她是知道的,作恶多端终有报,这河水中的冤魂都是生前做尽恶事,到头来才有此一报。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吸收纯粹的力量,将法丹撑爆,然后巫族元力便释放出来了,不过这样一来,你的法丹也就毁了,你做好决定了吗?”

    王川心头一紧,“这样说来,若要修炼玄功,就要放弃之前所修炼的功法?”

    “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放弃也可以,但是如果不放弃的话,所修炼的玄功会大打折扣。”

    说实话,王川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数十年苦修,才到了如今的地步,如今说放弃就放弃,心中自然有些不舍。

    “男子汉大丈夫,有舍有得,应早下决断,拖拖拉拉,你对不起这卷离火玄功!”

    似乎看出了王川心头的不舍,帝江出言说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

    “妈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玄功,老子今天非练成不可!”王川一脸发狠。

    “好小子,我看好你!”帝江一脸的欣慰,紧接着话音一转:“那么,你下去吧!”

    说罢,抬起右腿,一脚把王川踹到奈河桥下,落入翻滚的忘川河水中,“尽情的吸收这些冤魂之力吧,这也是纯粹之力的一种!”

    “卧槽,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