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6、猪J/母nv食精日记(中下)(重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是简T字/--------------    “真是Y荡呐……”这时,王小麦站起身,拿起一旁的红Se塑胶水管,喷口对着猪园里的母亲,转开紧紧转上的水龙头,用着喷出的水柱S着被公猪G着的她,脸上的笑容没由来地越来越显讽刺。    “呜呜啊……呜啊……”麦妈难过的用脸接着水柱,同时接纳着趴在她身上S精的黑公猪,一对大N也因上方重量过重,给压得变形扭曲,磨蹭着地板上肮脏不堪的烂泥,小石子刷过ru头的正顶端,把它用的更挺更Y,甚至更凸。    关上水龙头,王小麦没好气地拿起挂在猪园木柱上的一个竹编包包,包包里放着一瓶咖啡Se瓶罐及一个小针筒;瓶罐上头贴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瓶中内容YT的名字,叫做:兽用F情Y,该瓶Y物已在市面上停止贩售,唯有家中经营农场才可购买并使用。    王小麦把针筒chou满,之后移步走进猪园中,不偏不倚地将针筒的针刺入母亲手臂,再用力压下针筒尾端的推柄,想都没有的就把F情Y打入她T内,尽管她是多么激烈地反抗她,她也全全不看在眼里。    F情Y的成效颇快,只见麦妈的两颗N子逐渐增大,下身紧实包覆猪Y茎的R壁更加S鹿,连嘴边的口Y也跟上aiY不断流出来,呻Y的音量大小也变得比先前大上好J倍,根本就像一头发S的母猪。    “啊啊啊……好B好B呜啊……热热的精YS在我小X呜哼、啊啊……”因Y效发作关系,连带她的脑子也放纵起,身T温度迅即窜升,大量aiY喷出Y道,染S了一大P的泥地,与正在注入精Y的黑猪Y茎,“我还要啊啊……嗯啊、哼啊呜呜……啊啊……”    “哈哈哈……果然是母猪啊啊……”王小麦心满意足的甩掉手中针筒,拍了拍自己不小心沾到泥土的臂部,另只F情的黑公猪却忽然从后扑倒她,将它的细长Y茎深深钻入她的G门里,“不要啊啊……那里不行呜啊……”    见她极力扭动着身子,黑猪以为这是她与它J合的正常反应,不但没有离开她背上的举动,连同Y茎也没有chou出,反是随着她的抵抗,更深入大肠里头??。    “哼啊……你现在没资格说我是母猪了吧啊啊……因为你自己也是呜啊……”麦妈吃力的把手伸出猪肚,拾起被扔在一旁的针筒,针筒中还有二分之一的YT未被打完,她准确地把针筒长针戳入被压制于一旁她的T部,要她一起承受她现在的痛苦跟快感。    同样,Y效很快地也在王小麦T内发酵,她的Y户开始肿胀,两颗与母亲不分上下的N子也变肿大,Y道中的aiY不停地流淌出来,惨遭开B的JX则收压着猪Y茎,“啊啊……”    五分钟后,麦妈背上的那只黑公猪已经S精完毕,她在它运精的过程中高C了近十次左右,待到它将Y茎chou离她Y道时,aiY伴着果冻状的精Y喷出Y道,之后公猪便离开她背部,离开了在地板上全身不停chou蓄的麦妈。    可还不够,她觉得这样还不够。    反观王小麦的现处状况,就看得出来她非常痛苦,两颗N子J乎被压平的压在地上磨动,Y户也因背部重力被压制在泥泞磨蹭,PGG门也被猪细长附有弹X的Y茎choucha着,Y茎还会不时转弯戏弄她的肠壁,弄得她的P眼就快要高C。    “呜呜啊……哼啊好B啊……我的P眼要被猪G到高C了啊啊呜……”王小麦的G门倏然猛力吸收,紧咬住黑公猪的Y茎,嘴边除了发出呻Y,还说着一些Y荡的话语,与刚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看你自己还敢不敢嘲笑别人……”麦妈摇晃地站起身,腹部明显比早上来得大上许多,小X里的aiY仍滴答滴答地流得不停,可见她依旧没有得到满足,“我要去隔壁找男人C我了,你就好好在这里被猪G吧你……”    丢下一句风凉话,麦妈双颊C红地离开了猪园,抛下还在被猪骑着的nv儿,独自跑到了隔壁邻居家,还沿路滴了不少aiY在路上。    “呜、呜可恶……”王小麦用手拍打泥泞,泥泞喷溅到了她的脸上,这使她更不愉悦,可G门却仍紧紧夹住公猪的Y茎,任由Y茎在她肠道蠕动,甚至是撞击肠道的四周R壁,这总能让她感受到无法比拟不同快感,这是她和男人J合无法感受到的刺激。    “呜呜啊……P眼到了啊啊啊啊啊……好B哼啊……”choucha一段时间后,王小麦的P眼达到了第一次的高C,公猪的Y茎头也勾住了肠道R壁一处,开始对着肠道内头S出浓稠的精Y,这也使她的P眼连续达到高C好J次。    输精完成后,黑公猪chou出了细长的Y茎,离开了王小麦的背,Y茎上头还沾满了aiY及些些血丝,它跑到围栏旁休息,顺便酝酿明日要释出的浓郁猪精Y。    王小麦仓皇地爬起身,J花还溅出aiY与胶状的浓稠猪精Y,全身都沾粘着烂泥,两颗N子越来越大,ru头变得更凸更Y实,小X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aiY不止的滑落泥地,Y唇R瓣肿得像两P玫瑰的花瓣,渴望得到他人的疼ai。    她移动身子来到一只休息的黑公猪前,蹲下身,伸手抓住公猪的长Y茎放入嘴巴里面,吸食起里面残留的浓稠精Y,另只空荡的手则伸进小X中抠弄。    “哼啊啊……嗯啊……”    过没J秒,王小麦又达到了高C,P眼和Y道溢出白灼aiY,她松开嘴中的猪Y茎,倒卧在后方的泥泞,瞬时失去了意识,可能是高C太多次,造成的短暂晕厥。    眨眼之间,五只黑公猪围聚到她身旁,伸出长长舌头T起她的身躯,甚至是她S漉漉的小X跟肿胀N子,趁着她还未清醒之时,欺凌她的身T。    -------------\我是繁T字/--------------    “真是Y荡呐……”这时,王小麦站起身,拿起一旁的红Se塑胶水管,喷口对着猪园里的母亲,转开紧紧转上的水龙头,用着喷出的水柱S着被公猪乾着的她,脸上的笑容没由来地越来越显讽刺。    “呜呜啊……呜啊……”麦妈难过的用脸接着水柱,同时接纳着趴在她身上S精的黑公猪,一对大N也因上方重量过重,给压得变形扭曲,磨蹭着地板上肮脏不堪的烂泥,小石子刷过ru头的正顶端,把它用的更挺更Y,甚至更凸。    关上水龙头,王小麦没好气地拿起挂在猪园木柱上的一个竹编包包,包包里放着一瓶咖啡Se瓶罐及一个小针筒;瓶罐上头贴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写着瓶中内容YT的名字,叫做:兽用F情Y,该瓶Y物已在市面上停止贩售,唯有家中经营农场才可购买并使用。    王小麦把针筒chou满,之後移步走进猪园中,不偏不倚地将针筒的针刺入母亲手臂,再用力压下针筒尾端的推柄,想都没有的就把F情Y打入她T内,尽管她是多麽激烈地反抗她,她也全全不看在眼里。    F情Y的成效颇快,只见麦妈的两颗N子逐渐增大,下身紧实包覆猪Y茎的R壁更加S鹿,连嘴边的口Y也跟上aiY不断流出来,呻Y的音量大小也变得比先前大上好J倍,根本就像一头发S的母猪。    “啊啊啊……好B好B呜啊……热热的精YS在我小X呜哼、啊啊……”因Y效发作关系,连带她的脑子也放纵起,身T温度迅即窜升,大量aiY喷出Y道,染S了一大P的泥地,与正在注入精Y的黑猪Y茎,“我还要啊啊……嗯啊、哼啊呜呜……啊啊……”    “哈哈哈……果然是母猪啊啊……”王小麦心满意足的甩掉手中针筒,拍了拍自己不小心沾到泥土的臂部,另只F情的黑公猪却忽然从後扑倒她,将牠的细长Y茎深深钻入她的G门里,“不要啊啊……那里不行呜啊……”    见她极力扭动着身子,黑猪以为这是她与牠J合的正常反应,不但没有离开她背上的举动,连同Y茎也没有chou出,反是随着她的抵抗,更深入大肠里头。    “哼啊……你现在没资格说我是母猪了吧啊啊……因为你自己也是呜啊……”麦妈吃力的把手伸出猪肚,拾起被扔在一旁的针筒,针筒中还有二分之一的YT未被打完,她准确地把针筒长针戳入被压制於一旁她的T部,要她一起承受她现在的痛苦跟快感。    同样,Y效很快地也在王小麦T内发酵,她的Y户开始肿胀,两颗与母亲不分上下的N子也变肿大,Y道中的aiY不停地流淌出来,惨遭开B的JX则收压着猪Y茎,“啊啊……”    五分钟後,麦妈背上的那只黑公猪已经S精完毕,她在牠运精的过程中高C了近十次左右,待到牠将Y茎chou离她Y道时,aiY伴着果冻状的精Y喷出Y道,之後公猪便离开她背部,离开了在地板上全身不停chou蓄的麦妈。    可还不够,她觉得这样还不够。    反观王小麦的现处状况,就看得出来她非常痛苦,两颗N子J乎被压平的压在地上磨动,Y户也因背部重力被压制在泥泞磨蹭,PGG门也被猪细长附有弹X的Y茎choucha着,Y茎还会不时转弯戏弄她的肠壁,弄得她的P眼就快要高C。    “呜呜啊……哼啊好B啊……我的P眼要被猪G到高C了啊啊呜……”王小麦的G门倏然猛力吸收,紧咬住黑公猪的Y茎,嘴边除了发出呻Y,还说着一些Y荡的话语,与刚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看你自己还敢不敢嘲笑别人……”麦妈摇晃地站起身,腹部明显比早上来得大上许多,小X里的aiY仍滴答滴答地流得不停,可见她依旧没有得到满足,“我要去隔壁找男人C我了,你就好好在这里被猪G吧你……”    丢下一句风凉话,麦妈双颊C红地离开了猪园,抛下还在被猪骑着的nv儿,独自跑到了隔壁邻居家,还沿路滴了不少aiY在路上。    “呜、呜可恶……”王小麦用手拍打泥泞,泥泞喷溅到了她的脸上,这使她更不愉悦,可G门却仍紧紧夹住公猪的Y茎,任由Y茎在她肠道蠕动,甚至是撞击肠道的四周R壁,这总能让她感受到无法比拟不同快感,这是她和男人J合无法感受到的刺激。    “呜呜啊……P眼到了啊啊啊啊啊……好B哼啊……”choucha一段时间後,王小麦的P眼达到了第一次的高C,公猪的Y茎头也勾住了肠道R壁一处,开始对着肠道内头S出浓稠的精Y,这也使她的P眼连续达到高C好J次。    输精完成後,黑公猪chou出了细长的Y茎,离开了王小麦的背,Y茎上头还沾满了aiY及些些血丝,牠跑到围栏旁休息,顺便酝酿明日要释出的浓郁猪精Y。    王小麦仓皇地爬起身,J花还溅出aiY与胶状的浓稠猪精Y,全身都沾粘着烂泥,两颗N子越来越大,ru头变得更凸更Y实,小X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aiY不止的滑落泥地,Y唇R瓣肿得像两P玫瑰的花瓣,渴望得到他人的疼ai。    她移动身子来到一只休息的黑公猪前,蹲下身,伸手抓住公猪的长Y茎放入嘴巴里面,吸食起里面残留的浓稠精Y,另只空荡的手则伸进小X中抠弄。    “哼啊啊……嗯啊……”    过没J秒,王小麦又达到了高C,P眼和Y道溢出白灼aiY,她松开嘴中的猪Y茎,倒卧在後方的泥泞,瞬时失去了意识,可能是高C太多次,造成的短暂晕厥。    眨眼之间,五只黑公猪围聚到她身旁,伸出长长舌头T起她的身躯,甚至是她S漉漉的小X跟肿胀N子,趁着她还未清醒之时,欺凌她的身T。    ●    下章想玩个多p(*′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